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ek用户登陆 目录共4621章

首页

ek用户登陆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2040章 醒来后

ek用户登陆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读书写字,五行八卦,测字算命”。;圈中的李道玄闭眼再挣开,眼前便现出了鸠摩罗和白罗儿的身影。   鸠摩罗一身胡袍,提着金色弯刀,还摆着攻击的姿势。白罗儿却是脚尖翘起,双手如莲花绽开,维持着龟兹幻舞的身姿。   两人都是面带诡异笑容,四只血红的眼圈儿狠狠的瞪着李道玄。   李道玄收住火曜印,体内吸收的火元灵力也是消耗了一半。但他此刻身在云雨变中,整个身子飘忽不定,那刚刚挡住了火焰圈的琼华仙子都停住了脚步,不知该不该出手。   “白姑娘,鸠摩兄,你们是怎么了。”李道玄左手捏住了一道火焰,口中说着话,左手将火焰球甩了出去。   那火焰球在琼华仙子身前炸开,百道火焰小剑急速怒射,逼得还未恢复实力的琼华仙子再次退了几步。   血红的眼圈诡异的在一对儿龟兹此刻的面上闪动,两人也不答话,再次扑了上来。   这次白罗儿手中多了一柄泛着五彩之光的长剑,与鸠摩罗的金色弯刀贴到了一起,两人身子都是化作了一团残影,一剑一刀再次冲击过来。   李道玄见两人神色不对,似乎神智都有些不清,心中有些明白,这定然是在夜殇曼罗馆里出了问题。   他再将剩余的灵力运转到云雨经脉上,丹海再生变化,水元溶灵术与风元吞灵术同时发动,只见他身前似乎凝聚出了水花乱溅,被肉眼可见的风元推动,再次迎上了一对龟兹刺客的攻击。   水花溶解了龟兹刺客手中的刀剑,风元吹动一阵狂风席卷了两人身上。   每一丝风元都是温柔的,带着水花如春雨,滋润着龟兹刺客的身影。两人身子却渐渐凝固起来,那风水元力破散开来,温度猛然降了下来,在两人身上凝聚出了团团冰气,瞬时将两人冻在了一团冰块中。   看着冰块中还维持这攻击动作的一对儿龟兹人,李道玄松了一口气。转身面向了阮星逐。   琼华仙子刚刚服用了丹药,妄动之下丹海再次空了,此时无奈再次盘腿坐在了地上,只有阮星逐和李道玄面对面互望着。   李道玄面色不变,右手早已凝聚好的木荆棘化作了一条长鞭,将那趴在地上的洛碧玑拖了过来。   阮星逐没有阻拦,低头咳嗽了一声,仰头一声长啸。   在这长啸声中,李道玄已将洛碧玑扶了起来,那山腰处的东宫六率之中却奔出了几十条黑色人影,突破了洛府的禁制,快速的赶往了杏花馆之中。   李道玄看着洛碧玑身上触目惊心的六个黑洞,这六个黑洞自他的胸前按照北斗七星方位分布着。   “北斗七符,只差一剑便要将洛少击成灰飞烟灭了。”阮星逐长啸一声召唤出自己最后的杀招后,便缓缓对李道玄说道。   李道玄依旧看着洛碧玑胸前的六颗黑洞,惊心不已。   “这六符已刻在了洛少的身上,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无法消除的,以后无论怎样,只需一个昆仑小弟子打出一道摇光符剑,他可就完了。”阮星逐努力的拖延时间。   李道玄轻轻将昏迷的洛碧玑放下,深深的望了阮星逐一眼,左手缓缓画出了一个土黄色的圆圈。   土曜印还未画成,便听到人影攒动,几十个黑衣人已飞身落到了杏花馆里,包围住了李道玄,也不说话,各自取出腰中的机关,瞬时便组合成了四只巨大的弩弓。   李道玄维持着土曜印,立刻认了出来,这黑衣人正是当日围杀自己的朝云殿杀手。   阮星逐身子退到了朝云殿杀手之后,大声道:“上破灵弩,四方围杀!”   四只弩弓对准了李道玄,四支闪着银光的弩箭也是对准了李道玄的胸腹。   当日情景再次重现,只是这次没有了暮雨阁的杀手,李道玄土曜印化作了灵力再次吸收回丹海,这曜印虽然威力巨大,但只能对付一片区域,他只得转为防守。土元灵力连续凝聚了四层凝土混元甲。   阮星逐没有给他多余时间,一挥手,四支破灵箭怒射而出。   李道玄脚下大地现出了一个黑洞,四道混元凝土甲反冲出去,化作了一只防御圆球,笼罩住他的全身,借着这争取的一点时间,他发动了土遁术。   李道玄的身子陷入了大地之中,但那四支破灵弩箭如穿薄纸一样穿透了土甲,在空中急转而下,一起跟着李道玄的身影刺入了大地之中。   阮星逐默默等待着结果,山腰处却在此时传来了阵阵混乱之声,他看了一眼地下鼓动不停的颤抖,身子飞了起来,便看到山下的四灵卫开始发动了攻击。   杜玄风终于接到了萧狄传来的消息,发动了四灵卫。   承玄皇帝还是没有改变心意,务要一举歼灭璇玑山上的六宫六率。   杜玄风发起了杀尽的命令后,无力的坐到了地上,转头望向了那巍峨耸立的太极宫,玉真公主,终于还是没有阻住陛下的决定。   此时的太极宫凌烟阁中,玉真公主和承玄皇帝隔着沙盘面对面坐着。   白米做成的璇玑山沙盘上,代表四灵卫的红豆子已经席卷向了代表率卫的黑豆,两人都是默默注视着那一粒粒黑豆消失,看着红豆如潮水一般冲入了白米山腰。   玉真公主面色不变,再看了一眼便站了起来。   整个凌烟阁里只有这对兄妹,阁门紧紧闭着,毫无声息。   玉真公主站起来便走向了凌烟阁的功臣画像所在之地。面北而立的墙上绘有《二十四功臣图》。   大唐画圣吴道之亲手绘制的二十四位功臣的图像栩栩如生,下有一代书法名家欧阳真禽的题字,画像皆真人大小。   玉真公主自这画像上一幅幅看了过去,忽然摇头叹道:“哥哥,十六年前阻击叶姐姐的二十四人,你都让人画在了这里,供奉为功臣图,盈儿实在不知道您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第二百零一章 凌烟承玄意   承玄皇帝也站了起来,跟着玉真公主看着那二十四人,似乎又想到了那夜的风风雨雨,这位大唐皇帝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苦涩之意,低声道:“持盈啊,今日你来见朕,应该是为了璇玑山洛府之事而来的吧,为何一言不发,你要知道,只要你开口,朕定然会答应的。”   玉真公主转身盈盈一笑:“陛下,你要做的事,盈儿什么时候能劝服过,这次我来本就没有劝服您的意思,您要灭东宫六率,顺手毁了吴王最大的助力,我都绝没有劝说之意。”   承玄皇帝露出了温柔之意:“持盈,朕这么做,其实是为了他们好。”   玉真公主依旧看着那画像,微微点头道:“这一点萧大人和杜大人是不明白的,但盈儿知道陛下的意思。”   她说到这里转身望着承玄皇帝:“陛下是害怕了么,怕吴王魏王像您当年一样,自立府门。这几位皇子培养自己的势力之后,不但威胁到了太子,也威胁到了陛下您。”   承玄皇帝面色沉了下来,被这个最为疼爱的小妹一口说出了心中最深处的念头,他有一种恼羞成怒的冲动。   但承玄还是压抑下来,他勉强将自己的帝王身份忘掉,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开口说道:“妹妹,你知道哥哥做皇帝的难处么。”   玉真公主侧头看了一眼那沙盘,红豆代表的四灵卫已冲到了半山腰,而那已被吞了一半的黑豆率卫却退到了山腰之后布防。   她叹了一口气,抬起眸子,定定的望着这位皇帝哥哥:“陛下,您今日就告诉盈儿一句实话,到底选中了哪位皇子继承大位?”她说着一步步逼近承玄皇帝:“盈儿在芙蓉园中已听到了很多流言,有说太子无忧的,有说魏王深肖陛下必能登龙的,还有人说陛下已暗暗立下了那位传闻中的九皇子。”   承玄陛下望着玉真公主,脸色终于冷了下来:“你不潜心修道,这些社稷大事,你胡乱探听些什么。”   玉真公主此时已走到了承玄身前,缓缓的跪了下去,低声道:“盈儿并没有探听,整个长安谁不知道,就连胡人都在打探陛下的心意。”   承玄皇帝深深叹了一口气,来回走了几步,忽然转身问道:“那你觉得百姓最为看好哪位皇子。”   玉真公主立刻回道:“吴王殿下为国忧心,为民办事,最得人心!”   承玄皇帝连想也不想,只摇头道:“恪儿极得民心朕是知道的,但他不行,修士们都不看好他。”   玉真公主怒声道:“陛下为何惧怕修士们,以盈儿看来,几位皇子之中只有恪儿可堪大位,这不是为修士们考虑的问题,而是为这神州亿万生灵的未来着想……”   承玄皇帝伸手一摆,止住了玉真公主激烈的言辞,忽然俯身过来低声道:“你看道玄那孩子怎么样?”   玉真公主愕然以对,被承玄皇帝这句话惊的说不出话来。   承玄皇帝微微伸手一摆,便见四周现出几条影子,缓缓的飘向了阁门前,守卫的死死的。   承玄皇帝这才缓缓坐到了沙盘之前,招手让玉真公主起来,口中轻声道:“不错,朕这个念头瞒住了所有人,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过。就连朝恩也不知道。但他为替道玄铺路,暗诱太子做下大逆之事,朕却也没有阻拦。”   皇帝说到这里笑了起来:“不但如此,朕还要处处压制道玄那孩子,这些都是给修士们看的,毕竟那孩子还带着冥界血脉。”   玉真公主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道玄,道玄那孩子是不错的,但,但他做皇帝,那,那是不行的。”   承玄皇帝脸色严肃下来,缓缓道:“你说的不错,若论名分,自然是太子。若论做事,魏王像极了朕年轻的时候。若说民心所向,自然是吴王比较好。但他们都不行。”   玉真公主疑惑起来:“这几位皇子有什么不行的?”   承玄皇帝深深望着妹妹,沉吟了一下,低沉的说道:“他们不能完成朕心中的梦想和愿望!”   玉真公主啊了一声,看着这位皇帝哥哥,心中隐约想到了一点,惊声道:“陛下的梦想难道是……”   承玄皇帝笑了,站起来望着阁楼之门,一挥龙袖:“朕时刻所念的就是莫宣卿当年所奏的十二字真言!”   玉真公主情不自禁念了出来:“尊皇权,罢修士。杀国师,灭宗统!”   承玄皇帝眼中闪出了莫名的光采:“朕还在年轻的时候就曾在白鹿洞与莫学士说起过修士之害。但那时候朕也只是说说罢了,从未想过要去实行这个想法,直到,直到遇到了叶倾城……”   玉真公主站了起来,低头不语,但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承玄皇帝猛然转身过来:“持盈啊,遇到倾城后,朕才了解了修士们仙魔之争的秘密,更是明白了叶倾城可以帮朕完成心中所愿。”   玉真公主颤声道:“所以当年叶姐姐才会收服魔门暮雨阁,组建海枯斋,力压山东四大豪门。帮您登上了这九五之尊。”   承玄皇帝摇头一叹:“那些就算没有她,朕也是可以做到的,你还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关键之处。”   玉真公主望着他,等待他的解释。   承玄皇帝却不再跟她说清楚,只淡淡接着道:“这涉及到了冥界的血脉,朕跟你是说不清楚的,但你只需明白一点,道玄身上不但流着朕的血,还流着倾城的冥界血脉。只有他可以解决仙魔之争,完成朕与莫学士的心愿。”   玉真公主吸了一口气,忽然说道:“陛下难道不知道这些年来,洛碧玑和吴王其实一直都在做您要做的事情。”   承玄皇帝冷哼一声:“这个朕自然知道,不错,他们是在做朕要做的事情,但他们做不成。朕今日就是要除了吴王夺嫡之心。”   玉真公主再无话可说,承玄皇帝却微微一笑:“这其中的事情,朕实在你也参与进来,但既然告诉了你,只愿你能看在倾城的面上,也帮朕一把。”   玉真公主哦了一声,忽然长叹一声:“哥哥啊,你说的我都明白了,但还有一件事你却如何给道玄交代?”   她说着低下了头:“若是他知道了,当年叶姐姐的死,是您亲自……”   承玄皇帝面不改色:“那也是没有办法,朕苦心经营之下,修士之中只有李淳风走到了朕这一边。倾城怀上了道玄后,那西王圣母下了令,定要杀死倾城,朕又有什么办法。”   他神情并未变化,但语气之中罕见的软弱下来。   玉真公主听得仔细,急声问道:“西王圣母?那是谁,也是修士么?”   承玄皇帝却岔开了这个话题,摇头道:“但朕会告诉道玄的,只要能撑过七月十五盂兰盆会那一关,朕会把一切都告诉他,不但如此,到时朕会亲自将大位传给他。”   他说着又叹道:“这些日子来,朕每日逼问莫相思,正是为了七月十五盂兰盆会这一关。当日那苍狗救下了道玄后,却和朕失去了联系,错过了这十六年时间,朕心中难安,当日那苍狗魔神必然和莫相思交待过什么,但莫相思她……”   玉真公主认真的体味皇帝的话,抬头缓声道:“盈儿听淳风师说过,修士们要在盂兰盆会上消除道玄体内的冥界血脉,陛下所说的难关便是这个么。”   承玄皇帝点点头:“朕也只能为那孩子做到这一步了。”他眼中露出了精光:“当然,朕是绝不允许他们破了道玄的血脉,只有那样道玄才能继位完成朕的心愿。”   虽然承玄皇帝没有全部说清楚,玉真公主已明白了很多事情,她在阁中来回走了几步,再次问道:“那花朝节的背后,也是陛下刻意安排的了。”   承玄皇帝点点头:“花朝节背后的安排不过是迷惑修士们的手段。”   玉真公主沉吟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洛碧玑还是名义上的和亲主事者,陛下能不能网开一面。”   承玄皇帝袖子一摆,那凌烟阁门缓缓打开了,他望向了那白米沙盘,此时整个四灵卫已控制了整座璇玑山,黑豆几乎都看不到了。   玉真公主没有得到皇帝的应承,也站住了身子。   直等到承玄皇帝淡淡说了一句“洛碧玑不会死的”后,她才缓缓走出了凌烟阁。   玉真公主心中难以平静,直到出了太极宫后才稍微安静了下来,太极门前停着一辆黑色大车,车上正端坐着一个矮矮胖胖的西域男子,男人面上油光光的,见玉真公主来了,忙调转了马头车身。   玉真一言不发,坐上了车子,低声道:“回芙蓉苑。”   西域胖子便扯动缰绳,驾着马车驰向了芙蓉苑。马车速度又快又稳,到了芙蓉苑玉真公主的茶树屋后,那玉真公主走下马车便笑道:“君不但厨艺无双,这驾车之术也很是了得啊。”   那鬼医阎碧落化身的西域厨子露出了一口白牙,笑道:“多谢公主赞誉。”   玉真公主拂了拂衣衫,忽然想起了什么,再笑道:“听说晋王殿下患了热病还没好,你便去晋王府中一趟,送一些东海冷水晶去。”   阎碧落化身的厨子急忙答应一声,调转马车行到了茶屋一侧,自取了几块东海冷水晶,再次驾起了马车,奔出了芙蓉苑。   车行至皇城一角,正是一片幽幽小树林,阎碧落眼看四周无人,便驾了马车行到了树林里。   他跳下马车,打开车帘,轻轻一拍车座底部,那车底便晃动开一条缝隙。阎碧落推开木板,露出了一个暗格,将藏在车底的两个女子提了出来。   阎碧落提着两个女子走到树林中,将她们放到树荫处,手指一点,四根银针自两女身上弹出。   阎碧落伸手一拍右边年轻一点的女子,沉声道:“白姑娘,醒来。” 第二百零二章 绣娘兰馨事   阎碧落的十殿阎王针一经弹出,白小蛮就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见到眼前这个矮胖的西域人,立刻便要起身,但身子还未起来,再次缓缓坐到了树上。   她体内的丹海已被死死封住,虽然那银针已离体但魔气尚在。白小蛮并不惊慌,漠然望着面前的西域人,淡淡问道:“你是黄泉宗的人?为何突然下手害我。”   阎碧落晃动身子,却望向了她身旁的黑衣女子,那女子年龄略有些大了,但面容姣好,看起来冷冷的。   阎碧落望着黑衣女子低声道:“白小蛮,老夫是谁你知道么?”   白小蛮想转动脖子去看一看,但身子不能动,灵力也被锁住,五感灵识也失去了。只能望着阎碧落缓缓摇头。   阎碧落伸手一拍黑衣女子,口中嘿然道:“你大可问问你的娘亲,她是一定知道的。”   白小蛮终于露出了惊慌之色,但她无法去看,口中低呼道:“娘亲,你也在这里么?”   那黑衣女子一动不动,阎碧落冷笑一声:“绣娘,这些年来我可一直在找你,原来你却藏到了白鹰洛府中了。”   那黑衣绣娘挣开了眼睛,依旧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口中却软软叹了一口气:“阎师兄,你这又是何苦,绣娘已退出天莲心宗,再也不问魔宗之事了。”   阎碧落站直了身子,碧落黄泉心法发动,手指点在了绣娘的眉间,口中却愈发的和缓了:“老夫此来可不是为什么魔宗之事,只是想问一件事。”   绣娘身子颤了一下,那冷冷的脸上忽然现出了一丝媚态,声音愈发温柔了:“师兄啊,这么多年不见,一上来就制住奴家,可真有些伤人呢。”   阎碧落不为她的媚态所动,冷声继续问道:“老夫想问你,当年兰馨的行踪是不是你告知宗主的?”   绣娘自然也知道这位黄泉宗的师兄不会被自己的天莲媚态所惑,但刚才还是试了一下。如今见阎碧落声音变冷,也收了媚态,只是那软软的声音却还是没变:“师兄啊,你说的绣娘可不懂了。兰馨姐姐可是黄泉宗的阴师叔亲自擒拿的,与小妹又有什么关系。”   啪的一声脆响声起,阎碧落眼都不眨一下,c《偏执夜九爷的心尖宠》《余权记》《福女发家史》《执灯三千皆为虚妄》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ek用户登陆》。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65830_550541.html
ek用户登陆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