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拉霸 目录共5835章

首页

金拉霸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8034章 醒来后

金拉霸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x5f00;,庞大的力量,从她的体内流出,注入了阵法中。   如果单纯比法力的话,她甚至不比皇甫麟差多少。   周围十二名合体妖修,也是拼了老命,不惜消耗本命元气,冒着修为降级的可能,往阵法里注入法力。   仅仅片刻间的功夫,二小姐紫玉,这位准府主级的人物,就消耗了过半的法力。   在这十三人的共同努力之下,“紫煞天罗阵”勉强支撑住了,但能坚持多久,紫玉等人也没有一丁点的把握。   另外一边,张恒和紫弶正准备离开“罗刹密狱”,往紫皇殿宝库而去。   “张道友,你等等!”   说话之人,乃是彩裙女子天琴,语气中透着几丝急迫。   “有事快讲,张某时间有限。”   张恒心中微微一动,目光定格在天琴的绝美如花的容颜上,脸上没有一丝的贪恋。   “张道友,你难道忘了刚才的话,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会带同为人类的我离开‘紫皇殿’。”   天琴俏脸上流露出几丝期待和担忧,在轻微的扭曲之力下,娇躯如微波般流动。   “你要知道,张某现在的力量都是借助于本尊,法力十分有限,能否救你出去,那要看‘皇甫麟’的顽固程度。如果他不惜代价的攻击,张某必然会消耗颇多的法力和心神,也就没有多大可能救你出去。”   张恒语气淡漠的道,说完话,就准备走。   “等等,我可以给你一件上品通灵法宝!”   天琴最后一咬牙,报出了自己的筹码,企图以巨大的利益来诱惑张恒。   张恒眼睛微微一亮,笑道:“好,你拿出来。”   “你答应了……”天琴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后,她玉脸微微一沉,冷哼道:“刚才你不是说法力十分有限吗?”   “呵呵,为了一件上品灵宝,张恒值得冒一冒险……”   张恒的脸上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你你……”   天琴面色铁青,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事实上,不管对方拿不拿出宝物来,张恒也准备履行承诺,事成后,顺手带走此女。同为人类修士,彼此之间无怨无仇,做个顺水人情,他也愿意。   “好吧,我给你……”   天琴一脸幽怨的道,微微一张玉唇,勉强吐出了一把晶莹剔透,彩光旋绕的飞剑。   张恒神识一扫,发现这还真是一件上品通灵法宝。   不过,由于天琴法力几乎枯竭的原因,这件上品灵宝,也显得萎靡不振。   能把它祭出来,天琴几乎消耗了体内最后几丝法力,面色惨白无色。   “嗯嗯,的确是一件上品灵宝。”   张恒一伸手,把这口彩色晶莹飞剑,给摄到了手中。彩色飞剑在他的手中略微挣扎了几下,就奄奄一息了。   天琴的眸中露出了几丝不舍之色,一脸悲伤的道:“这把‘彩灵剑’伴随我数万年,希望你能好好待它。”   张恒心中略有些触动,轻叹一口气,说道:“你以为张某真是那种心中只有利益的人吗?如果不是关系自己的性命之威,我也不会无所不用,不择手段的谋取你的宝物。”   短时间之内,一定要突破到功法四层,这是冥冥中的预示。   “如果未来的哪一天遇到你,张某或许会还给你一件更好的通灵法宝……”   张恒说完这句话后,对紫弶道:“你带我去宝库吧,‘紫皇殿’命中该有此劫,但愿你的父亲在事后不要追究。”   紫弶不太明白张恒的话,心中隐隐有几丝不妙,带着他离开了“罗刹密狱”。   “等等!你不是要救我走吗?为何不解开我身上的‘锁仙金链’……”   天琴恍悟过来,惊呼一声,却发现张恒和紫弶已然离开。 第527章 宝库   天琴发现张恒已经离开了“罗刹密狱”,不由花容失色,连忙呼喊起来。   然而,不管她如何的呼唤,张恒都没有回来。   漆黑死寂的“罗刹密狱”里,只剩下天琴一名人类修士。   此刻,她法力几乎耗尽,想凭借一己之力离开“罗刹密狱”,已经不可能了。   这位风华绝代的绝色女修,曾经的府主级人物,竟沦落到此种地步。   她不由绝望了,望着张恒消失的方向,恨恨的道:“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   “哼,背信弃义,不择手段,不正是你们人类的本性吗?”   被“锁仙金链”捆缚在另外一角的枯瘦老者嘲讽道。   天琴俏脸毫无血色,无力的道:“难道命该如此,注定我天琴要承受此一劫?我怎么会如此轻易的相信这个陌生人类修士呢?”   她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   豁然间,她突然想起了张恒临走前所说的话:   “你以为张某真是那种心中只有利益的人吗?如果不是关系自己的性命之威,我也不会无所不用,不择手段的谋取你的宝物。”   “如果未来的哪一天遇到你,张某或许会还给你一件更好的通灵法宝……”   张恒略显落寞的表情,以及那深邃无垠的双眸,浮现在天琴的脑海中浮现。   她突然间发现,这个陌生人类修士,也有他不为人知的故事。   “他应该不是那种人。”   天琴低声说道,明眸里又流露出一股莫名的自信。   “哈哈,你别自欺欺人了,如果换做我的话,不但不会救你这位身份高贵,却又处于虚弱期的府主级女修,我还要禁锢你的元婴,狠狠的凌辱你的肉身,再杀人灭口!”   罗刹密狱里的某位大妖修,不怀好意的望了天琴两眼。   “找死!”   天琴俏颜冰冷如霜,虚空中随之生出一股精神威能,向那名大妖修轰击而去。   然而,被“锁仙金链”控制,她能发挥的灵魂力量也是极为有限,那名大妖修承受了她一击,面色微微一变,就恢复了常色。   “这就是你一名‘府主级’修士的实力?哈哈哈……”   那名大妖修尽情的嘲讽起来,望向天琴的神情中,毫无敬畏,只有亵渎狰狞之色。   罗刹密狱里的其它妖修们,也都符合着大笑起来,纷纷用各种尖酸刻薄的语言来讽刺天琴。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天琴紧咬皓齿,心中暗暗想道,她索性闭上秀目,恢复了宁静恬淡,波澜不惊的神色。   ……   在另外一边,张恒和紫弶走过通往‘罗刹密狱’的阴森走廊,来到了“紫皇殿”的上面一层。   行走的过程中,张恒感觉整个“紫皇殿”都在微微的颤抖,犹如实质的紫色光辉从“紫煞天罗阵”中发出,暂时把“耀日箭”阻挡在大殿之外。   “你还跟着我们干什么,为何不去帮忙守护‘紫皇殿’?”   张恒犀利的目光锁定在身前微微浮动的海水。   话音刚落,就见黑光一闪,左护法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紫皇殿宝库乃是‘紫皇府’数十万年来储藏重宝的密地,没有经过府主大人的允许,就算是大公子,也只能进入其外层。而且,镇守宝库的除了八名死士以外,还有‘紫皇殿’最神秘的右护法。”   左护法一脸凝重的道。   张恒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既然如此,张某得不到宝物,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何还要跟随我二人,难道你想帮我说服那神秘的‘右护法’和八名死士。”   紫弶站在一旁,心中却是暗惊。   紫皇府的“右护法”,在数万年前,他曾见过一次,给他一种神秘莫测,难以匹敌的错觉。   听父亲说,这右护法才是整个“紫皇府”实力仅次于他的人,负责镇守紫皇殿‘宝库’,不过问其它事。   就算整个紫皇殿被拆了,右护法都会无动于衷,他唯一的使命就是看守宝库密地。   “张道友,我正有此意,想帮您劝说一下。如果那‘右护法’冥顽不灵的话,到时候我或许会帮您劝两句。”   左护法解释道,瞥了一眼笼罩在“阴阳诀”莫大威能下的“紫皇殿”,笑着道:“只要您在这里,还怕‘皇甫麟’能攻进来?”   “你就对我这么自信……”张恒哑然失笑,若有所思的望了他一眼,淡然道:“好吧,你就随我一起来,希望到时候能省点力气。”   “是是……”   左护法心中大喜,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为您带路……”   左护法一脸敬畏的道,微微弯腰,抬手引路,恭迎张恒向“紫皇殿”某个走廊通道走去。   紫弶面色微微一变,左护法的这种敬畏程度,只在父亲“紫皇”面前表现过。   能被一名实力不俗的大妖修,这般态度的恭迎,张恒足以自傲。   这是“府主级”的人物,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虽然张恒距真正的“府主级”还有一段距离,但这并不影响左护法对他的尊崇和畏惧。   绕过几条走廊,三人来到了一片笼罩方圆几里的海底园林。   即便是在深水中,这里依然生存了不少灵花异草。   “这感情是‘紫皇府’的后花园……”   张恒似笑非笑的道,一双微微泛银的眸子,不动声色的扫过这些天材地宝。   能在深达数千丈以下海里生存的植物,本就是不凡,何况这些植物还栽培在“紫皇殿”内。   “张道友说笑了,在平常的时候,此地是‘紫皇府’的禁地,是不允许人进来的。这里的灵花异草是我父亲闲暇之余栽培的,算不上什么一界罕见的天材地宝。张道友您看不上这些东西,也不奇怪。”   紫弶的脸微微一红,解释道。   张恒面露古怪之色,这些天材地宝,随便拿两把到“周王朝”的坊市上去,恐怕会被一群顶级修士抢破头。   当然,对于府主级的人物来说,这些灵花异草还不算致命的诱惑。   “嗯,”张恒轻轻的应了一声,好奇的道:“难道这宝库就在这园林里?”   他也没有急着用神识去探索,不徐不疾的往前走。   当神灵眼修炼到第三境界“灵心通明”的巅峰之时,张恒的感官越发的敏锐,说诞生了第六感也不为过之。   “呵呵,宝库是在这园林里,但一般人很难找到。”   紫弶微微一笑,把目光投向他。   或许是被张恒气定神闲的气质所感染,在这“紫皇殿”危急万分的时刻,紫弶竟然还有闲情与张恒打哑谜。   “你还是带路吧,难道要张某这个客人先进去?”   张恒神色平静,目光落到了不远处一座假山上。   “果然瞒不过您……”   紫弶也不觉得奇怪,和左护法一起,恭迎张恒向那座看似平凡,却与四周融为一体的假山走去。   张恒的目光凝视这座假山,眼眸里闪过一丝惊讶,轻“咦”了一声。   “张道友,您怎么了?”   紫弶不解的问道,暗道,这世间还有什么事,能让张恒失态?   左护法站在一旁,默然不语,脸上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张恒沉吟道:“大公子,不知你的父亲‘紫皇’,可否修炼出一种传说中的神通,空间领域。”   “空间领域?”紫弶摇了摇头:“没有听父亲提及过,但我想,他应该没有修炼出此神通。如果掌握了‘空间领域’,皇甫麟恐怕早就被他击败了,这一次的危机也能迎刃而解。”   空间领域,那是何等高明的神通,据说,只有极少数灵魂境界达至渡劫期的旷世奇才能够领悟。这样的人物,放眼整个“周王朝”,都未必有几个。   轰!   正在这时,整个“紫皇殿”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连这座园林都受到了不小的波及。   就听“嗤噗——”的一声,“耀日箭”所化的金色炫光,马上要突破紫皇殿外围的阵法。   刹那间,整个阵法“咔嚓”一声,破裂开来,“紫皇殿”失去了一件坚实的甲胄。   “不好!”   紫弶和左护法齐齐变色,没想到这“紫煞天罗阵”说破就破,简直出乎预料。   在张恒“阴阳诀”的莫大威能之下,皇甫麟竟然还有能力攻破防御力惊人的“紫煞天罗阵”。   “支撑住,开启内层阵法!”   坐镇枢纽大殿里的紫玉,手中法诀急变,一张嘴,吐出了一口精血,喷洒在面前的立体阵型面前。   周围的合体妖修,纷纷效仿,齐齐吐出一口精血,面前的立体阵型,光芒缩小了一圈,却显得凝实多了。   豁然间,那被破开的“紫煞天罗阵”,突然收拢,放弃“紫皇殿”的外殿,舍而求次,把内殿给牢牢的守护起来。   保护的范围变小,这“紫煞天罗阵”的防御力就越是惊人。   然而,蕴含皇甫麟莫大精神威能的“耀日箭”,趁这个空隙,“嗤”的一声,还是洞穿了阵法,往内层的大殿里飞去。   目标直指一个人,紫玉!   只要杀死紫玉这名坐镇“紫煞天罗阵”的核心人物,整个“紫皇殿”将会不攻自破!   “去!”   紫玉临危不乱,伸出一只白玉纤细的手,摘下插在头发上的一根紫色发簪。   这紫色发簪显然不是普通饰品,在她的手中散发出一股属于通灵法宝的威压。   从气息上来看,这竟然是一件中品灵宝。   “咻”的一声,紫色发簪是如闪电般,迎向气势凶猛无坚不摧的“耀日箭”。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注视这关键性的一次交锋。   “叮”   两件通灵法宝撞击在一起,发出悦耳动听的脆响,光芒四射,一派和谐的气象。   但在下一刻,只听“咔嚓”的一声,紫玉的这件中品灵宝,断成了数截。   直接对中品灵宝,造成近乎毁灭性的损伤,“耀日箭”的威力竟然强大到如斯境界。   即便在正常状况下,以紫玉的实力,用中品灵宝与拥有上品灵宝的府主级人物交锋,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毁去法宝。   要知道,这“耀日箭”可是突破了重重禁制,之前还受到张恒“阴阳诀”的削弱,随后还突破了防御力惊人的“紫煞天罗阵”。   经过重重削弱,按理说,应该仅剩下一两分的威能。   可最终,“耀日箭”依旧轻而易举的毁去了紫玉手中的这件中品灵宝。   这攻击力,实在是变态之极!   乌日弓+耀日箭,两件犀利上品攻击灵宝的搭配,威力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程度。   不过,在损坏了这件中品灵宝之后,“耀日箭”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把这一次蕴含的力量使尽。   “嗡”的一声,“耀日箭”化为一道金色虚影,瞬间回到了皇甫麟的手中。   如果是在正常状况下,“耀日箭”应该可以直接“瞬移”到主人的手中,但在张恒“阴阳诀”威能所影响的范围,竟然失去了这种神通。   “真是不堪一击!”   皇甫麟放声大笑,再一次把“耀日箭”搭在了“乌日弓”上。   不过,他也没有立刻发动攻击。   同时使用两件上品灵宝,发动无坚不摧的恐怖攻击,即便是府主级的他,也必须要酝酿片刻。   他周身的精神威能一阵荡漾,越发的集中和犀利,浑身肌肉凸凹有致,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   呼吸间,气脉悠长之极,引得方圆千里内海水的动荡不安。   “紫皇殿的人都给我听着,下一箭,将是我皇甫麟平生最强一击,刚才不过是热身而已。”   皇甫麟蕴含强烈自信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紫皇殿”,一阵阵回荡,霸气十足。   一人一弓一箭,无穷霸气,威凛一府!   此刻的皇甫麟,已然达至人生的巅峰,举手投足间,都能发挥出让一般府主级为之动容的实力。   相比之下,整个“紫皇殿”,一片死气沉沉。   枢纽大殿里,核心人物紫玉,面色苍白如纸,嘴角溢着涓涓的血,顺着海水波动,却凝而不散。   作为合体大圆满神兽,她流出的血,也与常人不同。   至于她身旁的十二位合体妖修,都奄奄一息的坐在一旁,毫无战意,眼中唯一存在的,便只有绝望和无奈。   “砰!”   紫玉的身体,无力软倒,磕在紫水晶般的大殿地板上。   “二妹!”   紫弶面色大变,狂呼一声,凝望枢纽大殿里的紫玉。   “我已经尽力了……”   紫玉丑陋的脸蛋上,露出几丝无奈的笑容,她深邃的眸子,盯视着笼罩一片小天地的阴阳扭曲之力。   此刻,黑白阴阳之力,已经分开。   白色光芒,升到天空;黑色光芒,降落到脚底。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那股扭曲之力,消散一空。   “阴阳诀”所蕴含的威能,似乎已经跌至到一个低谷。   “张道友……”   紫弶慌张的望着张恒:“二妹她不行了……”   张恒苦笑道:“你这倒好,整个‘紫皇殿’都扔给我张某一人了……”   紫弶情急之下,也顾不了什么了,急切的道:“张道友,您请放心,只要能守住‘紫皇殿’,等会去‘宝库’之后,所有宝物任您选。”   一旦“紫皇殿”被破,不要说他,就连二妹,三弟,也都难逃一劫。   “所有宝物任我选?”张恒长叹一口气:“如果这样做的话,事后你父亲会不会把你给千刀万剐?”   紫弶虽然是妖兽,但太重兄弟亲情,为了自己的亲人,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听了张恒的话,紫弶微微一愣,异常坚定的道:“只要能救二妹和三弟的命,就算被千刀万剐,我也愿意。”   “好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张某今日必定要保住这‘紫皇殿’,绝对不再让你的亲人损失一根毫毛。”   张恒肃然起敬,一脸郑重的道。   “既然您这么说了,我就放心了……”   紫弶长松了一口气,向左护法点了点头。   左护法一脸淡然的来到假山面前,祭出了一张青色玉符ÿ。269;不吞,就算同样修为的玄仙遇到这种神通,也难以抵挡。   张紫星听得心念大动,因为对他而言,玄仙并非遥不可及,还有一条捷径可走,那就是黄帝心经。   眼下阐教已经明显站在了大商的对立面,而截教目前的态度尚不明朗。按理说,截教应该会协助大商这一方,但截教的最终目的,是和阐教争夺气运,而非帮助他这位天子打败叛逆,稳固江山。到时候,截教会帮大商出多少力,出力的人会努力到什么程度,都不得而知。坐着等天上掉馅饼不是张紫星的原则,许多事情必须要主动去争取。是朋友的,要更加牢固地捆绑在自己这一边,使之成为荣辱与共,生死相关的战友;态度不明朗的,要尽力争取,就算争取不到,也必须施展相应手段,不能让他成为敌人的盟友;是敌人的,自然要尽一切力量去谋划与打压。他知道,在封神大劫中,身为人界天子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弱小的卒子而已,但如果策略适当,这个卒子未必不能够在车马炮火拼殆尽后,独身过河,将死老帅,从而获得最后的胜利。虽然这个希望非常渺茫,就算付出努力也不一定能如愿,但若是不努力,必定会输。   张紫星不会放弃任何希望,目前要做的,是在为大商争取每一分可能的胜机的同时,不断增强自身的实力。玄仙,是他心中暗暗给自己定下的目标。目前四灵之力,尚缺其二,他的目标将转移到那玄灵之气上。具有玄灵之气的女仙并不少,光眼前就有两个选择,一边是金鳌岛上的菡芝仙,一边是三仙岛上的三霄。若能以天子身份争取到截教的精英弟子三霄娘娘,不仅玄灵之气可得,而且还能有助于将来的大局,所以他首先瞄准了三仙岛上的那位碧霄娘娘。张紫星在心中也承认,尽管没有见过真面目,但对于这三位封神演义中最令人惋惜的女仙,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心中的憧憬和仰慕。当然,金鳌岛的菡芝仙外冷内热,姿色秀丽,还有十天君相助,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如果能最终“拯救”《封神演义》里那些不幸夭亡的红颜,也是对抗天命中,另一种意义上的胜利。 第一百七十三章 碧霄?菡芝仙?   三仙岛上,刚从朝歌返回的哪吒正兴冲冲地向三霄展示大师尊新送给他的两件法宝:乾坤圈与混天绫。可能是和这两样法宝有缘,哪吒显得特别兴奋。这两件原书中就是哪吒的装备,在经过一番辗转后,总算“物归原主”,只不过这两样东西是孔宣从太乙真人那里缴获来的。以后在战场上哪吒若是用这两样法宝再消灭几个阐教弟子,保管让太乙真人气得吐血。   碧霄见哪吒高兴得那个样子,轻哼了一声:“这两样法宝仅是孩童之物,无甚威力,亏那位陛下也拿得出手!”   云霄微笑道:“这两件东西虽非特别厉害,却也非寻常法宝所比。那金蛟剪威力过大,杀性也忒重了些,以哪吒的修为,难以掌控,唯恐有所闪失,还是这两物适用。”   碧霄听姐姐这么说,也不好再贬低乾坤圈与混天绫,她眼珠一转,唤哪吒过来,低声问道:“除了这两样东西外,你那位大师尊是否还给了你其他什么东西?”   她本想“拷问”出是否还有数码相机之类的东西,不料哪吒居然很痛快地点点头,说道:“大师尊说,非常感谢您上次的幻水珠,为表谢意,特托徒儿带了些东西过来,但大师尊特意吩咐,请您在无人之处独自观看。”   碧霄有些意外,说道:“什么东西需要独自观看?哼,只不过是那人故弄玄虚罢了,快拿出来!”   哪吒看了看不远的云霄和琼霄,迟疑着拿出了一推东西。碧霄随手挑出一个卷轴,展开一看,居然是一幅工笔画。画中是一位女子,身穿一件飘逸的斗篷,隐约现出那婀娜的身姿,手型优美,托着一张金剪,那一头如云长发随意地散落着,有意无意地遮掩了面貌,只露出朱唇一点,略露笑意,引人无限想象。整幅画色彩柔和,手法细腻,那女子显得清逸出尘,如云端仙子,而嘴角一点轻笑,更添几分神秘与亲切。碧霄看着那女子的装束与手中的金剪模样,知道画中人正是她自己,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转头正迎上两位姐姐古怪的目光,不免有些慌乱,口里说了一句:“此人简直莫名其妙!”说着,碧霄手一挥,那画卷自动收起,而哪吒交来的那几样东西都被她一股脑儿塞进法宝囊,却是没有再当着两位姐姐的面打开。碧霄有心再看看其他的东西,随意找个借口,回洞府而去。云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眼中闪过忧虑的目光,轻叹了一声。   碧霄回到洞府,正拿出那些东西逐一观看时,忽然法宝囊中传出了响声。她有些惊讶地拿出那个自动发出响声的“法宝”——上次从天子那里“敲诈”来的会播放音乐的圆盘。当她按下平日停止播放声音的那个小光点按钮时,奇事忽然发生了,圆盘竟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那边可是碧霄娘娘?”   碧霄大吃一惊,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宝物之中?”   男子笑道:“娘娘莫非忘了我?这音乐播放的法宝可是你从我手中抢夺过来的。”   碧霄想起当日张紫星说过,此宝可以远程通话,听这声音,果然是天子之声,当下惊喜道:“原来是你这位陛下,你当日曾说需要结合奇宝方能实现不用法力的千里传音,如今是否完成了?”   那边张紫星的声音传来:“正是如此,娘娘如今和我说话,可否需要法力?”   碧霄故作不屑地说道:“能千里传音,并非什么特异的法宝,这有何稀奇?”   “娘娘休要小看此宝,我这宝物可不比寻常,不仅能千里传音,还能传送歌曲。”   碧霄对存储在播放器里的那几十首曲子正听得有些腻了,一听此言,不由大喜,在她按照张紫星指点的操作后,果然传来没听过的新曲子,不由心花怒放。此时张紫星乘机向她推荐那些哪吒送来的“宝物”,有水晶饰物、香水、巧克力、化妆品等,但碧霄对这些似乎兴趣一般,她最喜欢的还是音乐。张紫星趁机说,这些东西放在她这里也没有用,不如送给她的两位姐姐。   碧霄笑道:“陛下安的什么心思?居然如此讨好我三姐妹?莫非又要想什么法宝?”   张紫星干笑几句,将话题岔开,落在了她最喜欢的音乐上面,并传了几首好听的歌过来,这些歌是后世的歌星所唱,与那演奏的曲子不同,有些还是外语歌曲。碧霄只觉曲调十分动听,却不明其意,张紫星顺理成章向逐一她解释歌词的意思。明白意思后的碧霄愈发觉得这些歌好听,此时张紫星却推说还有朝事要处理,下次再向她解说歌词。碧霄正听得兴起,不由十分遗憾,好在张紫星向她说明了使用这“法宝”联系的方法,以后只要双方有时间,随时可以联系。   朝歌,张紫星挂断了通讯器后,暗暗得意:“碧霄攻略”的第一步竟然是出奇的顺利,刚才中断联系也是他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挑起碧霄的好奇心,为日后的持续联系打下埋伏。   这一手果然灵验,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人通话的时间和次数也在逐渐增加。当然,交谈内容也仅限于音乐而已,张紫星知道这种事不能急,所以保持了相当的耐心。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个计划的实施进度也十分顺利。深恨西方教的吴萍联合邓华及一些平素有交情的门人,在申公豹情报的帮助下,对中土的西方教人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吴萍原本就是心狠手辣之人,一遇西方教中人,也不分青红皂白,二话不说,上来就痛下杀手,有几个西方教人还是怀着某种使命来到中土,还没来得及实施,却已丢了性命。   邓华、吴萍等人原本对妖族出身的申公豹一直怀有歧视,但得他数次情报相助铲除了不少“仇人”,印象也大为改观,平素极少用的师兄弟称呼也不时挂在了嘴边,大大地满足了申公豹的自尊心。当然,申公豹最开始提示情报的原因是得了张紫星的好意“提醒”。   不知为何,西方教似乎对于阐教采用了避让的态度,也不作回击,只是减少了门人在中土的走动。但那位性情火爆的金刚夜叉明王眼见同门死伤惨重,终是忍耐不住,联合了降三世明王与大威德明王,与邓华等人激斗了一场,结果两败俱伤。奇怪的是,双方的BOSS对此似乎视若无睹,使这场战斗失去了张紫星期待的后续。   这一日,正在张紫星忽然接到消息,有大小两名女子来到国师别院,自称逍遥子的道友,特来拜访,已被天影成员担任的门官请入府中暂坐。张紫星心下奇怪,换上逍遥子的装束来到别院,认出来访的两人正是彩云仙子与彩云童子。   “原来是彩云道友和云妹!”张紫星对两人的拜访也有些意外:“适才在宫中与陛下谈论要事,故而让两位就等,真是抱歉。”   云繙并没有用女娲娘娘的宝物扮作男童之相,而是恢复了女装,活脱脱一个粉嫩的极品小萝莉。张紫星并没有什么歪心思,只觉得她如同一个特别可爱的妹妹,倒是那彩云仙子,有种令人动心的轻逸和美丽。   云繙来到他身前,抬头说道:“上次与兄长一别,甚是想念,今日特地与姐姐前来,拜会兄长。”   张紫星亲昵地摸了摸这个小妹妹的头,说道:“你想念的,只怕是哥哥的那些好酒吧。”   云繙没有抗拒他的亲热行为,闻言不由脸一红,也不否认,露出可爱的笑容,低声道:“兄长该不会吝啬吧。”   “你这个小酒鬼,我这些珍藏迟早要被你淘空!”张紫星大笑了起来,吩咐下人设下酒宴,请二人落座。   彩云仙子也笑道:“小妹素来好酒,前日里,国师送他那些酒喝光后,一直心中记挂,如今终是按捺不住,前来讨酒喝了!”   云繙脸更红了,也不多言,只是拿着满桌子的酒食出气。张紫星忙道:“上次多亏道友姐妹与圣母相救,贫道才免去性命之危,仙子直呼我名或称道友即可,万勿提那国师虚名,惹人羞惭。况且云妹与我情同兄妹,区区一些酒水算得了什么?”   “逍遥道友果然乃情义中人。”彩云仙子点了点头,忽然问道:“道友近来可有何打算?”   张紫星奇道:“彩云道友何出此言?我既为国师,当辅佐天子,使天下安定,并无他想。”   彩云仙子皱起秀眉,说道:“道友莫非……忘了什么?”   张紫星更加惊奇,问道:“贫道愚钝,请道友言明。”   一旁云繙插口道:“兄长莫非忘了金鳌岛之事?”   金鳌岛?难道是……张紫星顿时露出恍然之色。只听彩云仙子说道:“我本居于金鳌岛一带,与十天君、菡芝仙交情极厚。前日我与妹妹回到金鳌岛时,得知道友与菡芝仙一事,此事在仙人中也较为流传。依我看来,菡芝仙虽然恼你胡言,心中却并非对你无意。当日秦完道友也曾和你定下再会之期,为何道友至今依然不敢上金鳌岛?莫非真是怕了菡芝仙的黑煞剑不成?”   张紫星暗暗汗颜,先前没下决心寻觅玄灵之气的女仙时,什么事都没有,如今一做这决定,居然是两面开花。   云繙迟疑道:“兄长,上回在朝歌听闻你说,不是有双修道侣吗?而且还不止一个……”   彩云仙子脸色一变:“小妹,此言当真?”   张紫星承认了下来:“不瞒彩云道友,云妹所说确是实情,正因如此,我才心中有愧,又不想隐瞒菡芝仙,故而不敢上那金鳌岛。”   彩云仙子沉吟一阵,问道:“你对菡芝仙到底是何心思?”   张紫星想了想,说道:“当日在白云岛上,敌方势大,不可力敌。我在欢喜使者面前冒认为她的双修道侣,也是为了迷惑对方,化解那灾厄。但平心而论,菡芝仙美貌动人,重情重义,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子,我对她亦有相当好感,只是有愧于心,深知自己无法匹配。”   彩云仙子这才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缘由,见他对菡芝仙评价颇高,不由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此事虽从误解开始,却也是一段缘分。你于菡芝仙有两次救命之恩,尤其在南海时,更是舍身相救,她心中自然有数。虽你已有几位道侣,但若真能彼此情投意合,也并非什么大碍。此事我当为你说项,几位天君道友也会鼎力相助,但能否能事,还要看菡芝仙的心意。”   张紫星见彩云仙子如此热心仗义,当下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彩云仙子也不逗留,竟然立刻起身告辞,云繙才喝了几口酒,哪里舍得离开。彩云仙子无奈,又知妹妹与逍遥子感情不错,只好让云繙留在朝歌,自己动身回金螯岛去了。   云繙见姐姐一走,少了管束,顿时大喜,与张紫星连连对饮,不久便喝得大醉。张紫星看得连连摇头,亲自将她抱入客房中睡下。这萝莉小酒鬼一张脸蛋红扑扑的,甚是逗人喜爱,好在某人并非“怪叔叔”类型,只是帮她盖好被,吩咐丫鬟好生伺候,就走了出去。   这时,随身携带的超脑响起了通讯声,张紫星拿出超脑,打开通话系统,那边顿时传来熟悉的女子声音。是选这位碧霄娘娘?还是选菡芝仙?或者来个左拥右抱、一并囊括?张紫星迟疑了一阵,和碧霄开始了聊天。 第一百七十四章 勇闯十绝阵   西岐溪一带,渭水之畔。   一名带着斗笠的老翁正在坐在一方青石之上,持竿垂钓,一位华服青年则恭敬地站在他的身旁。   老翁扯起竿来,只见钩上一条小鱼,他将小鱼取下,放进竹篓,仿佛没有看到那青年一般,又开始垂钓起来。那青年不敢惊扰,虽觉双脚酸痛,却依然默不作声地站立不动。   良久,老翁方才淡淡地说了一句:“公子乃千金之躯,何苦委屈于此?贫道如今已是叛臣之身,为天下所不齿,世人皆知。好不容易觅得这容身之所,亦不作多想,公子还是莫要白费气力了。”   青年摇摇头,顺势舒展了一下僵硬的颈部,恭声道:“老师何苦以此言相试?若姬发没有诚心,怎会在此侍立一天一夜?请老师开恩,随我下山,共图大业。”   老翁摇头道:“公子差矣!贫道文不足安邦,武不足定国,哪来的什么才能图那大业?况贫道有谋害西伯侯与伯邑考之嫌,若是随公子前去,只怕你反会遭我之累。”   姬发不顾地面乱石,噗通一声,双膝跪倒,说道:“老师乃当世大贤,才能无双,天下闻名,那新政若无老师,岂可有今日之成?只因老师受人陷害,才背此恶名,着实委屈。来日姬发若有所成,必为老师平反。还请老师不弃,辅佐我成就大业!若老师不肯,姬发便长跪于此,不再起身!”   老翁还在迟疑,一只仙鹤忽然出现在空中。仙鹤背上有一道人,轻飘飘落下地来,笑道:“子牙师弟,公子乃真心诚意,天地可鉴。如今天道大运当生,你可顺天应人,辅助公子,振兴西岐,方不枉胸中所学。”   老翁一见这道人,连忙抛下钓竿,起身行礼道:“子牙见过黄龙师兄。”   老翁自然是姜子牙,这骑鹤道人是黄龙真人。黄龙真人受元始天尊之名,一早便潜伏在西岐姬发之处,为姜子牙的到来营造机会和声势。身处困境中的姬发正是从他的口中才了解到姜子牙的才能,此番来溪也是得了黄龙真人的指点。   姜子牙听得黄龙真人劝说,故意露出为难之色,对姬发说道:“既是师兄亲开尊口,我也不能推辞。只是如今我名声被污,若是再用姜尚之名,恐怕还会为你招来横祸,从今往后,我便用吕望之名,暂时隐于暗处,助你成事。”   姬发一听姜子牙愿意相助,心中狂喜,赶紧叩首三记:“今蒙老师不弃,辅佐于我,姬发日后当对老师言听计从,侍之为父。”   姜子牙对姬发的恭敬态度非常满意。在朝歌,他更多不过是一个服从者和命令的执行者,虽然也有发挥才能的职位,但内心中对那位深不可测的天子始终有着一种莫名的敬畏;如今在姬发面前,他犹如一个主导者,掌控着眼前的一切。这种感觉让他十分舒服。当然,姜子牙嘴上还须客气几句,一边扶其姬发,一边感动地说道:“老臣荷蒙洪恩,往后自当竭心尽力,不辞劳苦,以助公子成事!”   与姜子牙的心情一样,姬发同样极其兴奋。姬发继承了父亲姬昌的深沉心计,而父辈所积攒下来的力量连先帝帝乙都深为忌惮,这也让姬发更多了几分旁人所不敢有的雄心。但由于姬昌的心中还谨记着父辈的愚忠思想,所以身为次子的他,也不敢有分毫表露。如今天赐良机,父亲姬昌被囚朝歌,爵位最大的竞争者长兄伯邑考也被他借机除去,又在仙人的“指点”下,得到了姜子牙这样一个精通政略、军事,还有仙人背景的谋臣,可谓如鱼得水,一时不由雄心万丈。   且不提姜子牙和姬发的谋划,此时在金鳌岛上,迎来了一位久违的客人,逍遥子。   在彩云仙子与十天君的努力促成下,菡芝仙终于勉强答应见“逍遥子”一面。得知消息的张紫星暗暗欢喜,连忙骑着龙马第一时间赶到金鳌岛。   守岛的雀童子一见他,忙行礼道:“逍遥老师,师尊与诸位仙长皆在白云岛等候。”   张紫星一愣,怎么是白云岛?这白云岛可不比金鳌岛,可不是什么待客的地方。上一次他来这里,也是去的白云岛,结果还与欢喜使者那些人打了一场,如今这些人在白云岛见自己,莫非要来个“屈打成婚”?   他《神土纪元》《惹爱赎情》《风华天下之医妃萌萌哒》《恶魔哥哥爱上我》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拉霸》。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94245_115686.html
金拉霸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