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彩论圈 目录共6025章

首页

足彩论圈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4515章 醒来后

足彩论圈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40c;实质一般的波纹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沙漠之上那犹如无数个沙龙卷一般纠缠交错在一起的沙尘暴便如同受到了强力的轰击一般,被那些声波穿过之后哦微微的震颤了两下便轰然化为一片片沙雨向着地面落了下来。   而想都没想的便直接冲入高空的卫龙面色肃穆,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化为的小舟不断的颤抖着,小舟之外的护罩之上,一道道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纹慢慢的出现,卫龙沉声道:“紧守心神,紧闭全身的呼吸,全力运转真元,要进入罡风层了!”   那声波的传递速度完全超乎了卫龙的想象,明明还未听到声音,他移动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声音在空气之中的传播速度一大截子了,但是那些声波却如同直接无视的传播的介质一般,瞬间向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而卫龙也只有驾驭者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向着天空之上冲去,也只有到了高空才能削弱那些声波,卫龙话音一落,就连直接被卫龙顺手拽进来的蓝凤凰也是面色严肃,立刻按照卫龙所说的话去做,淡淡的微光在众人的身上慢慢的亮了起来。   卫龙双手不断的打出一个个印诀没入脚下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而后又有一个个符文从卫龙的手中飞出印在小舟之外的护罩之上,几个呼吸之后,小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护罩之外,一道道灰色的罡风不断的冲击着小舟的护罩,但是小舟却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那些声波在冲入罡风层之后便迅速的被削弱,向着罡风层飞了一段距离之后,看到周围的灰色罡风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丝丝具象化成黑色的罡风,卫龙果断的向着下方飞去。   站在云层之上,四人面色骇然的看着下方的沙漠,从天净沙漠的中心为起点,大地开始崩坏,似乎都在一瞬间化为最细小的沙砾一般,呈一种扩散的波纹状向着天净沙漠的外围开始扩散。   按卫龙的说法,就是天净沙漠里似乎被人铺满了天品灵丹一般,以中心开始,向着周围开始不断的自爆开来,大地崩坏,化为齑粉向着天空之上倒卷而上,似乎天地都要倒转过来了一般。   卫龙瞳孔缩小到最小,眼中淡紫色的光芒闪烁,半晌之后,忽然爆了句粗口:“我靠!这是什么?比老子的十绝阵全开威力还大?”透过破妄之瞳,破开下方那层层的细沙烟尘的遮掩,卫龙心中寒意升腾。   没人比他还明白刚才那根本不是什么音修的声波攻击,只是纯粹的咆哮声而已,就如普通人的一声大吼一般,但是透过遮掩,下方上千里范围的大地都被那声波的震颤震成了齑粉,而且是深入地下十余力的范围都变成了纯粹的粉末状。   这还是因为卫龙的破妄之瞳只能看到地下十余里的地方,卫龙眼中精光闪烁,忽然想到了音修一脉,大道三千,声音之道绝对是排在前十的,强横之处仅仅从眼前的这幅画面就能看出来了,而且这还不是声波功。   蓝凤凰脸色苍白的看着下方,他没有卫龙的破妄之瞳,但是却无妨他能知道下方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卫龙惊骇的道:“这是什么?刚才那是什么东西的攻击么?”   卫龙面色肃穆,低声道:“不是攻击,只是普通的吼叫声……”   这下,蓝凤凰、清风、焦狂的脸刷的一下就白的可怕,清风结结巴巴的从口中挤出来几个字:“普……普通……的……吼叫?”   卫龙重重的点点头,而天净沙漠中心千里范围之外,也如同遭遇到了强烈的地震一般,沙漠之中为数不多的妖兽开始疯了一般的向着沙漠的外围冲去,而刚才在千里范围之内的妖兽,也都如同那些被震成齑粉的大地一般化为了最细小的威力融合在周围的沙土之中。   一个多时辰之后,向着天空倒卷而上的沙尘才缓缓的落了下去,大地的震颤才慢慢的停止了下来,向下望去,那些中心部分无数的沙尘龙卷都彻底的消失不见,大地像是被人刻意的平铺了一遍一般,千里方圆,一马平川如同镜面一般。   四人愣愣的看着下方的地面,忽然,卫龙开口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看看!”   不等三人说话,卫龙双目一瞪,眼睛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淡紫色,冷冽之极,包括蓝凤凰在内,刚要说出来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面,卫龙身形一晃便出现在小舟之外,对着三人说道:“在小舟之内,不要出来!”   说完便直接化为一道遁光向着地面飞了下去,接近地面的时候,卫龙双手结印,数十个印诀正好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完成,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在卫龙的身上闪现,低喝一声:“土遁!”   下一刻,便没入平整的沙面消失不见,没入地面之后,卫龙才深切的感受到刚才那一吼的威力,土遁已经遁到了地面之下十余里的地方了,但是却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沙土都是均匀的如同被研磨过一般。   再向下十余里,进入到地下三十里范围的时候,却依然感受不到地火的存在,周围也尽是那种被震成了齑粉的沙土,但是卫龙却发现,这些沙土好似被某种压力强行压制过一般。   再向下十余里,土遁之术也有些晦涩了起来,大地的压力已经过大了,但是卫龙却不愿意这么放弃了,因为天人感应之术已经清晰的回馈回来一个信息,下方有一个生命力如同恒星一样谣言的大家伙。   而卫龙也知道那个大家伙已经感应到自己的存在了,卫龙放开天人感应,将自己的善意慢慢的传递了出去,同时慢慢的向下继续遁去,再次向下飞遁了数里之后,周围的压力忽然消散。   一个庞大无比的空间出现在卫龙的面前,周围的力场混乱之极,眼中淡紫色的光芒微微一亮,卫龙的瞳孔便猛然一缩,这个虽少两千里直径之大的地下空间,呈现出一种规则的圆弧形,空间的下方,一个二三百里大小的巨型凶兽盘踞在那里。   麒麟首,虎爪,蛇尾,最为耀眼的是那如同水晶一样的龟壳,龟壳之上,无数个天然的古朴符文印在其上,不时的闪烁一下,亮起微微的光芒,卫龙低声道:“水晶玄龟!”   大地再次震颤了一下,卫龙神色一紧,那水晶玄龟的麒麟兽慢慢的抬起来一点,睁大着如同螺纹一般的眼睛看着卫龙,这时,卫龙才看到,那水晶玄龟的脖颈之上一道数十丈长的细长伤口不断的向着下方流淌着鲜血。   如同一条小河流一般永不停息,跟着,卫龙神色一震,向着整个空间望了一圈,地面之上蔓延一层的哪里是什么地下水,根本就是那水晶玄龟脖颈处留下来的鲜血,对于他那数百里之大的体型而言,这数十丈的伤口的确跟针扎了一下没什么区别,但是若是让你那针扎的伤口不断的流血,也是会死人的。   看着这个看起来虚弱之极的水晶玄龟,玄者,为大,玄龟一直都是最大体型的龟类,这只足有二三百里长的水晶玄龟,卫龙保守的估计了一下,差不多已经相当于一个防御惊人的仙君了。   但是这样,什么人能给水晶玄龟造成伤害的,卫龙可是记得很清楚,水晶玄龟已知的唯一一个天赋神通就是能硬抗超出他三阶之内的任何攻击的水晶壁障,厉天魔君那货可超不出这三阶的范围吧,和厉天魔君差不多的百里仙君也同样超不出这三阶的范围。   卫龙透过天人感应,却可以知道这水晶玄龟对自己并无恶意,但是恐怕是对方压根就不在乎卫龙这修真界的小修士吧,打个喷嚏都能秒杀卫龙好几次了,那水晶玄龟看着卫龙缓缓的飘了过来,里许大小的眼睛瞪着卫龙的淡紫色的双眼。   片刻之后,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卫龙的心底响起:“淡紫色的眼睛,浩大平和却又模糊不清的真元力量,只有一颗带着花纹的金丹,恩,还有一种奇特的妖族气息,我等你很久了!”   卫龙忽然一愣,这家伙能直接看穿自己深浅,卫龙一点都不惊讶,只是这个大家伙说在等自己?卫龙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道:“阁下是在等我?为何?”   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在卫龙的心底响起:“我在仙界的时候曾经帮一个擅长卜卦之道的白毛仙人渡过了九九五行大天劫,他告诉我我命中会有一死劫,而后我有帮他渡过了一次天罚,他告诉我会有一个淡紫色眼睛、修炼带花纹金丹的人能救我!”   卫龙脸色一黑,这家伙是有恃无恐根本不把那些天劫和天罚放在眼里呢还是傻的不行,一件事帮人家度两次劫难,人家帮他渡一次劫难,卫龙看着水晶玄龟脖颈之处的那道细长伤口,问道:“以阁下的天赋神通,就算是天罚也奈何不了阁下吧,什么东西能伤到你的?”   水晶玄龟缓缓地道:“百里仙君的火陨断罪刀!乃是天地灵宝,天赋神通便是破防、流血,正好将我刻的死死的,破开我的防御,而后伤口会永远的流血不止,只要精血耗尽而死!而其伤到了我的脖颈,正好在命脉之上,我也无法彻底的斩除这一部分,只能等死!”   卫龙恍然大悟,天地灵宝,的确,也只有天地灵宝了,而卫龙若是想要炼制出来能破开水晶玄龟防御的法宝,虽少也要到七转大道金丹之后了,这家伙可真够悲催的,属性完全克死了他,而后还正好斩在他的命脉之上,只能凭借着庞大的生命力硬抗着,看地下的血液,就知道这家伙到底扛了多少年了,一万年?两万年?   留了上万年的血却还是没死,不过卫龙立刻摊手道:“这个请恕我无能为力了,我的确有把握治好你,一颗七转的反灵丹就行了,但是很可惜,以我现在的修为最多只能勉强炼出四转的金丹,你若是再等个几万年,我就可以救你了,再要么,这天地灵宝造成的伤害,除了以绝高的修为硬抗过去之外,就是同样以天地灵宝救治了。”   但是忽然,卫龙心中一动,天地灵宝?自己手中貌似就有一件,半块玲珑玉璧,而自己手中那半块,唯一知道的作用似乎就是修复肉身!   那水晶玄龟却毫不在意,直接道:“我用我进阶之时褪下的龟甲作为谢礼!”说着张口一吐,两块丈大的龟甲出现在卫龙的面前,一块如同腐朽老化的普通龟甲一般,上面天然形成了一个后天八卦图,而另一块,却是如同七彩水晶打造了一般,流光溢彩。   卫龙看了下那水晶玄龟,那水晶玄龟继续道:“那白毛仙告诉我,将这两件作为谢礼,你肯定会答应,而且第一次见面你就能救我!他想要我的第一幅龟甲已经很久了,但是我却没有给他,另外一副是我的第一幅水晶龟甲,带有我本命神通水晶壁障三成的威力,可以使用一次我的本命神通水晶壁障!如何?”   卫龙露出一个微笑,这家伙不是傻,而是很聪明,更实在,这可合了卫龙的胃口了,卫龙笑道:“你既然早知道我身上有救治你的东西,为什么不一见面便杀了我,你不一样可以获救?”   那水晶玄龟却将那两块龟甲推到卫龙的身前,道:“这个白毛仙不让我说了,反正他说这么做对我有好处!”   卫龙笑了笑,不说话了,他记忆之中的知识,唯独没有卜卦一道的知识,对于有神棍能算到这些,卫龙也不甚惊讶,修为的差距太大,总能算的很清楚,而卫龙也直接一挥手将那两块龟甲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   伸手一番,一块玲珑剔透,相隔亦可隐约见到手指的玉璧出现在卫龙的手中,看着那水晶玄龟,道:“运气啊,我手中正好有半块天地灵宝,而这半块却正好只有修复肉身的功效,你看着这个可眼熟么?”   根据厉天魔君所说,这东西最初的时候似乎就是这个水晶玄龟得到的,谁知卫龙拿出这半块玲珑玉璧之后,那水晶玄龟却毫无动容之色,淡淡地道:“原来是这个东西!天地灵宝,有缘者得之,没有那缘分却要强取,终会反害其身。这是那白毛仙人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只是我明白的太晚了而已!”   卫龙略微惊讶了一下,这家伙倒是明白的紧,而卫龙也不迟疑,飞身到那水晶玄龟的脖颈处,对着手中的玉璧输入一到真元,对着水晶玄龟脖颈处的伤口一晃,一道淡淡的白光慢慢的从玉璧之上落了下来,缓缓的照射到那数十丈长的细长伤口处。   一丝丝红光慢慢的闪烁了两下便与玲珑玉璧的白光僵持了起来,那伤口处白光红光交错闪烁,伤口已难以察觉的速度,极为缓慢的恢复了起来。   卫龙摇摇头道:“是有作用,但是我手中的这半块玉璧却是不完整的天地灵宝,而且还是不具有攻伐之效的天地灵宝,完全抵不过那火陨断罪刀的力量,若想完全的恢复,恐怕还得数万年的时间!”   那水晶玄龟却丝毫不在意,“数万年?我睡一觉过去可能就会好了吧?”   卫龙轻叹一口气:“但是,以我的估计,万年之内,你生命力的再生就已经跟不上消耗了,就算你的寿元几乎可以与天齐寿,在你的伤口恢复之前,就可能已经精血耗尽而死了!”   那水晶玄龟沉默了起来,抬头望了一下一脸复杂的卫龙,似乎明白卫龙肯定是有办法了,片刻之后,卫龙叹了口气道:“罢了,收了你的好处,助你便是,那水晶龟甲的确是极为珍贵的东西,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比拟一些天地灵宝了……”   此刻,卫龙心中极为复杂,他一直在想焦狂在天净沙漠的中心干什么,为什么一直在这里,怀着心中的疑惑来到这里,此刻终于明白了,一切似乎都是按照某种既定的轨迹在运行的,时间的轨迹依然没有变,变的只有一点,这个世界突然多出了一个卫龙,若是想救水晶玄龟,在接下来的时间之内,焦狂就必须一直待在这里了。 第279章 十二生肖阵,五湖玉净瓶   水晶玄龟的龟甲,特别是那块水晶龟甲,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比拟一件完整的天地灵宝了,可以使用一次水晶玄龟的天赋技能水晶壁障,虽然只有三成的威力,但是也足以硬抗超过他一大阶修士的全力攻击了,用来渡天劫是绝对完美的防御法宝,就算是只有那块水晶龟甲,纯粹的防御力也差不多相当于上品宝器了。   若是稍加炼制,立马会进阶仙器级别,但是那一次水晶壁障才是卫龙最为看重的东西,玲珑玉璧不完整,而且不是攻伐一类的天地灵宝,一时之间根本抵消不掉火陨断罪刀的奇特效果,而水晶玄龟也抗不了几万年的时间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加速伤口的愈合,最直接的方法便是有一个修炼时间法则的大神通者使用神通加速那一部分的时间流速,而后便是阵法,而此刻,卫龙能布下的一个现时间法阵在现阶段还是略显鸡肋的类型,没有攻击力,没有防护力,只能少许的加成时间的流速,对于周围环境也没有一丝改变的力量,却正适合帮助水晶玄龟恢复伤口。   卫龙看了下趴在地底一动不动的水晶玄龟,那双巨大的螺纹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卫龙缓缓的开口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加速你伤口的愈合,加速你伤口处的时间流逝,让玲珑玉璧的效果以最快的速度抵消掉那火陨断罪刀的效果,我有一阵,名曰十二生肖大阵,以十二生肖外相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十二种妖兽配合,差不多能发挥出一丝大阵的威力,却也足够了!”   若想布下十二生肖大阵,最基本的条件便是十二类妖兽,而这十二类妖兽中别的都很容易找到,就是龙最为麻烦,目前卫龙听说过的,仑仓星之上只有蛟龙一族身负龙族血脉,而蛟龙一族从来不问世事,自己身边的那个便宜徒弟却正好是蛟龙一族的,唯一一个适合的人选。   卫龙心念一动,联系上高空之上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光芒一闪便直接穿越地表向着地底钻了下来,一艘小舟在卫龙的身后浮现出来,焦狂、清风、蓝凤凰一同出现,看到水晶玄龟那数百里之巨的庞大体型,齐齐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   特别是焦狂,身为妖族之身,水晶玄龟身上散发出来的庞大压力更是比别的人感受的更为深切,这便是刚才一吼之力便直接粉碎方圆千里大地的水晶玄龟。   但是看到卫龙静静的站在半空之中,召唤他们下来自然是没有什么危险了,卫龙回头对着焦狂道:“焦狂,为师现在要救这水晶玄龟,却是需要你为助力,而且可能要让你在此坚守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间,你可愿意么?”   焦狂却想都没想的便高声道:“老师差遣,弟子自然愿意!”   卫龙面色复杂的暗叹一口气,道:“你等在一旁看着吧,为师要炼制一些东西!”   传说中,最初的十二生肖大阵乃是十二元辰所化,那是天地初开,天地的法则还不完善的时候,最初的十二种生肖神兽便被称之为十二元辰,他们以十二生肖大阵显化出时间法则,自此,时间之河才出现,天地之间最基本的因果律才算是真正出现。   大阵显化而出,半黑半白,黑白不断的轮转,这便是日夜轮转,时间流逝,十二元辰消散化为时间法则的一部分,天地之间便有了黑夜和白天之分,自此之后,只要凑齐十二生肖外相的妖族,便可布下十二生肖大阵,只是威力天差地别而已。   卫龙虚空而坐,回想起自己储物戒指之中的那条大岩蛇傀儡,其身上的那个刻有蛇形标志的命牌,因为这个东西还被红莲一路追了过来,而朴算子得知自己抢了这个命牌的时候脸色那么的怪异。   卫龙现在要炼制的便是十二生肖命牌,布阵之时的必备之物,还好这命牌需要的材料极为简单,自&#x。x987f;了一顿,随口道:“正在下界凤凰山一带守护。”   金母眼中射出厉芒,喝道:“你如何去凤凰山了?你与那些仙女不清白倒还罢了!龙吉乃我之女,你休想再生心思!”   “你休要如此胡闹!我与龙吉也有父女之名,怎么会存那般心思?此次前往,只为护卫安全而已。”昊天毕竟是天帝之身,被她如此呼喝,心中不愉,皱眉道:“况且龙吉乃天界公主之身,你为何将她贬下界去?此番正是杀劫之中,莫非你连自己的女儿都……”   “住口!龙吉之事我自有主张,何须你多言!”金母对这话题似乎特别敏感,霍然起身:“此事休要多言,你速唤那恶尸化身返回,若执意如此,我这便与你决裂!”   昊天头上青筋冒了一阵,终是平复了下来,缓声道:“你我乃鸿钧所定之天位,应相辅相成。眼下封神在即,天界大位将定,你若总是如此多疑,将来我们如何共御天界?”   金母瞪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可承诺于你,若你将恶尸分身收回,不再问龙吉之事,今后你我自可阴阳相辅,同心协力,共掌大计。就连那牡丹仙子,我也可饶其性命。”   昊天听出她有放宽对他某些私事约束的暗示,沉思一阵,承诺道:“既是如此,我这便收回那化身。”   瑶池金母面色缓和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殿外说了一句:“来人,速去斩仙台,赦免牡丹仙子。另在百花仙苑备下酒宴,本后要与陛下前往赏花饮酒。”   有仙女进殿,领命而去。昊天上帝露出微笑,起身与瑶池金母携手而出,状貌甚是亲密。   与此同时,在朝歌,张紫星与刑天、应龙等人正在摘星楼的地底基地之中。   应龙听完张紫星所描述的战斗经过后,双眼顿时瞪圆了:“皇兄,你竟能独力杀死那阐教金仙?”   张紫星笑道:“三弟休要羡慕,这多是运气使然。此番我先假冒西方教人,令他心存顾忌,不敢下杀手,随后又利用袁洪之事先乱其心智,最后以九宫魔幡偷袭,终于得手。若是正面相对,失败的恐怕是我。”   刑天赞道:“陛下这一战结合了谋略兵法,非是侥幸,而是胜在实力。只是陛下那魔幡的威力倒真让我吃惊。”   张紫星自己也有这种感觉,与灵宝大法师一战中,虽说其中有运气和属性针对克制的成分在里面,但这结合了信仰之力的九宫魔幡似乎产生了某种变异,威力还要大大超过他的预期,竟然只用了三个战魂,就消灭了身为金仙中阶的灵宝大法师。同时,有一个问题也引起了他的重视,那就是这“改良版”的九宫魔幡对于施术者的力量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以他目前刚晋金仙中阶的仙力,居然只能勉强维持两个战魂同时出现,要想九魂同施,力量还远远不够。如能有力量使九魂齐现,会是怎样一种威力呢?   商青君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她听张紫星说起腿上曾被灵宝的兽骨锥打中,不曾拔出,方才帮他更换衣裳时,也发现了血迹,然而,那兽骨锥却是不见了。张紫星听她提起此事,这才想了起来,但是确如商青君所说的那样,插在他腿中地兽骨锥不见了。难道是身体自动愈合的同时,还来不及拔出兽骨锥,就一起也长到里面去了?张紫星想起某个手术刀缝合在患者体内的笑话,不由哭笑不得。然而,当他运起仙力感觉腿上的异状时,却发现了一件奇事,那大腿里确实有点东西,但已不是那兽骨锥的原形,而更象一点点残渣,而那残渣,似乎还在渐渐变小,仿佛被什么东西在不停吞噬一般。   “莫非你那无上魔体的特性正是吞噬?”刑天露出喜色:“当年十大魔神之一玄冥的魔体就有此属性,能以双手将法宝之力吞噬,只是与你这属性又略有不同……”   张紫星感觉自己复原的速度大大超过了预期,也不知道是否和“吞噬”了兽骨锥使力量消化有关。他正在考虑这种特性与自己仙识内星云的饕餮之形有什么关联时,袁洪开口道:“大师伯,我在那元阳洞底的另一个石窟中找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张紫星见过灵宝对袁洪重视程度,而从袁洪口中又得知他正是炼制五行兽幡所缺的火妖兽之魂,故而被关押在元阳洞的最底层。由此看来,那应该是关押最重要“人犯”的地方。记得当时底层还有一个石窟,而里面的东西必然也是相当重要。袁洪拿出之物让众人都吃了一惊,原来竟是一副骸骨。这骸骨似是猿猴类,色泽呈暗铜色,如金属一般,而且还散发出淡淡的力量波动。   据袁洪说,这副骸骨被镣铐和符印所镇,是被他解开来,心知有异,故而取了回来。刑天走上前去,仔细端详了一阵骸骨,感觉出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似乎快要达到玄仙了,但不知为何,骸骨看起来却没有一丝生机。张紫星虽然知道这绝非等闲之物,但一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得袁洪收好,留待日后研究。   众人散去后,张紫星一个人陷入了沉思:无论那嫁祸之计成不成功,无论元始天尊是否算得出来是他这位大商天子所为,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灵宝大法师终究是死了。在封神原书中,十二金仙不死几乎是一个定律,不管有什么情况,哪怕是被尽数拿入九曲黄河阵,也有圣人师尊亲自动手相救。如今灵宝居然身陨,将那“定律”彻底打破,这是否代表着将来会出现更多的类似事件?甚至是代表着逆转“天命”的开始?以元始天尊护短的脾性,定会追查此事,看来无论是为这件事或者为下一步的打算,都有必要再去碧游宫一趟了。 第二百六十二章 遇火灵二谒碧游宫   或许是无上魔体那个特殊的吞噬之能,加上菡芝仙留下的仙丹之力,张紫星的元气的恢复速度比想象中的要快得多。但张紫星知道时间紧迫,没有静待完全复元,而是直接动身,赶往碧游宫。   上次他是和三霄一同前去,说动通天教主相助商军西征,在九曲黄河阵前击退准提道人。如今二上碧游宫,路径倒也不生疏,只是如今是一人前往,不免有些怀念那位在三仙岛闭关的碧霄娘娘,心情也有些忐忑。   张紫星不敢多带人手,独自一人,一路飞行,渐渐接近了上次三霄带他前往的碧游宫所在的无名仙山主峰一带。周围的仙山上奇峰秀崖,仙花异草,奇兽珍禽比比皆是,远处山中可见烟霞瑞彩,光芒万丈,甚是壮丽。   张紫星正要飞至那仙山主峰求见通天教主,忽然一道燃烧的火光半路冲出,拦住了去路。火光收敛,现出一个年轻美丽的道姑来。这道姑容颜秀美,身披长袍,头戴金冠,背着一把古剑,额头上有一个红色的火焰小标记,眉宇间杀气凛冽。道姑喝道:“你是何人?竟敢如此大胆,擅闯这圣人所居的仙山!”   张紫星越看这道姑越是眼熟,忽然想起当年身为太子时,在东郊狩猎巧救孔宣之事,当时追赶孔宣的,就是截教第一门人多宝道人与这位道姑——邱鸣山火灵圣母。虽然火灵圣母的名字与金灵圣母、龟灵圣母只相差一个字,也挂了个“圣母”的“头衔”,但却是差了一辈,是多宝道人的弟子。不过火灵圣母也算是个名人了,仗着头顶金霞冠的隐身妙用,在原著中还有过杀伤龙吉公主的战绩。当初张紫星仅是筑基修为,故而对火灵圣母这种仙人的境界只能是遥不可及的仰视,如今张紫星早已非吴下阿蒙,故而能看出火灵圣母的深浅。火灵圣母的修为应该是金仙下阶,可能已至下阶的巅峰,但终是没有达到中阶,按理说,实力还在如今的张紫星之下。张紫星并不欲与火灵圣母冲突,连忙稽首道:“原来是邱鸣山火灵道友!贫道有礼了。”   火灵圣母心中有些奇怪。问道:“道友何人?如何认得我?”   张紫星笑道:“火灵道友乃多宝道长弟子,道法精深,声名显赫,我如何不识?贫道逍遥子,乃大商国师,如今有要事需求见贵教圣人老爷,烦请道友通传一声。”   他的恭维对火灵圣母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反而火灵圣母一听他是大商国师,上下打量了两眼,冷笑道:“此处乃混元圣人所居的胜境,岂能沾染凡尘之气?莫说你是国师,就是那大商天子,也休想妄为!今日你如此迅疾飞行,妄闯仙山,实是对我教心存藐视!”   张紫星想起以前三霄到此地时,都是放慢速度飞行,方醒自己过于心急,失了礼数。当下好说歹说,但火灵圣母就是毫不通融,还口称要拿下他治罪。张紫星不明白火灵圣母为什么这么针对他,再好的脾性也不免有气,说道:“依道友的意思,定是要对我出手?此乃贵教圣地,如何能妄起争斗?若道友执意如此,岂非对通天圣人不敬?”   火灵圣母冷哼了一声:“休要言语相惑!你想见教主也可,须得能一展手段,若能胜过我,我自会通传!”   张紫星自忖有九宫魔幡在手,要胜过火灵圣母应该不难。但九宫魔幡的力量他还未能完全控制精熟,到时只怕不仅会分胜负,而且还会见生死。总不能干掉火灵圣母,再“忠实”的按照原著的类似情节,来个“逍遥子送金霞冠三谒碧游宫”吧。想到金霞冠,张紫星顿时有了主意,说道:“火灵道友如此盛意切磋,贫道若是不依,倒显得不通人情,只不过,贫道与贵教渊源深厚,争斗中若是双方有所闪失,实为不美。我欲与道友文斗一场,道友意下如何?”   火灵圣母眉心中火焰的标记一动,双目射出好胜之色:“如何文斗法?”   张紫星答道:“我知道友头上金霞冠有隐身妙用,我们就此行一赌赛,若我能识破道友金霞冠妙用,还请道友代为通传;若是我无法破之,就任由道友处置如何?”   火灵圣母听张紫星说出自己金霞冠的妙用,吃了一惊,但仍不信他能破去,便答应了下来。火灵圣母当即默念仙诀,将覆盖在金霞冠上的淡黄袱散开,那金霞冠顿时放出十五、六丈远的金光,将火灵圣母罩在其中,如一团金幢,朝张紫星飞来。张紫星将玄功运用至双眼,定睛看时,只觉那金光耀眼无比,眼睛难以睁开,就算以他目前金仙中阶的修为,也无法看清内中的明细,甚至连仙识中都无法判断她的准确方位。怪不得在原著中,广成子也要靠扫霞仙衣这样的法宝才能破除金霞冠的金光。不过,他可不是广成子,金霞冠的作用是扰乱视觉与仙识的感觉,但即使不用这两样,有超脑在,至少有三种以上的方法能准确地探测出火灵圣母的行动。   火灵圣母在金光中见逍遥子目难视物的模样,心中冷笑,从背后拔出太阿仙剑,朝他脖子上架去,想要来个下马威。哪知那逍遥子居然轻轻一避,就闪了开来。火灵圣母只道他侥幸,又以剑背朝他肩上敲去,而逍遥子伸出手指骤然一弹,准确地迎上了剑背,那道蕴含着金仙中阶境界地弹指之力震得火灵圣母几乎握不稳仙剑。火灵圣母心知有异,对逍遥子所展现出的力量也暗暗惊异,手中太阿骤然加快,朝他肋下刺去。张紫星反手一抄,闪电般以伸指将剑背捏在五指之中。火灵圣母连运了几次仙力都无法抽回。火灵圣母怎肯吃这个亏,双眸火光一闪,太阿仙剑顿时冒出红光。张紫星感觉剑上传来可怕的高温和锐气,赶紧一甩,一股大力将火灵圣母连人带剑甩开来。火灵圣母好胜之念大起,也顾不得什么赌约,揉身而上。太阿剑冒出灼热的红光,每一剑都直指向他的要害。此时就见逍遥子手中多出一把金剑来,那金剑慢吞吞地舞动着,施展出一种奇异的剑势,将那火焰的锐气尽数引开,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粘性,使手中的太阿剑显得愈发沉重,剑招也显得凝涩而威力大减。更让火灵圣母心惊的是,那金剑似有一种诡异的能力,太阿剑上所附着的,她引以为傲的火焰之力竟然被渐渐吞噬。   张紫星定商剑一甩,将火灵圣母带出圈外,说道:“道友,你我既有赌赛在先,如今承蒙道友相让,又何必再做争斗,伤了双方地和气?”   火灵圣母待要开口,忽然后方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何人居然在此争斗?”   火灵圣母一听这声音,当即将金霞冠的光芒收了起来,朝来人施礼道:“师叔!此人好生无礼,在仙山迅疾飞行,故而我将其拦下。”哪知这位师叔只是点了点头,反而飞上前来,高兴地朝逍遥子行礼道:“逍遥道友,别来无恙?”   张紫星一看,心中一喜,连忙还礼。原来此人正是曾在岱舆仙山结识的龟灵圣母,当时同去的还有金灵圣母与余元。孔宣在沼泽秘境曾指点截教三仙逃出生路,三仙离开岱舆仙山后,被西方教准提道人所擒。张紫星以“珍贵”的“囧字天书”交换,再次救下三仙。三仙对这位逍遥子的义气也是十分感佩。   龟灵圣母是个性情中人,听张紫星说完事情经过后,当即向火灵圣母说明逍遥子是她的朋友,此事仅是误会而已。火灵圣母见师叔如此,也不好追究,告退而去。龟灵圣母得知逍遥子有要事需求见师尊通天教主,当即请他在仙山下稍候,自己径直往碧游宫前去通传。不久,龟灵圣母出来,说通天教主有请。张紫星跟着龟灵圣母一路上山,前往碧游宫而去。上次他随三霄来时,曾说好是秘密求见,所以碧游宫周围并无其余弟子。而此次前来,沿途可见不少门人,皆是修为精深之辈,人数之众、实力之强让张紫星暗暗惊羡,暗道截教果然不愧为封神中最强大的势力。   走进碧游宫,就见通天教主端坐九龙沉香辇之上,座下侍立一男两女,其中有张紫星熟悉的多宝道人与金灵圣母,还有一名女道姑,相貌清秀端庄,应该是截教四大弟子中的无当圣母。由于张紫星是以逍遥子的面目出现,所以多宝道人并未辨识出此人正是当年朝歌东郊所遇的太子,反而是金灵圣母见到他时,微微颔首示意。张紫星正要行礼,就听通天教主开口道:“你们且退出宫外,未有吩咐,不得进来。”   这一句是对四大弟子所说。多宝道人不料师尊不仅接见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金仙,而且所谈之事还需最信任的四大嫡传弟子回避,不由略带讶色地看了张紫星一眼,不敢多问,与三位师妹一起,朝通天教主施了一礼,告退离去。待众人退出后,通天教主方才对张紫星说道:“陛下别来无恙!今日再临我碧游宫,不知有何见教?”   张紫星记得第一次来时,只是以真面貌的样子面见通天教主,不料如今轻易被看破了这个逍遥子的身份,不由吃了一惊,行礼道:“子辛献丑了,此番来得唐突,还望教主见谅。”通天教主见他面上恢复真容,微微一笑:“陛下有所不知,你的化形易容之术委实高明,原本我还无法看穿。只因陛下初见我时,我曾算出陛下乃命外之人,而在东海时,陛下与那准提纠缠间,亦被我所窥,故而能感觉出逍遥子与陛下乃同一人也。”   张紫星记得当时孔宣得钟后,准提和老子两位圣人相继出现,没想到这位截教之主也去了东海!   “陛下高义,不惜以至宝易得我那三个门人脱身,我甚是感谢。”通天教主说起此事时,毫不掩饰心中对张紫星的赞赏:“凡事必有因果,陛下既救我三个门人,我亦略施援手,解你那位兄弟被另一位圣人留难之困。”   张紫星顿时恍然,怪不得孔宣在回朝歌后说起:当时遭到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束缚,而后另一股同样强大的力量出现时,那束缚却被解除,原来是通天教主施的援手!这样看来,先前困住孔宣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位阐教之主……   张紫星连忙向通天教主道谢:“教主厚德,先天至宝当前犹不动心,子辛衷心敬佩。”   通天教主摇了摇头,问道:“陛下过誉,你当时舍那至宝天书以救我三个门人时,可曾后悔?”   张紫星暗叫惭愧,那天书是什么“宝物”,他自己心里最明白,而当时也是为了自己的自由,释出金灵圣母三人只算是附带条件。目前通天教主显然是承了他这个大人情,所以张紫星也不好说明,只好将错就错,苦笑道:“就算后悔,也是无济于事,索性不去后悔了。”   通天教主闻听他如此回答,不由笑道:“你这位陛下,倒也有趣,你尚且能舍弃那般宝物,我如何舍不得混沌钟?况且那先天至宝乃有缘者方能居之,我也不可强求,倒不若送个顺水人情。”   张紫星与通天教主对视一眼,也笑了起来。   看来上次无意中救下金灵圣母三人之事让通天教主相当满意,所以这次见面一开始的气氛比张紫星想象中的还要好。通天教主请他坐下,问道:“陛下今日前来,究竟有何要事?”   张紫星笑道:“子辛此来,有一桩私事欲求助于教主。”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三问通天论杀劫   通天教主说道:“陛下与我截教有恩,是何私事,不妨直说,我当尽力而为。”   张紫星听出他说到“私事”时,刻意加重了语气,也不辩解,起身行礼:“多谢教主。子辛斗胆,在此之前,有三问相询教主。”   “陛下请说。”   “既是如此,请恕子辛失礼了……”张紫星面色一整,第一个问题就让通天教主眉头微皱:“敢问教主,是否算定西周必灭我大商,安享国运八百载?”   通天教主心中略惊:当年第一次见面时,天子就隐隐感觉西岐是日后大商的最大威胁,如今更是挑明了此节,而且连西周的国运年限都说了出来!要知道,这个八百年的《掀了女装大佬的裙》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足彩论圈》。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85988_666434.html
足彩论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