返回

大富豪客户端 目录共5794章

首页

大富豪客户端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1189章 醒来后

大富豪客户端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84;地址,应该就是在这附近吧!   这时,两个书生打扮的人从她身边经过,一如旁人看不到她的身形。   小倩也并未留意,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一句话忽然传入小倩耳中“这下许仙有难了?”那声音中充满了得意之情。   汉文?难道说的是相公?   小倩忙停下脚步,跟着二人,想听听他们说什么。   另一个道:“得罪了学政大人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辱骂上官的罪名可是要被打板子的。哈哈,他以前凭着有一个当学政的老师就目中无人,如今才叫风水轮流转!”   “嘘,小声点,许仙也不是好惹的,谁敢拿他去打板子。只是那个叫彩凤的婊子也实在是漂亮,那许仙倒是好艳福,若能叫那婊子陪少爷睡上一觉,便是少活十年也甘心。许仙为了一个婊子自毁前程,果然是凭着运气,成不了什么大的气候!”他说着说着也不禁大声起来。   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得意着,而后更有许多淫声浪语传来。   小倩的秀眉一挑,掏出怀里的金黄色草人,本想取了发簪,但思虑了一下,又从袖中拿出两只细细的金针,在草人的两腿之间刺了两下。   那两个人只感觉下面一凉,仿佛风吹。奇怪的嘟囔了两声,却再无什么别的感觉,也就不太在意,继续着他们热切的讨论。   小倩却微微一笑,转身向许仙的家中走去。这件事还需要向相公求证一下才是,不便莽撞行事。只是若真有人要与相公为敌,她说什么也不肯放过他的。   后来,在杭州城里,经常有两个人趴在布告栏上仔细观看,别人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只说是领会朝廷的旨意,眼睛却经常往布告栏的最最下面贴着的小纸片上瞄去,什么祖传秘方之类的。   奇宝山的山脚下,两个荆裙布衣的少女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令人惊叹的是,除了一些细微的差别外,两个少女竟然长的一模一样。   彼此对视一眼。   一个少女道:“彩茵,要去了哦!”   另一个少女点头道:“恩,媚娘,我们一定要把参老给救回来!”又犹疑的道:“可是,我们从没下过奇宝山,听参老说山底下有很多很可怕的坏人啊!”   媚娘道:“不可以放弃啊!参老的气味就是通往山下面,我们一定要,一定要……”本来就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此时真的泛起了水花。看一看对方,却是跟自己一摸一样。   两个少女抱在一起,道:“好可怕啊!”   等擦干了软弱的眼泪,两只小兔子毅然决然的向山下走去。对了,还带了作为干粮的胡萝卜。   许仙深情的吻着怀中的云嫣,品味着那一点香唇,云嫣只是闭上眼睛柔弱的任他施为。   许仙的眼睛突然瞪大,云嫣的身后,一个淡蓝衣衫的少女正神情复杂的望着他们。手里拿着一只金黄色的草人,来回把玩。见许仙望过来,甜甜的微笑一下,飞速将草人收入袖中。柔声道:“相公,我来看你啦!”   许仙放开云嫣,云嫣脸上红霞若烧,有些奇怪的望了许仙一眼,夫君每次不都要等自己喘不过来气的时候,才肯放过她吗?而小倩那一声呼唤,她却是充耳不闻。   许仙的心情是复杂的,虽然已经向小倩坦明了一切,却还是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许仙放开云嫣,帮她整理一下被自己弄乱的衣衫,道:“那个,嫣儿,你先回房好吗?”他莫名有些心虚。   小倩瞧了一眼云嫣,微笑道:“相公,你还没有替我们介绍呢?这个就是云嫣姐姐吗?”   许下一阵无奈,云嫣这次却是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急忙转过身来,满心惊讶,不知道自己的后面怎么会突然多了一个人。她一边平静的望着面前淡蓝色衣衫的聂小倩,一只手却紧紧的抓着许仙的衣衫。若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夫君说的那只鬼了。   云嫣却还是微笑道:“夫君,这位就是小倩妹妹吧!”这是第一次见面,一定不能弱了势头,就算对方是鬼也一样。   妹妹?小倩的秀毛一挑,瞧了一眼许仙,却也微笑还礼道:“小倩见过云嫣姐姐!”   云嫣放开许仙,过去抓住小倩的手,笑道:“早就想同妹妹见上一面了!”手心传来冰凉的感觉,她却努力使自己的身子没有一点颤抖。   小倩也微笑道:“我也一样啊!”便也用手握紧了云嫣的手,她感到了面前这女子的恐惧。   而后二女展开了亲切的交谈,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分别多年的好姐妹呢!   本该高兴的许仙站在一边,却是瞧的嘴角抽搐。   平日里哪见过云嫣这么有精神的模样,不,简直是斗志昂扬。而小倩天生的那种幽怨清冷的气质此刻一扫而光,而更像是柔弱温和的病弱少女。简直像是虚伪与虚伪之战!   小倩忽然放开云嫣的手,走到许仙面前,去抓住许仙的手,对云嫣道:“我同相公有些事要谈,不知可否……”   云嫣暗道:糟糕,被将军了!面上却笑道:“妹妹尽管谈就是了。”这么说着,却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样子。   许仙虎躯一震,一声大喝,道:“够了!”先揽过小倩,在她臀部打了一下。又过去抱过云嫣,手下也是一样。在二女的惊呼声中,将她们分别放在腿上,许仙自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下。道:“这可不是见面该有的样子啊!”   许仙可不想说什么“我许仙何德何能,或者是对不起你们”之类虚伪的话,心中有几分暗爽倒是真的。   但他还是拿出感情,面容沉重,语重心长的道:“能够在一起难道不是缘分吗?就算是为了我也好,要好好相处啊!”这种时候自然要靠他来大振夫纲。   云嫣一副大受感动的模样,搂住许仙的脖子。道:“是的,夫君,嫣儿明白了,我一定会同小倩妹妹好好相处的!”心中却道:夫君的语气和眼神根本不和嘛!明明是爽的不行的样子,算了,就配合他一下好了。   小倩也仿佛有些触动,抱住许仙的腰肢道:“相公最好了。”心里却想:可是相公的嘴角似乎有细微的上挑,眼角也有漏洞啊!   许仙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谎言在二女眼中破绽百出,还以为自己的王霸之气发挥了作用,便释怀的笑道:“那就握手言和吧!”   云嫣同小倩相视一笑,握了握手。   云嫣惊叹道:“妹妹,你的手好冰啊!难道是修炼还不够吗?可要好好加油才是啊!”说着话一脸鼓励的样子,却只差说小倩是鬼了。   小倩眨眨眼道:“姐姐,什么时候请我到画舫上去玩啊!哦,我忘了,姐姐已经没有画舫了。”而后饱含深意的笑了几笑。   二女坐在许仙怀里,看着对方,一样的笑靥如花,美不胜收。   许仙却无力的垂下脑袋,这似乎不像是握手言和,而像是战斗升级的样子,难道我的虎躯霸气都没有效果,果然齐人之福是没那么好享的。   不过笑闹之后,小倩却道出他在路上的所闻。   云嫣不由低下头,觉得这件事很大部分是因为她的缘故!许仙温柔的摸摸云嫣的后颈,道:“是我曾跟他起过些冲突,如今他当职,就像拿功名老要挟我,让我给骂出去了!”   小倩低头思索道:“是这样啊!”心中却决定要咒死那什么学政。   许仙看出了她的意思,笑道:“不用那样的,为夫自有打算。”他同潘玉虽然分离,但却书信不绝,以寄相思。这件事还要看她的意思,人间的事用人间的方法来处理才是上策,否则任意使用修行的力量打杀人类,是会反受其害的。   人来人往的街头,荆裙布衣的少女们双眼发昏,如果不是还跟着那气味,简直要晕头转向。走到一个客栈前面。   这时,一个猛兽猛地出现在她们面前,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直盯着她们。名为媚娘的少女将另一个少女挡在身后,道:“彩茵,你快走,我来挡住它!”   彩茵道:“不行,媚娘,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   那猛兽进一步凑近,喷出一股腥臭的白气。“啊!”媚娘吓的闭上了眼睛。   彩茵急道:“媚娘快施法啊!”却忘了自己其实也是有法力的。   媚娘本能的伸手一指,一道白光落在那猛兽身上,那猛兽顿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彩茵高兴的抓住媚娘的手,道:“媚娘,我们赢了!”   媚娘慢慢睁开双眼,也开心的道:“太好了,原来我们这么厉害啊!”   奇宝山本就是靠近人类城镇的山脉,是以山上并无什么猛兽,而她们的习性都是以草木为食,如今能有现在的修为,多半是靠吃那参精的参须,本身根本没经历过什么争斗。   彩茵也道:“是啊,我们这么厉害,一定可以打败黑山老妖的。”   两个少女的内心中,突然充满了信心,手拉着手,大步向前行去。   酒楼中,一个客人酒足饭饱的走出来,抹了抹嘴,却惊呼道:“我的马怎么啦!”   而后钱塘县里各种“怪兽”遭了殃,只要是她们没见过的,就一指上去,怪兽立刻倒地不起。她们击掌相喝,已经完全不把什么黑山老妖放在眼里。   而此刻正被她们咒念的黑山老妖,此刻正宝贝的拿出那只参精,对许仙道:“相公,这是在南面的山上抓到的人参精,你快拿去煮了吃吧!一定会提高不少道行的。”又对云嫣道:“姐姐不嫌弃的话,也来吃一点吧!”   许仙一惊道:“人参精?”从小倩手中接过一看,果然是一只小儿手臂大小的大人参,手足须发皆全,连那愁眉苦脸的表情都是形神具备。这种东西别说吃,看一眼就觉得很补。   小倩道:“相公小心点拿,若掉在地上它就跑的没影了。捉她的时候我可费了好大的功夫呢!”虽然抓取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事先不知做了多少准备,想了多少主意。   许仙苦笑道:“这是你在奇宝山上捉的?”   小倩点头道:“是啊!”又拿脑袋在许仙胸口蹭了蹭“我是不是很厉害!”简直要把“快来夸我啊!”这几个字写在脸上。   许仙夸赞道:“是很厉害!”心里却无奈的很,这东西怎么可能吃的下口,但又是小倩一番心意,费了不知多少功夫,又不能简单的说就这么放了。要知道上次救下那小虎,让小倩少拿了一颗内丹,许仙已经很觉得抱歉了。   又将人参精交给小倩道:“这东西还是等等再吃吧!”   小倩皱眉道:“怎么啦,相公不喜欢吗?”   许仙哈哈笑道:“喜欢,喜欢的很。只是这么好的东西应该讲究个吃法吧!大概不是简单的煮了就好的。等我去问问别人这东西怎么吃!”无论是吃还是放,自然要向白素贞咨询了。   小倩道:“相公说的有道理啊!不过是去问那位白姐姐吗?”许仙却是将在西湖边遇到白素贞的事也告诉过她的。这一点连同云嫣也是一样。既然有了夫妻的名分,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许仙点点头,道:“是啊!”   小倩犹疑的道:“那也是一位‘姐姐’吗?”云嫣也拿怀疑的目光瞧着许仙。   许仙摸摸脑袋,道:“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们要相信我啊!”   小倩道:“那我们一起去吧!还要加上云嫣姐姐!”云嫣一愣,旋即明白,也点头道:“是啊,久闻夫君那位红颜知己的大名,还未曾一见,这次可以见上一见了。”   许仙有些头痛,看看云嫣,再看看小倩,忽然觉得一家人一起出去走走似乎也不错。   和两位女子成为一家人的感觉,还真是感觉有些奇特,而且还能像这样左拥右抱,而她们为了自己还要维持哪怕表面上的和谐,这中体验在前世是不可能有的吧!难道这就是我建立封建大家庭的开始?   这时青鸾洗刷了碗筷,从厨房中走出来,见到院中的景象,立刻定住。许仙同介绍了一番,青鸾轻声细语的同小倩打了声招呼。   许仙同她讲了方才的计划道:“青鸾也一起吧!”   青鸾道:“我还要照顾郁蕾!”郁蕾才一丁点大,平日全靠喝糜粥过活。   许仙笑道:“那就带着郁蕾一起吧!”   而此刻杭州城中的两个少女,此刻正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她们跟丢了参老的气味。然后理所当然的迷失在城市的街道之间。   临近黄昏,鸟雀鸣叫着在夕阳中归巢。   媚娘困倦的坐在台阶上,道:“彩茵,我好饿啊!把胡萝卜拿出来吃吧!”   彩茵连忙从背后的小包袱里,拿出两根胡萝卜,交给媚娘一根,自己吃着一根。两个人大口大口的吃着手中的胡萝卜,从来没觉得萝卜的味道是这么香甜。   一起坐在台阶上,咔嚓咔嚓的吃着手里的萝卜。望着天边的明星,彩茵突然道:“媚娘,我们真的能找到参老吗?”   媚娘正鼓着腮帮,高兴的吃着萝卜,闻言一愣,手里香甜的萝卜忽然没了滋味。慢慢地嚼着嘴里的胡萝卜,眼睛里却有大滴的眼泪在滚动,终于忍不住趴在膝盖上大哭了起来。   彩茵忙道:“你别哭啊,我们一定会找到参老!”固然眼中也有泪花,但她伸出手轻拍媚娘的背。   这时,一道白色的群影出现在她们面前,柔声问道:“你们怎么啦?”   她从五鬼那里了解到城中的骚乱,以为是有什么妖怪作乱,就一路寻来,却没想到见到如此场景。不由触动柔肠,轻轻抚慰她们。   媚娘和彩茵失去了亲人,又被抛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此刻有人如此温和亲切的对待她们,不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只将她当作救命稻草一般。   白素贞秀眉微皱,也知道这些争斗,在山野间是最正常不过的了,一个参精的价值,就是她也要动心,如今被人捉了,恐怕是如何也不肯放手的。   但她却不忍看面前这两个不通世事的女孩伤心,便答应帮她们算上一算,看能否算出那个人参精的位置!   白素贞掐指一算,恩?那参精好像在我家。 第二十章 月下   当许仙驾着云彩降临到仇王府的时候,小青也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许仙身边的三位女子莫不是绝世之姿,如今甜甜蜜蜜的跟着他身边,让小青不禁感叹,他有什么好的?   许仙被她瞧的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问道:“你姐姐在家吗?”   白素贞带着两个少女回到家中,刚到家门口,媚娘就惊喜的道:“彩茵,我又闻到了,参老的气味!”   彩茵也高兴道:“我也是,我也是啊!”   又一起对白素贞道:“谢谢白姐姐!”   白素贞也在纳闷,难道她们口中所说的黑山老妖是青儿,却终归是想不明白,只有等一下确认了。   白素贞拍门进去,见小青脸色古怪的让她赶紧进来。又往院中去,只见许仙偕同云嫣,小倩和青鸾坐在院内,正等她回来。   她还未来得及说话,身边的媚娘和彩茵就一起上前对许仙道:“把,把参老给交出来!”二人一起脆声质喝,连那一嗝都仿佛商量好的一样。只是声音娇怯柔弱,丝毫没有她们想要的威慑力。   她们清楚的嗅到参老就在这里,但比之身边的三位美人,许仙更接近黑山老妖的模样!   院中的人都是一愣,而后不免笑出声来。许仙对身边的小倩笑道:“苦主来了!”   小倩也笑了一笑,心中却想,早知是这样两个妖怪,便该一起拿下她们了。反倒是对刚进来的白素贞更加在意些。   白素贞也是纳闷这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些犹豫的想:若真是汉文捉了参精,自己该怎么办呢?   媚娘和彩茵对视一眼,眼中的对方都是一样焦急的神色,又转头望了望白素贞,见这姐姐没有帮她们的意思。便一起伸手一指,指向端坐的许仙,只见两道白光一闪。她们满心期待的等着许仙和那些“怪兽”一样倒地,却只看到许仙身上金光一闪,那两道白光就不能进入。   许仙也是心中一惊,他清楚的感觉到,那两道白光所包含的力量竟然不小。   小倩面色一寒,猛地挡在他的面前,金黄色的草人已在手中,就要伸手去拔头上的发簪。   媚娘和彩茵又重新凝聚了法力,眼看就要打出新的光芒。   在云嫣惊讶的目光中,院中战斗一触即发,却又戛然而止。   许仙一手握住小倩拿发簪的手,对她笑道:“好不容易才整好的,别弄乱了。”   于此同时,白素贞从后面将媚娘和彩茵搂在怀里,叹道:“我来帮你们想办法吧!”两个少女顿时有了依靠,不再坚持。刚才那一下对许仙全无效果,已经使她们爆棚的信心重新回到零点以下了。   白素贞走过去对许仙道:“可以到那边去走走吗?顺便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许仙苦笑道:“不会再打起来吧!”   四目相对,都有些无奈,而后相视一笑。白素贞回头先对小倩道:“你便是小倩姑娘吧,汉文经常和我提起你呢!现在我们要去谈谈那人参精的事,等下可以不要动手吗?”   虽是平平常常的话语,但出自她的口中,却总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味道。虽然是令人舒服的请求,但却又有让人不敢冒犯的威严。   白素贞又到媚娘和彩茵,什么也不说,只是伸出两手分别拍拍她们的头,然后作出一个“严肃”的表情,她们就齐声道:“白姐姐,我们相信你!”白素贞便又笑着摸摸。;看上两眼,珠链便被一只玉手压下,那只手的主人转头看向司马槿,过了许久说道:“你或许还不知道。从西向东,从齐地到魏地间,陛下布置了七关三镇,一熊守一关,一虎辖一镇。”   说完,紫龙女自己也是一愣。   她也不知为何突然忍不住说出这番话来,她知道司马槿从头到尾都没有束手待毙过,也能猜到司马槿盯着珠链时在想什么她还不知道,她想着的那个人正单枪匹马的杀来,过关斩将,距离迎亲队只剩两镇一将。   按理说,紫龙女应当不和司马槿说这些,一旦司马槿知道了,心怀希望,紫龙女便会继续头疼下去。或许只有让司马槿断绝了一切希望念头,她才会变得安分,不再心怀无谓的希望。   想通这点,紫龙女的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看了眼怔立当场,双唇发白的司马槿,不再多言,擦过司马槿僵硬的身躯,走出銮轿。   冷风吹过紫龙女的青丝,那张淡雅的面庞上悄然浮起一丝迷惘。   刚才我为何要同她说那些,若是一不小心将那人的事说出来,那岂非坏了大事?   不过……那个安伯尘应当无法再走过插翅虎那关吧,插翅虎横刀守镇,啸日虎暗箭诛杀,即便是吕风起也得小心应付,何况是那个姓安的叛将……若换做他呢……   不知为何,紫龙女眼前浮起一双坏笑着的眸眼,她摇了摇头,将脑中不该出现的人影散去。   大军疾行,马蹄如风,风声中隐隐传来一阵古怪的琴声,紫龙女黛眉一蹙,侧耳细听却并没发现除了风声马声外还有别的什么声音。   看来又是幻觉了。   紫龙女告诉自己,离开銮轿时,她下意识的回过头,静静看向銮轿中徘徊于希望和绝望间的少女,一脸羡慕。 第261章 最后一镇   磨着刀,喝着酒,华飞赤着上半身跨马镇前。   喝了一晚上酒,华飞的面庞已经红得发紫,双目迷醉,模糊不清。躲在镇中的将士们小心翼翼的张望着,时而担忧,时而焦急,却没一人胆敢上前相劝。昨晚那个想要溜回中都通风报信的斥候是什么下场,众人可都看在眼里,谁也猜不出华将军为何如此愤怒,人也变得暴躁起来,将那个斥候硬生生鞭笞至死,尸体随意丢在镇外,一夜下来已经开始溃烂。   将军虽勇猛,可眼下喝了一晚上的酒……那个叛将可是踩着王老将军的尸身而来。   将士们惴惴不安,又不敢上前劝说,只能看着将军横刀立马,一动不动的站在镇前,直到那辆蛟龙模样的战车踏着鱼肚白,破空而来。   窸窸窣窣的惊叹声不时响起,华飞手下的将士们怔怔的看向天头,盯着那辆短短七八日间家喻户晓的飞龙驾。   就在这时,冷哼声传来,不用说自然是华飞。   双眼眯成一条细缝,华飞冷眼盯着由远及近的飞龙驾,虎目中醉意散去,目光也渐渐变得锋利起来。   他之所有插翅虎的绰号,却因他的双肩要比寻常人宽大很多,肩背处肌肉隆凸,将肩甲撑开,远远望去就好像插着两扇翅膀。也因他这副天生异相,华飞少时常遭人白眼,被陆司空收入军中后也饱受排挤,好在后来遇上了吕风起,他那两扇背肌的妙用也正是在那时被发掘出来。   往事已休,只余今朝同戚醉。   脑中突然冒出一句小曲,华飞抹了抹嘴,盯着天头的飞龙驾冷冷一笑。   一个纵身,华飞跃上马背,双膝微微弯曲,下一刻身体已化作出弦的利箭飞射向金光流毓的战车。   华飞的背肌扭动着,仿佛两把大桨不断的翻搅空气,流风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的身体托起,与其说他是跃上半空,倒不如说他是依仗着那两扇背肌滑翔于天头。   两三个弹指刹那间,华飞手持长刀出现在百丈高空,盯着飞龙驾。   飞龙驾的帷帘掀开,少年青衫长枪在握,直视向对面的华飞。   七关破尽,三镇过二,只剩下一个中原镇,一头插翅虎,安伯尘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关南荒道上最后一个对手,身在半空,战意已酝酿至巅峰。与此同时,华飞也在默默注视着安伯尘。   第一次听说安伯尘是在他百日逃亡时,从南到北百战百败,非但不死,且还在一次次战斗、冲突中飞速成长,枪道突飞猛进,百日之后竟连十三骏也奈何不了他,时至今日,过七关闯三镇,再无一败。   他便是吕风起口中牵扯大匡气运的人?   身悬半空,华飞细细打量着对面的少年,怎么看也看不出安伯尘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默然对视,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华飞是安伯尘最迫不及待想要翻过的那座山头,安伯尘则是华飞最好奇的那道“气运”,彼此间闻名已久,也期盼已久。   晨风卷起荒道上的枯草,向两旁翻开,犹如两道波浪一南一北,荡向东面的中原镇。   华飞皱了皱眉,身处半空的他一眼便看到了手持斩魔棒的无华和另一边的张布施,两人不知何时已下了飞龙驾,一南一北,成掎角之势疾奔向中原镇。有朋千里来相助,安伯尘自然高兴,前来中原镇的路上三人便已商议妥当,安伯尘孤身驾车,而无华和张布施则在镇前落下,待到华飞出手之际两人强行夺镇,逼得华飞无法兼顾,打他个措手不及。   张无二人兔起鹘落间已跃入镇中,一手斩魔棒,两把眉心刀,当真是虎入羊群,杀得华飞麾下的将士嘶吼惨叫,且战且退。   然而出乎安伯尘意料之外,那华飞竟没丝毫动容,面色平静,不慌不忙,依旧好整以暇的注视着他,好似压根不在乎那数百将士的性命。   连自己的生死荣辱都毫不在乎,华飞又怎会在乎别人?他只在乎过一个人,可随着光阴荏苒,华韶一去不复返,他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可在乎的。   “气运?你一小小少年,区区郎将,同大匡气运何干?同某又何干?”   华飞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粗犷,却因那丝苦涩而少了几分豪迈气息,像是在问安伯尘,也像是在问他自己。   他没等来安伯尘的回答,等来的却是银白色的长枪。   越近魏国,安伯尘的心情越是急切,哪有心思和华飞废话?更没空听他在这自怨自艾。   手腕一抖,枪尖划出一道气旋斩向华飞的右脖,安伯尘一踮脚尖飞身而出,在半空将飞龙驾收入珠链,随后不再留手挺枪刺向华飞。   华飞仍旧古怪的悬浮于半空,直到气旋劈来时方才闪身避开,扬臂挥刀战向安伯尘。   中原镇里,张布施已经收手,无华仍未尽兴,手持斩魔棒大杀四方,戍守镇子的中都兵死的死逃的逃,没过多久便将脚下的土地让给无华二人。   看到无华和张布施大功告成,安伯尘也不欲久战,手腕枪花避开华飞那一刀,御风飞退五六步,四指握枪,右手猛转,搅动空气在天头聚成螺旋气柱。   闪闪发亮的枪尖上,赫然悬浮着一柱锥形气旋,雷光闪烁,风水火三势奔涌,看得中原镇中的无华啧啧称奇,张布施嘴角微翘。   两人都没打算出手,一来离着尚远,二来大势已定。数百中都兵马被杀散,华飞虽有五虎之名,可也孤立无援,气势必定一落千丈,安伯尘又有一手神乎其神的枪技,想来将华飞打下天头应当不成问题。   “破!”   端平枪柄,枪臂一线,安伯尘迎向天头长风,对准华飞刺出银枪。   银枪咆哮而出,那道螺旋气柱则脱离枪尖,抢先一步飞出,转眼间已轰至华飞身前三丈。   隔着枪尖发出的银白气旋,安伯尘望向华飞,眉宇间露出诧异之色。   华飞没有技御空气,更没有放出刀技战阵,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安伯尘,颊边微红,双目圆睁,仿佛醉酒未醒一般。   就他这样也能成为五虎上将?   安伯尘心中疑惑,可手底却没停顿半分,银枪如龙,一往无前。   就在螺旋气柱距离华飞仅剩三四尺,猛烈的气旋已吹起华飞深褐色的长发时,华飞似才大梦初醒,嗤笑一声,卷起长刀劈向螺旋气柱。   没有技御空气,没有刀技战阵,华飞就如同昨日的王越一般,仅凭手中长刀,轻描淡写的迎向安伯尘足可开山断湖的螺旋气柱。   当然,和王越宠辱不惊的淡漠不同,华飞嘴角挂着浓浓的不屑和讥讽。   “破!”   高喝一声,华飞眸中腾起如潮白火,肩背处的肌肉陡然膨胀开,衬着他的虎目颔须,倒真有几分像那传说中的插翅虎。   一刀劈落,将近一万五千斤的巨力顺着颤抖的刀尖狂涌而出,倾刻撕裂了螺旋气柱,轰中无邪。 第262章 巧施计,败华飞(上)   只一刀便破去安伯尘如今的杀手锏,比昨日的王越还要轻松。   王越的重剑虽写意,可也是瞄准螺旋气柱的破绽,以巧技破去,哪像华飞这样纯粹靠着远超常人的臂力,蛮不讲理的一刀直接撕碎螺旋气柱。   虽没典魁那般恐怖,可也相去不远了。   安伯尘勉强拨开那股刀力,抽身而退,脚步紊乱,面色发白。   果然,华飞能够跻身五虎绝非浪得虚名,光是他超过一万五千斤的臂力,天下间便鲜有人能敌。   安伯尘御风而走,心中暗道。   发出螺旋气柱非但没能占得便宜,反而在华飞的刀下吃了暗亏,安伯尘只觉内腑气血翻涌,不由想起了神仙府上临走前火神君对他说的话……十日内切莫久战,否则……   否则什么,安伯尘并没听完,可不用想也知道绝非什么好事。   然而,和华飞这一战势必不会太短。   心头苦笑,安伯尘手捏印法,御风而上,避开华飞平铺而来的刀浪。   华飞跟随吕风起那么久,岂会还没踏足顶尖道技之境,适才那一刀无非是想给安伯尘一个下马威,接下来刀刀技御空气,气旋如浪,自刀锋涌向安伯尘。   面对华飞势大力沉、刀刀重如岳的进攻,安伯尘捉襟见肘,只有招架之力而全无还手之能。   安伯尘御风而飞,在天头对敌本是占尽优势,奈何华飞肩背处的肌肉膨展如翅,竟能搅动气波将他载于天头,兼之威猛霸道的刀势,不足十合,安伯尘眼看便要败下阵来。   黑风从北面飘来,风中钻出一长一短两把墨刀,从侧面飞斩向华飞。一股金沙从地面扬起,扶摇旋转,金沙中若隐若现着一个光头少年,双手合棒,一声厉喝举棒砸下。   眼见无华、张布施齐齐来援,安伯尘心头一喜,止住退势,单臂握枪轻轻摆动着。   “轰隆!”   天色陡然变得阴沉,天云间,紫电闪烁,随着安伯尘眸中翻腾起雷潮,紫雷从天而降垂落无邪,短短片刻间,千百道紫雷齐聚于安伯尘周身,妖娆如蛇,锋利如枪,却是聚雷势所成的枪道战阵。   旷野多风,于旷野取风势为战阵,在高天之上,自然是取天雷为战阵更为方便。   冷眼盯着一刀一个将无华和张布施劈飞出去的华飞,安伯尘手心旋转,迈步上前,带着枪道战阵冲向华飞。   华飞皱了皱眉,似也察觉到了安伯尘这一招的不简单。   转过身,天峡虎将注视着蜂拥而来的紫雷之枪,神色渐渐变得郑重。   舞了个刀花,华飞沉下眉头,悬浮于空气中,一股玄而又玄的气势从他身上升起。   紫雷幻化的枪气堆积如浪,从四面八方涌向华飞,转瞬即到,可就在这时,只见华飞双肩猛震,眸中散发出夺目的光彩,随后手举长刀劈斩向他面前的空气。   “咔嚓!”   华飞一刀落下,竟在空气中劈开一道裂缝,裂缝后是茫茫虚空,内中云雾缭绕,看不明晰。   而安伯尘枪下的战阵则被一股脑的吸入虚空中,若非收枪及时,指不定安伯尘也会被收入其中。   华飞或许没能突破武道第二层境界,无法凝聚出战阵,可凭着他那对“肉翅”,他操控空气的技巧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安伯尘喘息着,看向对面一脸桀骜的猛将,胸口稍显沉闷。   此人相当于半个典魁,螺旋气柱和枪道战阵都奈何不了他,甚难对付。如此,只能用那一手了……   打定主意,安伯尘不攻反退,抽身跃出战圈,朝向无华和张布施使了个眼色。   无华心领神会,同安伯尘一起落回地面,忽然开口喝道:“安兄,你大事要紧,此处就交给我和穿布鞋的。”   安伯尘略一犹豫,看了眼张无二人,又看向闻言立马从天头落下的华飞,点了点头,一个闪身,迈开脚步便向东面奔去。   “小贼休走!”   华飞在此守关只为了亲手擒杀安伯尘,让那人看看究竟何为气运,眼见安伯尘竟夺路而逃,华飞恼羞成怒,自然紧追不舍。   除了华飞外,还有一人皱着眉。   那人站在中原镇东北之隅的山坡上,猿臂而独目,手挽金弓。   之前那一战黄霸天看得清楚,即便安伯尘、张布施和无华三人联手,也不一定能在华飞手下讨得便宜。   五虎和吕风起几人相比虽差上一筹,可也各有绝学,如他的箭术,王越的剑道。而在五虎中,不以兵器闻名者,只有华飞。华飞虽使长刀,可说实话,他的刀术并没多强,他使长刀不过因为比较趁手罢了。可华飞却有一样绝学是其余四虎比不了的,他对于力量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性,运用力量驾驭空气,在这一点上,他做得比其余四虎都要好许多。   五虎中,黄霸天最不想得罪的便是华飞,一来因为华飞背后的吕风起,二来也因为华飞此人是个犟脾气,只认死理,恩怨太过分明,一旦被他恨上那一辈子便是他的仇人。   箭已在弦,已锁定那个持枪而逃的少年,黄霸天久久没能拉开弓弦。   虽说现在是射杀安伯尘的最好时机,可他不得不考虑华飞的想法,华飞对安伯尘志在必得,若无意外,这场大功也将归华飞所,如果他现在毫无理由的插上一脚,华飞定以为他是想抢功,一旦华飞认准了,黄霸天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望向中原镇前越跑越慢的安伯尘,黄霸天暗叹口气,缓缓收起啸日弓。   昨日那一箭足足用了他九成功力,安伯尘能不死已是大幸,眼下竟还苏醒过来和华飞斗了十来合,定是依靠什么秘法来维持元气,可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里他又如何能完全恢复伤势,此时尚能强撑,再过半柱香时间,等到伤势发作,他估计连走路的力气不会再有了。   望向渐渐追赶上安伯尘的华飞,黄霸天如是想道。   他来此的目的只是因为陛下放心不下七熊三虎,陛下要的是安伯尘死,那谁杀死安伯尘都一样,即便他不出手也无所谓。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一道黑风后来居上,掀起漫天沙尘枯草,将安伯尘和华飞笼罩其中。   黄霸天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安伯尘回身杀向华飞,嘴角泛起得逞的笑意。   糟糕,莫非这是他们的诡计?   黄霸天心头一震,啸日弓已在手中。   安伯尘虽修为实力逊于华飞,可这一路上他面对的那些对手,哪一个不是强于他的存在?即便如此,他仍将那些强大的对手踩于脚底,过关斩将,直走到这最后一镇。   黄霸天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华飞葬送于此,就如昨日的王越。王越是孤家寡人,华飞可不是,他身后还有吕风起,还有中都数十万大军,他若死了,天下局势又将变化。再者,若他黄霸天见死不救,无论是吕风起还是陛下那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深吸口气,黄霸天不再去担心华飞如何如何想,独目中腾起一丝白火,开天眼望去,夹住金箭,弯弓而射。   黄霸天只顾着对准“安伯尘”,并没发现,在他祭白火开天眼的那一刻,还有一人也打开了天眼对准黑风笼罩下的那两人。   低喧佛号,英俊的少年僧人冷笑着,睁开眉心竖目。   倾天。移形。 第263章 巧施计,败华飞(下)   “噌!”   弓弦落下,金箭撕破空气,仿佛一头奔走在空气下的凶兽,看不见其行踪面目,却能感觉到那股将空气燃烧融化的凶猛气息,从中原镇东北发出,弦声未落,箭气便已轰至于安伯尘和华飞缠斗那片乌云下。   “总算了结了。”   收弓,挂回腰间,黄霸天喃喃低语着,长舒口气。   那一箭他足足用了十成功力,别说偷袭,便是战场斗将,堂堂正正对敌,天下间能挡住者屈指可数。   黄霸天如是想着,正欲转身离开,就在这时黑风散去,黄霸天余光所及面色陡然一僵。   青衫银枪的少年好整以暇走出,他似乎早就知道黄霸天的存在,竟还朝东北看来,施施然拱了拱手。   而那支金箭也没落空,黑风中只有两人,既然没射中安伯尘,那箭自然射中了华飞。   中原镇前,风吹沙尘扬,荒草寂寞天。   来自中都吕风起麾下的虎将单膝跪地,喘息粗重,他的左手鲜血淋漓,手心紧拽着一支金箭,箭尖插入胸口两寸,鲜血流出将浓黑的胸毛染红。黄霸天暗施冷箭,又是十成十的功力,强如华飞也防不胜防。   幸好黄霸天这一箭引动空气,千钧一发间华飞总算有所察觉,却也来不及用刀,左手回缩,在金箭入胸两寸时抓住箭柄。猛烈的箭力割裂了华飞的肉掌,箭尖虽只入肉两寸,可箭力却长驱直入,直捣华飞胸腔。   初时的平静过后,华飞身体一颤,吐出一口发黑的鲜血。   而远处的黄霸天则早已目瞪口呆,满脸难以置信。   黄霸天苦等良机,千般考虑,到头来还是落入安伯尘三人的圈套。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早在来中原镇的路上,安伯尘三人便已商量妥当,若是华飞太过厉害,《津门七战侠》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大富豪客户端》。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50213_370110.html
大富豪客户端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