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黑化王妃的妖孽王爷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忘记你是谁,2014梦回繁荣

打怪戒指

时间:21-04-19 来源: 富华小说网

打怪戒指

#x72d7;一般,无力地倒在她的脚前,“凤九卿,你已经是个废物了,废物是没有资格活在星罗大陆的!”   古希儿说完,手臂猛地一扬,软鞭锁紧了凤九卿的脖子,只听见咔嚓一声,凤九卿的头颅便朝后耷拉下去。   她的手,还紧紧地握在软鞭之上,汩汩的血,顺着软鞭流淌、滴落,将银蛇软鞭染成鲜艳的红色,在这寒冷的天气里,结成一串串血玉一般的冰凌子。   这一幕,如此瘆人!   可怜的少女,如同一块破抹布,挂在银蛇软鞭之上,唯有她一双黑葡萄一般的眼睛,依旧闪亮,深邃如冬夜,倔强地盯着古希儿。   “该死!”   古希儿分外嫌弃,咬牙骂,她一抖软鞭,甩起鞭子,将挂在鞭子上的人,朝着旁边的城墙狠狠地砸过去。少女的身体被拍打在城墙之上,一阵血雾喷射出来,溅在满地皑皑白雪之上。   古希儿不屑地朝堆在城墙根处的少女看一眼,瘪了瘪嘴,冷笑一声,“你不死,我怎么嫁给司徒哥哥?”   司徒?   凤九卿原本涣散了的意识,因为这两个字而稍微聚拢,她沦为废物,全拜司徒家族所赐,今天丧命,又是因为司徒家族!   司徒家族,她想要碾碎整个司徒家族,她做恶鬼都不愿放过司徒家族。   凤九卿,曾经星罗大陆上有名的天才“少年”,她如今的废材名声有多么响亮,她曾经的天才名气就有多么令人震撼。她拥有旷古绝今的神脉,有着天纵奇才的修炼天赋,是名震天下的四大家族之一,凤家的嫡长孙,她修为独步,同龄人根本望尘莫及。   天赋、盛名,还有身份,这一切,在十岁那年,一夕之间,化为乌有。   她至今依旧记得那断骨抽筋的痛,不管她如何求饶,挣扎,呼救,统统都没有用司徒家族的那个大元师,比她足足高了两阶,元力灌注在宝剑之上,冰冷的宝剑将她连上天都嫉妒的神脉,一根一根挑断。   她至今记得那人脸上轻蔑的笑,恶毒的话语,“天才只能有一个,既然出了我家大少爷那样的天才,就只能委屈凤七少爷做个废材了!”   她被沦为废物!   她还没有报仇,那些欺过她,辱过她的人都还活着,她怎么能死? ★、第2章 她不是死了的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   凤九卿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缕冷芒,从眼中闪过。她略有些惊讶,似乎不太认识眼前银装素裹的世界。   她明明死了的,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王牌杀手,她不是死在任务上。而是被组织追杀,死在炽热干燥的撒哈拉沙漠,天上十多架战机,地上上百辆越野车,铺天盖地地围剿她,她最后引爆了身上的集束炸/弹,和组织拼了个同归于尽。   怎么还能活过来?天上还在下雪?   只是一瞬,脑子里无数光幕弹过,海量的信息涌来,在接受了这些信息之后,凤九卿不由得冷笑,曾经的天才,现在的废物?就算是再废,有她凤九卿在,也只能是天才!   这具身体,换了灵魂。   凤九卿艰难地扶着城墙脚爬起来,她摸了摸脖子,血肉模糊,痛彻灵魂,无法呼吸,濒临死亡的感觉依然在,哪怕是前主经历,凤九卿依旧感同身受,她还从未被人欺凌至此,不由得大怒,古希儿,古家大小姐,前主的未婚妻,她是绝不会放过的!   她必然会让那古希儿,生不如死,前主已经死了,古希儿还想好好活着?   “你放心吧,所有的,欠了你的,我都会帮你讨回来!”   冷声说了这么一句,凤九卿这具身体的原主,残留的那点神识,才渐渐地淡去。   这里是星罗帝国最北部的小镇,因在冀北森林的边缘,是唯一一个可以通往冀北森林的城市,名叫冀北城。凤家的祖先曾在这里发家,这里还留了凤家的一个分支,常年供奉祖宗烟火。   说是小镇,很宽广,覆满白雪的街道已经被城防兵打扫干净,露出了青石铺就的街面。两侧是用青石建造起来的建筑,古朴,大气,排列整齐。   凤九卿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和二十一世纪的地球颇有些不一样。她也知道,凭着她多年在世界各地出任务,她可以断定这里绝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对这一切,她充满了新奇,也很期待,上天赋予了她新的生命,她将用这具废物的身体,演绎出怎样辉煌的人生。   从冀北森林刮来的风,非常尖,凤九卿穿着一身残破的衣服,根本挡不住风寒,但她脊背挺直,昂首挺胸,似将军,如王者,行走在冀北城的街道之上,引得两侧铲雪的城防兵和居民们纷纷侧目。   冀北城无人不识凤九卿,甚至,很多人都知道,从帝都来的古希儿今天还满城镇找凤九卿,就为了取她的命,终结他们的婚约。   此时,虽着一身破烂衣衫,但迎风而行,气势如虹,如一柄出鞘宝剑,锋芒逼人的人,又是谁?   很多人不认识凤九卿了,纷纷在问,“这,这是凤家的七少爷吗?我眼花了,还是怎么回事?”   “我也觉得是凤七少爷啊!”   ……   议论声纷起,正拿了一条鞭子在指挥人铲雪的古希儿,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朝这边望了过来,惊愣着的脸,如同见了鬼一样,整个人如同一尊冰雕,不会动了。   “希儿,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的吗?”古希儿的旁边,她的嫡亲哥哥,古家少主古景玉也是怔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解地问自己的妹妹。 ★、第3章 古希儿,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死了的人,又活了过来,无人会信!   古希儿明明是断定凤九卿死定了的,她很清楚自己到底下了怎样的狠手。自从四年前,凤九卿成了一个废物之后,她古希儿就沦为整个帝都的笑话,所有人都笑话她古希儿的未婚夫是个废物,没有人瞧得起她。   她这么多年憋了多少气全部都撒在了凤九卿的身上,这也是为何,她最后对凤九卿下杀手的时候,凤九卿已经体无完肤,全身上下血肉淋漓,连她自己看了都瘆的慌。   “不,不可能,这不是凤九卿那废物!”古希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是凤九卿,可凤九卿自从成为一个废物之后,什么时候抬起头来走过路?什么时候把胸挺得这么高?   还有,他有什么资格走到人前来?他难道不应该像只地沟里的老鼠一样,只能在角落里生存的吗?   他果然是一只老鼠,命竟然这么硬!   古希儿气不打一处,捏着鞭子就冲了过去,众目睽睽之下,她直接拦在了凤九卿的面前,扬起尖尖的下巴,脸朝天,斜着眼看凤九卿,冷哼道,“凤九卿,你的命还真大,居然还不死!”   凤九卿停下脚步,眼神微眯,冷芒如闪电一般,如有实质地在她眼中闪过,如一柄锋利的箭,直刺古希儿,惊得她竟然丝毫不顾形象地朝后退出一步。   “你该死!”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古希儿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废物,他到底哪里来那么大的底气,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而道路两边的人,此时也全部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甚至围拢了过来,无一不是用惊诧的眼神望着凤九卿,众人自是看得出来,凤九卿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到底哪里变了,谁都说不上来。   “该死?”凤九卿冷笑一声,古希儿举起手里的银蛇软鞭,她也丝毫不惧,边摸着自己的脖子,唇角挂着讥诮的笑,一步步朝古希儿逼近,“就凭你,也敢断我生死?”   “古希儿,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凤九卿一步跨前,身形如蛟龙一般,快若奔雷,竟是凭着废材之躯,一把抓住古希儿的软鞭,她手臂一收,古希儿朝前滑出一大步,身子一个趔趄,扑倒在了她的身前。   这一幕实在是快,哪怕人群之中不乏实力强大者,也没有看清楚,凤九卿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把一个二段元士逼得在她跟前下跪。   星罗大陆强者为尊,以炼气为主,吸纳天地元气,为我所用,成为一介强者,呼风唤雨,号令天下。   而元士,虽只是开脉筑基阶段,但哪怕是一段元士,也能以一对十,放倒十个普通的壮汉,不在话下。   古希儿二段元士,被凤九卿逼得下跪,怎不令人惊讶?   “呵呵!”凤九卿嗤笑,她另一只沾了自身的血的手,捏着古希儿的下巴,轻轻地摩挲,她手上的动作如此猥亵,可眼中却分明是嫌弃的眼神,“古希儿,就算是小爷我说要休了你,你也不必给我行如此大礼!”   女扮男装么,挺好的,挺对她的胃口,既然她是个男人了,自然是要依着男人的风格行事。   前世,她是杀手界的王者,世界排名第一,什么角色没有扮演过?   “啊!”古希儿已是濒临崩溃了,她疯狂地想要避开凤九卿的手,尖叫着要从地上爬起来,骂道,“混蛋,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不许碰我!”   凤九卿勾唇一笑,邪肆至极,“怎么,就许你的司徒哥哥睡你,小爷是你的未婚夫,连碰都不能碰你了?” ★、第4章 太子殿下竟然也饥不择食?   古景玉在看到凤九卿的第一眼就觉得不对劲了,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他说不上来。   正因如此,他慢了一步,绝不会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这等地步。   凤九卿这副形象太过妖孽,哪怕她穿了一身破烂的衣衫,全身血污,也依然掩饰不了她此时妖孽的气质,她一笑,可令山河变色,日月无光,一双沉黑如深渊的眸子,可以夺人心魂,令人为之神迷。   她感觉到古景玉的靠近,抬起头来,那一双眼,竟是让古景玉怔愣了片刻,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   如梦,如幻,如云烟,如古井深渊,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古景玉的实力强过古希儿,是个四段元士。且,星罗大陆,人有八脉,并非人人都能八脉齐开,具备旷古绝今的修炼天赋,但一般人能开三脉四脉,古景玉虽比不上当年的凤九卿,生而开八脉,被人称为神脉,但也是能够开五脉的天赋异禀的奇才。   古景玉的实力,并不差,不到十七岁的年纪,已是四段元士,算得上是年轻一辈中的楚翘。   他很快醒过神来,眼神阴沉,薄唇抿成一线,他兄妹二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凤九卿这个废物吓得一愣一愣,妹妹还败在凤九卿的面前,出这么大的丑,他恨不得一剑将凤九卿捅死。   “凤九卿,放过我妹妹,今天这事,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可以饶你一命不死!”   古景玉冷睨凤九卿,这个废物,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好了?明明他身上没有半点元气波动,但他的动作就是快,快得他根本就发觉不了。   此时,凤九卿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从古希儿的手中夺过了银蛇软鞭,绕在古希儿的脖子上,鲜血透过银蛇软鞭,滴滴落下来,染在古希儿一身嫩黄色的衣裙之上,滴落在汇了雪水的青石地面,看得古景玉瞳孔猛地一缩。   这个废物,简直是该死!   “古景玉,看你长得人模狗样,谁知道脑子这么不好使,你妹妹也算是半个天才了,当年可是开了四脉呢,她一命,换我一个废物一命,你说值不值?”凤九卿笑道。   她这话,意思很明显,想要她凤九卿死,古希儿就得先一步赴黄泉。   古景玉半步不敢动,凤九卿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唯唯诺诺,夹着尾巴做人的废物了,他只好压下心头的气,“凤九卿,我和希儿这一次是随同太子殿下而来,你若是敢伤希儿分毫,就算我放过你,太子殿下也不会放过你!”   太子?帝无涯?   凤九卿眼睛眯了眯,这边远小镇,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来做什么?   但,传说中跺一跺脚,星罗帝国就要抖三抖的人物,狠辣无情,翻手云,覆手雨,被人称之为“冷面修罗”的太子殿下,可不会是来这种地方欣赏风景的。   凤九卿可不怕太子殿下,她一个废物,还不值当太子殿下和她计较,不由得一阵哈哈大笑,“太子?我的好未婚妻,莫非你连太子的床也都爬了?真是没想到啊,咱们大名鼎鼎的太子殿下,竟然也如此饥不择食,连你这等货色都要!” ★、第5章 帝无涯!   凤九卿说完,手臂轻轻一收,古希儿一声尖叫断开,所有看热闹的人,不由得别过了脸,不忍去看这残忍的一幕。   凤九卿用软鞭缠着古希儿的脖子,软鞭上的倒刺根根刺入她的脖颈之中,她手上的力道竟是控制得如此好,软鞭收紧的时候,不轻也不重,恰恰刺入古希儿的喉头,却偏偏给她留了一命。   凤九卿松开软鞭,一脚踢向古希儿的小腹处,古希儿朝着古景玉倒飞出去,而她自己,拍拍手,头也不回地离开,还不忘放出话来,“古希儿,今天的只是利息,留你一命,本金,小爷以后再收!”   她绝不会放过古希儿,但却不是现在要她的命。   死,有什么可怕的?活着,生不如死地活着,才是她想要对古希儿做的。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人,真的是凤家的七少爷吗?   这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该有的气场吗?如此心狠手辣,将一个花季少女伤残至此,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真的是个废物吗?   街道的尽头,停着一辆乌金的灵角飞马马车,看着不起眼,可处处都暗藏着奢华。坐在车辕上的暗风,一双眼紧紧追随着朝远处走去的凤九卿,方才凤九卿当着所有人讥讽太子殿下的话,他可是一字不落地听到了,也正因为此,他此时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心里也极为不解,这少年,是在找死呢?   当废物当得不耐烦了,想找死也能理解,关键是,找死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拖累别人?   暗风最能感受到从马车里面透出来的这种,可以令人窒息的低气压,他可以想见,此时此刻,同样听到这番话的太子殿下,连对凤九卿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只是,正如凤九卿所说,她只是个废物,太子殿下若是跟她计较,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   车帘的缝隙间,伸出一只手来,如玉雕一般,莹润完美得没有一点瑕疵,如上帝精心雕刻而成,修长的手指微弯,卷起帘子,缓缓地拉开。金线绣着浮云纹的袖口,垂落,露出半截堪比女子的皓腕,交领黑袍,领口处暗金色的祥云纹随着光线浮沉,如云卷云舒,彰显着此人的身份不凡。   一张倾尽天下的脸,从马车里露了出来,白雪映出亮光,打在这人的脸上,如高山云雾般的眉,淡渺,却刀削斧凿一般锋锐入云鬓,显得他一张脸棱角分明;凤眼深邃,眼尾斜斜地上翘,勾勒出不一样的邪魅,瞳孔竟是暗紫,冷而惑,如有毒,能索魂,让人想看而不敢!   一缕发垂落在胸前,风吹过,撩起,银色的发闪烁着金属光泽般的光芒,令得他整个人越发冰冷,如一尊雪雕。他鼻如山岳,唇紧抿,一双眸子追着凤九卿的背影,似笑非笑,叫人猜不出他心头所想。   凤九卿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三魂七魄要离体,她忍不住扭头,隔了整整一条街道,看到停在路尽头的马车,心头叫一声不好。她分明看到了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一个男子,冷而魅,狠而毒绝,一眼倾城,再一眼而亡命的人,便是星罗帝国的太子殿下,帝无涯! ★、第6章 挑衅   两个人,隔了长长的街道相望,凤九卿莫名有些尴尬,她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方才为了损古希儿都说了些什么话,堂堂的太子殿下,被她当了这么多人的面奚落,那些话必然是被太子殿下给听到了。   她摸了摸鼻子,晒然一笑,一甩衣袍,竟是扬长而去!   帝无涯无瑕的手,竟是紧紧攥住了马车帘子,在他看来,凤九卿那一笑,不亚于是对他的挑衅!   这个该死的臭小子!   帝无涯有些压制不住身上的气场,暗风几乎要被这席卷的暗潮掀到了马车下面去。   他自然是没有错过,方才自家太子殿下与凤九卿那个废材眼神交锋的那一幕,他是真的很佩服凤九卿这个死大胆,身上一丝元气都无,竟然还敢挑衅太子殿下。   就凭他那快没落的家族?   虽说如今,凤家依然是在四大家族之列,但也只能维持暂时了。十四年前,凤家三爷还在的时候,凤家的确很威风,可凤家三爷失踪之后,凤家还有个旷古绝今的神脉少年在,那时候凤家也能震慑得住其他家族,而如今,随着这个神脉少年成了废材,凤家的几个嫡系没有一个出色的,凤家眼看没落。   半年之后,家族排名大赛上,凤家还有得瞧。   就这样,凤九卿这个废物,居然还敢惹太子殿下?   暗风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他尽量克制自己,身体不要颤抖得太难看,不由得提议道,“殿下,不如属下去……”   “嗤!”帝无涯笑了,他花容月色,倾尽天下的容颜,却令人不敢看,声音暗魅,能勾魂索魄,“不去理他,本宫堂堂太子,岂能和一个废物计较?”   暗风却知道,自家殿下这么说,已然是把凤九卿,惦记上了。   他不由得为凤九卿祈祷,可千万别再和自家殿下对上了,他真的不想看到,凤九卿在自家殿下手里死得太难看。   殿下想要一个人死,莫非还真的需要亲自动手?   凤九卿自是不去管帝无涯怎么想,惦记上就惦记上,她曾经是二十一世纪,整个一星球上,排名第一的杀手,哪怕是组织要她死,也出动了数十架战机,数百辆野战车,足足追杀了她三天三夜,才落得一个与她同归于尽的下场。   区区一异世的太子殿下,何足惧也?   她此时意味在思索自己身上的经脉,八条经脉已经被挑断,想要修炼元气,必须要修复经脉,曾经的凤九卿没有办法,并不代表她也同样没有办法。   她前世救过一个玄门的人,那人为了回

 
  • 富华小说网(dalianfuhua.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