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合盛开户 目录共4340章

首页

合盛开户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8374章 醒来后

合盛开户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5c4b;,留下赵嬷嬷和墨兰门外候着。   施施然转过插屏,里面人还没看清,只觉眼前一黑,就被等候她许久的宗政霖一把揽在怀里。   “将你那见鬼的羽扇拿开。”宗政霖俊脸在慕夕瑶跟前放大,凤目中火光依稀可察。   “那不是殿下上回送了妾赏玩?”慕夕瑶撅嘴,不情不愿将羽扇搁在八宝阁上,委委屈屈望着宗政霖,一双眸子水泱泱妩媚。   宗政霖被她用话一堵,心火更甚。要知道这女人有朝一日会当着这么些人,就这样子“赏玩”,这扇子就应立时毁了,怎么也不会送到这闹腾女人手中。   “还不更衣。”自打见了这身衣裙,宗政霖心气就未平顺过。这墨黑配着绯红,即便只看过一眼,没见慕夕瑶上身,宗政霖也能预见这式样颜色和慕夕瑶是极其匹配,可也将她玲珑身段,白玉肤色衬得更加凸显。   宗政霖至今忘不了慕夕瑶曾穿过一件小衣,那花色像极了今日这款。那夜里慕夕瑶如妖精般摄了他心神,莹白女体玉盛其上,极具血脉喷张的强烈冲击,即便是他,也失了自制。   这般勾魂摄魄的小女人,宗政霖怎会愿意让他人得见。奈何拗不过慕夕瑶倔强脾气,最终还是如了她心意。   “娇娇存心与本殿赌气,如今可是心满意足?还不解了衣衫,换过一套?”宗政霖抱了人往里面去,眸子一垂便瞥见慕夕瑶高高挺起的胸部,胸腹间不觉生了些悸动。淡然移开目光,将人放在榻上,宗政霖择了躺椅坐下,随手一卷书册,避开直面慕夕瑶宽衣解带的尴尬。   对面男人坐得安适,面上再正经不过,慕夕瑶犹疑着,不知是否要请人出去。Boss衣冠楚楚,这让她不觉间生了退缩念头。   “娇娇莫不是觉得一人更衣显得寂寞?可要本殿与你一道?”宗政霖体贴为她考虑。只要今日这衣裙更换下来,再无第二次上她身的机会。   明明就是手执书卷,一幅斯文模样,怎地说话这样露骨?慕夕瑶瞪眼望过去,只见那男人保持端正神情,手上装模作样还翻了书页。   Boss您拿着妾留在这边的话本看得入神?慕夕瑶偷偷取笑。有人看话本故事从中间读起,且神情严肃得跟查阅军国大事一般?   慕夕瑶眼珠子一转悠,再看过去时哪里还有半点羞涩难堪。眼中尽是了然算计,眉目间突然神采照人。   原来如此。窘迫之人,不止她一个。那个主动离得远些,如今都未放下伪装的男人,其实心里藏了一只鬼。   Boss大人存了色心,却不能在这个点上将她如何,只能用言语吓唬人。想明白的慕夕瑶心里乐开了花,浑身气质一变,转眼又是方才殿里让众人失魂落魄的妖精。   “殿下,您要妾更换的衣衫何处?”慕夕瑶娇喋喋嘟着红唇,手慢慢摸上领口,拇指摁上盘扣,慢慢拨弄着划圈。   宗政霖低垂眼睑下遮盖住的一双眼眸光华渐渐黝黯下来,本就没有将心思放在书册上,如今更是被慕夕瑶突如其来的转变吸引了心神。   “身后矮凳。”   慕夕瑶脑袋往左侧一偏,果然看见一身湘妃色苏绣长裙。好吧,这男人是早有预谋,就等着她过来给剥干净重新梳妆过。这心眼儿小得,boss您上辈子是怎么当皇帝,海纳百川的?   “多谢殿下体恤,为妾想得很是周到。”慕夕瑶拇指与食指轻轻交错,最上面盘扣已是解开,小立领顿时向两侧分散,修长颈脖上莹白玉肤在一片墨黑的陪衬下显得尤其扎眼。   宗政霖随意换个姿势,靠躺在摇椅上余光却不由自主往慕夕瑶身上流连。   美,比方才殿里更美。一个人肆无忌惮全身散发着妖气,手上动作若有似无的撩人,只那么举手投足间,就成了缠磨男人的花妖。   微微侧身,只留给宗政霖个侧颜,脸颊略微低垂,胸前盘扣已是全数解开,动作间不时露了里面黛蓝色衣兜。   慕夕瑶慢条斯理,雪白柔荑不经意间抚过胸前,只听得那头宗政霖呼吸突的快了几分,嘴角便渐渐露了笑意。   殿下,您定力比传言中,差之远矣……   慕夕瑶就这么磨磨蹭蹭,妖妖媚媚在宗政霖面前慢慢将肩头衣裙滑下,顿时半个光华细腻的圆润臂膀便露在外面,只衣兜细带在脖子上勾得人欲一把扯了去,一探究竟。   见得那女人故意挑逗,宗政霖心里明知不应上了她的当,眼神却不听使唤,逐渐粘在那妖精身上,越看越觉不够,身上火热已是渐渐烧起来。   “殿下。”慕夕瑶右手轻抬,摸到脖子后面试图解开系带。只这动作却让她衣襟大开,胸部高高挺起,从侧面看去,连衣兜都裹不住整个丰满,若有若无露了春色。   “妾手好酸,可否劳烦殿下帮帮忙,替妾接了身后绸带?”   真如您面上装出来的那般威严正经,您就还真别过来,妾自然会收敛了让您满意。可惜妾真是担心,这世上多的是“衣冠禽兽”“道貌岸然”之辈。殿下,您是哪款?   慕夕瑶保持着诱人姿态,眉眼间春色荡漾,就这么直勾勾看过去,红唇微张着等候他回复。   宗政霖本考虑到时候不对,专门离得这不省心的远些,免得被她诱惑,失了自律。如今这情景,却和他的初衷背道而驰,那女人就这么简简单单坐着,几个动作下来,他已是生了情热,这时候最难耐,却是慕夕瑶如娇花般害羞待放,任人采撷的邀请。   “娇娇,你拿捏本殿,却是从不手软。”既然小女人存心撩动,他又何必为旁的事再生顾及,放过眼前美人活生生憋屈自己。   放了那本从头到尾没看进去的书卷,宗政霖衣摆一撩,长身玉立,几步来到慕夕瑶身前。自上面俯瞰下去,当真是风光独好。   一手绕到她身后轻轻按住小女人颈脖,手指肆无忌惮在她细嫩皮肤上摩挲。说是要解细带,两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调情的借口,谁先动作,却是输了一筹。   Boss,您总算不负妾望,果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心思终究是按耐不住的。   “娇娇,本殿过来,你可曾得意?”看她描了眼线的美目,那妖异样子,近看更让人心痒难耐,沉醉其中。   慕夕瑶唇红如血般靡艳热烈,眸子半开半合,也不回应宗政霖话语,只顺势拉了人坐下,伏在他胸前,右手轻轻覆盖在男人有力搏动的心脏处。   抬头看他眸光如墨,慕夕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殿下,这回妾却是要您输得——自认甘愿。   “得意。自然得意。”勾搭上建安帝,让天下共主神思不属,她为何不能得意?   三年过去,这男人应了他允诺之事。那么以后更多个三年,殿下,妾等着看您继续努力……   “妾能将自家男人勾过来,而且这男人在外可是声名清正,有这样的本事,妾自然欢喜得很。殿下,您说是与不是?”   慕夕瑶软软靠着宗政霖胸膛,突然放开覆盖在他胸前的小手,就这么俯身将唇瓣贴了上去。   唇瓣下男人心跳如鼓,连胸腹都绷得死紧,慕夕瑶甚至感觉宗政霖几不可察的有了些微震颤。   片刻过后,慕夕瑶才缓缓起身,只见得男人心脏处,墨兰锦袍上赫然一个鲜红唇印,纹理清晰,轮廓鲜明。   “这印记,可落入了殿下心里?”就这么仰着头,直直望进宗政霖凤目之中,两人久久凝视,缠绵悱恻间,尽是无声温情。   宗政霖低头看着锦袍上慕夕瑶留下痕迹,胸臆间一股热流猛地发散开来,晕染得整个人似带了醉意,看着慕夕瑶的眼神柔得出奇。   这女人口中“自家男人”,宗政霖只觉唯有这层身份,让他足以自傲。   慕夕瑶攻心之术,太过厉害,竟让他毫无反抗之力,顷刻间溃不成军。   “本殿娇娇,果然催命妖精。输与娇娇,不冤。”宗政霖不由喟叹,终是抵不住小女人攻势,平生第一次败下阵来,却心满意足,甘愿沉沦。   慕夕瑶再次投入他怀里,于无人得见处,笑得诡诈非常。   殿下,能听您亲口认输,妾觉得……十分过瘾。   不知上辈子那残魂还在不在,若是在,是不是可以稍微宽慰些,离她远着点儿?她任务繁重,小命可是宝贵得很。   慕夕瑶暗自眉飞色舞,不想身后系带却猛的一松,上身最后遮挡竟就这么眨眼间被宗政霖褪了去。   “娇娇,让本殿好生记挂。” TA共获得: 威望:1 分| 评分共:1 条 11211633 2014-02-14 威望 +1 来自 杭州19楼 手机版 m.19lou.com 引用回帖 .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暮霭深蓝 威望:1707 注册时间:2012-01-11.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2013-11-30 19:27 只看该作者 190 # . 第一七一章 交缠 慕夕瑶大大叹服,boss您真是不吃亏啊。嘴上才认输,就把该到手的福利给紧紧攥在手里。这男人……算得真精。   胸前凉凉的,虽然她紧紧贴在宗政霖胸膛,有些掩耳盗铃似的遮挡,但这亲密姿势,却让人更加局促,彼此间呼吸可闻的 ,让慕夕瑶身子有些发软。   “殿下,冷。”其实哪里有冷,屋里气温恰到好处,只是慕夕瑶不惯自己 着身子,而宗政霖衣冠齐整,还是一副正经模样。   “娇娇尽可靠得再近些,本殿与你取暖。”手掌覆在女子 背脊上,宗政霖感受掌心中  ,只摁着她,长叹口气。“娇娇,为何如此娇柔?”   小女人身子 ,就这么 半露,春光莹然。宗政霖细密 落在她侧颈,一双眸子深邃灼热,从颈后俯瞰下去,却是一弯诱人弧线,背脊最深处没入慕夕瑶尚未褪去,堆叠在腰间的裙衫之中。仔细凝神,却可依稀瞧见女子翘挺 与中央最是迷人的沟壑。   就这么半是遮掩半是 ,最是让人情动难耐。“娇娇,予本殿看看。”宗政霖话音才落,手却一把撕开她裙衫,就这么内力一震,女子瓷白 赫然绽放眼前。   慕夕瑶被男人粗暴行径骤然一惊,接着便惊呼出声。“殿下,使不得。”   宗政霖自她怀孕六月后,便开始克制,再未让她浑身 。有需要时,也只是褪了上衫,等着慕夕瑶用别的法子伺候,稍微宣泄,便舍不得她受累。   此时突然破了禁,吓得慕夕瑶紧紧抱住他后背,不敢让这男人再动作下去。   她以为 宗政霖,后果即便再严重,也就是为boss这样那样,这些两人间熟悉的亲昵,她并不抗拒。可是换做真正的水 融,慕夕瑶却是绝对不敢冒险,毕竟孩子总是要护住。   感觉到怀里女人微微颤抖,生了惧怕,宗政霖压制住身下火热,只轻柔在她耳畔安抚,“只是有些忍不住,本殿舍不得伤了心肝。”一边说,一边揉上她丰满 ,手指微微 着往中间滑动。   本就十分敏感的女人,哪里经得住宗政霖手段,几个呼吸就让他如了意。男人修长手指在最私 往返 ,慕夕瑶小脸绯红, 声动人心魄。   “嗯,殿下~~”像是要失了意识,慕夕瑶喘息着唤人,阵阵热气扑在宗政霖胸口,虽隔了衣袍,却依然让他下腹紧绷。   “娇娇,春露 ,端的勾人。”慕夕瑶情动时特有 越见浓郁。宗政霖只觉胸腹处竟生了止不住的冲动,眼前女人竟似会种蛊,惑乱得他明知不可为,却偏偏选了这时候也要一亲芳泽。   慕夕瑶迷迷糊糊间,只感到自己小手被带到男人身下,从锦袍边缘处探了进去,才触到亵裤,却已经能感受到宗政霖 十足炙热刚强。   “嗯~~”手中坚硬忍不住悸动,竟接连弹跳两下,烫得慕夕瑶神智彻底失陷。一双眼眸 如水,红艳艳的 张合着娇娇 。   宗政霖傲人处已是膨张到极致,被慕夕瑶柔荑一碰触,便控制不住湿了前精。“娇娇快些。已是涨得发痛。”   宗政霖如此冷清之人,遇了慕妖女,也只能猴急 。   每次与慕夕瑶欢好,中间必是难忍折磨,这亟不可待的迫切,常常让宗政霖感叹,他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沾了这女人,却是毫无功效,竟似如毛头小子般,只存了冲撞的念想。   慕夕瑶意识不清,只随着他话语,顺着男人牵引直接握住 ,就这么一边享受着宗政霖带给她的欢愉,一边时重时轻伺候着凤目已见猩红的男人。   宗政霖欲望终于得到缓和,分了心神加快手下动作,不过片刻,便感觉手下突地被一波春露淋湿,却是慕夕瑶受不住刺激,早早到了极限。   垂眸看着身前女人微微颤抖,眸子恍惚着只高高仰着脖子,这时候的慕夕瑶显得尤其脆弱,惹人怜爱。   “这娇柔样子,除本殿无人能见。”宗政霖带着她小手快速圈弄,额头青筋迸发,嗓音沙哑,看着慕夕瑶横盛仰躺高高 的饱满,凤目中凶戾尽显。   慕夕瑶本还沉浸在宗政霖带起的春潮之中,如今被状似失控的男人握了小手,微微有些发痛。再回神却看这男人面上衣冠楚楚,实则下摆处却是另有情状。   知他只这么 难以到达极致,慕夕瑶把心一横,决定早早结束这场稍有偏离的情事。   宗政霖正焦躁着纾解欲望,却被慕夕瑶接下来动作激得身子不由绷直,喉头断断续续发出闷哼低吼。   只见小女人跪在毛毯上,将他袍子彻底掀开,就这么妖妖娆娆撩他一眼,竟极其大胆钻了进去。之后突如其来温热紧致,刺激得宗政霖双拳紧握,凤目几乎完全闭合,其中疯狂翻滚的情潮,却是惊人之至。   低头见得衣摆下起伏轮廓,宗政霖心中怜惜更重。身下是 蚀骨的愉悦,心中情潮一波波冲击而来。   联想起衣摆下慕夕瑶红艳 ,宗政霖只觉浑身热血沸腾,欲望竟再次灼烧起来。   “娇娇,娇娇……”这种无意识的呼唤,却是男人登顶前最明显的征兆。   慕夕瑶得知头上男人已是快到紧要关头,身子酥酥麻麻,发了狠的吞吐 ,手中子孙袋子也被勾弄 。这样子竟是要一举让宗政霖 欲望,得个舒爽。   “娇娇,停手。”再这么放任她下去,他难保早早缴械,却是最不甘心。即便欲望得到纾解,心中火热却盘恒不去,难以平复。   好容易趁了这机会与慕夕瑶放开了亲密,怎能就这么草草了事,一回就放过这妖精去,让她得意于将他男人骄傲随意拿捏。   宗政霖强忍住最后激狂,两指在她身上一点,便止了慕夕瑶动作,略微平复下气息,将人缓缓扶起。   慕夕瑶瞪着眸子,全然不敢置信。   宗政霖!这男人居然在这时候把她给定住,男女敦伦中,还有没有比六殿下更为无耻之人!   虽说当下与boss滚床单,本就是一出爱情动作片,但慕夕瑶真就从未想过会演变成功夫巨作。   “娇娇,你勾了本殿许久,莫不是以为就这么一回,便能让积攒的火气散去?”自她惊艳绝伦跨进大殿开始,宗政霖承认,他便存了歪斜心思。至屋里慕夕瑶主动 ,这念头早就压制不住。   “既要招惹,那便好好伺候过。”说完抱了人转入内室,放在寝塌上侧躺着从后面搂住。   “娇露诱人,娇娇许了本殿,只稍微沾染即可。”这话说得再露骨不过,羞得慕夕瑶耳朵 ,顷刻间浑身都泛起了粉色。   “殿下越发没了脸皮。”纤长 被男人并拢,就这么揽着她胯骨,在笔直双 狠狠捣弄。   “啊!”慕夕瑶门户被男人时不时碰触,  的灼热形状清晰可辨,耳畔是宗政霖低沉的闷哼嘶吼,光这么被他欲入不入的 ,竟惹得慕夕瑶 不止,娇滴滴叫喊出声。   “不要~~殿下,妾难受。”怎么个难受法,她说不出。   宗政霖被慕夕瑶 刺激,听出她声音中的情动,却是调整了姿势,往 处撞击得更见凶猛。   “娇娇,忍忍,与本殿一道。”这话已是粗喘着安抚,宗政霖分身被她又一波花露当头淋下,立时就失了控制,疯了似的猛力往腿心 ,只片刻功夫便含了她耳垂,震颤着抱着人宣泄而出。   慕夕瑶好容易缓过气,低头却见宗政霖大手又往胸前攀爬,气得脚丫子一蹬,踢到身后男人胫骨上便是一声痛哼。   “殿下!”这男人是不是忘了前面还有宴席等着?难道要众人傻傻坐着,见证他二人一脸 脉脉的走出去,贻笑大方?   “您也不节制些,看着点儿时辰。”慕夕瑶撅嘴,小手伸到背后挠他痒痒。   “娇娇舒爽过后,竟是泼辣样子。”宗政霖气息平复过来, 她发顶,终究放了人起身。   慕夕瑶浑身疲累,才支撑着坐起,就不愿自个儿使力,只想寻个地儿借力靠着。   “殿下忒的孟浪。妾被折腾得累了,给穿衣。”慕夕瑶双臂伸展,向犹自支肘侧卧的男人撒娇。那骄横样子,看得宗政霖爱极。   抱了人坐腿上,一番 摩挲,终于耗了许久才将慕夕瑶打点妥当。   等到她发现发髻松散,两缕鬓发竟披到肩头,才皱巴着眉头犯了难。   梳头这事儿,慕夕瑶会些皮毛,最擅长莫过于麻花辫和高高扎起的马尾。让她梳髻却是万般艰难。看不见后脑勺,怎么可能盘弄出花样?慕夕瑶自恃没那个天分。   倘若唤人……这场景,简直不打自招,明晃晃的白日 ,奸情累累。   自己没了主意,慕夕瑶把责任往宗政霖身上一推,眼巴巴望着六殿下,那意思,您吃了肉开了荤,总得给善后吧?   宗政霖瞧她一副耍赖模样,唇角一挑,一丝犹豫都无,直接开口叫了墨兰进屋,把刚才还装可怜的人吓得赶紧往他身后躲藏。   这样子哪里能见人!慕夕瑶气得直拧他手臂,宗政霖这混球,自己不要脸,居然害得她一同在人前&#x。 长眉道人说完之后下意识拍了拍背后的包裹,那包裹里是他这些年来的积蓄。《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合盛开户》。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31694_741527.html
合盛开户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