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88qp.棋牌 目录共7187章

首页

888qp.棋牌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9475章 醒来后

888qp.棋牌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来我确实不该去汗帐。”左王象是松了口气。   瓮中再次传出库林合的声音;“公主,要是扎木铁不肯来,为了以防万一我建议将两位小王子中的一位由忽都合重兵护送到喀孜剌部族以策安全。”   左王的智囊吃惊地道:“大王,喀孜剌部族是西戎三大部族中仅次于察布伦的势力,现在他们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我们,只有察布伦可汗的威望能压服他们的野心,如果我们杀了可汗却让小王子逃到那里,喀孜剌部族一定会联合西戎诸部趁机举兵吞并我们的人口和地盘,他们早巴不得这样做了。”   张仙师道:“看来你必须去一趟,先稳住他们最要紧。这边抓紧布置,免得真的被可汗的子孙逃出去。”   左王刚刚放松的表情一下子重新凝固起来:“就我一个人去吗?”   “你不能一个人去,带上五百精骑,这边全营动员严阵以待,谅那公主也不敢把你怎样,以我们现在的势力,老可汗已经不是对手,你不用怕他醒来。”   左王仍然很犹豫:“汗帐仍然有不小的兵力,库林合的力气也不小。”   张仙师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不动声色地道:“那么这样吧,我亲自陪你走一趟,保证你可以安全回来。”   左王不再犹豫:“去,我去汗帐走一趟。兀麻,你立即带上五百名信得过的精骑,我们不等公主的使者上门,主动登门探视可汗。其余人立即按照我的布置开始行动,如果两个时辰内我没有出汗帐营门,你们立即动手攻营救我。”   汗帐内,公主和忠于自己的部将们也在听左王营帐里发生的事。   “扎木铁会来汗帐,很好,只要他肯来就好办。”公主兴奋地发布命令:“忽都合,兀麻带领的五百精骑就交给你对付了,让强弩队埋伏好不要让他们生疑,等待我通过金戒指向你发出命令再动手,这五百骑都是扎木铁的死忠亲信,决不能留他们活着。”   “是,公主。”彪悍的忽都合大声吼道:“我要亲自砍掉他们的脑袋奉献在您的脚下。”   “耶布甘叔叔,你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父汗经常当众夸奖你的才干,围攻左王营帐的任务就将给您,你手上的金戒指可以代替我向忠于汗帐的部落首领发布命令,杀光左王营帐里的成年男人,他们的财宝都是你们的。所有高过马刀的男童一概杀掉,其余的妇孺都送到汗帐来。”   “遵命,公主,我和各部落的首领都是可汗最忠诚的部将,我们会用叛逆者的鲜血来洗刷他们对可汗犯下来的可怕罪孽。”耶布甘兴奋地施礼退出汗帐做准备去了。   “那么,云仙师,父汗和我的生命就全都交在您的手中,请您一定不要让左王这个逆贼逃脱。”   “公主请放心,那个张天师也只是个金丹期的修仙者,我和我的妻子可以制伏他,至于左王他绝对不是我的徒弟的对手。”   董思焉有些不忍地道:“公主,左王部落里的老幼多是无辜的,你何必杀戮那么重呢?只要他们愿意投降归服,就饶他们一条命吧。”   “于小仙师,您的善良和仁慈让我汗颜,但是请恕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公主语气谦和,话语没有半分退让:“假如失败的一方是我,我的部落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这是草原部族的规矩。”   “徒儿,公主说得有道理。”陶勋止住仍要再劝的董思焉,然后悄悄地传音道:“戎人死伤越重,越是无力对中原发动进攻。”   董思焉叹口气,不再作声。   过了近一个时辰,外面传来轰隆之声,地面有一点点轻微的颤动,公主脸色微变,对一名侍卫道:“你看看怎么回事?”   很快侍卫回来禀报:“公主,兀麻带过来的有一百名铁甲重骑。”   “重骑!”公主有些焦急地转身问陶勋:“云仙师,恐怕普通弓箭射不穿重铁甲,怎么办?” 第十五章 内乱平定   董思焉冷静地道:“别担心,重甲重量太大,他们披上后动不了几下就会累倒,而且一旦倒地被重量所压难以爬起就只能任人宰割,你们可以用两头拴石头的绊索对付他们。”   陶勋笑着安慰她:“公主,忽都合将军久经沙场,有的是办法应付此种情形,你不必担心。”   传令兵飞跑进来:“公主,左王率五百骑兵到汗帐外围要求进来探望可汗。”   公主道:“可汗的金帐内不准许带武器的人马入内,让他一个人进来。”   传令兵飞跑出去,过不多久重新跑进来:“公主,左王不肯单独进来,坚持要带部下入营,并且说他特地奉命来看望可汗,可公主对他防备太深,很伤老臣子的心,如果看不到可汗他便回营算了。”   公主令道:“拿可汗的大纛竖在金帐前两百步,让左王的部下都集中在大纛下等候,左王可以带十名侍卫进帐。”   传令兵接令出去。很快,地面的颤动传进汗帐,大约到大纛的位置停下。可汗的大纛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左王虽然骄横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接着,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门口的侍卫大声喊道:“左王,公主的命令是只准带十名侍卫入内,你带了二十名,请您挑选十人入内,其余的人在这里等候。”   陶勋等人很快发觉门外有道神识扫进来。   稍停一下,左王的声音响起:“你们十个就在门外守着,其余人随我进去。”   “左王,入汗帐前请解兵。”侍卫再次大声说道。   “随身带刀是长生天赐予西戎贵族的权利,可汗以前没病的时候都不曾禁我带刀进帐,你这是哪门子的规矩?”左王的手下开始喧嚣起来。   “请左王进来,不必解刀。”公主的声音传到帐篷外面。   门帘掀开,左王带着张仙师和九名侍卫鱼贯而入。他进来后先看向卧榻上的可汗,看到他仍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再往周围看,除了几个侍女和坐在床前为可汗诊脉的一名中原装束的少女外再无其他人。   左王微微松了一小口气,在手下的簇拥下走到病床前五丈距离停下,上前半步施礼道:“公主,刚刚得到消息库林合请到回春谷的仙师回来,我欢欣鼓舞,立即过来探望可汗,路上正巧遇着你派出的使者。你召我前来有要事吗?”   “的确是有要事商量。”公主坐在病床前,半转过身,脸上病容稍霁,气色似乎仍不见好,说话有些吃力地道:“扎木铁,我想见见你最忠诚的两位将领哲卜勒和哈卜赤,他们现在在哪?”   左王一惊,但很快平静地回答:“公主要见他们恐怕不能如愿,他们两个几天前就被派出去巡检领地,估计还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如果公主有急事召见他们,我会派信使叫他们立即返回,不过最快也需要五、六天您才能见到他们。”   “巡检领地?”公主的语气变得冷硬起来:“恐怕不是巡检领地,而是派出去截杀库林合吧?”   左王脸色一跌:“公主,他们两个都是部族里最忠诚的勇士,曾为部族、为可汗流血流汗,您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是怀疑他们还是怀疑我?”   公主语气一软:“他们的事是库林合回来后告诉我的。”   “库林合向来就是个喜欢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是个只懂得夸夸其谈的废物,这么多年来没有看到他为部族做出多少贡献,他的话怎么能轻易相信?”   “你是在指责我吗?”公主的语气重又变得凌厉起来,大声地斥道:“同库林合一起出发的一百名勇士都死在了路上,他们遭到敌人的许多次伏击、截杀,为可汗献出宝贵的生命。库林合始终惦记着自己的任务,是他的坚忍不拔冲破万千险阻终于请来朱仙师的徒弟于仙师,而你竟然指责他,你太让我失望了。”   “公主,请恕我的失言。”左王微微欠身,道:“库林合在外面晃荡了几年,突然带回来一个中原人,声称是仙师,此事未免太可疑。而且上回他带回来的仙师也没有使可汗复原,他多半是个骗子,库林合恐怕是帮凶。我是怕你上当。”   “够了,扎木铁,我不想听你诋毁库林合。”公主呵斥道:“现在朱仙师的徒弟于仙师正在为可汗治病,我担心父汗醒来后会想召见你,所以请你过来。”   “遵命,公主请您保重身体。我仍然坚持我对库林合的看法,我也真诚地希望这位于小仙师真的能治好可汗。”   公主的侍女扶住公主,帮助她顺气。过了一会,公主因为激动而潮红的脸色慢慢平复下来,她忽叹了口气,道:“唉,扎木铁,你是父汗最信任的人,所以他在病倒前将部族的政务交给你处理,可是我现在有些担心父汗醒来后见到你和王庭大可汗的通信后会发生什么。”   左王和他的手下象被十只踩到尾巴的猫一般集体一抖,退后几步,众侍卫甚至将手按到腰间刀柄上。   左王很勉强地笑道:“公主,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公主从床头药匮里抽出一封羊皮卷展开念起来,声音不高,但中气十足,丝毫没有重病后体弱气虚的迹象。信的内容是王庭发来的指令,赞赏左王夺取军权的进展以及宣布派一名仙师来操纵重病中的察布伦汗的言行。   左王听得冷汗涔涔而下,下意识地道:“这信怎么到你手上了?快抢过来。”   张仙师手一招,羊皮卷从公主手上飞起来落到他手上,这一手惊得在场的侍女一阵惊叫。   扎木铁焦急地抢过来一看,惊呼:“上当了,空白的。”   床上的察布伦汗忽然翻身起来,愤怒地大吼:“扎木铁,你这个魔鬼,我对你不薄,你竟然勾结王庭毒害我,我要活剥掉你的皮,在你身上洒上盐,把放到草原上喂狼。”   “可汗!你什么时候醒的!”左王和他的手下惊叫起来,可汗积威犹在,加上事发突然,以至于他们心绪失控。事情发展到现在,是个白痴都知道汗营里肯定有针对他们的埋伏了。   一道黑影猛扑向公主和可汗,这是张仙师反应最快,欲抓住他们为质。   但张仙师方扑到公主面前一丈,虚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挡住去路,并且一道剑光迎面而至,仙力勃发,沛然如瀑,强劲的力道仿佛要立即将他斩成两段。   此人反应也算快,手中迸放出松绿色的剑光护在身前,同时身形往后疾退,短短一个眨眼的噼噼叭叭击剑近百次,每一个声音都清清楚楚绝不与其他的声音混合,而他的脸色更瞬间变得潮红。   他飞退而回欲图抓住左王带走,然而又一个人影突出出现,一道剑光毫不留情地斩过来,气势比之前的还要强劲。   张仙师在两面夹击当中果断地放弃原来的打算,出甲、弃剑一气呵成,这还不算,他居然再放出一道松绿色的剑光,人剑合一向上突围,瞬间在帐篷顶上开出大洞飞出去。   拦截他的两人显然没想到他如此决绝,击断他的弃剑后稍稍一愣立即双双追踪而去。   这两下交锋快逾闪电,只有一个眨眼的工夫,左王一伙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待他们看清形势时,外面传来马嘶喊杀声,弓弩破空、金铁交击、呼喝惨叫之声接踵而至。   左王和他的手下情知中了埋伏,最可恨的是最大的凭恃张仙师二话不说地放弃他们独自逃跑了,这下子他们已是身陷绝地。   不过他们似乎还有机会,张仙师至少吸引走了两个仙师,眼下汗帐内眼下只剩下几个女流和一个久病方醒的老可汗。   一帮子叛逆纷纷拔出刀子,左王大喊道:“可汗,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今天我需借你的性命才能离开你的汗帐。”   “哦,是吗?你们好象还没问问我的意见呢。”一直安稳地坐在病床前的中原女子优雅地站起身,转过来,手掌抬起,空中凝结出一团三尺长的银光落下,落到她手心的时候已化作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   她手腕轻抖挽出一团剑花,冲已经拔刀呈扇形散开的十个大汉嫣然一笑,身体化作残影猛扑过去,帐中顿时响起一片金铁交鸣之声。   汗庭营地内杀声四起。   察布伦部族的内乱从上午暴发,到次日中午才结束。   左王扎木铁被擒杀,他和亲信掌握的三十个部落被消灭,数万人魂断草原,烧杀造成的烟尘冲上九宵历久不散。   陶勋夫妇和徒弟坐在一顶华丽的帐篷里,他们没有参与部族内部的仇杀,也没有阻止部族内部的屠杀。   “师父,左王的覆灭终与我们插手有关,死了这么多人,我们身上积累的业因会不会很多?”董思焉内心不安地问。   “怎么,莫非你认为修炼《天册》功法就可以避免业因不成?”陶勋反问。   “徒儿没这种想法,只是……只是见师父您在处置这件事上面丝毫不见犹豫,仿佛察布伦部族的人都不是世俗的凡人一般。”   “积业因,结业果,得业劫,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只要我们修炼的功法属于这个世界便不能避开。如果抛开别的不论,单论这场部族动乱中死去的凡人,他们的死确实我们要负很大的责任,数万身高高过马刀的男子被屠杀,还有忠心可汗的军队的伤亡,这些累积下来的业因足够我们遭受一次天劫的洗礼。”   董思焉微微变色,内心有些忐忑,以她的道行抗拒天劫,哪怕只是一场小型业劫也不啻是一场九死一生的考验。   “但是你也要看到,察布伦汗的气运并未衰败,而是被邪道的人强行改变,有修道之辈逆天改运在先,我们在最危难的时刻恰好因缘际会地出现在这里,此为何意?”   董思焉聪慧,已明其意,不由自主地点头。   陶勋继续解释道:“这说明上天要借我们之手将被篡改的东西更正回来,左王的失败是上天注定的结局,这本身就是察布伦部族的一场劫数,应劫的人很多,并不是每个应劫而死的人都要将业因算到我们头上。”   “亭渊,话虽如此,可我总深深不安,那么多人死去,那么多妇孺成为孀妇孤孑,还有那么多人在战斗中受伤致残痛苦终生,这些都实实在在的同我们的举动有直接关系。”   “师娘说得对,师父要不我们在这里多呆几天吧,将那些受伤、致残的人都治好。”   “天道无情,恐怕杀人不害天意,救人反遭天忌。”陶勋忍不住劝道:“你不记得殛魔天劫的经受吗?”   丁柔嫣然一笑:“可是若不是殛魔天劫,我还会是现在的我吗?”   “好吧,我身上还有不少疗疾救治伤的丹药,你们拿去用吧。”陶勋无奈地道:“惹恼了上天,大不了我再替你捱几记雷劈。”   “呵呵,师父真风趣。”董思焉抿嘴笑起来。   丁柔展颜微笑,又问他:“察布伦部族的后续之事该怎么处理?我们故意将那个邪道张仙师放跑,他们多半会杀回来找麻烦。还有,经过这一场劫难本来就已经被东戎王庭严重削弱的察布伦部族再次元气大伤,周围还有两大部族和东戎、北戎虎视眈眈,会不会乘势对他们动手?”   “左王的覆灭象是剜去了察布伦部族身上的一个大毒疮,虽然伤身体,终归没有了随时可致命的危险,我们要做的是帮他们恢复健康,这也算是对他们这次损失数万人口的补偿。至于邪道那边,他们在未弄清虚实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大举动。”   帐篷外有人大声道:“三位仙师,可汗有请。”   陶勋起身道:“走吧,先请可汗停止屠杀,能救多少是多少。”   夜幕下部族营地内正在欢庆,察布伦汗的金帐里热闹非凡,七十几个部落的首领齐聚在可汗帐下,兴奋地喝酒吃肉,大声吹嘘白天的战功和杀人心得。   陶勋三人的出现让帐篷里的气氛一时冷却下来。   陶勋夫妇当时分别陪同公证和库林合逐一拜访各部落首领,并且施展仙术扮作金身菩萨对这些人又是威胁又是下禁制,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尤其是此刻十天的期限未过,人人左手无名指上可还有那一枚金戒指,说不定哪位菩萨一时不快,金戒指立即就会成催命符。   察布伦汗在女儿的搀扶下站起来,在王座前向三人拜倒:“我术烈感谢三位仙师救命大恩,感谢你们帮助我们消灭了叛逆,感谢你们挽救了察布伦部族。”   在他的带领下帐篷里的大小首领和将领跪倒一片,俯身道谢。   陶勋双手虚扶,用仙力将满帐篷的人都扶起来,道:“是长生天没有抛弃你们,所以我们才会来到这里。扎木铁不自量力,自取灭亡,我们的所作所为只是顺天应人,当不得诸位如此大礼。”   众人被无形的力量不可抗拒地扶起来,对三人更加畏服。   赤烈汗颇为豪爽,大声地道:“云仙师对我和我的子民恩重如山,我一定要答谢你们,你们需要什么?金银珠宝、子女玉帛,只要仙师说出来,我一定倾其所有地满足要求。”   “哈哈哈!”陶勋大笑起来,然后环顾着疑惑不解的众取出一个小布袋高举过顶,郎声道:“这个口袋是仙家的宝贝,里面可以装下两座高山。”   他的手稍稍动了动,袋口喷出一道金光落到帐篷中间的空地,空地上立即出现如同小山般的金锭、银块、珠宝、各类金银器皿及名贵皮革等物,堆起来足有五尺多高,金光银光宝光闪得帐内众人发花。   陶勋继续道:“我这袋中还有一千个这么。c;唐悠悠已经和机甲巨人进行了有效的沟通。   机甲巨人告诉唐悠悠,那个自称器祖的年轻人指挥的三代机战队在某些方面乃是占据优势的,但是不是压倒性的,起码自己一方在科武方面甚至神识方面都有着一定的优势,各有所长,结果无非是谁多挨了几巴掌的差距。   唐悠悠这下有底了,所以果断跳了出来当搅屎棍。   “哎呦喂,不是吧,这就是咱们天庭顶尖的大势力?就这点胆色还谋划这个劫夺那个?想法和实力严重不符呀,啧啧本王都羞与你们为伍……”   诸势力大能们齐齐把仇恨的目光看向唐悠悠。   唐悠悠嗤之以鼻:   “看看,看你妹呀看?不是能耐吗?不是觉得自己不含糊,谁都得给你妹的面纸吗?来,给本王点颜色瞧瞧啊!去把火狱占了,不然表嫌老纸鄙视你们,窝巢了的,人家一个搞科武的凡人就把一群群的神仙给吓住了,这修炼还有个毛用啊?!”   雷祖这边一大能憋不住了,回嘴讥讽:   “咱们都知道你最厉害了,唐天王你也表这么说,你能耐大,你去把火狱给占了,咱们表示意见!”   唐悠悠竖起中指:“次奥!就这激将法?能活着出去的话,以后你们雷部所属见了本王绕着走知道不?跟你明白讲,火狱本王不稀得去占,你去占,本王保证不和你们抢。问题是,你们有那个能耐抢吗?表火狱占不了,结果毛都给燎没了嘎嘎!”   雷部大能气得吐血,刚想争辩,唐悠悠一巴掌挡在脸前。   “停停!表再跟本王啰嗦,你要能做主,跟你家雷祖商量一下,以后雷部本王当一半的家,本王帮你们占下火狱,做不了这个主,还是闭住你的比嘴。”   然后唐悠悠直接又把火烧到了帝释天头上:   “哎呀啧啧,真的是能忍啊,我说帝释天老魔头,据说你自打跟了释尊之后都没脾气了,看来还真是酱紫滴哈!   麻痹的,本王就没你那么胸怀宽广,老婆都让人拐跑了,还能沉得住气,不是那啥,你头发咋是褐色的捏?不应该是绿油油的吗?”   帝释天就是一个泥魔,也有三分土性。唐悠悠如此不留脸面地揭他的疮疤,简直就是拿着竹签子一根根地朝他脸上戳。   死倒是不至于,但是疼啊羞辱啊你妹的!   帝释天怒吼一声,掌中一颗雷球噼里啪啦雷电四溢:   “唐悠悠好胆!来与本帝决一死战!”   唐悠悠不屑地一摆手:   “滚犊子吧你,你有啥资格跟本王决一死战?你有本事先把你的头发搞正常了,再和本王死战,现在嘛呵呵,你还真是不配!”   帝释天嗷一声魔血狂喷,魔躯之中魔元乱窜,有走火的趋势,手中雷球拿捏不住,眼看就要爆炸。   胡卢只那一看,立即瞬移到帝释天身边,一掌按在帝释天背上,魔元透体而入,瞬间调理好了帝释天躁动的魔元。另一只手将帝释天手中的雷球吸到自己手中,瞬间没入自己魔躯之中。   帝释天终于喘上一口气来。但是神色灰败,气息减弱。   唐悠悠好像不认为自己过分了,继续刺激帝释天:   “哎呦不是吧,气性还挺大的哈!本王都以为你修炼到天柱崩于前而色不变了呢,境界不够啊,继续和释尊修炼去吧,难保修炼个亿万年,真修成忍者神龟大术了呢嘎嘎嘎!”   “唐悠悠——”   胡卢只那魔音滚滚,怒不可遏。   唐悠悠假装没看到胡卢只那,眼睛四处踅摸:   “谁?谁这么大胆敢直呼本王名讳?活得不耐烦了还是咋地?”   胡卢只那暴喝一声:“唐悠悠,羞辱天主,万死难赎其罪!来与本王决死一战!”   唐悠悠一副愕然状:   “可是这是为什么捏?本王木有得罪过你吧?”   胡卢只那冷笑:“装傻充愣,待会虐死你!”   唐悠悠做恍然之状,拍拍自己额头:   “哦哦哦,你不是和帝释天主脱离父子关系,连界籍都解除了吗?怎么才一会儿,这就又回归了?麻痹的台巴子咋没你这么想的开捏?”   胡卢只那哪里知道啥台巴子港独子的,魔躯一摇,再次显化千手千眼,水晶骷髅也出现了。   “父辱子死,唐悠悠你今日活不了,诸天万界没人救得了你!”   唐悠悠仰天大笑,鼓掌道:   “这话本王爱听啊!父辱子死,这个简单的道理你才明白?”   唐悠悠怒指胡卢只那:   “既然如此,你父帝释天主与悦意天妃之事已经传遍诸天万界,被辱得已经体无完肤,你这个做儿子的咋还没死?啊呸!表和本王说你那时候闭关修炼来着!”   胡卢只那虽然融合了异宇宙魔神的灵魂,但是自己的记忆一点儿没有失去。杀猪的给他爹以及自己兄弟带来的耻辱时时刻刻折磨着他,恨不得将杀猪的千刀万剐点天灯。   而不得不承认,唐悠悠这根搅屎棍还是比较会搅,在胡卢只那心底搅起了无量恶气,觉得不发泄出去,简直不要再活了。   而现在因为融合了异宇宙魔神灵魂,牛逼起来之后,也时刻想着复仇,这是异宇宙大能也阻止不了的。   而唐悠悠之所以如此激怒胡卢只那,本来就有着自己的算计。   唐悠悠其实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宇宙之中,到底有着多少本古老宇宙里过来的大能。   起码他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能够出现在这个宇宙,乃是唯一的奇迹。   而胡卢只那的出现,水晶骷髅的出现,使得唐悠悠急切的想知道,除了胡卢只那之外,周边诸天之中,还有没有自己那个宇宙的来客。   唐悠悠不以为,凭借自己势单力孤的,就可以在这个年轻的宇宙搅起多大的风浪。   哪怕自己出身的家族势力,和胡卢只那融合的魔魔大能曾经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合纵连横,集结势力,方能成事。   所以,唐悠悠就是要激起胡卢只那心中对杀猪的仇恨,而自己和他合力最终擒拿之下,共同劫夺“不灭魔身”炼体大法。   他对这部功法其实也充满了觊觎和必得之心。   横推三千大千世界,虽然只是理论上如此。   但万一真的可以,那么魔身大成之日,还愁打不通两个宇宙之间的风暴带,建立不起一个牢固的通道? 第六百零八章 筹码   事实上,异宇宙大能灵魂和唐悠悠灵魂融合之后,已经变异为一个全新的人族了。   因为俩人的记忆和意志都完整的保存下来,所以说这个唐悠悠乃是原来的唐悠悠没错,说是异宇宙大能也没错。而同时又都不是完全的原来的自己。   这样的功法,在异宇宙来说也几乎是一种逆天的融魂之法,而在道家诸天,甚至于在这个年轻的宇宙来说,却是首次出现。   这样的功法融魂之后,任何大能或者仪器探查都查不出异状,无论从血脉、灵魂、意志,都是唐悠悠无疑。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异宇宙大能根本就无惧暴露自己的特异之处。   特异怎么了?   还不许人家唐悠悠气运浓烈,得到惊天的造化?   你说异宇宙灵魂气息,拿出异宇宙大能夺舍的证据来吧!   否则谁敢轻易镇压一位九野王?哪怕这幽天王乃是不太值钱的的那种。   要真的镇压了的话,那天界有大机缘大气运的大能们岂不是人人自危?   所以,异宇宙大能在完全保留了唐悠悠记忆和意志,任由唐悠悠任性行事之时,只要不耽误自己的正事就可以了。   而唐悠悠本人,则会把这个异宇宙大能的使命当做自己的使命来积极完成,而本身则会认为本该如此。   所以,融魂之后的唐悠悠,已经是一个全新的唐悠悠了。   而唐悠悠对于自己使命的忠诚度极高,当意外得知“不灭魔身”炼体大法的存在时,毅然决定横插一脚,为的就是这个功法有可能在大成或者圆满之后,无惧俩宇宙之间的宇宙风暴以及混沌之海。   假如这个可能存在,更可能实现,那么建立两个宇宙间的通道就不是天方夜谭。   到那个时候,异宇宙殖民计划就会顺利实现。   而唐悠悠本人,则会是自己那个宇宙的大英雄,将会被载入星空殖民史之中,流芳万世。嗯当然,你可以说遗臭万年。   而显然,唐悠悠之所以要激怒胡卢只那,就是要他动手抢夺火狱,掌握主动,而不是等着天上掉馅饼。   因为唐悠悠知道,这个太素遗石空间,乃是勾陈大帝开辟的。   假如在失去尘埃落定之后,勾陈大帝要灭杀包括自己在内的其他所有势力,独吞完整版“不灭魔身”炼体大法,那么所有人将只有束手待毙。   君不见勾陈大帝始终不参与和外道小蝼蚁一方的战斗吗?   为啥呢?   就是人家知道,不管谁得到那功法,只要不出这个太素遗石,就得乖乖滴献出来。   否则,长生大帝也会短命的。   所以,唐悠悠在招惹贪狼魁的时候,就有了一个惊人的打算。   那就是绑架贪狼魁,使得在最终时刻到来之时,自己有足够的筹码和勾陈大帝讨价还价。   而这个筹码,无疑就是贪狼魁。   唐悠悠作为天界一个小势力,因为身份的不一样,知道许多秘辛。   贪狼魁和勾陈大帝乃是血脉兄弟的关系。   那么贪狼魁在手的话,将来就算是勾陈大帝准备杀人妖魔灭口,也要考虑一下自己兄弟的性命。   唐悠悠不以为,假如勾陈大帝无视贪狼魁的性命的时候,老豆母会无动于衷。   而贪狼魁本身,乃是紫薇大帝一系的中坚,唐悠悠的势力自己很清楚,没啥底蕴,但是,假如贪狼魁投入自己一方呢?   事情就有意思多了。   所以,唐悠悠在与贪狼魁对战之时,最终让机甲巨人活捉了他,在机甲巨人体内被严刑拷打,上措施,上手段,终于使得贪狼魁敞开神魂,种下了灵魂契约。   这个意外之喜,使得唐悠悠大喜过望,更加使得他不能坐视色器哥镇压当场,等着杀猪的从过去回来。   而刺激胡卢只那上去占据火狱,就是一个阳谋。   此时的胡卢只那显然被刺激到了。   自从屠哲那个小混球出世在须弥之山后,自己的流年就开始不利。   从天须陀之争到大咸水海截杀无果,从小妈悦意被拐走,父亲帝释天受辱戴绿帽,在在都使得他憋屈得吐血。   而终于等到自己时来运转,与异宇宙魔神魔魂融魂,实力暴增,仍然放不下这个怨念和执念。   纨绔了一辈子,就是被屠哲那小蝼蚁踩着,这口气不出,简直不得活。   而“不灭魔身”炼体大法,不仅关系到自己的将来,更关系着异宇宙能否顺利殖民这个宇宙,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胡卢只那都将杀猪的摆到了死敌的位置上,不死不休。   胡卢只那此时不再和唐悠悠磨叽,极度憎恨地看了唐悠悠一眼:   “唐悠悠你记着,任何羞辱本王者,都将付出不能承受的代价,虽然……你也不例外!”   这话只有唐悠悠能够听懂。   因为不只是唐悠悠知道了胡卢只那融魂了一个异宇宙魔神,胡卢只那同样也从唐悠悠的功法以及科武之中,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而遗憾的是,唐悠悠虽然打着在适当时候与胡卢只那联手征服这个世界的算盘,而胡卢只那则绝对不愿意和唐悠悠联合。   因为水晶魔族之所以覆灭,其中也有着唐悠悠一族的功劳。   机甲巨人的出现,使得胡卢只那回忆起了自己水晶魔一族的悲惨遭遇,恨不得此时此刻就将唐悠悠碎尸万段,哪里还想着什么联合?   唐悠悠从胡卢只那仇恨欲狂的魔眼之中,看到了胡卢只那的内心,也不以为意。   麻痹的,你以为就凭着你一个魔魔,或者苟延下来的几头水晶魔族就想着泥腿魔翻身做主魔?   等着吧,有的是机会让你臣服本王。   仇恨那种东西,岁月是最好的良药呵呵!   而在诸势力眼中,则是以为胡卢只那被唐悠悠刺激到疯狂了,才如此仇视唐悠悠。   而他心通这类神通,对于境界差不多的能们来说,就不要想了,那是谁也听不着谁的心里话。况且谁还没有点儿屏蔽他人窥探自己意识活动的神通呢?   于是大家就看到,胡卢只那并不是马上暴起和唐悠悠算账,而是真的就呼呼地旋转起来数千水晶骷髅,环绕周身,朝着色器哥打出的时空鸿沟走去。   很显然,胡卢只那根本就不怕这条鸿沟,因为他坚信,在水晶骷髅强悍的防御下,什么时间法则空间法则都是渣渣。   占据火狱,谁能比自己更有优势?   色器哥眼睛一眯,危险的光芒一闪。   真的以为本器祖的时空法则炮弹对你的水晶骷髅无可奈何吗?   或者可能吧!   但是你妹的,水晶骷髅不是铜墙铁壁,总是有着不少缝隙吧?   既然有缝隙,你哪里来的胆子敢于无视本器祖的警告?   而胡卢只那才走出几步,就被帝释天喊住,传音道:   “不要当出头鸟!掏光养贿,等待时机!”   “可是我不能忍,快要爆炸了!”   “默念一百遍清心咒吧……”   而有着更多想法的勾陈大帝却开口了:   “诸位稍安勿躁,胡卢只那小天王也听本生意人一言,等那个小蝼蚁回来再说如何?”   勾陈大帝的想法很简单,你们打生打死不关我事,但是在不是最佳的时机死翘翘了,就是浪费生命。   勾陈大帝真实的本意,其实就是希望杀猪的不仅能够炼化血气,还能够炼化火狱的所有火种。甚至于最终得到蚩尤兄弟的肩髀全部炼化,而自己在最后关头收官定鼎,让外道小蝼蚁从始自终甘心情愿给自己做嫁衣裳,而自己只要擒拿了杀猪的,那么只需要将之炼化,就万事大吉了。   所以他当然不乐意胡卢只那得到火狱的火种。   胡卢只那低头沉思一下,忽然仰天哈地一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走回到帝释天不远处。   唐悠悠瞧着勾陈大帝,意味深长地笑着。知道自己想要让胡卢只那开启火狱的打算被这老货给阻止了,未能实现。   不过他倒也没有急眼,反而是对着看过来的勾陈大帝飞着眉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勾陈大帝看到唐悠悠的表情,实在是想吐。   麻痹的本帝不搞基的知道不?   然后勾陈大帝收拾心神,对着唐悠悠道:   “唐天王,本帝有个建议,希望能够听取。”   唐悠悠态度很好:   “好的,您说呵呵!”   勾陈大帝斟酌道:“北斗七星君老大魁星君,不是被你擒拿了吗?你看是不是先放出来?”   唐悠悠作惊讶状:“但是,本王为何要放了他呢?”   心中冷笑,麻痹的这是沉不住气了,终于说出来了。   勾陈大帝呵呵假笑一声:“唐天王不觉得咱们这些势力已经损失了够多的人手吗?本帝觉得,等那个小子回来的时候,还有一场恶仗要打,多一个势力多一份希望你说是吧?”   唐悠悠作恍然装:“哦,但是勾陈大帝,他和您没亲没故的,你管这个干啥?他又不是你兄弟或者你儿纸。至于打架,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是吧?呵呵……”   勾陈大帝腹诽,他是你大爷!   这你妹的算是逼着本帝承认和他又血缘关系吗?   勾陈大帝笑了笑:“算本帝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第六百零九章 佛魔同炉   勾陈大帝自然不会在口头上承认自己和贪狼魁等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这种事情在诸天可以当做谣诼来传说,但是亲口承认,那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事情不被当事人确认的话,怎么都好说,一旦确认,天界格局立马就会发生改变。   三垣四象,本来就是四大势力处在各种大家乐见的平衡之中,昊天玉皇管人事,紫薇大帝管兵权,勾陈大帝管经济,长生大帝管各少数民族,大家各安其位,微妙均衡,看上去谁也不比谁更牛逼一点。   但是尼玛,一旦说确认紫薇大帝不仅和勾陈大帝是亲兄弟,和北斗七星君还是一奶同胞,麻痹的这三垣四象半壁江山直接就成你们家的了。你这是逼着昊天玉皇和长生大帝两家无奈联合吗?   所以,尽管勾陈大帝迫切的想救下贪狼魁,但是给他吃了天熊胆也不敢承认魁乃是自己的兄弟。   唐悠悠拿住勾陈大帝这个痛脚,自然不吝调戏他一把。   唐悠悠做受宠若惊之状,表情很夸张地叫道:   “哎呀,这可是咱们财神爷的人情啊,窝巢了的,本王几世修来的福气?这个人情必须要,那啥,财神爷您这人情啥时候兑现?”   勾陈大帝快气笑了。   这是逮老纸的菜吗?还是说人现在都这么现实和急功近利了?   话音刚落就要兑现,有你这么搞的吗?   还要不要神二代的碧莲了?   但是,这个话还必须得回。说出的话,泼出的水,一枚大帝不说口含天宪,起码也是吐口唾沫是个钉。   勾陈大帝强作欢颜:   “当然!唐天王你需要一个啥样的人情呢?”   唐悠悠故作沉吟一下:   “哎呀,这财神爷的人情啊,不能太随便了,起码得对得起财神爷这个身份是吧?否则就是对财神爷的大不敬啊!嗯……啊……那个啥,财神爷啊,咱们还有灵宝木有࿱《一眼惊鸿之倾世太子妃》《离婚豪门后我上了热搜》《半路却相失》《大唐的玩家们》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888qp.棋牌》。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66826_440120.html
888qp.棋牌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