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银河优越会指定入口 目录共5376章

首页

银河优越会指定入口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5273章 醒来后

银河优越会指定入口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x989c;师兄,你认为这丁群能否三连胜?”此时一个灵婴后期修士微笑着望着吴岩道,此人是千幻宗实力最强的精英弟子,同时也是参加灵机大会非常热门的人选。   之所以如此说却是因为灵机大会的参与方式并不是以各个修仙门派为主,而是以各个地域的方式参加。   每个地域只允许有九名灵婴后期修士参加,随后每五个地域进行一轮角逐,优胜者进入下一个回合。   至于幽地在第一个回合的对手就是虞地,恒地,祺地,唐地。   不过在参与第一个回合之前,本地域的各大修仙门派还要进行一次初选,也就是由各门派推选出九名灵婴后期修士进行比试,实力最强的九人才有资格进入第一回合。   幽地九大门派中,除了幻羽宗能凑足九个灵婴后期修士外,也只有曙阳门能凑足九个灵婴后期修士,明空派是四人,千幻宗为五人,而其他五个门派则只能凑出五个。   这一次三派只是第一波前来拜山的,剩余的那五个门派将于数月之后正式比试时前来幻羽宗。   在参加灵机大会第一个回合的九个名额中,第一个名额早已确定,那就是幽地灵婴境界的第一高手秦天,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不用参与比试,更不用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琐事。   而吴岩其实也被幻羽宗掌门提名第二个名额,因为当日他们是见识过他与秦天那一战的,虽然不分胜负,但能逼迫秦天动用无弦灵宝,也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不过这个提议却引起其他门派的争议,毕竟秦天是专门培养出来参加灵机大会的,和虞地的幕飞栾,祺地的鹤千秋,恒地的苏流萤都是同一级数的高手。   而吴岩不论是资历还是名头都远远不及。   但虽然是如此,可吴岩是第二名额最强力的人选却是无需置疑,故此不论是明空派的那个琴师姐还是曙阳门,千幻宗的那些待选修士都分外的看他不顺眼,恐怕若非各带队长老都有严令,早有人跳出来挑战了。   “哦?原来是千幻宗的毕天龙师弟。”吴岩瞅了他一眼,眼角的余光却是扫了扫端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欧阳,心中不觉有趣的很,欧阳这个大胡子看起来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要多俗气有多俗气,但偏偏就是很有女人缘,当真是莫名其妙啊!   “呃,这个很难说啊!战场上瞬间万变,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颜师兄如此说,却未免有些敷衍呢!听说颜师兄曾和秦天一战,能有如此实力又岂会看不出两个金丹期修士的深浅?或者说颜师兄这评判并没有用心?”此时一个明空派的灵婴女修忽然笑吟吟地道。   吴岩刚想答话,就听见一个清亮而又不失厚重,悦耳却又不妖媚,略带沙哑忧郁的声音响起。   “小屏师姐此言差矣!我们每个人的属性,所修炼的功法都完全不同,那各种修炼的境界也不过是前人所总结出来的经验,只能做一个大致的评价,比如同为金丹期境界的两个修士,除非是生死之战,否则很难看出强弱,因为他二人所修炼功法的优劣,层次的高低都会影响法力的运转快慢和操纵的灵活。”   “而他们所使用法宝的优劣同样也是一个关键的环节,其次各种法术的灵活运用也同样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此外,战场的环境,双方的战斗经验,甚至于当时的心境等等因素都会决定着双方的胜负,故此颜师兄所说并没有错,胜败很简单,但是影响胜败的因素却是难以捉摸!倘若有谁能轻易地做出结论,要么是他别有用心,要么就是他狂妄自大!”   这番话一出,众人顿时都沉默下来,而这番话的主人欧阳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闭目假寐。   而那明空派的小屏和千幻宗的毕天龙却是脸色有些难看,欧阳的抢白没有给他们留一点余地,因为按照她所说的,他们二人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狂妄自大。   吴岩却是在一旁乐得不行,说实话他自从和欧阳认识之后,她很少有表现出非常强势的一面,似乎永远都是那么温婉恬静,就算有时候坚持己见和自己发生分歧,也会用非常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但现在他才知道,欧阳的这一张嘴,同样是言辞犀利啊!   “呵呵!心岩师弟也不过是就事论事,说的还是很中肯的,由此可知心岩师弟的战斗经验定然是丰富无比。”此时曙阳门的一个灵婴后期修士打起了圆场,“不过如今场上这丁群与西门穷已经相斗了一盏热茶的时间,颜师兄应该能看出他们二人的修炼功法还有战斗经验如何了吧,若是他们二人旗鼓相当,颜师兄作为东道主,可是要及时叫停,不然一旦出现两败俱伤的事情可是大大不妙啊!”   “嘿嘿!宗白琦师弟所言极是,不过请宗师弟放心,两败俱伤是不可能,本宗弟子向来都是礼仪当先,绝不会趁火打劫,趁乱攻击,就算是胜了,也绝不会趁人之危的!”   吴岩嘿嘿一笑,故意大大咧咧地乱说了几句,他才没有兴趣和这些家伙打口水仗。   此时比试场中西门穷,丁群二人的比试依然如火如荼,不过他们显然都属于那种非常谨慎的战斗风格,里里外外的防御都布置得无懈可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两个坚硬的乌龟壳在硬碰硬。   “哎!真是无聊,这两个家伙都应该去生死之战中磨练一下,防御没有错,但是缺少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锐气就是大错特错了!”吴岩叹了口气,却是想起还在北泰城的林立,如今从他发出传音符到此刻已经有三日了,也不知道这根冷木头究竟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竟然要自己前去一叙。   可惜自己现在根本脱不开身啊!   有些愁眉苦脸地看了眼比试场还在碰撞防御护罩的两个家伙,吴岩的心情越发地苦闷起来,根据幻羽宗和这三派的约定,将会在这数月的时间里安排三千个筑基期和金丹期的弟子进行互相切磋交流,而如今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不行,得想个办法逃遁出去,不然的话,闷也闷死了。” 第152章 赤灵门故人   “柳师兄!这颜无太过分了,明明已经答应我在这段时间不离开山门,可这才不过过了两日,就连人影都不见了!”   在火工院的一座大殿内,聂纤云正怒不可遏地对柳一峰道:“师兄,他是你火工院的弟子,我要求派出执法弟子将这可恶的家伙捉回来!按门规处置!”   “呵呵!聂师妹,你的表现未免有些失态了!”柳一峰依旧是面带微笑,对此事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聂纤云脸上一热,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暴怒,前两日四派弟子之间的比试进行的还都顺利,那登徒子表现的倒也中规中矩,这让她多少有些放下心来,不过今日比试正式开始之后,却是始终不见那登徒子的身影。   若不是她刚好前去察看,怕是还被蒙在鼓里。   “可这颜无也太可恶了一些,竟然无视门规径自下山,要知道这可是三派齐来拜山之际,他怎么能可以这样不负责任?”   “呵呵!其实,颜无并没有不告而别,至少他还给老夫留下一道传音符。”柳一峰说着,随手将一道传音符递给聂纤云。   “什么?他有要事要外出数月,还要本宗留给他一个参加灵机大会的名额?这登徒子,他以为他是谁?”聂纤云看完那传音符中的内容,立刻气得大怒道。   “聂师妹稍安勿躁,以颜无的实力自然有资格参与那灵机大会,好了,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师妹还是请回吧!”柳一峰轻描淡写地道。   “师兄!”聂纤云气急败坏地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偏袒那个登徒子?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火工院的弟子?”   这一次柳一峰却没有说什么,在沉默了许久之后,这才有些语气沧桑地道:“小师妹,我们加入幻羽宗有多久了?”   听到柳一峰这个称呼,聂纤云的身体忽然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眼中随即有些黯然道:“有三千多年了,师兄今日怎么忽然提起这些?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再提起的么?”   “是啊!三千多年了,当年你还只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小毛丫头,如今却也是一个化神初期的大高手了,师兄是真的老了!”柳一峰长叹一声道。   “师兄!你不要这样说,你的寿元还有几百年呢,说不定,说不定能突破瓶颈进入化神中期。”聂纤云却是带着一点哀求的语气道。   “呵呵!小师妹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逆天?逆天?谈何容易啊!我早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这三千多年来,你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手安排,虽然你是化神初期的高手,却从来没有外出历练过。”   “以你的资质,进阶化神中期,甚至后期都没有问题,可是这修仙界中凶险太多,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之地,甚至就算在这幻羽宗,也同样是勾心斗角,其中的凶险也不是你所能应付的。”   说到此处,柳一峰再次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师尊临终前将你托付给我,所以不论花费再大的代价,我也要让你一生平安!”   “师兄,你不要说了,纤云能保护自己的!”   “不!我必须要说,我们等了三千多年,如今是我们最后的一个机会!”柳一峰的神色忽然凝重起来,随手在整个大殿内布下数道禁制,这才郑重地向聂纤云问道:“你可还记得我们来自哪里?”   眼见柳一峰如此郑重,聂纤云的神色也跟着一凛,低声道:“是赤灵门!”   “不错!赤灵门,当年梦林断层第二大修仙门派赤灵门!”柳一峰喃喃自语着,似乎有些激动,良久他才道:“当年本门被阴谋陷害,结果山门被毁,数万弟子陨落,而剩余门人弟子则四散逃逸,只为了保住传承,以求东山再起,却不曾想这一躲就是数万年啊!”   “如今的赤灵门只是一个陷阱罢了,这些年不知害了多少失散弟子的后人,本来我以为我们也将如我们的先辈那样虚耗终生,但老天有眼,竟然让我在有生之年见到了希望!”   “希望?师兄为何要如此说?要知道如今梦林断层的格局已成,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巨大的动乱,赤灵门根本就没有机会复仇的!”聂纤云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道。   “不!不是复仇!而是重建赤灵门!不过要想重建赤灵门不是依靠人多就可以的,而是需要本门出现一个不世出的强者,唯有如此,才能在这梦林断层立足!”柳一峰有些兴奋地道。   “不世出的强者?谁?师兄,你不会说的是那个颜无吧?”聂纤云吃惊地道。   “不错!就是他!”柳一峰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那个登徒子?师兄,你没有看错吧?他连秦天那个伪君子都打不过,还什么不世出的强者?”聂纤云撇了撇嘴道。   “呵呵!那是因为他只发挥了一半的力量,否则秦天又算什么东西!”柳一峰不屑地道。   “一半的力量?怎么可能?还有,师兄你是如何知道的?而且他又和本门有什么关系?”聂纤云一脸疑惑地道。   “其实这也只能算是一个巧合,当初是我和周汝离最先遇到这颜无,而那个时候他的举止和行为就让我感到很疑惑,因为那根本就不像一个从小生活在梦林断层的修仙者。”   “而随后不久,他就利用一种非常强大的灵婴之火击败了御空门的景渐离,或许其他人只会觉得此火与普通的灵婴之火有些不同,但我却是赤灵门最正式的传人,就算他那灵婴之火出现了很多变化,但紫焰灵火的传承却是不会变的。”   “而这种种疑点加到一起,我便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颜无极有可能是同我们一样,也是散落在各地的赤灵门弟子的后代,不过为了验证我心中所想,我又特意通过空间节点去了一次第四断层,但结果却是让我大吃一惊。”   说到此处,柳一峰停顿了片刻,继续道:“原本我以为,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火灵婴弟子,但事实上,他却是一个罕见的双灵婴修士,而且他也不叫颜无,应该是叫吴岩才对!”   “双灵婴?怎么可能?”聂纤云忍不住惊讶道,双灵婴的修士,在整个修仙界中那都属于极为罕见的,因为凝结一个灵婴都会是无比的困难,更何况是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灵婴!   要知道那可不是两个灵婴加起来那么简单,这其中涉及很多关键的环节,比如如何保证双灵婴的平衡?如何防止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灵婴不发生冲突?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一点,如何提升两个灵婴的实力?   因为没有谁能同时进行两种属性不同的功法的修炼,双灵婴也一样,谁也不能同时吸收两种截然不同的灵气。所以只能依次进行修炼。   但这样一来,势必就会造成两种灵婴的不平衡,而两者一旦不能保持平衡,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爆体而亡。   可以说成就双灵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要么毕生停留在灵婴初期,要么随时随地准备着爆体而亡!   “呵呵!有什么不可能!这个吴岩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我估计他的两种灵婴如今都已经提升到了后期,用不了数百年的时间,他就能成功化神,而那个时候,谁都无法预料双灵婴化神会是多么恐怖?”   “假若他能进阶炼虚期,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成功渡劫!成为无限接近真仙的大乘期高手!而那个时候,只要有他支持,重建赤灵门只是小事一桩!”   一口气说完这些,柳一峰这才有些慈爱地望了聂纤云一眼,“你现在该知道我为何要派你去接近那吴岩了吧!你必须和他打好关系,当然,如果你能成为他的双修伴侣,就再好不过,就算他将来无法重建赤灵门,但保护你的安全还是没有问题的。”   “师兄!你胡说些什么?鬼才要和他双修?”聂纤云有些嗔怒道。   “呵呵!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就算不能双修,也没有问题,但务必要与他拉近关系,灵机大会之后,他可能就要退出幻羽宗,到时候,我会和他彻底地谈一谈,如果他同意,你就和他一并离开吧!”柳一峰有些不舍地笑道。   “师兄,那你呢?”   “我?我在这幻羽宗呆了三千多年,已经对这里有了很深的感情了,所以不想再换地方了,好了,此事虽然不算是什么机密,但你务必不要泄露出去,尤其是不能和吴岩说起,否则,只会令他厌烦!”柳一峰说到此处,摆了摆手,示意聂纤云离开。   “哼!谁厌烦谁还不知道呢?”聂纤云嘀咕着,转身离去。   而待聂纤云的身影离开,柳一峰这才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师尊,您老人家到底在哪啊?弟子已经瞒了小师妹三千多年了,难道还要再瞒下去么?” 第153章 鬼仙封印   北泰城中的某处偏僻的宅院,吴岩的灵觉正没有遗漏地将这宅院巡视一遍,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当他按照林立的指示来到这宅院中后,林立的踪影已然消失不见。   “难道说有人对这根冷木头不利?”望着这空荡荡的宅院,吴岩心中忽然升起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突然,他的神色微微一动,盯住宅院中一块非常普通的青砖,方才他的灵觉在这块青砖中察觉到了一丝微弱不可察的灵力波动,错非他的神魂已经非常强大,恐怕也很难发现这块青砖的不妥之处。   深吸了一口气,吴岩随手一挥,就将那块青砖取到手中,在仔细地端详片刻后,他手中忽然浮现出无数细小的风刃,在转瞬间便将整块青砖分解。   “砰”轻微的一声响后,一道红光忽然出现在吴岩面前,这竟然是一道传音符。   “奇怪?这冷木头藏一道传音符在这里做什么?为何不将其发送出去?”吴岩自语着,随即将神识探了进去。   片刻之后,他的脸色却忽然变得无比的凝重,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林立不敢将这传音符发送出去了。   原来林立一直都在追查秦锐和尹志勾结鬼王一事,本来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直到当日他亲眼目睹了吴岩灭杀他二人那一幕。   对于此事,林立并没有什么异议,这二人本就是该死之人,只不过他们一死却是令他追查的线索断了下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林立偶然间发现,此事完全不像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秦锐和尹志勾结鬼王不假,但不论是那鬼王还是他二人,都只不过是小卒子罢了,在他们的后面,还有着一个隐藏更深的幕后黑手。   “唉!这根冷木头,还真是被正义冲昏了头脑啊!”吴岩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道传音符中的内容只有一半,而且也非常仓皇,显然林立已经知道他被对方发觉了,连传音符都会被对方拦截,所以才会在匆忙之中以这种方式留下这道传音符。   而林立显然是将吴岩当成了志同道合的人,故此言语中也希望他继续追查下去。   “幼稚!当真是无比的幼稚!”吴岩笑了笑,随手将那道传音符销毁掉,这林立太想当然了,在这修仙界中哪有什么正邪之分?鬼王不一定就代表邪恶,而那些名门大派的家伙却未必真的如表面那般光明正大。   “抱歉了,林兄,恕我不能如你所愿!”吴岩再叹一声,他是真的无能为力,虽然他有风火灵婴,虽然他有诸多手段,但未必比林立强大多少,林立是以卵击石,他若是撞上去,估计也是同样的结果。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啊!”吴岩自言自语了一声,正想离开,忽然神色一动,随即身形一晃,化为虚无。   而在下一刻,三道黑影突然从远处急掠而至,这却是三个灵婴N。9053;:“哎呦我的妈呀,刚才你们和怪物打架,看得我小心肝噗通噗通的乱跳,我就找了个土坑藏了起来,怪物呢?已经被你们打退了吗?”   “把你卷进来真是抱歉。”唐森认真地道:“刘姑娘,以后我们这一行人还会碰上许多类似的危险,咱们最好还是就此分道扬镳吧,不然你将来还会卷进这样的事情里,我们也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哎呀,没关系的啦。”刘茉拍了拍胸口,突然感觉这个动作有点太爷们儿,对勾引唐森不利,于是赶紧把动作放软,叉着腰道:“其实我最喜欢这些神神怪怪的事了,原来你们都是神仙妖怪,这是多好的事啊,我要跟着你们,多看点神仙妖怪打架,太好玩了,这才是旅行的真谛。”   唐森拿她没法,只好道:“那行,就由得你吧。”   “对了,这女人怎么办?”孙舞空突然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荡魔天尊。   荡魔天尊受了重伤,此刻依旧动弹不得,唐森当然不能把一个重伤的妹子扔在这种荒郊野外不管,作为一个男人,不对,应该是作为一个人类的人道主义精神也不能允许做出这种事,他只好蹲下身来,对荡魔天尊道:“天尊姑娘,你给二十八宿吃的那什么疗伤灵药,还有多的吗?拿一丸出来给你自己吃啊。疗好了伤赶紧回家去,别在外面乱晃了,地球很危险,天真无邪的傻妹子还是在家里比较安全,要出门时记得先变成真武大帝。”   荡魔天尊尴尬地道:“刚出场时装帅,把整瓶药都给了二十八宿,我现在也没有了,所以……我的伤只能慢慢养了。”   唐森:“……”   众妹子:“……”   “那你打算咋个养伤法?”唐森问道。   “嗯,慢慢运气疗伤,以神力愈合……”荡魔天尊道:“也花不了几天时间就能完好如初,你不用管我,把我扔在这里自己走吧,我一个人能行的。”   唐森左看看,一片荒丘,右看看,渺无人烟,不禁汗道:“你一个人真的行?就怕二十八宿还有同党,他们见二十八宿迟迟不回,跑到这里来寻找,结果就发现你一个重伤的姑娘躺在荒郊野外,啧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就不必说了。”   荡魔天尊吓了一跳,赶紧道:“那你把我带到最近的城市,扔进一个旅馆里就行。”   “嗯,我也是这样想。”唐森蹲下身子,打算将荡魔天尊背起来。   她即赶紧道:“慢……男女授受不清,你怎么能背我?”   唐森懒得和她扯,只好叫道:“喂,哪位妹子来背背她?咱们带她去找个旅馆。”   众妹子一起摇头:“不要,这女人太啰嗦,受不了她,我们才不要背她,既然你要管闲事,就自己把责任负起来,不要自己接的活儿却甩在我们身上。”   唐森一想,这话有道理,谁主张谁实施,既然是自己要帮她,当然该自己来背她。于是重新蹲下身子道:“喂,你不要我的背的话,就没有别的人背你了,你打算躺在这里等二十八宿的同党来找你吗?说不定他们和室火猪、虚日鼠一样的爱好,喜欢把女人打成重伤之后再来玩弄,摆成十八般模样,先O后杀,啧啧,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你千万不要怪我哦。”   荡魔天尊满头大汗:“这……我觉男女之防乃是小道,是古人迂腐的表现,现在既然是新时代了,咱们就该用新时代的思维方式,不该讲究太多,你就背背我吧。”   唐森哼哼道:“我要帮你,你就这种语气说话?”   荡魔天尊只好道:“请你背我!”   “这样还差不多。”唐森将她背了起来,双手从她腿弯里穿过。   荡魔天尊的贝齿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男人温暖的大手挽着她的大腿,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那啥了……让她这个上万年嫁不掉的女人感觉鸭梨山大。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调匀呼吸,正想开口说点什么。   唐森突然打断她道:“你别说话。”   “为啥不让我说话?”   “因为你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我伤不起,妹子们伤不起,读者们也伤不起。”   “那个……我这次保证不啰嗦,你能和我说几句话吗?”   “嗯,不啰嗦可以说。”   “我想问你,男人真的很讨厌啰嗦的女人吗?讨厌到完全不想娶的地步?”荡魔天尊有点怯生生地问道。   “这个嘛……”唐森道:“其实说话多并不一定是坏事,有些话唠也满可爱的,妹子喜欢叽叽喳喳的说些小话,其实也是某种可爱的表现。但是,老是不停的甩大道理就不好了。”   “哦哦?也就是说,我经常讲大道理不讨人喜欢?那……如果我想变得讨男人喜欢,变得能嫁出去,究竟要说些什么才好呢?”荡魔天尊居然认真地讨教。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突然,周围有好几双耳朵竖了起来。   两只孙舞空、李婧、小白龙、沙舞静,妹子们都对这个问题极感兴趣。   只有朱八姐和刘茉这两个喜欢女人的家伙,对这个问题毫无感觉,但刘茉突然想到,她要勾引唐森成功的话,好像也得学这个,于是也竖起了耳朵来偷听。   唐森想了想,笑道:“该说什么倒没有定式,但一般来说,女人都会讨论些关于零食啊,好吃的东西,漂亮的衣服,逛街,好看的电影,旅游,照相……嘛,总之都是这方面的问题。而女人最忌讳的话题通常来说是战争、政治、数理化、编程……”   众妹子赶紧记在心里。   荡魔天尊又问道:“可是,这些东西我都不太懂,那该咋办?” 第423章 此章懒得取名   “不懂就少开口呗。”唐森笑道:“总之,不要一天到晚长篇大论的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大道理,这些事让男人去做就好了,男人说大道理不打紧,女人嘛,说这些说多了就嫁不掉啦。”   “为啥呢?为啥男女在这方面会有差异呢?”荡魔天尊大奇。   “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答案啊。”唐森笑道:“我就问你,你喜欢讲大道理的男人吗?”   “这个嘛,还行,至少不讨厌。”荡魔天尊道。   “那你喜欢讲大道理的女人吗?”唐森又问道。   “这个嘛……呃……好像有点接受不了。”   “看吧,你是女人都有这种差异化的思想,更别说男人了。”唐森笑着摊了摊手:“总之,世间的普遍看法就是这样,不用去探寻为什么,只要知道必须去顺应潮流就行了。”   荡魔天尊将这件事谨记于心,又道:“话说回来,我不说话的时候应该还算是美女吧?刚才室火猪和虚日鼠还想非礼我呢,那说明我这人还有吸引男人的魅力?”   众人一起点头道:“你算是讨男人喜欢的外形,只要不说话,嫁出去问题不大。”   荡魔天尊大喜:“好吧,看来我得改改喜欢说废话的毛病了。只要改掉这个,就一定能嫁出去了吧?”   唐森心里不是很以为然,要嫁出去哪有这么容易,但为了鼓励这家伙作出一点改变,还是点了点头道:“嗯,没错。”   “好,那从现在开始,我要锻炼少言寡语。”荡魔天尊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说话了,小嘴抿得紧紧的。   这家伙终于安静下来了,大伙儿都松了口气。   这时候两只孙舞空却凑近到了唐森身边,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他。   “干嘛,你们这样看着我是要闹哪样?”唐森奇道。   “你……刚才打败二十八宿时,手掌突然变得很大很大,彷佛天地般广阔,一把就捏碎了二十八宿放出来的恒空,那是什么神通?”两只孙舞空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   “其实我们倒是见过那个神通。”两只孙舞空一起道:“500年前就见识过了。”   “咦?”唐森好奇起来:“在哪里见的?”   “如来!”两只孙舞空齐声道:“如来佛祖和我打赌,说我一个筋斗翻不出他的手掌,于是我就站到他的手掌上,一个筋斗翻了十万八千里,落地看到一个巨大的柱子,我就在柱子上写了一行字‘俺老孙到此一游’,结果……没想到那柱子是如来佛的一根手指。”   唐森听到这里,不禁奇道:“如来的手掌能变得这么大?”   孙舞空摇了摇头:“我也一直很奇怪,就算他的神通再厉害,手掌也不该能变出十万八千里大啊,真是搞不懂,所以刚才看你也用出这个神通,虽然你的手掌并不像如来那么大,但这个法术是同源的,我就好奇起来,想来问你一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唐森当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实际上在激发出前世神力时,他就像在做梦,梦一旦醒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些玄之又玄的想法在脑海里诞生,让他不由自主地张口道:“其实,并不是手掌变大了,它并没有变,只是当它张开时,就代表了三界五行,无所不包……而你就站在三界五行之中,你自认为是天生地养的妖怪,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但实际上你还没有悟道,并没有做到逍遥物外,所以不论你怎么翻筋斗,也翻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   孙舞空愣了愣:“原来如此么?原来我只是个俗物。”   唐森笑道:“不用妄自菲薄,这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其实都是俗物,连如来自己,也不是过是俗物罢了。”   “那为什么他张开手掌就能代表三界五行?这岂不是说明他已经超脱?”孙舞空奇道。   “不,他并没有超脱,只是因为当时他的力量太过强大,手上的权力之重,已经达到了可以掌控三界五行的程度,你虽然看起来逍遥自在,却也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才翻不出他的手掌心……这个法术的关键就在于你对世界的领悟与掌控,你的器量越大,手掌就能越大,当时的如来已经达到了几乎对整个天下的控制,所以他的手掌代表了三界五行……”   唐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这些,但他就是知道,一溜儿就说出了一大窜自己都不懂的东西:“但这样是不行的,没有任何人的命运应该被掌握在别人的手中,所以,当时才会有一个人站出来,勇敢地反抗如来,反抗玉帝!想要打破佛祖对世界的掌握。”   孙舞空这下听明白了:“那是小金!只有他才是真正地跳出了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才真正地脱离了如来的掌握,也不受天庭的制约。”   “不,他最后也没有完全跳出,所以他会战败。”唐森笑了:“直到他死掉之后,你放火烧了生死簿,他才终于跳出去了,自由了。他才能越脱物外,用自己的微末之力引导世界改变,最后形成了这样的新时代。”   “奇怪,你为啥知道这些?”   “我也很奇怪,我为啥会知道这些呢?”   唐森发现,最近自己的思维有点活泛,或者说太过活泛了,好像是前世的思维越来越多地涌了过来,让他慢慢地知道了许多东西。   大伙儿边说边走,不一会儿太阳西下,前方有个小湖泊,唐森拿出帐篷来在湖边扎了营。妹子们也各自扎营休息,但是荡魔天尊却没有帐篷……   唐森只好将自己的帐篷让给了她,把重伤的她放在自己的睡袋里,然后走出帐篷,在外面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拿出笔记本电脑来上上网,打发一下夜晚的时间。   夜晚的湖边很清凉,清新的湖风刮过,让人心旷神怡。   唐森开了QQ,看到老妈的头像还亮着,便点了一个视频聊天的邀请。   老妈立即就接通了视频聊天,摄像头打开了,画面上出现了老妈,她就和以前一样,穿着一身暴露的睡衣坐在电脑前面,衣领开得很不像话,露出深深的沟。   唐森没好气地道:“老妈,和儿子视频通话的时候能不能着装端庄一点?”   老妈没好气地道:“我从小就这样在你面前晃,你少给我说些废话,今天怎么有空来找老妈聊天啊?”   “嘛,好久没和你联络了,总得给你报报平安嘛。”唐森笑道:“你那边情况如何了?在西梁女国住得还习惯吗?”   “还好啦,这里的人满好的。”老妈笑道:“以前在大唐国,别人听说我未婚带着个二十岁的儿子,都会露出异样的眼神,但是西梁女国的人完全不会这样,她们对于未婚带孩子都习以为常了,这里真好。”   唐森:“……”   好吧,整个西梁女国的女人都是喝子母河的水来生孩子的,未婚生子才是常理,老妈在这个国家能不受歧视,也挺好的。话说回来,老妈生的是个儿子,这在西梁女国绝对是要被万众膜拜的一件事,因为别的女人都是只生女儿的。   “话说,妹子们好吗?”唐森问道。   “还好啦,白若凌现在已经跟着我完全学成宅女了。女王也在努力宅化,蝎子精现在《超级玛丽奥》玩得好溜……对了,前些天你介绍了一群树精过来,现在她们白天学习打游戏,晚上就扎根在后花园。”老妈笑道:“大家都过得不错,就是满想你的,你得赶紧回来啊,家里这么多女人,你还在跑到外面去浪,真是不像话。”   唐森大汗:“我可没承认那些都是我的女人……”   老妈道:“哼,少来……”她话说到这里,突然双眼圆睁,用愤愤的语气道:“好哇,你这好色的儿子,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居然还在外面勾搭。”   “啥?这话啥意思?”唐森奇道:“此话何解?”   “你还问我何解?”老妈大怒:“你背后那个裸女是怎么回事?”   “我背后哪来裸女?”唐森转过头去一看,背后什么人都没有啊。   “明明有个祼女。”老妈大怒:“敢在老妈面前睁眼说瞎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森大汗,回过头再看,后面还是啥都没有啊。   不对……等等……唐森的赶紧把“视频画面”切换了一下,显示自己这边的摄像头画面,这下总算看清了,自己身后居然真有一个裸女,身上一丝不挂,手上拿了一条毛巾,嘴里哼哼着歌,从他身后走向湖边,看样子正打算去洗澡。女人长得很清瘦,但瘦得并不难看,还算不错。   唐森大汗:我擦,是沙舞静!这货又脱光了乱跑?   老妈怒道:“这女人是谁?又是我的准儿媳妇么?你们刚刚做完那种事,她正要去洗澡对吧?”   唐森大汗:“不不不,这不是我的女人,我和她没关系。她是沙舞静啊,上次我回帝都时也带她来见过你,只是一起旅行的朋友。” 第424章 沙舞静,你这家伙   ……   “少来骗人,普通朋友关系怎么可能脱光了在你身后走来走去的?分明就是很有关系。她现在做什么工作?年收入多少?身高多少、体重多少、三围多少?家里有几口人?有没有兄弟姐妹?未来有什么理想和规划?会不会做家务?”老妈开始查儿媳的户口了。   “不是啊,她这货没什么存在感,所以别人看不到她,她就经常肆无忌惮地脱光了走来走去,她和我真没什么关系。老妈你给我靠点谱!”   唐森花了无数口水,好不容易给老妈解释清楚了沙舞静的事情,老妈半信半疑地将这个问题揭过不管,又问道:“你今天和我QQ视频的背景为什么是在外面,平时不都在帐篷里面和我聊天吗?”   “呃,这个嘛,我的帐篷借给别人了。”   老妈大汗:“又是新女人?”   “我晕,不是我的女人,只是一个没名堂的路人甲女人,受了重伤,我把帐篷让给她睡而已,绝对没有老妈想的那么复杂。”   “老妈我什么都没说,你自己就开始解释了,唉,解释就是掩饰。”老妈十分惆怅地道:“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做你这样的人的老妈,我感觉鸭梨好大,我不记得把你教育成一个花花公子。”   “你没名堂的老妈,我不和你聊了。”唐森赶紧关掉了视频聊天。   想来想去,总觉得心里不过味,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凭什么总是被误会?不服,严重不服!今天这事儿都是沙舞静害的,必须去找她理论。   唐森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着湖边走去。   湖水里正泛着一圈圈的涟漪,显然有什么东西在湖里,但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到有任何东西,唐森知道那多半是沙舞静了,拿摄像头一照,果然,那货正在湖水里游泳洗澡,一幅悠然自得的神色。她背对着唐森,并不知道唐森已经来到了湖边。   唐森愤愤地道:“沙舞静,你丫给我过来。”   “哎?有人叫我?”沙舞静愣了愣,但很快就自嘲地笑道:“肯定是我幻听了,怎么可能有人叫我呢?我肯定是在做梦,嗯嗯,做梦。”   “我擦,沙舞静,是我在叫你。”唐森汗道。   “哇,今天居然幻听了两次。”沙舞静摇头叹道:“肯定是我太期盼自己被人惦记了,于是总幻听有人叫我,唉。”   唐森:“……”   “果然,没声音了。”沙舞静悠悠地叹道:“该死的幻听,总是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   唐森捡起了湖边一颗小石头,向着沙舞静扔了过去。   “碰!”   沙舞静的后脑勺被打出一个小包,她“哎呦”一声痛叫,终于转过头来,就看到唐森正站在岸边,拿手机摄像头对着她。   “哇,真有人叫我?我不是幻听?”沙舞静连头上被砸了个包都忘了,惊喜万分地叫道。但她只欢喜了不到十秒,就蓦然惊醒,大叫道:“哎呦,唐森,你怎么能这样?趁着别人洗澡的时候,你拿个手机过来偷拍,你……你这是犯罪。我要告你性!骚!扰!”   唐森无奈地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啊?不拿这东西根本看不到你,我能咋办?你丫游到&《一笑牵终生》《重生王爷求放过》《虐渣女王归来》《你到底是谁?》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银河优越会指定入口》。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67250_168181.html
银河优越会指定入口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