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尊亿网站首页 目录共9946章

首页

尊亿网站首页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9 8:39

即将更新:第6194章 醒来后

尊亿网站首页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x4e0e;天地之间。”   萧玉也不跟夏云非争辩什么,直接将他得到夏云川传承的事情讲了一遍。   讲完自己得到夏云川传承的事情,萧玉接着说道:“射日山庄历代庄主为了保护所谓的血脉传承,杀掉的夏家高手只怕不少,萧某可以断言,一旦射日山庄势力大损,夏渊就一定会感受到什么叫众叛亲离。”   萧玉将夏云川的事情讲出来,目的自然是挑拨离间,至于他的话能不能起到挑拨离间的效果,他其实并不十分在意。   “若是没有射日山庄的栽培,夏云川又如何能修炼到长生境?受了射日山庄大恩,却又杀害射日山庄的人,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说完这话,夏云非不等萧玉接话,就驱马调头,抬手对他率领的大军做了一个后撤的手势。   整支大军还没完全调头,一阵整齐沉重的踏蹄声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夏云非回头一看,只见白城的北城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接着,一支身穿黑色重甲、骑着黑色大牛的骑兵从城门中走了出来。   即使夏云非有火焰骑兵这样的精兵在手,在看到这一支以黑色大牛为坐骑的黑色骑兵之时,也是眉头大皱。   这一支八百人的骑兵,正是皇甫家威震天下的铁牛营。   铁牛营士兵的坐骑表面上看起来与普通的黑牛相差不大,实际上,这些黑牛都是上古时期一种名叫犁山铁牛的灵兽的后裔。   由于培养一支以灵兽为坐骑的骑兵往往需要花费几代人的努力,故而,整个天下间,也只有七个势力有一支以灵兽为坐骑的骑兵。   在这七支以灵兽为坐骑的骑兵之中,就以皇甫家的铁牛营人数最少。   不过,即使铁牛营仅仅只有八百人,铁牛营在七支以灵兽为坐骑的骑兵之中也被排在第四位,只比射日山庄的火焰骑兵与明珠郡龙家的龙蜥骑兵差一点。   铁牛营士兵一身的精铁重甲,刀剑难伤,胯下坐骑虽然没有护身铁甲,可是它们本身就能抵挡除了神兵之外的绝大多数兵器,故而,天下间,没有一支骑兵敢与皇甫家的铁牛营正面相对。   就在八百铁牛营全部从白城中冲出来的时候,皇甫离丰与高原、萧玉、胡凯对视了一眼,一起从城门楼上跃了下来,身形闪动间,来到了铁牛营前面。   见到铁牛营走出了白城,城门楼上的二十九个高手先后从城门楼上跃了下来,夏云非等人当然能看出皇甫离丰要与他决战的意思。   即使萧玉有能力破掉混元箭阵,夏云非一方的实力也比皇甫离丰一方差不了不少,并不一定会大败而归,可是,夏云非却不想在己方几乎没有胜算的情况下与皇甫离丰展开决战。   然而,此时此刻,战与不战已经不由夏云非自己决定了。   深吸了一口气,夏云非与夏炎、司马玉翎几人对视了一眼,命令麾下士兵做好攻击的准备,驱马调头,面相了皇甫离丰等人。   在自己一方的士兵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之后,夏云非并没有立刻下令攻击,而是在等白城的军队往白城外移动,颇有一番要等皇甫离丰一方摆好阵势,公平一战的意思。   一边缓缓往夏云非大军所在的位置移动,皇甫离丰一边对萧玉传音道:“萧将军,大战开始之后,你吩咐麾下士兵跟在铁牛营后面。”   萧玉点点头,按照皇甫离丰的吩咐,传音给马圆方几人,让马圆方几人带领血虎卫紧紧跟在铁牛营后面。   待白城之中走出了二十七万大军,皇甫离丰等二十九个长生境高手一起朝着夏云非等人冲了过去。   皇甫离丰等人刚动,夏云非等人就将他们神弓之上的灵箭全部射了出去。   为了防止夏云非等人射出的灵箭伤到普通士兵,皇甫离丰等人都以手上神兵击散了射向自己的灵箭。   如此以来,皇甫离丰等人好似处在了下风。   不过,论单打独斗的话,射日山庄的高手都比不上皇甫离丰等在世俗间成长起来的长生境高手。   故而,表面上看起来是皇甫离丰等人处在了下风,可是,往后退的却是夏云非等人。   在夏云非等二十八个射日山庄高手攻击皇甫离丰等人的时候,守在司马玉翎身边的两个长生境高手分别朝着萧玉打出了一道青光。   萧玉也不知道那青光能大多远,会不会伤到普通士兵,于是就以黄天印将两道青光挡了下来。   朝着骑着龙马飞到半空的司马玉翎看了一眼,又朝着射日山庄那二十八个始终聚在一起的高手看了一眼,萧玉身形一动,朝着攻击自己的那两个长生境高手冲了过去。   一眨眼的功夫,萧玉与那两个长生境高手之间的距离就只剩下不到三丈了。   就在萧玉准备出手的时候,他骤然感觉到一股极为隐晦的古怪力量从身体各处钻进他体内。   “毒?”   萧玉刚想撑起一层真元护罩,他就感觉到那股古怪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心思急转之间,萧玉也没有撑起真元护罩,挥剑朝着同样朝他刺出手上神兵的两个长生境高手刺了过去。   叮!   红莲剑与两件神兵接触,响在萧玉耳边的声音却只有一个。   以一敌二,萧玉凭借超凡的实力与手上的红莲剑却是占了上风。   就在萧玉再一次朝着两人刺出红莲剑的时候,两人中面相稍显老一点的长生境高手开口喝道:“等一下!”   萧玉不像宋天娇那样没有多少争斗经验,又岂会因为对手的话而停止攻击?   又对了一招之后,萧玉就待使出薪火相传一式。   这时,之前开口让萧玉停下的那个长生境高手又开口道:“你不想知道药王是怎么死的了?”   萧玉一愣,停下身形,盯着两人冷声问道:“当年先祖被司马离所杀之时,你们都在场?”   “不错!当年陛下为了抓住药王,将我们兄弟都带在了身边。”   受司马离之命保护司马玉翎的两个长生境高手,正是司马离最信任的雷厉风行四侍卫中的张雷与陈风。   “那你们就去死吧!”   萧玉冷喝一声,也不跟张雷、陈风多说什么,就直接施展出了薪火相传一式。   七点金红色剑芒刚炸开,张雷与陈风就从七点金红色剑芒的包围之中跃了出去,这不禁让萧玉的身形停顿了一下。   轻皱了一下眉头,萧玉又将薪火相传一式使了出来。   这一次,萧玉并没有着急准备施展黄天剑印一式,而是仔细观察张雷与陈风从薪火相传一式中脱离出来的方法。   一次没能观察出来,萧玉就又是一招薪火相传。   连续施展了十三次薪火相传之后,萧玉终于弄明白张雷与陈风是怎么从薪火相传一式之中挣脱出来了。   在萧玉以薪火相传一式压制张雷两人的时候,张雷两人就会以一种秘法将身上的压力瞬间转化成一股向外的推力,借助那股强大的推力,瞬间从薪火相传一式中脱离出来。   “若是薪火相传一式形成的压力是由四面八方压向中心的话,他们就无法以秘法逃过心火相传一式的压制了。”   萧玉想到了怎么以薪火相传一式压制张雷两人,可是,短时间内,他却无法将心中的想法变成现实。   尽管萧玉没有觉得真元不济,不过,既然他无法以薪火相传一式困住张雷两人,他自然不会再施展这一式极消耗真元的剑法。   心思转动间,萧玉以流星飞火一式攻向了张雷二人。   只对了一招,张雷二人就知道他们的神兵无法硬挡萧玉的红莲剑,故而,他们都不愿意以自己的神兵去挡萧玉的红莲剑。   然而,在萧玉的快剑之下,他们却不得不以神兵去挡红莲剑。   “既然无法在几招之内杀了你们,那我就先毁了你们的神兵,然后在杀你们。”   在萧玉以流星飞火一式攻击张雷两人的时候,皇甫离丰等人却在抵挡夏云非等人反守为攻布置出来的混元箭阵。   夏云非知道萧玉能破了混元箭阵,于是就想着要尽快打败皇甫离丰等人,然而,对混元箭阵极为熟悉的皇甫离丰等人又其实那么容易对付的?   皇甫离丰等人奈何不了混元箭阵,缠住夏云非他们却不难。   在五十九个长生境高手纠缠在一起的时候,铁牛营也冲到了敌军大军跟前。   即使是火焰骑兵也挡不住八百铁牛营的冲撞,故而,在铁牛营冲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三千火焰骑兵突然从中间分开,朝着两边奔去。   铁牛营士兵也不去追那些火焰骑兵,驱使着坐骑,继续往前奔去。   论速度,铁牛营的坐骑比不上火焰骑兵的火焰马,甚至比不上一些好的战马,不过却比大部分战马要快一点。   铁牛营所过之处,敌方骑兵纷纷朝着两边退去,可是,除了火焰骑兵之外,真正能逃过铁牛营冲撞的就只有一少部分骑兵。   当铁牛营与敌方的骑兵撞在一起的时候,铁牛营战士也不去攻击敌方士兵,专心控制着坐骑朝前冲去。   仿若一把巨剑,八百铁牛营顶着敌方士兵的攻击,硬生生的将敌方整齐的阵势分成了两半。 第十六章 铁牛营(下)   冲到步兵跟前,铁牛营立刻调转方向,行了一个直径三十余丈的半圆,然后又朝着白城方向飞奔。   铁牛营打乱了敌方士兵的阵势之后,紧跟其后的血虎卫就以手上的血虎弓不断射杀敌方的士兵。   论修为、论箭技,血虎卫都比不上火焰骑兵,不过,论及杀人的速度,血虎卫却不比火焰骑兵慢。   火焰骑兵本来也学着铁牛营以强势攻击打乱敌方的阵势,见到己方士兵损失的速度比敌方快,就驱马朝着血虎卫杀了过来。   见到火焰骑兵朝着血虎卫杀来,指挥铁牛营的都统皇甫坚,立刻指挥铁牛营变阵,由矩形阵变成锥形阵,以八百铁牛营士兵将三千血虎卫保护在了中间。   尽管铁牛营无法将火焰骑兵所射出的箭枝全部挡下来,在铁牛营的保护之下,血虎卫却能将火焰骑兵射向他们的箭枝全部给挡下来。   在血虎卫抵挡火焰骑兵的攻击之时,他们也不敢朝着敌方的普通士兵攻击,不过,铁牛营的重逢却依然给敌方带来了极大的损失。   以八百铁牛营加上三千血虎卫缠住三千火焰骑兵,皇甫离丰的这种安排却是让他麾下的军队在大战之中占据了上风。   在火焰骑兵的压制下,铁牛营冲锋的速度慢了不少,慢慢的,铁牛营与三千血虎卫被夏云非麾下的骑兵围在了中间。   普通骑兵的攻击伤不到铁牛营士兵,也伤不到铁牛营中间的三千血虎卫,不过,他们的攻击却让铁牛营移动的速度更慢了。   没有了快速移动带来的冲力,铁牛营就发出不出他们应该有的强势攻击力。   就在这时,又一支以黑牛为坐骑的骑兵从白城之中冲了出来。   这一支骑兵有六千人,他们胯下的黑牛与铁牛营的坐骑比起来,颜色稍微有一点淡,身形小了一些,气势也小了一些。   这六千黑牛骑兵奔跑的速度比普通骑兵还要慢,不过,由于敌我双方的骑兵纠缠在了一起,他们还是很快就冲到了敌方骑兵跟前。   当今天下,骑兵的兵器以长枪、长刀、直刀、硬弓为主,而这一支黑牛骑兵的兵器却是链子锤。   武林之中,以链子锤这种奇门兵器为兵器的武者不多,历史上也没有一支以链子锤为兵器的军队,故而,当这支黑牛骑兵以链子锤攻击敌方士兵的时候,不但敌方士兵愣住了,连己方的不少士兵也愣住了。   砰!砰!   在一声声震响声中,被黑牛骑兵的链子锤击中的士兵直接被沉重的链子锤从马上打了下来。   不是所有的被链子锤击中的士兵都被击中了要害,可是,在马蹄乱踏之下,所有被链子锤打下马的士兵没有一人侥幸活命。   见到敌方来了这么一支强势的骑兵,火焰骑兵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对付这一支黑牛骑兵。   黑牛骑兵同样也是一身的重甲,即使火焰骑兵攻击力惊人,在整支黑牛骑兵冲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也只杀了不到一千人。   冲到火焰骑兵跟前,五千余黑牛骑兵也不理会普通士兵的攻击,一起攻向了火焰骑兵。   链子锤在黑牛骑兵的运使下,攻击力不比弩机射出的弩枪与投石机射出的大石,不过,数量超过五千的链子锤,却不是火焰骑兵以箭枝所能挡下来。   不得以之下,火焰骑兵只能以盾牌去挡黑牛骑兵打过来的链子锤。   黑牛骑兵的实力比火焰骑兵弱的多,不过,在兵器占便宜的情况下,五千余黑牛骑兵却是暂时压制住了火焰骑兵。   处于铁牛营中间的血虎卫见到火焰骑兵被黑牛骑兵压制住了,就立刻展开了反击,各自都以自己掌握的最强箭技朝着火焰射向了火焰骑兵。   火焰骑兵本就不是一支擅长防御的骑兵,在黑牛骑兵与血虎卫的攻击下,不一会,这一支名震天下的火焰骑兵就出现了伤亡。   见到局势对己方不利,这一支火焰骑兵的统领夏云明就又了先退出这个乱战场之外的心思。   然而,此时此刻,在双方士兵的层层包围之下,火焰骑兵想冲出去,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火焰骑兵没退一点,铁牛营就会立刻跟上去,如此一来,火焰骑兵与铁牛营依然处在整个乱战场的中心处。   无法从乱战场中心处退出,火焰骑兵就只能硬挡黑牛骑兵与血虎卫的攻击。   半盏茶时间之后,在黑牛骑兵与血虎卫的夹攻之下,火焰骑兵损失的人数超过了千人,而黑牛骑兵只损失了不到两百人,处在铁牛营中间的血虎卫更是没有损失一人。   见到这样的情况,夏云明大喝一声,当先从火焰马上跃起,朝着铁牛营都统皇甫坚冲了过去。   有夏云明带头,剩下的不到两千火焰骑兵都从火焰马上跃了起来。   一部分火焰骑兵冲向了铁牛营士兵,一部分火焰骑兵则冲向了铁牛营中间的血虎卫。   那些火焰骑兵刚刚从火焰马上跃起,黑牛骑兵就一起用手上的链子锤砸向了那些火焰马。   火焰马的实力虽然不强,可是,论及长途飞奔,火焰马的速度却比修为在大周天境界的修炼者还要强。   然而现在,这些世间含有的火焰马却在片刻之间全都死在了黑牛骑兵的链子锤之下。   听到火焰马死时传来的悲鸣声,那些火焰骑兵心底升起一丝悲哀,心中都出现了死志。   黑牛骑兵杀光了火焰马之后,其中修为高的那些士兵立刻攻向了那些疯狂的火焰骑兵,而大部分修为不高的黑牛骑兵则杀向了射日山庄一方的普通士兵。   才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铁牛营、血虎卫与一部分黑牛骑兵在损失了一千三百多人之后,灭杀掉了剩下的火焰骑兵。   自萧玉组成血虎卫以来,血虎卫经历的战事不少,不过,在萧玉麾下那些门客特别照顾之下,血虎卫在战场上从来没有损失一人。   而在这一场惨烈的大战中,三千血虎卫却损失了七百余人。   血虎卫损失惨重,八百铁牛营士兵则只剩下一百八十七人了。   夏云明在与皇甫坚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死在了连小诚的偷袭之下,皇甫坚虽然身受重伤,却保住了性命。   皇甫坚先命令黑牛骑兵中分出一部分士兵骑在铁牛背上,然后带着铁牛营又开始冲了起来。   血虎卫头一次遭受如此大的损失,马圆方、连小诚等人心中杀气大涨,也不顾身上疲惫,跟在铁牛营身后又开始朝着普通士兵攻击。   在火焰骑兵放弃火焰马的时候,射日山庄一方的大军就已经显露出了败相,待皇甫坚带着铁牛营再一次朝着他们发起冲锋,他们终于开始往后飞逃。   见到骑兵败了,那些步兵也立刻开始往天容城方向飞逃。   兵败如山倒,射日山庄一方的大军刚开始往天容城方向奔逃,他们损失的兵力就开始急速上升。   普通士兵开始朝天容城方向奔逃,夏云非等长生境高手也有了退后的心思。   夏云非与夏炎等人对视了一眼,以秘法自爆了皇甫离丰等人正在抵挡的混元箭阵。   轰!   一声巨响传来,皇甫离丰等人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冲力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担心夏云非他们会趁机以射日箭攻击,皇甫离丰等人都顺着冲向他们冲力往后退去。   待冲力散尽,夏云非等二十八射日山庄高手依然逃出了六百多丈远。   见到夏云非等人逃了,张雷与陈风也有了退走的心思。   有了退走的心思,张雷与陈风之间的配合就出现了一点点漏洞。   见到对手出现了漏洞,萧玉立刻使出了黄天剑印一式。   感觉到萧玉剑上的压力,张雷与陈风心里一寒,一起以手上的神兵迎向了劈向他们的红莲剑。   当!   一声震响,萧玉以红莲剑砍断了张雷与陈风两人的神兵。   身子震了一下,萧玉以红莲剑分别朝着张雷与陈风刺出了一道暗金色剑气。   张雷躲过了萧玉刺出的剑气,陈风却被暗金色剑气打成了重伤。   见到陈风手上,张雷又召出一杆黑色长枪朝着萧玉刺了过来。   就在这时,萧玉与张雷都感觉到陈风身上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   “大哥,快走!”   陈风朝着张雷大喝一声,就扑向了萧玉。   萧玉眼底寒光一闪,使出了红莲九现一式。   七点金红色剑芒一闪即逝之后,陈风身上的强大气势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陈风被变异的心火烧成虚无的时候,张雷刚刚骑上从天空中飞下来的龙马。   龙马飞行速度奇快,萧玉刚将金阳神弓召唤出来,龙马已经驮着陈风飞到了百丈高空。   以阴冷的目光朝着张雷、&#x。#xff0c;幻化成一道金光,载着杨凌朝前遁行。 第313章 趁火打劫   那金蟾早知血海神胎位置,遁行又快,不片刻就到了血海中某一处海域。一道金色光华停在空中,金蟾指着前方道:“正前方一万里的海面之下,就是血海的海眼。那海眼有时能够连通魔域,其中血气最浓,是孕育生灵的最佳场所。血海神胎就在那海眼之中生长,一年之中就要成熟。”   杨凌认准了方位,一拍金蟾:“找个地方,我们等神惊天出手。”   血海中,亦有岛屿,杨凌命金蟾落于一座小岛。那岛上的泥土也是红色的,生长着一些形状古怪的花草,都透出一股血腥气。   杨凌钻了一个地洞,隐在其中祭炼九阳炼神幡。那金蟾就蹲在洞口,愁眉苦脸地把守。   如此过了数日,金蟾忽然洞外叫道:“主人,不好了!有很多厉害人物朝这边逼近。”   杨凌遁出地洞,就见西天冲来漫天血光,黑压压一片全是血海魔怪,由一批魔君、魔尊率领,朝前冲杀。东海同样出现一片大军,双方数量相当,凶狠地冲向对方阵营。   杨凌目光一扫,就见双方各有三名魔尊出手,魔君则有三、四十个。   双方人马冲到一处,喊杀声冲天彻地,漫空都是绚丽的种种法术、神通。短兵相接,血肉横飞,一只又一只魔怪倒下。同时,双方的魔君对魔君,魔尊对魔尊,也打得激烈万分。   金蟾吓得肿泡子眼直转,叫道:“主人,咱们还是快走吧,万一人家杀过来,就死定了!”   杨凌眼睛盯住高空,面无惧色,笑道:“怕什么?这么多魔君,平常求之不得!”此刻,他内心居然想到九阳炼神幡内的七十二个辅阵主持。   这些血海魔君的实力,与道门道君相当,若能捕捉他们的元神,正好封入幡中。   金蟾听得一呆,心想:“主人莫非失心疯了?要不然,怎么说这样的话?”   杨凌一挥手:“金蟾,你留在下方,随时准备接应。”话落,周围的血光凝聚成一件外衣,披在了杨凌身上。远看去,他身上也是血光滚滚,仿佛就是一只血海魔怪。杨凌金丹收敛,隐藏了气息,冲天而起,杀向群魔。   双方的人马,有魔兵,有魔王、魔主,这些魔物的战斗力本也不弱,但遇到杨凌,几乎不能产生太大威胁。   而杨凌的加入,也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只有几名不识得杨凌身份的,跑过来围杀。杨凌也不管对方用什么法器,是何神通,只把拳头打出。   拳出之际,真力狂涌,一下就将那些不堪一击的虾兵蟹将打成肉泥,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杀了十几名魔兵,杨凌剥下一名魔兵的披挂穿在身上。   这样一来,杨凌顺利“加入一方”,专门攻杀另一方。   漫天都是魔兵魔将,光气乱冲,谁也没注意到战场中多了杨凌这么一位煞星。   那金蟾缩在洞口,只把眼光往外扫,将一切看得分明,心想:“这主人真是阴险,敢跑大军中捡便宜,也怪不得我被他算计了。”   杨凌冲杀一阵,左拳右脚的,不知斩杀了多少魔兵魔将。渐渐的,也发现一些东西。杨凌发现,凡魔王,都穿暗青色披挂,凡魔主,都穿暗金色披挂,而魔君,则是明蓝色披挂。   杨凌杀了一阵,最终换上暗金色披挂,瞅了个空当,杀向一双争斗的魔君。血魔都是肉身强横之辈,因此打斗之时往往弃用神通,而是拳来脚去地硬拼。   每一拳打出,都蕴藏恐怖的力道,比神通造成的杀伤力还要大。   杨凌一下冲过去,抱住其中一人,喝道:“魔君!小的来了!”   对方魔君只觉身子一紧,杨凌已经将他抱住,然后就往下坠落,“轰”一声砸入血海。   感觉被一名魔主拉下水,那魔君大怒,全力挣扎,要杀了杨凌。   进入血海之中,杨凌“哈哈”大笑:“魔君大人,请君入瓮!”九阳炼神幡一抖,这魔君顿时被摄入纯阳洞天之中。   大约十个呼吸,杨凌冲出血海,换了另一方的披挂,转头杀向另一方,然后用同样的办法,将第二名魔君拉入血海,摄入炼神幡中。   一来二去,杨凌不断摔入血海,不断再上来,而双方的魔君,一会儿少一个。但由于两边轮流损失,因此仍然旗鼓相当,谁也没压不过谁。   而杨凌落入血海,也绝没有引起注意。因为每时每刻都有魔兵魔将被杀,无数的尸体落入血海,人们只当杨凌是一具落海的死尸。   六名放对厮杀的魔尊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双方的魔君正在不断损失,开战至今,双方各损失了十几个。魔君可是双方的主力,培养出来一个大不易。   双方魔尊越打越是心寒,都觉这仗没法打下去,再打下去,双方魔君怕要死光光。   几乎同时,双方下了停战号令,鸣金收兵。   杨凌一听收兵了,连忙继续“与敌同亡”,变成“死尸”摔落血海。待上空双方都不见了踪影,这才冲出海面,回到小岛之上。   那金蟾对杨凌佩服无比:“主人运筹帷幄,机算无双,小的佩服无比!”   杨凌却是一脸惋惜之色:“才抓了二十六名魔君,要凑足六十四个才好。”   金蟾一个哆嗦,心想:“难道主人也与我一般,喜欢吃活物吗?而且专吃道君、魔君?”   杨凌不知这只蛤蟆在想什么,命道:“金华,你去周围巡视,若发现有人开战,立刻前来通知。”   金蟾应了声,化成金光巡视去了。但接下来十余天,金蟾一直没发现再有人开战,此让杨凌颇为遗憾。   而三月之后的一天,金蟾一脸欢喜地跑来,然后张口一吐,把两名魔君吐到杨凌面前,邀功道:“主人,小的半路遇上这两个,顺手捉了来。”   杨凌定睛一看,两道君都已经昏迷了,也不知这蛤蟆用什么手段弄的,不由笑道:“好!你倒有心。”顿时把两魔君收了,将那件从沈南溪得到的“赤明弓”交到金蟾手中。   “此为上品道器,威力尚可。你日后为我办事,今日又立下大功,此为赏赐。”   事实上,凡地仙境的修士,手头往往都有一件道器。不过,金蟾运气不太好,偏就没有一件,见杨凌送自己上品道器,十分欢喜:“多谢主人!”   正在此时,二人忽觉天空传来巨大的压力,连忙出洞查看。高空中,一名女子冷冷凝视下方。这女子,杨凌却是认得,正是那剑府中的女人。   杨凌曾经被逼炼丹,吃了不少苦头,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顿时冷笑一声:“真是巧了!”   那女子扫了杨凌一眼,神色十分意外:“是你!”   杨凌“嘿嘿”一笑:“人生何处不相逢,既然碰到了,不打声招呼实在有失礼节。”扬手打出四道剑光,朝那女人斩杀过去。   女人吃了一惊,她之前感应到剑府中两名巡察的魔君被人捉去,才追踪至此,本没将对方放在眼中。但此时一见杨凌发出的剑光,不由不警惕起来。   四道剑光十分锋锐,女人只得放出一面巨大血盾抵挡。而剑光出击的同时,杨凌已放出九阳炼神幡,此幡一出,亿万毫光,无穷杀气狂卷而上,将女人连人带盾一下都笼罩住。   女人感受到巨大威胁,却不畏惧,冷然道:“我父乃是天眼魔神,你若此时放我,还来得及。”   杨凌大笑:“休说天眼魔神,天神也救不了你!”忽然朝九阳炼神幡喷出一口真气,居然不惜损耗元气,狂催炼神幡。   九阳炼神幡“嗡嗡”一震,威力倍增,无念圣女与那盾牌,一同被摄入纯阳洞天。   收了女魔头,杨凌叫上金蟾,立即遁走。   才飞片刻,二人忽然都觉一股无形的力量缠绕过来,金蟾恐惧地大叫:“主人,不好了,一定是什么天眼魔神追上来了!”   杨凌冷笑一声:“放心,对方此刻一定无暇分身,不然早就出手。”   此刻,剑府之下,极深处,有一座秘密洞穴,洞穴中,一尊人形虚影若隐若现,眉心长了一只圆形大眼,放射出幽幽黑光。那黑光之中,正显现出杨凌与金蟾的所作所为。   此刻,他一脸狂怒,低吼道:“无念!我儿无念!待为父镇压心魔之后,一定为你报仇!”   一口气遁出万余里,杨凌方才停下,炼神幡一抖,无念圣女落入金光。   感受到恐怖的蛮荒气息,无念圣女神色剧变,恨声道:“要杀,就快动手!”   杨凌分神将金光凝聚成自己模样,就站在无念圣女对面,冷笑道:“当日,你用什么方法对待于我,我会用什么办法对待你,你有什么要说的?”   无念圣女面无惧色:“要杀便杀,我父必为我报仇!”   杨凌点点头:“如果你父亲真敢来,我连他一样捉了,让你父女二人团聚。”   无念圣女冷笑不语。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做我的奴隶,要么我立刻将你炼化了,魂飞魄散,嗯,或者先将你抽魂炼魄,然后再打入炼神幡中。”杨凌漫声道。   女人想也没想:“好,我做你的奴隶。”   杨凌笑道:“不愧是魔中之魔,不过做我的奴隶,不是说一说就可以。”一招手,“帝邪,好好招待这位魔尊小姐。”   帝邪笑嘻嘻地走过来,指着无念圣女:“小爷我刚研创了‘无相蛊’,正好在你身上试一试威力。美人,脱下衣服。” 第314章 摩耶真胆   听帝邪如此说,无念圣女冷冷一笑,居然立刻按照帝邪的意愿去做。三五下工夫,一具如白玉雕成的女儿妙体呈现眼前。不过帝邪非男非女,根本没有性别,看在眼中如同看一块木头至于杨凌,元神境界早已圆满,七情不生,六欲寂灭,比那帝邪还要心如止水,即使无念圣女再娇美一千倍,在杨凌眼中也等同于红粉骷髅。   帝邪双手捏诀,一股无形无质的诡异力量缠绕过来,无念圣女甚至没有任何感觉,已中了无相蛊。   “你已中了无相蛊,应当体验一下蛊毒发作时的美妙感受。”帝邪阴森一笑,瞬间勾动无相蛊。   无念圣女秀眉一皱,面容上渐渐露出痛苦的神色。仅几个刹那的时间,她已经发出凄厉惨叫,只感觉有十亿只蚂蚁在啃噬灵魂,十亿只毒蛇在吞噬血肉。   这种痛苦无法用言语形容,让人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意多承受一个瞬间。   “饶命!饶命!”无念圣女出声哀求,玉般的娇躯缩成了一团,如同一块羊脂美玉,粉嫩的肌肤泛起潮红,香汗淋漓,不住颤抖。   帝邪不仅未停下,反而加紧催动蛊毒,使无念圣女感受到的痛苦又强烈了十倍。   “奴家绝不敢背叛,求求你,饶了我……”无念圣女匍匐杨凌脚下,抱住了杨凌的脚。她的腰肢微微弓起,撑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这堂堂的魔尊,在蛊毒的折磨下,居然放弃了尊严,低声下气,如同臣服的奴隶一般。   杨凌神色冷峻,微一抬手,批出一团五彩光华围住无念圣女。那帝邪机灵,也收了蛊术。   无念圣女伏在地上“嘤嘤”地哭,也不知她是因为屈辱,亦或是畏惧方才的痛苦。   杨凌弯腰将无念圣女扶起,淡淡道:“我非恶人,以后不会践踏你的尊严,也不会折磨于你。在我眼中,众生平等,你是魔尊也好,魔神也好,甚至那漫天神佛也与蝼蚁一般无二。”   无念圣女抬起头,她脸上仍挂着泪珠,颤声道:“奴家不敢反抗,无论主人对我做什么。”   帝邪“哼”了一声:“女魔,主人是有大气运之人,日后主人的光芒将照耀十亿世界,无量众生。你今日为奴为婢,不要觉得耻辱。普通人根本没资格成为主人的奴隶!”   无念圣女默然不语。   帝邪冷笑:“你不相信么?主人可是天品金丹,日后能够飞升成仙的人!不仅如此,主人已修炼成太古真人之躯,得到太古始祖真人之一的真武大帝传承。凭这样的条件,主人必会成为九洲第一人!”   无念圣女猛然抬头,吃惊地看向杨凌,讶然道:“天品金丹!十万年了,九洲只出了两个天品金丹修士,一是李太真,第二个就是主人!”   帝邪满面骄傲之色:“你也知道,主人开辟了灵台小世界,小世界中可以承载生灵,这些生灵必会与主人一同升入仙界。若你进入仙界修仙,成就金品灵台的机会必然大大增加。这样天大的好处,你难道不动心?”   无念圣女怔住了,心想:“我一生苦修,就是为了升入神界。但进入神界,必为天庭奴役,远不如仙界逍遥,不受拘束。只是,我修炼的是魔功,如何能够进入仙界?”   杨凌一眼就看穿了无念圣女的想法,淡淡道:“我也知魔修之辈,最终成就天神之道,不入仙界。不过我这金光十分奇妙,可以将你身上魔性炼化,转为修仙。”   无念圣女睁大了眼睛:“这金光是何物,竟然如此神妙?”   帝邪“嘿嘿”一笑:“你日后就会知道。”然后一指缩成一团的天极大圣,问:“你可识得此人?”   无念圣女一眼看过去,脸色刷一下白了,退开了几步,厉声道:“本源古魔?”无念圣女修炼的即是魔功,立刻从天极大圣身上感受到恐怖的威压。这种威压之强烈,超越任何一位魔神。由此判断,对方至少是一名本源古魔。   帝邪“嘿嘿”一笑:“这老儿如此境界,也被金光镇压于此!”   无念圣女忽然朝杨凌拜倒:“主人,奴家有一事相求!”   杨凌点头:“你既归依于我,有什么事情,我自会替你担待。”   无念圣女大喜:“家父正在突破灵珠魔界第一重,但这一重心魔太重,家父有陨落的危险。奴家恳求主人,用此金光助家父一臂之力,让他成功脱劫。”   杨凌皱起眉头,沉吟道:“金光一事,我不愿太多人知晓。”   无念圣女面上哀求之色更浓,凄然道:“奴家生死全不放在心上,只希望家父能够平安,愿主人成全!主人真能助家父脱劫,即使没有蛊毒控制,奴家亦会全心全意侍奉主人,若有二心,天诛地灭,万劫不复!”   眼见无念再三请求,杨凌心忖:“此女新入我门,不好拒绝,需想个两全齐美的计策。”心念转了几转,忽而一笑:“好,我答应你,但有一个要求。”   无念忙道:“主人请讲,奴家与家父一定办到!”   “剑府必须助我夺下血海神胎!”杨凌提出了条件。   无念圣女一呆:“原来主人也知血海神胎。那神胎如今被血海中数位魔神看守,想要夺下它,难比登天。”   杨凌摆摆手:“自然不是硬抢,另有其他人争夺神胎。到时,我们只需要寻找机会。”   无念圣女点头:“剑府自当竭尽全力,绝不让主人失望。”   说起血海神胎,杨凌问:“你可知,那血海神胎如何炼成血神?”   无念圣女:“需要提供足够的元气和两枚天神之眼,方可孕育出血神。那孕育出的血神,与培养之人心意相通,俨然如第二分身。”顿了顿,问杨凌道:“主人夺取血海神胎,莫非也想孕育血神?”   “暂未决定。”杨凌想了想,笑答。   无念圣女道:“主人与其如此,倒不如利用血神胎,炼成魔耶圣剑。那魔耶圣剑较之血神更为珍贵。”   对于魔耶圣剑,杨凌初次听说,立即来了兴趣:“魔耶圣剑是什么?你细细说来。”   “回主人,有一样先天宝物,名唤摩耶真胆。此真胆,本是盘古界外的一方世界,摩耶圣界中的至宝。后来,九洲出了一位能人李太真。那李太真手段通天,斩杀了三十七位魔耶圣界大能,硬是夺回此物。”   “后来李太真陨落,此摩耶圣剑也落入碧血魔神手中。碧血魔神,本是剑府主人,只因此人残暴,我与父亲联手将之重伤。上次主人前来血海时,元血魔神、三光魔神,以及那乙木道尊,联手将碧血魔神擒拿,如今还关在三光神府内经受折磨。”   “如此说来,元血、三光两魔,尚未询问出魔耶真胆的下落?”   无念点头:“正是,那碧血魔神知道,若真说出真胆下落,必然小命不保,因此死也不说。”   杨凌沉吟道:“摩耶真胆既在三光魔神处,想得到它极为不易。”   无念:“主人,若想成功,至少要有三名魔神出手,否则绝难成功。”   杨凌心中一动,道:“寻找三名仙尊助我,倒也不难!”然后笑道:“如今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助你父亲突破第一重灵珠魔界,事不宜迟,你尽快回去通知。”   话落,无念圣女被送出金光,奉命返回剑府。   无念圣女走后,帝邪道:“主人,不若将那天眼魔神骗入金光中,将他炼化了!”   杨凌摇头:“一元大劫将至,面对大劫,连仙界、神界也要封闭门户,百年内不问人间事。可见此大劫十分凶险,我若不多下几步棋子,到时如何应劫?”   帝邪毕竟不如杨凌思虑长远,听后,笑道:“还是主人想的周到。”   “森罗洲内的血海,未来极有可能是个混乱的源头。如果我能提前控制一部分血海势力,到时大乱一起,不仅不受干扰,还能趁机壮大也说不定。”   帝邪立时明白了杨凌意思:“主人是想通过剑府控制血海吗?”   杨凌点头:“这只是一个初步的计划,到&#x《重生之男神你被骗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尊亿网站首页》。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34151_643607.html
尊亿网站首页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