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云涧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我是三界辩护人,2014荒谬花园

金冠客户端

时间:21-05-13 来源: 富华小说网

金冠客户端

9;些伤势,几乎有窒息之感的清原,只觉呼吸骤然顺畅。   他睁开双眼,便看见那山魈又搬开了一方岩石。   原来他运气不错,被埋在岩石的缝隙中,四周岩石挡住了上面压下的巨石。但也亏得是这山魈,搬走了上方的一些较小的岩石,才露出了空隙,避免困死在此。   清原把小瑜往上推,勉强道:“先把孩子拉上去。”   山魈接过孩子,然后才伸出长满毛发的手,拉起了清原。   清原只觉那手极为粗糙,壮实有力,但已无先前感觉到的威胁,反而有些安心。   ……   烟尘依然遮蔽天穹,如云层般浓厚。   但这里已是一片废墟。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清原看着目露恐惧之色的山魈,自身亦是心有余悸,问道:“它是什么?”   “据说……那……是……山神。”   山魈言语仍是未能流畅,但大抵已经说得明白。   “山神?”   清原眸光微凝。   传闻山魈之类,有修得本领较高的,也常占据一方,自称山神,兴风作浪,称霸一方。   但适才那一位,显然不是山魈。   山魈顿了顿,又说道:“它是……王,山中……都称它是……大山妖。”   清原低语道:“大山妖?”   他看向南方。   遥远的天际,倒着一个人影。   哪怕远在天际,依然可以看得出,那是一个人影。   若是一个常人,只能是尘埃般微小。   但这个人影,哪怕相隔遥远,也依然能够看得清楚。   因为它太过巨大。 第九章 死山神而得地龙   那巨人扑倒在前方,一动不动,声息全无。   “它……似乎……疯癫……”   山魈往喉咙处拍了拍,然后说道:“然后,倒下了。”   清原眺望那一方,神色复杂,稍有变幻。   大山妖稍微一抬脚,便能踢碎一座山峰,可谓万分强悍,凶不可挡。   但此刻它似乎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了。   先前的疯癫,或许便是因为它要死了。   “大山妖。”   清原抬头看了看东方,黎明未至,还算夜间。   先前经大山妖之后,此地山崩地裂,凶禽猛兽都已吓得远远逃离。   所以这一路应当是畅通无阻的。   清原问道:“你好奇吗?”   山魈低下头,嗯了一声。   清原看了小瑜一眼,略微沉默,再看了山魈一眼。   “但我需要你护住她,寻个地方藏起来。”   顿了顿,清原又道:“不许伤害她。”   山魈低着头,嗯了一声。   经过先前的事情,清原倒也勉强信得过这山魈,而且如今时候已过,不再有月正当空,倒也不怕它用小瑜完成仪式。   ……   所谓望山跑死马。   那大山妖落在眼中,较为清晰,于是好像较近一些。但真正往那一边赶路过去,却是极远。   清原身上有伤,奔跑之中,只感伤势有所加重。   但他心中有一股执念,不愿放下。   “大山妖倒下的地方,是南方……”   “仙宫之时,九牛二虎面塑倒向南方。”   “北斗主死,南方主生。”   他咬着牙,不断奔跑。   天已经渐亮。   夜间受惊的野兽远离这一方,但或许天亮之后,还会回来。   他不敢耽搁。   ……   到了近处,看清了眼前场面,不禁心惊。   脑海中的想法,固有的念头,全都颠覆。   大山妖扑在地上,背朝上,胸腹朝下,头颅看向右侧,双眸无神。   而清原最惊愕的是,这大山妖,竟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岩石所化。   头发是红岩,头颅是青石,獠牙是白石,身上是淡黄泛黑之色。   这分明是一座不同颜色的山石,所凝聚而成的山,其形态酷似于大山妖。   若换个地方,清原或许还以为这是根据大山妖为原型,而耗费大量人力,雕琢而成的石像。   但在这里,它显然就是大山妖。   之前山崩之时,清原分明看得清楚,它是一个能够搬山填海的巨人,血气浩荡,筋肉虬结。   “原是血肉之躯,死后……便化作岩石了?”   清原看不到半分生机,姑且断定这大山妖已是死了。   但大山妖道行太高,以修行人而论,可谓深不可测,难以用常理揣度。   清原围着大山妖走了一圈,最终停在它的头颅处。   眼前是大山妖的口部。   它死不瞑目,口中大张。   当它死后化作了一座山,这口就成了山洞。   不必细想,山洞必然是通向大山妖体内。   清原有意入内,但不免犹疑。   “入内一探?”   “但内中是否会有危险?”   “这大山妖是否会复活?我若入内,一旦它复活起来,岂非自寻死路?”   “但……里面有什么?”   下界数年,他不知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机缘。   只知是要让自身得以修行。   但全无头绪,这些年他极为迷茫,只要有一丝希望,不惜为之涉险。   冒险探索的事情,已非初次。而这一次,念头实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世人说富贵险中求。”   “荣华富贵尚且如此,何况我求的是长生仙道。”   清原深吸口气,然后一步踏出,沿着大山妖的口,踏了进去。   ……   大山妖不能以寻常生灵而论。   但清原此时,也只能当它是寻常生灵。   按说经过这里,可直入胃部。   前方有些分岔路途。   他看着下方,有着许多断木杂草。   这就是先前的草庐,被大山妖一头咬碎,吞了下去。   “修道之人,当以丹田为重。”   清原微微沉思,想道:“若以人身的经脉划分,那么丹田位置,应当往这一边走。”   他这般想来,往前行去。   他原本还担忧大山妖身外成了岩石,而内里还是血肉之躯,或许会把自身消化在其中。但现在看来,这些忧虑着实多余,大山妖内外俱已化作了岩石。   他沿着通道而行,左手执长刀,右手持铁棒,略作戒备。   暗红色的通道,渐渐变得昏黄。   他忽然想起自己所修行的黄庭仙经。   土为黄色,位居中央,庭是阶前空地,故而以中空之意,命丹田为黄庭。   他只觉前方有一些光芒,昏黄而泛金,光芒闪烁。   丹田之位,若无差错,应在前方。   “不知前方是什么?”   清原忽然站定。   倘如大山妖之前吞下了活物,而至今未有死去,那么是否会在其中,化作岩石,还是……依然未死?   他虽有武学技艺,但毕竟还是门外汉,至于修道,甚至还未入门。只要有一两头虎狼在此,便有些危险了。   深吸口气,清原往前走去。   绕过前方,便见一片金光闪烁。   一双金色的眼眸,与他对在一起。   那是一双怎样的金眸。   它威严,厚重,苍茫,而愤怒。   金眸的主人,长着一对鹿角,有牛耳,龟目,虾须,獠牙,布满金色鳞甲,赫然是一个龙头。   这是一头五爪金龙。   金龙长约一丈,被锁链束缚。   那锁链漆黑如墨,粗如臂膀,两侧各有两根,共有四条。   锁链一头,定在四边岩壁之上,也即是之前大山妖的血肉。   而锁链这一头,则锁在金龙身上。   ……   尽管这龙仅有一丈,但清原却能从它眼中,看到岁月沧桑,古老苍茫之态。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清原以往所看过的典籍,书中记载瞬息间在心中闪过,“真龙不能以大小而论,它虽然不大,但气息沧桑,这是一头不知经历过多少岁月的真龙。”   清原有意动作,然而与那金龙双眸对视之后,却仿佛身子僵硬了一样,无法动弹。   金龙静静看着他,然后似乎有些愤怒。   它尾部一摆,瞬息游动而至。   清原脑海一空。   仿佛山岳压迫而下。   比之于先前大山妖踢碎山峰之时的压迫之感,也不减逊色。   忽地,锁链哗啦作响。   这金龙被锁链束缚,顿时缓了一缓,但它猛力挣脱,那锁链居然有些松动之感。   清原心头大惊,拔刀斩了过去。   一声脆响,布满血煞之气的长刀斩在金龙头上,然后脱手而出。   而那金龙竟然全无损伤。   它猛然一挣,卷住了清原。   锁链拉动,把它拉了回去。   但被它卷住的清原,也被拉了过去。   “糟……”   清原空出手来,用铁棒狠狠砸下。   昂地一声龙吟,惊天动地,洞中尘灰抖落,碎石纷飞。   铁棒运使,竟比长刀还利。   金龙哀鸣不休,已被他一棒打成两截。   它充满了愤怒之色,上半截躯体,双爪按住土地,返身便咬住了清原胸腹之间。   而下半截龙躯,则打在了清原的头顶。   剧痛充斥了一切感官。   然后无数个念头,纷纷闪过。   “若不得成仙,百年后便是一堆枯骨。”   “可为了成仙,却死于今时。”   他心中想道:“这……糊涂账……”   心头叹息,终究无言。   寻仙访道,又哪有必成的道理?   世上多少寻仙访道之人,行走山间,死于虎狼之口,摔落山崖之间……   只是。哪怕无缘得道,至少尽力了,奋斗至今,也不枉这一生。   他来不及有什么感叹,无尽的黑暗便如潮水般淹没自身。   ……   三十三天外,九十九道宫。   云深不知处。   “祖师。”   有道人来禀,露出骇然之色,低声道:“龙池有变,动荡不堪,适才弟子观看,龙池底下,诸多游鱼之中,似多了一条金红鲤鱼。”   “命下界尘世守正道门,略作查探,但……仍以大事为重……”   苍老的声音,悠远而深邃。   ……   南方至深处,隔绝天地外,虚空混沌中。   无色无雾,一切虚空。   “报天君。”   有婢女来报,说道:“萤火灯笼里,有一个忽然破开,奴婢等已收拢诸多萤火,但……”   内中未有回应。   婢女颤声道:“萤火多了一只,未知来历。”   过了片刻,才有一个轻柔悦耳的男子声音说道:“未知来历?”   婢女跪伏下去,低声道:“定非原本笼中萤火。”   “我这里灯笼众多,每一个都登记造册,内中多少萤火,俱都查明。如今无故破开一个,又添多一只,莫非世上还有一个修行之人诞生?”   那声音顿了顿,说道:“初入修道之门,不去诞生池,直接便出现在灯笼之中?莫非是个异类?”   那婢女低声道:“天君之意?”   “封神大事为重。”   天君道:“命下界尘世浣花阁,稍加注意便可。” 第十章 练气   当清原睁开双目时,看见的是一座空旷地室。   没有金龙,没有锁链。   眼前的岩壁上,隐约有一篇文字。   但他头疼得厉害,难以安定,更无法观看那文字。   他甚至连那金龙和锁链的去向,都来不及理会,只得撑起身子,勉强盘膝坐下。   头疼欲裂,杂念丛生。   但他依然意念坚定,意想头顶明月照身。   明月一分为六。   月光之下,照澈一切污垢。   然后在月光之中,迷雾之内,便有若隐若现的一座楼阁。   楼阁共九重,宛如玉质,精致典雅,最高处隐在云雾间,看不真切。   有了九重楼阁坐定,总算安静平息了许多。   他原想收功,却有些莫名的冲动。   然后又意想着气血劲力,去冲撞那九重楼阁。   只因他没有仙根道骨,故而没有真气法力,若无意外,只能是无用功。   但这一次,似乎不同。   ……   气力如烘炉,血流似江河。   轰隆声响,仿佛浩荡波涛,汹涌澎湃。   隐约之中,能听一声龙吟,好似有一条真龙游荡在江河之中,兴风作浪。   然后他的血气,仿佛也染成了金色。   昂然长啸。   龙吟充斥脑海之中,占据了一切声音。   然后那气血所化的江河洪流,以及内中若隐若现的金龙,便撞上了九重玉楼的第一重楼。   轰!   清原经数年努力,仍纹丝不动的楼阁大门,轰然破开。   自身的气血洪流。   自身的念头魂魄。   一切都灌入了九重玉楼之中。   第一重门开!   修道境界,第一重天!   九重玉楼第一重,练气楼。   ……   感应着眉宇之中,那个坐落在月光之内的楼阁。   第一重楼开了。   楼中简朴,全无饰物,也无壁画,内中虚无空荡。   只有一缕真气,在内中游荡。   这就是真气!   修道人修炼而成的真气。   许多未得真传的修道之人,终其一生,也未必修得出一口真气。   有这一口真气在身,能护持脏腑,能舒活筋脉,能活络气血,从而延年益寿。   “第一重楼?”   清原犹自惊愕,然后便是欣喜若狂。   他之所以离开上界仙宫,而落入尘世,不正是为了得以修行?   他努力追求,往南而行,跋山涉水,历经无数艰险,悬于生死之间,如履薄冰,不正是为了得以修行?   此刻一朝突破,踏上了仙道的第一步。   他甚至还不明白其中缘由。   他本以为自己在这修道路上,已经走到了尽头,身死于此,一切念头想法都归于虚无。   然而原本以为死去的他,从黑暗中醒来,竟能踏足修行的道路?   “正是大难不死,后福无穷?”   饶是他自觉心境平和,到了此刻,也不由欣喜万分。   那一缕真气,随着意念而出,游走全身。   尽管细微,尽管作用似乎不大。   但却代表着他踏足了修道境界的第一重天。   自此,打开了修行的大门。   “原来我苦寻多年而不得的机缘,位于此处。”   清原心头纷乱,难以清净。   然后,他开始运转真气,顺着经脉游走,以黄庭仙经之功法运转,不显枯燥,反而乐在其中。   过了许久,才算平静下来。   他静静收功,安定下来。   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抬头再看,那一片文字,便映在了眼中。   ……   余得道多年,多年来,行走天地,游览八方。   途中至此,惊觉此地五行均衡,风水极佳,生机勃勃。   再看山川分布,河流走向,俱是极为特异,犹若人之母胎。   果不其然,以天地为身躯,以山岳为胎腹,以溪河为血流,以草木为生机,以岩石为肉身。   这一方地界,宛如身怀有孕之人,内中已孕育出来一尊神灵。   “这大山妖,是天地生成的神灵……是这片山河孕育出来的山神?不同于今后封神的神灵……”   看到这里,清原蓦然一惊。   如此生灵,天地而生,当真是天之骄子。   “但是……这位能够拘禁神灵的仙家,又是何等人物?又有何等神通?”   清原心生敬畏,便继续往下看去。   ……   人在母腹,依靠脐带,能从母胎之中,得到一切生存之气,实如一体。   人出母腹之后,切断脐带,便是两个生灵。   天地孕生的神灵,也是如此。   它在山中,孕育未生,实如山川河流之一,能汲取山河大势。   而一旦出世,便是一个天生神灵,切断了天生与山河的直接联系,再非是一体。   清原暗道:“原来如此。”   这位仙家怀有一道法门,极为玄妙,能汲取山河大势,以此得道地脉,妙用无穷。   于是,便用这法门把山神拘禁起来,维持它与这山河那一道脐带般的联系。   “布下诸般痕迹,形成大阵,聚敛风水以求地脉。”   清原心道:“地脉一成,就是地龙?”   先前那五爪金龙,想来就是地脉显化,而锁链将之锁在大山妖体内,也即是借助大山妖汲取山河大势而成。   他想了想,自身恐怕是融合了那金龙,得了地脉在身,打破了原有的命数,才得以修行。   这位仙家的记载,仍有下文。   清原收敛了杂念,静心观看。   ……   地脉若成,就是地龙。   而地龙非同寻常,身形翻动,即可使山河动荡,大地开裂,因此才被那仙家锁在这里。   龙脉一旦能成,会吸尽此山神灵性精气,此法到了最终,便是死山神,而得地龙。   “龙脉若得丹道圣手,可炼制丹药,能入仙品。”   “可存于法宝,作其真灵,增添万分威能,能成仙宝。”   “可用于修行感悟,细观山河,体悟大地。”   清原看得心惊,然而再往下看去,登时脸色一片煞白。   地龙未经炼制,不可容纳于自身。一旦容纳于身,仙家道体可无恙,肉体凡胎则不然。   这句话,宛如雷霆一般,震得脑海一片空白。   “地龙是山河大势凝成,唯仙家可以承受,肉体凡胎,无法承担,定然生出后患。”   他一双瞳孔,骤然缩紧,“如无解救之法,三五年内,死期将近。”   除此之外,龙脉成就时日越长,便越是强大。   那么肉体凡胎,便越是难以承受,后患发作之日,则更近一些。 第十一章 广元古业天尊   “地龙入体,唯仙家可以承受?”   “难道三五年内便要成仙?但是,古往今来都无此例……”   “难不成,好不容易解了天生的限制,又落入了这必死的局面?”   清原看到这里,心境动荡。   但他之前不能修行,承受着日夜修行而不能成就的枯燥,所以善于把持心境,未有过于失态。   他深吸&

 
  • 富华小说网(dalianfuhua.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