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建安全教育平台登录 目录共6900章

首页

福建安全教育平台登录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6192章 醒来后

福建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53bb;。你若是失败了,这三天过后,沙罗娜不管有什么计划,都将用不着你。”   唐小峰叹气:“三天的时间,会不会太短?”   言锦心冷笑道:“你能骗住萃芳姊,淑媛帝姬自幼长在宫中,难道还会比萃芳姊更难骗?”   唐小峰定睛看她:“我对萃芳是真心的。”   言锦心淡淡地道:“那你就对淑媛帝姬再真心一次便是。”   香雨双手握在胸前,眼冒星星:“不愧是唐公子,对哪家姑娘都能真心起来,香雨好崇拜哟!”   呃……   这话怎么这么刺耳?   马车到了住处,唐小峰挥一挥手,跳了下去。   ……   玉英亲手做了晚饭。   唐小峰与三女一同吃了。   然后,他便与红蕖、芸芝一同商量。   “我已跟姐姐悄悄商量过,”他低声道,“祭天大典上,叠金九星必定会被催动,而那些姑娘体内的先天元神,则是催动叠金九星的能量,所以我们一定要在那之前找到敏叔,将他救出。”   芸芝道:“那华芝、芳芝她们呢?”   唐小峰道:“祭天大典并不是在宫中举行,而是在中都外的祭山,那个时候,不管是八圣还是十六神,包括神皇、二妃、淑媛帝姬,应该都会在祭山的祭坛上,那正是我们救人的最好时机。问题是史幽探和萃芳、紫琼很可能都会在那地底,还有天魔宗,言锦心一旦发现我们救回敏叔后,并不马上离开,弄不好就会意识到我们的打算,翻脸就成我们的敌人。”   又叹一口气:“我们原本就是孤军作战,那些姑娘却有四十八人之多,到时候,很可能只能选择性地救出,无法全部助其脱险。”   骆红蕖却道:“大哥,你可记得在宗灵极乐城时,我们从极乐城大管家那抢来的包裹?包裹中藏了不知多少的宝藏,用来装那些宝藏的袈裟……”   唐小峰眼睛一亮:“那个袈裟在紫芝那里。”   骆红蕖道:“不过那个袈裟虽可以用来装宝,但是否能够用来装人,却还未知,恐怕要提前试上一试。”   玉英面无表情地道:“但就算将她们全部救下,我们却又要怎样逃出这天人境?”   芸芝却道:“若是按这九个镜反之门所构成的地盘来推算,其中一个镜反之门,必定是在中都的某处地方,而每一个镜反之门都与外界相通……”   “这也是姐姐的意思,”唐小峰道,“所以这四天里,我们不但要救出敏叔,还要找到藏在中都内的镜反之门。如果找不到这个镜反之门,那就算救出敏叔和那些姑娘,我们只怕也是全军覆没。”   玉英道:“就算找到它来,奴婢也仍然觉得,全军覆没是必定的。”   唐小峰道:“玉英啊玉英,你说话怎可这么直接?”   玉英微微一福:“奴婢错了,奴婢应该往好处想,只要找到那镜反之门,我们救出敏老爷和那些姑娘后成功逃出的希望,必定能够从‘全军覆没’变成‘九死一生’,所以,请主人一定要加油。”   唐小峰叹气……他怎么有个这样的丫鬟?   ……   唐小峰来到自己房间。   刚一进去,一股阴阴寒寒的感觉便涌了过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魔杀。   魔杀孤单单地坐在那里,整个人都像在融入逐渐昏暗的夜色一般。   唐小峰小心地问:“你已经解决掉史幽探那贱人了么?”   魔杀冷冷地道:“怎可能那般简单?”   唐小峰苦笑:“连你都觉得不简单,她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另一边,骆红蕖飘了过来:“大哥,你在跟谁说……话。”   阴气一卷,咚声传来。   唐小峰皱眉:“你做了什么?”   魔杀冷冷地道:“让她们先睡一会儿。”   唐小峰苦笑……这人当着自己的面,仅仅只是坐在那里散出阴气,红蕖、玉英、芸芝便全都被他弄晕,以他这样的修为都没有办法简简单单地解决掉史幽探,看来那史幽探确实有些难缠。   魔杀却道:“其实昨晚我便已找过她的麻烦,以我一人之力,要击败她并不困难,要杀死又或是擒下她,可能性却是不大。皆因她的本事虽不及我,却有来去灰界的本事,我根本困不住她。”   “昨晚?”唐小峰皱眉,“昨晚你不是在跟踪我们么?”   魔杀冷笑道:“昨晚若不是我逼走史幽探,你和你姐姐只怕已是死在她的手中,你现在才知道么?”   原来这两个人昨晚竟在自己背后打了一架,而自己却一无所知?他与这两个人的实力,真的就相差到了这种地步?想到这里,他蓦地一惊:“你现在在这里,那万一她跑去找我姐姐麻烦……”   “整个中都都已在我的灵识覆盖之下,”魔杀淡淡地道,“她只要一出现,我马上便知。不过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绝不会轻易出现。”   又冷冷地道:“不过我看她未必会害你姐姐,倒是要杀你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昨晚你跟你姐姐从皇宫溜出来时,她便已看到了你们,当时她似乎有些惊讶,然后马上便动了杀心,却是冲你来的,或是因为她觉得只要杀了你,你姐姐必定就会离开这里。”   唐小峰喃喃地道:“原来我昨晚竟是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说。”   然后,他又看着魔杀:“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我又到底是谁?”   魔杀冰冷冷地道:“我是谁,无需告诉你,至于你是谁,我怎么会知道?”   唐小峰小小声地问:“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穿越者?”   魔杀皱眉:“穿越者?这是什么东西?”   唐小峰松一口气:“你不知道就好……”   “我虽不知道什么是穿越者,”魔杀淡淡地看他一眼,“但我却知道,你不是这世界的人。”   呃……这不就是穿越者?   唐小峰看着魔杀,苦笑道:“我能不能再看看你的脸?”   魔杀现出身来,将兜帽缓缓摘下,露出一张少年的脸。   唐小峰喃喃地道:“其实我也记得自己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看到你后,我突然又有点不确定了,因为我上一世,好像就是长成你这个样子。”   这个魔杀,竟跟他记忆中自己的“前一世”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同一个人。正是因为这点,在看到魔杀后,他对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开始有了怀疑,甚至想着,也许自己有关于上一世的记忆,其实全都是他头脑中的臆想,其实根本就没那回事。   “你能不能告诉我,”他看着魔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杀淡淡地道:“你可听说过‘三千世界’?”   “这是佛教的说法,”唐小峰点头,“说是每一个有日月的地方,便是一个世界,三千个世界合在一起,便是一个小千世界,三千个小千世界合在一个,便是一个中千世界,三千个中千世界合在一起,便是一个大千世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是这个意思。而‘三千世界’,其实便是大、中、小三个层次的‘千世界’的合称。”   “所谓的‘世界’是否真有那么多,根本无人知道,”魔杀淡淡地道,“但世界绝非只有一个,这个却可以肯定。按理说,每一个世界都互不相通,就比如我们这个世界,在佛经上称为‘婆娑世界’,在西方教中,婆娑世界的教主乃是释迦牟尼,其实释迦牟尼在西方教中的地位并非最高,但因只有他的本尊可以出现在这个世界,其它佛祖纵然出现,亦只能使用身外化身,故而,在这个世界里所说的佛祖,慢慢的也就开始特指释迦牟尼一人。”   又道:“各个世界之间,本是互不相通,皆因隔开这些世界的,乃是一种纵连神佛也不敢轻易碰触的戾气。听说那些世界有的与此间截然不同,有的却非常相似,又有一种说法,说‘大千世界’乃是一棵大至不可思议的世界树,每一个世界都是长在树上的花与叶,若是同枝而生,那便极是相似,若是异枝而生,那就截然不同,至于是或不是,鬼才知道。”   “鬼也不知道。”   “嗯……的确是鬼也不知道。”   “你说的那种隔开所有世界的戾气,不会就是阴幽戾气吧?”   “所谓‘阴幽’,不过是那些神佛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随口取的罢了,”魔杀道,“只不过阴间恰好有一处地方,那种戾气缓缓泄入,阴间之所以阴气幢幢,其实也是与此有关。所谓的‘阴间极阴之地’,其实便是这种戾气泄入之处。”   “我明白了,”唐小峰点了点头,又看着他,“换句话说,我的的确确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   魔杀冷冷地道:“嗯。”   唐小峰道:“我一直以为我是灵魂穿……莫非我是肉体穿?也就是灵魂跟身体一起穿了过来?”   魔杀道:“原本就是。”   “好吧,剩下的我就直接问了,”唐小峰看着他,“那为什么,我现在会变成这个唐小峰,而你却把我的身体抢了去?你不会是玩夺舍吧?”   他一问完,马上就知道自己问错了……因为魔杀正用那想杀人的眼睛看着他,简直是要把他碎尸万段一般。   唐小峰干咳一声,小小声地道:“反正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了,剩下的全都说出来,也没啥关系吧?”   魔杀咬了咬牙,冷冷地道:“这事,要从当年的一个下界天神说起,那是大荒之前的事,有一个天神奉命下界,却因为某个原因,再也不想回到天庭,只是他虽然想要逍遥于人世,但他在天庭时,便已得罪了太多的人,选择不回天界后,没多久便被削去神职,处处受人掣肘,时长日久之后,他越来越心灰意冷,于是干脆想着,既然佛说有大千世界,那自己何不离开这个世界,到另一个有日有月的地方,看看是否也如这个世界一般黑暗?”   “但每一个世界之间,都隔着阴幽戾气……”   “所以他便独自一人,住进了阴间的极阴之地,”魔杀道,“其实那极阴之地,便是这个世界与外界相通的缺口,他住在那里,用了数千年的时间,来让自己适应阴幽戾气,为最后的离开做准备。”   唐小峰叹一口气:“能够独自一人,在那种地方活上数千年,想必他对这个世界早已失望透顶……那他最后离开了没有?”   “没有,”魔杀淡淡地道,“就在他万事俱备,随时准备离开时,有一位仙子找上了他,让他帮她做一件事。”   唐小峰问:“什么事?”   魔杀面无表情:“当她弟弟。”   唐小峰瞪大眼睛。   魔杀冰冷冷地道:“有问题么?”   “咳,没有问题,”唐小峰干咳一声,“他肯定是没有同意。”   “他同意了。”   唐小峰错愕道:“同意了?这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他已经心灰意冷到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这个世界,那为什么别人叫他做事,他却还会同意?他准备了数千年,难道就因为那个仙子,就任由自己的准备全都白费?”   魔杀沉默不语。   “我知道了,”唐小峰笑道,“想必是他之所以心灰意冷,主要还是为了这个仙子。想来,他在天庭时既然得罪了那么多人,又敢义无反顾地离开天界,再也不回天庭,自然是因为他本就是一个坚强与倔强的性子,别人怎么看他,他根本就不在乎。但是他可以不在乎其他任何一个人,唯独那个仙子却是例外,所以那位仙子前来寻他帮忙时,他立时看到了希望,也就不再想着离开这个世界了。”   又笑道:“而那位仙子,也必定是知道这个天神乃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所以当她有事要人帮忙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个天神,她或许并不喜欢他,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绝望至此,但她却相信他的为人,所以尽管几千年不见,当她有麻烦的时候,便要寻他相助。”   魔杀虽然依旧沉默,但那冰冷的表情,却化开了许多。   唐小峰却又小声问道:“但问题是,为什么那个人却没有如那位仙子所愿,变成她的弟弟?”   魔杀咬了咬牙,道:“那个时候,那位仙子因犯了天规兼输了某个赌约,将被谪到人间,一旦转世,在证回天仙之前,她将记不得自己前世之事。但她却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要做,所以她要那位她信得过的天神帮忙。”   又道:“在她转世后的第二年,她的弟弟也即将出生,那位天神便按她吩咐,在阴间极阴之地设好阵法。其实他也不知道会出生在哪里,但这没有关系,因为那位仙子早已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只要按着她的吩咐,那个天神便可以绕开阴曹地府的管辖,投胎转世,成为她的弟弟。由于他既没有过奈何桥,也没有喝忘川水,所以他会记得自己是谁,也会记得那位仙子要他做些什么。”   唐小峰道:“然后呢?”   魔杀冷冷地道:“就在他发动阵法,即将转世投胎的时候,却出了一个岔子,一个蠢货穿过阴幽戾气,掉了下来,那蠢货身上多处骨折,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给撞的,他奄奄一息,就算放着不管,他也必死无疑。”   唐小峰道:“再然后呢?”   魔杀咬牙切齿:“他虽然是个蠢货,但问题是,就在阵法开始发动的那一刻,蠢货刚好掉到了阵里……”   唐小峰道:“又然后呢?”   魔杀死死地盯着他,忽地身子一窜,破顶而出,仿佛多留一刻就会忍不住想要杀人一般。   唐小峰抬头看着头顶的那个大洞,耸了耸肩。   兄弟……至于吗?   第四十八章 兵解?!   魔杀走后,唐小峰用他五行幻化的剑气将屋顶的大洞补好,然后便将依旧昏睡的玉英抱回她的房间,替她盖好被子,在她冰冷冷的脸上亲了一下。   接下来就把骆红蕖和芸芝两个义妹抱到自己床上,一手搂一个,大被同眠。   他搂着两个义妹,摸啊摸,同时把魔杀刚才所说的话整理了一下。   看来自己确实是一个穿越者,这点并没有疑问,只不过他本以为自己是灵魂穿,其实却是肉体穿。   魔杀说,摔进阵里的那个“蠢货”全身骨折,奄奄一息,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撞的……上一世的他不就是被车撞死的么?   看来他被撞倒后,就连着身体一起穿越,落入这个世界阴间的极阴之地,摔到了魔杀布下的那个阵里,结果,灵魂代替魔杀投胎转世,变成了百花仙子的弟弟,而上一世的身体则留在了那里,或是因为那个阵法的差错,或是因为别的原因,被魔杀给占了去。   嘿,想不到会是这个样子。   到了半夜,二女慢悠悠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跟他睡在一起,俱是睁大眼睛。   “大哥,”骆红蕖轻声问,“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唐小峰左搂芸芝,右搂红蕖,打个呵欠,“我们继续睡。”   二女枕在他的胸膛,面面相觑。   ……   第二天一早,宫中有使者前来,告诉他淑媛帝姬今日不用上朝。   唐小峰来到皇宫,发现姐姐并没有到,立时知道必是仙妃沙罗娜在其中做了手脚,乃是为了给他和淑媛帝姬创造机会。   路上,一名宫女悄悄向他暗示,让他知道淑媛帝姬不在书房,而是在御花园中。   来到御花园,果然看到淑媛帝姬坐在池边亭内,看着落花流水,膝上虽然放了本书,却是无心观看。   他上前请安,淑媛帝姬看到他,颇有些讶异,他胡扯一番,说自己本是进宫向娘娘问礼,得知帝姬在此,便前来看看。   早有宫女铺席摆案,两个隔案跪坐,唐小峰信口开河,直扯得天花乱坠。   淑媛帝姬久居宫中,以前从不曾有人与她说过这么多逗趣的话儿,不时捂嘴直笑,只觉这些话虽是乱扯,却也扯得新鲜有趣。   笑了一阵,宫女献上茶点。淑媛帝姬略饮一口,看着池上落花,不知怎的便叹了一口气。唐小峰心想,若只是逗她说笑,那只能增进友情,让她觉得自己亲切,却是无论如何无法打开她的心扉的。   于是侧过身来,亦看着池面,缓缓吟道:“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淑媛帝姬本就心事重重,听到这句应景佳句,免不了的又叹了口气。   唐小峰低声道:“殿下既然不愿做神皇,为何却不说出来,让大家知道?”   淑媛帝姬哪里知道他偷听到自己与花儿的悄悄话?听到他突然揭穿自己心事,心神蓦地一震,扭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唐小峰缓缓地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生。就算成为神皇,亦不见得就比平常人更了不起,况且,不管是帝王也好,是百姓也好,最重要的还是开心,殿下何苦非要去做自己不开心的事?”   淑媛帝姬脸色微变,盯着他的侧脸:“你怎知我开心又或是不开心?”   唐小峰回过头来,与她对视着:“殿下可知道,每个人的眼睛都是其心灵的窗口,殿下虽将自己的心事藏得极深,但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却早已从你的眼睛里透露出来,只不过,这样的心事唯有有心人才能读懂,否则的话,纵是父母与至交,亦是看不懂的。”   淑媛帝姬心儿不由乱了起来,心事被人看穿,本是一件尴尬与难堪之事,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每一个人的心事,都是想要让人知道的,一方面隐隐藏藏,一方面却又渴望被人了解,这是她这个年纪,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   唐小峰却又一脸抱歉:“虽不知殿下为何非要做自己不想做之事,但远越其实是不该问的,还请殿下见谅。”   然后又微微一笑,扯开话题,谈风说月,聊花聊水。  0。6e0;为兽型真灵血脉的缘故,通过一定交流甚至交易,相对强大的荒狂古兽根本就回避那片区域,所以苍山境的修士只要面对低级虫族的冲杀而已。   而血魄岭更不用说了,里里外外足足八层防御铁壁,数百上千驾机铁巨灵傀儡,神煌灭绝炮甚至都组成炮阵了,别说防御,若是需要扩涨地盘,血魄巨城甚至可以组织部队进行反攻。   这些待遇都是大雪山要塞所没有的,他们没有充足的物资,没有高明的管理阶层,前一段时间,就连最后的倚仗,大雪山高手群都离他们而去,面对如海虫群的扑杀,他们还可以凭借墙壁与阵法招架,但面对那些体形巨大的荒狂古兽,这些舍生忘死的一线修士甚至无法造成有效伤害。   一只巨大的血色三头巨狼在扑咬冲击着要塞防御,它每一个头颅都拥有一个属性能力,冰头封冻,火头吐炎,中间那个似是土属性的头颅则负责物理冲撞,因为本是一体,所以相互之间契合到了极致的地步。   寒冰与烈火过一遍后,再以中间的土属性头颅巨力猛撞,加持什么防御法阵的城墙也禁不住这样冰火九重天的反复折腾。   一些敢玩命的低级修士直接跃出城外,想要近距离寻找这头巨狼的弱点进行攻击,只是往往还没靠近,便已经在那庞大冰火领域的作用下死于非命,这只荒兽的护体真元罩居然不是用于防御,而是用于攻击的,那种领域类的周身气罩固然不如传统的护体真元罩坚强高防,但笼罩更远,还附加种种杀伤术法,被笼罩的修士受冰、火、土三属性元气的侵蚀,这种手段对于同阶存在来说只是影响,但对于低几级的修士来说,就是触之既死的范围性杀招。   “呼呼呼呼……”恍如流星一般的蓝色火雨自远方杀至,整个大雪山要塞已经没有足够的灵石来启动笼罩全城的防御结界了,结果面对这种远程攻击便只能生生受着。   如是攻击在城头战阵还好说一些,那种范围性的杀伤多少能抑止一些敌阵的潮水冲锋,但如果往要塞中后方落,那就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一面痛殴了,朱鹏之所以在血魄岭玩命的发展空中部队,就是最恶心这种远程的蓝炎火巨虫,它们是古代攻城战中,守方必须要直接绞杀的敌方攻城车部队,若不能有效牵制,必然会造成已方的大比例伤亡。   大雪山的掌权者们并非完全不懂这些,尤其是在朱鹏给他们指出兵家一脉的战术思想后,只是他们把更多的精神都放在争权夺利贪污敛财上面去了,反正哪怕城破,他们也有远程法器往其它的灵域飙,只要手里攥着足够的资源与利益,那就是日后生存的完美保障。   抱有这种想法的大雪山高层修士不在少数,所以朱鹏与血魄一脉的人马走后,这处要塞防守局势才会恶化糜烂的如此迅速,若是朱鹏愿意钉在这里帮忙管理,不说强行扭转局势,至少在储备资源完全打光之前,大雪山要塞绝对稳若泰山,甚至让他硬生生支撑到转机出现也犹未可知。 第539章 妖异血阵,神族降临   奈何,大雪山管理者的政治属性与管理才能比之朱鹏,差了实在不是一点半点而已,如果把修士的管理、行政能力具现为100,那朱鹏在这个方面至少90左右,而大雪山这些管理者,能够有30左右就算不错,他们的存在不但没能延长大雪山要塞的寿命,甚至起到了不少反效果。   “轰隆、轰隆、轰隆”数只恍如巨蛇一般的钻地巨虫自土层之内钻入大雪山要塞的内部,打死它们是没有用的,因为后面打通的地道中已经有无数嗜血虫族整装待命。   整个要塞被布下的“点石成金”术法作用时间早已过了,但由于管理层的混乱与要塞内的惶惶人心,这个明显的破绽居然没有人发觉或者说在意,这就好像高明剑手凌空斗剑,一个真实破绽的出现并且还被对手抓住机会,这几乎只意味着一个字:“死”。   整个大雪山下方被钻透,前方有巨型荒兽冲城,上方有蓝色的流星火雨几乎是不停不住的砸击而下,这样的凶猛攻势,也许在血魄岭这样地方还可以生生吃下,但像苍山境这样的地方就绝对顶不下来了,更何况像大雪山要塞这样连苍山境防御等级都远远不如的地方,大雪山,崩矣。   蓝色的苍炎虫火,在大雪山灵域之内焚起了无法控制连绵火热,地道之中的海量虫兽杀出,它们里三层外三层凭借可怕的数量围着城内的生灵砍杀,不管是人还是其它,反正一切活着的生灵在它们眼中都没有任何区别,被杀,是他们存在唯一的意义。   锋锐的长刀挥斩,殷红的血水流淌,不管你前一刻是风华绝代还是腰缠万贯,此时此刻,没有力量就只意味着一个死字,在血魄岭这样的地方可能还不觉得,因为净是他们杀虫子了,虫子少有能杀到他们的时候,但在此时已然城破的大雪山就可以感受到,什么叫天地杀劫,什么叫末日清洗……   数道高速的飞行法器破空而去,尽管有数只体型异常巨大的血蝙蝠横空拦截,但在这个时期能够拥有飞行法器的,基本上都是极为扎手的硬点子,一直未上阵拼杀的高阶修士此时拥有着异常充足的战斗潜力,他们瞬间便联手撕破了那些妄图拦截的荒兽血蝠,然后以既急且快的速度四射而去,他们有的飞向北地甲级灵域的方向,有的飞向昆仑、蜀山这些老牌老大哥势力,还有那么一些,却往东方血魄岭的方向飞射。   这些安全逃离的修士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没往下方那恍如地狱一般的景象,看上哪怕一眼,这都是他们直接缔造的血与结局……   一处大城告破,意味着至少数十万众喂了虫子荒兽,那股血水的流溢,尸骨的四散与横死者的无尽怨毒几乎可以撕破空间,成为一些遥远存在的最好坐标。   如果从整个大雪山要塞的上方看,便可以惊异的发现,那尸山血海渐渐的蠕动,慢慢变成了一个巨大繁复的血色法阵,只是既不是圆形也不是三角,相比修行界目前流传的种种传统阵图,这个以数十万智慧生灵的性命为祭品的可怕邪阵,更像一个诡异的符号标志,远远多于像一个法阵。   当然,像什么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却是作用效果,那个血色符号型阵法成型,先只是人类的尸骨血肉融化成血水而已,接着就是异星虫族的尸骨血肉,然后是荒兽,随着吞噬血肉的越来越多,这个血色符号也越来越大,并且恍如沸水一般渐渐的“煮沸”,冒出一股腥红但是明亮的血光与蒸汽。   当大阵真正完成时,它连活着的生灵血肉都不放过了,别管是人类、虫族还是荒狂古兽,这个血色阵图皆不放过,它就像一个最有理智的狼群般,谨慎的吞噬自己能够吞下的力量,当自身的力量终于积蓄到一定顶点时,才终于爆发出自己的险恶贪婪,阵图所辐射的区域它一个生灵都没有放过,无论是那几只恍如巨蛇的钻地巨虫还是那头强横非常的三头血狼,在它焚元化血的特异力量下,都被缓缓的化为浓稠异常的血水,然后融入阵中。   那头三头血狼的实力最强,不论体魄还是妖力都不逊色于炼气大圆满境界,法体双修的强者,只是此时此刻它终于还是吃了这焚元化血异力的亏,刚刚开始时还不觉得什么,但等到觉察出什么时,却发现自身中招已深,就连呼吸喘气内脏之中都透着一股火辣辣的血腥味,这明显是被异力侵入了内脏,终于,它在苦痛挣扎许久之后,缓缓倒在了血色的大阵之中,成为了这个邪异法阵的最后养分。   直到确认四周再无任何可供吸收的有机质生灵后,这个血色符号才缓缓蒸腾煮沸,完成阵法的最后一部分作用:“跨星域远程大召唤”。   血色浓烟恍如千里狼烟一般高高的升腾,缓缓的飘动,只是它们都被异样的力量凝聚在血色符号的正上方,只飘不散,其中强烈的怨煞与几乎可见的面孔与头颅在其中隐现。   大概七个小时后,地面上整个巨大的血字终于完全蒸腾干净,山风吹动,天空中升腾的血色蒸汽缓缓散去,但那血色蒸汽完全散尽之后,却从里面驶出数具庞大华美的金色战舰,那些飘散而去的血色似乎没有给这金色的巨舰带来任何的浸染,它们就如同供奉在百年庙宇内的神佛雕像一般,给任何直视者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甚至圣洁光辉的感受,这种气势倒也与他们或者说它们的身份相匹配:“神族,一种天生便高贵强大的宇宙种族,就连所谓的神道,也是以他们为初始蓝本所创造出来的进化之道……”   千里之外的朱鹏突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缓缓饮下嘴里的那口热茶,朱鹏耸了耸肩膀,遥望远方,不知是不是巧合,他所遥望的方向,正是大雪山要塞覆灭的所在。 第540章 高手搏击,玉镜幻术   “这种感觉,是那些让人恶心的神族降世?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虽然因为我的隐隐影响而晚了几年,但神族的力量依然不是现在的血魄岭可以正面抗衡的,好头疼呀。嗯,好在,它们也不会先来找我血魄,昆仑尚且不算,至少蜀山一定会在前面顶着,等到神族把蜀山‘轮’的差不多了,我血魄若还没发展起来,那也是我朱鹏无能,全该一死。”轻轻拍打着藏匿鞘中的腰间游龙,朱鹏心胸内的炽烈杀意却是越燃越盛。   神族,在它们自己看来高贵靠谱,但在洞悉本质的仙道修士眼中,无论神道还是神族,都是倚仗外力成就自身者的邪魔外道,神道尚且好一些,人家建立虚空神国,凝炼自身神格,玩到最后终究还能有所成就,佛门之中就往往不乏神道手段。然而神族,却干脆就是各位面生灵意念上的寄生虫,很多时候连真正的自我都无法保持,却偏偏一个个还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是朱鹏上辈子最喜好斩杀的种族之一。   就在朱鹏心胸之中杀意鼓沸,灵剑游龙感受到主人意念,几乎在剑鞘之中发出呛鸣剑吟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三道非常强势霸道的强者气魄。   “什么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之类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既显得掉价还显得我们仨特别没素质,总之,我们三个筑基境在这里蹲半天的点了,你想要过去就看着给个价,当然,我这么说是给你面子,你丫的千万别给脸不要脸,随便拿出点玩意就想打发我们仨。”   半空之中,一个筑基境的修士踩着一面玉镜如是言语,却说得孙烈脸都有些绿了,如果只是一个筑基境,别说还有朱鹏在后面支着,就是四个拥有真灵血脉的家主也不好易与,但眼前是三个筑基境的高手在天上飘着呀,别说四个拥有真灵血脉的炼气大圆满,最后再加上朱鹏一个筑基境修士,这场仗也绝不好打。   首先能够筑鼎还基的修士就已经很不好惹了,其次眼前这三个剪径劫道的筑基境修士,都是统一的道袍,甚至脚下都是样式统一但颜色不同的玉镜,这不但变相说明了这三人关系密切,很有可能擅长合击之术,更隐隐点出,能够拥有三个筑基境修士的势力是大势力,血魄岭能不能惹得起,孙烈不甚清楚,但孙烈知道,苍山境四大真灵古族是绑到一块都惹不起,不然他们也不会在朱鹏一个筑基修士的压迫之下就选择屈服了。   一边在心里狂骂仨筑基境的修士居然还做剪径劫道的下作勾当,一边满脸堆笑吃力应付,他已经做好破财免灾的心理准备了,在他的认知里,血魄大祭司很强没错,但似乎并没有强到可以同时击败三个与自己同级,且很有可能擅于合击之术的修者,再者说,朱鹏即便能够做到,恐怕也不会为了苍山境的修士做,因为风险与收益明显不等值。   “去把我的千年槐树膏拿来,另外再拿两袋装满灵石储物袋……”孙烈对下属的吩咐话语还没结束,一道劲风就已经在他的身侧吹刮而过,与此风同至的还有一句淡淡的冷语:“你那千年槐树膏还是留给我吧,区区一个剪径劫道的三流货色就能把你吓成这样,孙家到底何以立足到今时今日的?”   下一刻,恍如天河倒流的凌厉剑光就已经倾盆雨落而下,那三上飘浮于天空的修士骤遇奇袭,脸上都浮现出极为相似的惊疑之色,然后他们几乎恍若一人般手诀一变,将脚下的玉镜移至了自己的身前,下一刻,三道各色的光华就已经向朱鹏抛洒而下的凌厉剑光射杀而去。   这一幕看在孙烈的眼里,他差点直接哀嚎起来,对方恍如一人的默契夹击,在他看来明显是擅长合击的前提,此战已方危矣。只是,朱鹏被三道镜光夹击却是冷冷的笑,“这种诡道手段,也敢在紫魄天睛面前班门弄斧?”   一语毕,殷红底,紫魄天睛转,那挥洒而出的剑光都被罩上了一层异样的光色,与三道各色的镜光直直撞在了一起,就恍如一道血色殷红的眼瞳在剑光的勾画中浮现世间一般,下一刻,三道附带有强烈杀伤的镜光,倒有两道直接弹射了回去,而唯一剩下的那道镜光却被朱鹏手中的游龙剑一剑嘶吼,生生兑掉,朱鹏杀势不竭的继续杀去。   剑光未到,杀机气势却已经恍如山呼海啸一般,那名剪径劫道的修者一脸的骇然惊惶,如果按照正常常理来说,高级修者之间的战斗其实与男女之间的交往颇为相似,首先是尝试性的接触,试探/牵手,拥抱,然后进一步的角力/接吻,最后才是大招互轰/上床。   高手过招,互相试招留有一定余力以应付变化,这是相当基本的常识,至于一击必杀什么的,那也得能杀得死才行,只有出现双方修为境界压制时,所谓的一击必杀才比较有可操作性。   而像朱鹏这样蛮干,就像是一对男女刚刚认识后,彼此之间的好感才刚刚出现,男方就二话不说直接撕裤撩裙霸王硬上弓一样的诡异!   但是,以剪径劫道为生计的玉镜散人却偏偏就怕这样的诡异蛮子,他以阵法配合法器再配合自身功诀术道,可以模拟幻化出两个恍如真身一般的幻术虚像,不但气势与压迫力跟自家的本体一样,而且在相应术道功法的配合下,甚至还可以和本体同进同退,做出一些相对初步的攻击,就比如说他刚刚照射朱鹏的那三记镜光。   实际攻击其实只有一道,但实际杀伤却真的是三道,玉镜散人的秘术属于中级幻术层面,他的攻击你若是信了,那便是真的,你若是完全不信,那便是清风拂面,你若是将信将疑,那就你信多少给你多少杀招力。   可惜,如此精彩的一招这一次撞到合金铁板上了。 第541章 杀伐剑煞,直慑敌胆   在瞳系真灵血脉紫魄天睛面前玩幻术,尤其是在朱鹏的面前玩攻击型幻术,简直就是不知死为何物,朱鹏紫魄天睛的第一个固化瞳术就是“瞳力反击”,对于尚未超出自己承载能力的幻术堪称是完克到死。   那反射而回的两道镜光照射在玉镜散人左右的幻术分身上,却是如击水波,只散起阵阵的涟漪无数,而幻身无损。   这两个幻术分身不但可以配合主体施展攻击手段,居然还拥有护体真元罩,如斯手段若是遇到无法看破者,哪怕明知道对方只是一人,恐怕也要承受三个约等于筑基境修士的围攻剿杀,毕竟在不知道哪个是真正主体的情况下,谁敢随意的施展针对性大招去一搏那三分之一的几率。   只是在朱鹏的紫魄天睛面前这种手段却形同虚设,尽管对方三条身影叠加变幻,可以随着其主体心意任意变幻三人形貌与脚下玉镜的颜色,但无论玉镜散人如何变幻,朱鹏掌中的锋锐灵剑就是直指他的本体真身,那种迅速与凌厉,让急于规避的玉镜散人根本就没空操纵身侧两具幻术分身,偏偏他一身本事有七八成都在这两具幻身之上。   终于几次规避的失败已经让朱鹏掌中的灵剑游龙逼到他的脖颈之间了,锋锐剑气与浮在体表的护体真元罩相接,发出“滋滋”恍若溶化的惊响爆鸣,那种寒锋临颈的恐怖让玉镜散人的脖颈咽喉,都泛起了大片大片的鸡皮。但如此大好形势却让朱鹏的双眼越发的轻眯,手中的剑器越发的迅急凶猛。   他重生之前就是擅长操机傀儡的修士,最强横时曾经操控数百具傀儡机围歼了数名实力尤在自身之上的敌人,所以他对这种主体较弱但强在外物的敌人非常了解,他们或者说昔日的朱鹏可以通过外物的加强而飞快的增强自身境界以内的实力,如果操作得当布置精妙,击败甚至击杀数个同境界的存在能够做到自身连伤都不受。但这种类型的修士一旦被人抓到真身,往往就死定了,自身的战斗力甚至不足与跟对方支撑三五回合。   所以,这一类型的修士只要不脑抽或者特别的想死,那么就必然会为自己准备一到三项用于保存性命脱离敌人杀招的手段。   朱鹏重生之前长年与自己生父朱铁铠行动,所以哪怕被人抓到真身也不能退,必须要纠缠敌人给应付敌人主力的朱铁铠拖延到足够的时间,于是他就得执剑拼命,哪怕被人在傀儡阵中抓到真身,也得玩命似的与人死磕,磕呀磕呀,最后还让头脑不错的他总结出一些搏命的剑术,这便是《截杀剑法》的前身。可以说,朱鹏上辈子是擅长操机傀儡术的傀儡师中最擅长剑术的存在,同时也是擅长剑术的修士中,操机傀儡术耍得最好的存在。   果然,身为与昔日朱鹏一个战法风格的玉镜散人的确拥有赖以保命的手段,而且还不只是一招而已,他被朱鹏的游龙剑都顶在脖颈咽喉了,浮于体表的护体真元罩都在滋滋&#x《梁丘恨瑶上传TXT下载》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福建安全教育平台登录》。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58994_848857.html
福建安全教育平台登录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