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8电子娱乐 目录共1383章

首页

18电子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9 8:39

即将更新:第5184章 醒来后

18电子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了眼安伯尘,笑着道:“至于你的问题,这再简单不过了,因为天地间的江海都是相通的。”   和吕风起对视一眼,安伯尘心中了然,难怪他们三人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仙家蓬莱,既然天下江海都是互相连通的,这样一来倒也能够解释。   宾主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一个时辰过去,交情已攀上,也该是进入正题的时候。   却见吕风起低咳一声,朝向琴娘和风衣男子抱拳拱手:“实不相瞒,我等来到贵仙山其实另有它事。我等只为……”   然而,吕风起话还未说完便被琴娘打断。   含笑看向吕风起,琴娘抿了口茶水道:“几位道友的来意琴娘和舍弟早已清楚,不然三位也坐不上这条船,三位放心,这事定会给三位一个交代。”   说话间,一旁的风衣男子忽然起身,脸上洋溢着酣畅淋漓之色,他掀开遮挡住船窗的帷帘,负手望向窗外。   鸦雀无声,只余老龟在茶壶里窸窣游动。   安伯尘站起身,走到窗前,莫名的看向流淌在船羽旁的洁白云霭,间或还有仙鹤青鸾盘旋来往,少时拍翅而去,遥遥飞向远处的云间高山。   羽船依然行与海水中,只不过它身下的海水向上倾斜着,仿佛垂挂在天地间的长虹,竟引着羽船来到天云间。   “勿要惊慌,再过一会便到了。”   走到安伯尘身后,琴娘笑着道。 第360章 捉龙   “不知两位要带我等去哪?”   吕风起问道,目光游弋在窗外云山之间,冰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戒备。   此前闲聊时候吕风起始终很安静,不露声色。可眼下一行三人却被不明不白的拐带到天上,若非吕风起知道羽船的主人是高深莫测的仙人,他绝不止光是出言询问这么简单了。   “去你们想去的地方。”风衣男子冷不丁说道,嘴角翘起。   “先生果真知道我们来此的目的?”安伯尘用眼神示意吕风起打住,而后问向风衣男子,却是生怕吕风起的语气太僵,惹得两位仙人不快。   “不就是去找那头狴犴吗。”   男子微微一笑道,眼见安伯尘面露疑色,遂又道:“不瞒几位道友,早在遇到几位前,我和琴娘便发现那头狴犴裹挟一众修士驾云而去。后又见到几位,稍经猜测便知道几位的来意。”   话音落下,安伯尘了然,却没看到站在他身后的琴娘狠狠瞪了眼那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然是狴犴。”   从仙人口中证实了自己猜测无误,无华微微得意,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转头问向风衣男子:“请教先生,那狴犴为何要从我们那劫人?”   “若我猜得没错,被他劫走的那群人可都是囚犯?”风衣男子笑着看向无华。   无华一怔,如实点头。   “这就对了,那狴犴脾气古怪,平生好讼,又喜好装作威严模样,闲来无事便下往各界劫持囚犯,然后带回龙山他私设的公堂中,装模作样的审判囚犯。”   男子哂笑着道,又摇了摇头:“你们也知道,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那狴犴就好这一口,也不知他怎么寻到了你们那界,发现众囚犯,一时心痒便带回了蓬莱。”   听得男子这么一说,安伯尘三人都恍然大悟,随即又觉哭笑不得。   看来是被关押在天牢海中的囚犯们妄想打穿海底,逃出生天,却一不小心打通连接蓬莱仙山的海道,惊动了那头狴犴,一口气将众囚犯劫走,却还想看一看五镇海渎有没有别的囚犯,然后被吕风起发现,这才发生了之后的事。可是,这其中却有一样说不通。   “敢问先生,那狴犴实力如何?”安伯尘开口问道。   “实力,你说的可是修为境界?”略一思索,男子悠悠说道:“应当同我和琴娘差不离。”   闻言,安伯尘下意识的看了眼吕风起,就见吕风起也皱起眉毛,面露不解。   在天牢海底吕风起斩断狴犴的龙角,有留下的半截龙角为证,作假不得。然而眼前的仙人又说那狴犴的修为和他们一般,也就是说远在吕风起之上……如此只有一个理由能够解释,在天牢海通往蓬莱海的海道上,有着重重结界,那狴犴突破结界来到天牢海后,元气大损,境界下跌,这才被吕风起斩下了半根龙角。然而这里是蓬莱仙山,定然有着许许多多的仙草神药,狴犴恢复修为估计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吕风起之所以敢带安伯尘和无华来找狴犴,却是以为狴犴和他的修为不过伯仲,如今看来却是大错特错,即便三人找着了狴犴,也无法有所作为。再者,那狴犴也非之前想象中的细作。   如此一来,三人都期待着的那场大功可就要落空了。   吕风起和无华显然都想到了这一点,吕风起尚好,无华的脸上已然浮起一丝沮丧。   三人虽见识了这片世外仙境,又听到许多奇闻异事,大开眼界。可来此的根本目的却是抓到那个“细作”,向上头献上这场大功,如此方能获得功勋、法宝、仙丹秘籍等等,以便在强手如林的五镇海渎立足。蓬莱虽好,却为世外神仙的居所,并非安伯尘等人久留之地,如今看来这一趟穿越两界的旅途可要白跑了。   目光掠过船舱外的白云山峦,安伯尘沉吟片刻,忽然开口道:“先生喜游历,好猎奇,不知那头狴犴在先生眼中算不算得上一件奇物?”   无华面露喜色,吕风起目光微凝。   安伯尘刚说完,两人便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说好听点是请大仙帮忙,说难听点则是驱虎吞狼。虽然没了“细作”,可若是能将关押在天牢海底的囚犯带回,向上头如实禀报,却也是大功一件,堪好避免三人空手而归的下场。   琴娘暗叹一声,转头望向窗外,而那个自称老龟的男人则双目放光,少时收敛,打量着安伯尘,嘴角浮起促狭的笑意:“道友好坏的心思。”   安伯尘也没想欺瞒他,拱了拱手,老实说道:“实不相瞒,狴犴劫走的囚徒对我等很是重要,倘若先生能助我等夺回,安某等人感激不尽。再者,那头狴犴身为龙九子之一,就算元寿不及老龟,想来也十分珍稀。先生若能出手将狴犴拿下,对于先生也是有利无弊。”   男子含笑而立,若有所思的看向安伯尘,并没说话。   迎向男子的目光,安伯尘忽然一笑道:“再者,先生不由分说便带着我等去找那狴犴,想来早有打算。”   “道友可别误会了。我和琴娘是见不得那头狴犴胡作非为,这才带你们去找狴犴理论,其余的我和琴娘可就不管了。”   男子耸了耸肩,悠悠说道。   “敢问那头狴犴性情如何?”无华插口问道。   “上古传说中的狴犴都是急公好义,秉公而断。不过,如今这头狴犴可是个暴脾气,眼里容不得半颗沙子。”男子答道。   闻言,无华和安伯尘同时瞥了眼吕风起,一个苦笑,一个暗暗叹气。   两位仙人带着他们三人去找狴犴讲理,可早在天牢海那狴犴就被吕风起砍断了半只角,那狴犴定然含恨在心,三人这么一去和羊入虎口又有什么区别,自身难保,更别谈理论说理了。为了一场看不见摸不着的功劳,而冒上生命危险,这也太不划算了,还是趁早打道回府。   正当安伯尘准备着说辞,想要请二仙将他们送返来处时,却听男子忽然开口道。   “话又说回来,那狴犴的确是个稀罕事物。啧啧,龙之九子,我这辈子还没捉到过一条。”   听到男子话中似有转机,安伯尘精神一振。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安伯尘问道。   “放心,这个条件对你们来说算不了什么,你们定会答应,等抓到那头狴犴后再说与你等。”   说着,男子瞥了眼琴娘。可自从琴娘听到安伯尘挤兑男子去抓狴犴后,她便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望向船外云山,脸上始终挂着不咸不淡的笑意。   既然男子都这么说了,安伯尘三人也没理由不答应。   羽船悠哉悠哉的飘过重重云山天宫,渐渐的,光线变得黯淡,整片天空都被染成深紫,不时有星光天云从远端闪烁,只是不知道它们都藏在哪。   船舱中,男子谈论着如何抓捕狴犴,吕风起始终保持缄默,安伯尘偶尔插上两句,却只有无华兴致勃勃,和男子大肆谈论着捉龙的手段,有些荒诞不羁,却是他从倾天寺里看来的,听得男子连连拍案叫好,对于无华似乎一见如故。   “快到龙门了。”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窗口的琴娘张口道。   安伯尘透过翻飞的帷帘放眼望去,就见羽船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一片奇怪的云海前。   云海如深渊,向中间凹陷,露出一个方圆百里的大坑,目光落向大坑深处,就见夜幕下的海水中矗立着一座座高山,高山之间又隔着数片汪洋。从云上看去山与山之间似乎相距不远,事实上谁都知道,那些山海间的距离何止千百里。   “这里就是蓬莱山了,蓬莱山并非一座山,而是海中群山的统称。”   琴娘说话间,羽船向下倾斜,随后猛地向云下海山飞去,速度之快,饶是安伯尘拥有真人境的修为也觉得有些气闷。   少时,羽船从天头坠回海中,波涛滚滚,发出轰隆隆的潮涌声。   月光下,这一片海水呈现出乌黑色,浓稠如墨,而在羽船前方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座高挺陡峭的巨山,山前有门梁,竟比那山还要高出十来丈。   安伯尘三人随着两位仙人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望向龙门和龙山,心思各异。   “老龟道友,可想出捉那狴犴的法子了?”   无华搓着手,双颊微微发红,满眼兴奋。   “不好,那狴犴将龙门关上了。龙门龙门,只有拥有真龙血脉者才能打开。”   男子皱了皱眉,冷哼一声。   “怎么,以你的手段还破不开那门?”   无华急切的问道。   眉头舒展开来,男子哈哈一笑,拍了拍无华的肩膀:“怎么会?无华道友,且看我的本事!”   话音落下,男子纵身跃起,脚下生出一团乌云,直向插入夜色的庞大龙门飞去。   甲板上的三人无不翘首以待,只等见识一番这名自诩平生走南闯北只好冒险猎奇的仙人的真正本领。   男子的身影突然消失,转眼后,天头出现了一只庞然大物,漆黑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清晰无比的呈现在安伯尘、无华和吕风起的视野中。   兽身,龙角,背铺鳞甲,巨翅如蓬。   “哗啦!”   海水袭击向山岸,回荡在三人耳中隆隆作响。   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论是安伯尘,无华,还是向来不苟言笑的吕风起,此时此刻心中都已被寒意侵占,齐刷刷的扭过头,愕然盯向甲板另一边的琴娘。   “几位道友莫怪,三弟就是爱折腾。舍弟的真名是嘲风,龙之三子,而我则是囚牛,这一代的龙之长女。”   琴娘淡淡一笑道,依旧是那么不温不火、平易近人。 第361章 远古传说   嘲风撞向龙门,从黑黢黢的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骤然间,狂风暴雨一触即发,海浪翻涌将羽船掀向岸边。   甲板上一阵颠簸摇晃,安伯尘三人警惕的盯向琴娘,僵立不动,最为尴尬的还数无华,此时面红耳赤,连耳朵也被烧红了大半。无论狴犴、嘲风还是囚牛,都是真龙的后裔,实打实的一家人,然而这一路上无华可是挖空了心思为嘲风出谋划策,教他如何去捉拿狴犴,丝毫没发觉嘲风怪异的笑容,以及琴娘一脸无奈与好笑。   这下可好,非但没法去捉狴犴,还被人家兄弟轻而易举的拐骗上龙山,光凭无华此前动的那番心思,放在寻常情况下就足够让他死上十七八回。   “三位道友且勿多虑,等先见到七弟再说。”   琴娘微微一笑,此时嘲讽已撞开龙门,它回过头望向山岸边的羽船,灯笼般的龙目轻轻眨闪。   顷刻间,又是一道狂风自海中席卷而来,聚成水龙,托着羽船向山里飞去。   安伯尘三人“做贼心虚”,哪还敢再呆下去,不约而同跃身而起,想要飞离羽船。   可无论他们飞得多高多远,羽船仍在他们身下,四周依旧是齐齐翻飞的白羽。   神奇的羽船似在随着他们位置的变动而变大,一旦上了船,除非主人愿意,光凭他们自己永远也无法下船。   想通了这点后,三人不再挣扎,无奈落回船中,放眼望去,承载着他们的羽船也就三十来丈长,和初见时并没两样。   仙家手段果然了得……   安伯尘和无华四目相寻,同时生出无奈。反观吕风起,他屹立于船头,冷冷盯着琴娘,战意已酝酿至顶峰,随时准备暴起出手。   “我说你们这三位,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喜欢胡思乱想。我和三弟好心好意带你们来龙山,本是为了解决问题,一路上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偏偏你们三个总是信不过。”   没好气的看了眼吕风起,琴娘叉腰说道,此时此刻,她也有些不耐烦了。   倒也不怪安伯尘和吕风起他们,生活在两方不同世界的人,对于事物的理解也截然不同。在安伯尘三人的想法中,他们既然得罪死了狴犴,身为狴犴的同族,嘲风和囚牛毫无理由放过他们。眼下将他们拐骗来此,已是一场屈辱,等会上了龙山准没好事。   吕风起心意已决,宁肯拼得一死也不愿上山受辱,他左脚刚迈出,耳边忽然响起“嗡”的一声。   那声音从琴娘口中发出,天云间飞下一股黄色长气,在半空变成了一位黄巾力士,双膝弯曲,沉沉的压上吕风起肩背。吕风起脚步一滞,身受百万斤巨力,如负山岳,再无法行走半步。   安伯尘和无华见状,刚准备出手相救,又是两道黄气从天而降,化作两名黄巾力士骑坐与两人脖颈,转眼间也和吕风起一样难以动弹。   哼了一声,琴娘迈步走到船头,自顾自的望着龙山众峰,不再理会三人。   不多时,羽船拍着翅膀,降到一处怪石嶙峋的山峰。   和远处其余几座山峰相比,这座山峰上树木稀疏,更多的是低矮的灌木和一块块陈列无状的岩石,不远处的岩石堆中嵌刻一口深潭,潭水很浓稠,若非偶尔能看到鱼儿游动掀起的涟漪,还以为那是一潭沼泽。   “到了,这里便是七弟的居所,七弟应当就在潭中。”   琴娘绷着脸道,瞅了眼面无表情的吕风起,挥手遣散黄巾力士,叉着蛮腰道:“再说一次,我带你们来只是为了化解你们和七弟之间的矛盾,至于你们心里怎么想的,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不过,你们若是非要胡来,可别怪我事先没打招呼,这龙山里住着一位脾气极差的主儿,惹恼了他,我可不保证你们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   一口气说了老长一段,足以表明琴娘的诚意。   事到如今安伯尘也算看明白不少,琴娘所言非虚,的的确确没有害他们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如此苦口婆心。怪就怪在,她和嘲风为何如此殷勤,难不成居住在蓬莱的仙人们都是这般热情好客?   暗舒口气,安伯尘朝向琴娘恭敬施礼:“琴小姐勿怪,我等俱来自粗陋之地,人心不古,又多争斗,难免过于警惕。今日遇上琴小姐与嘲风先生,却让我等大开眼界,方知何为仙人之乡。”   一旁的无华也紧跟着作礼,满脸尴尬。   唯独吕风起至始至终冷着脸,虽无不敬,却也没有像安伯尘这般客气。   莫名的看了眼吕风起,琴娘微微一笑,朝向安伯尘还礼道:“三位明白就好,如此,三位且随琴娘去见七弟,保准给三位一个说法。”   说完,琴娘从带着三人下了羽船,绕过颗颗岩石走到潭水前,就见她从头上取下一支发簪,随手丢入潭中。   墨绿色的发簪入水而涨,少时已变成一叶扁舟,琴娘率先上了扁舟,安伯尘三人紧随其后。   潭水中央有一片雾气,将大半个潭子遮住,琴娘摇着橹,正向雾气中央驶去。   就在一船四人快要到达白雾时,怒吼声从龙山西南一峰响起,瞬息后,又是一条七十来丈的龙兽飞出峰头,晃动着豺狼般的丑陋头颅,直向山外飞去。   看了眼面露惊色的安伯尘,琴娘摇头苦笑:“那是老二,我刚刚说的那个坏脾气的家伙,古人云睚眦必报中的睚眦便是他了。”   “我观令弟气势汹汹,不知他要去哪。”   安伯尘迟疑着问道。   “应当是去找仇家算账。”琴娘轻描淡写道。   话音落下,安伯尘和无华齐齐一愣,坐在船尾的吕风起眼中也闪过一丝古怪。   先前一路上与姐弟俩交谈,所得知的蓬莱仙人都是与世无争之辈,眼下她却说睚眦是去寻仇,这岂非自相矛盾了。   “三位又多想了。”   琴娘一眼便看出三人的疑虑,轻叹口气道:“老二睚眦虽在龙山有一座峰头,可他并非蓬莱人士。我等亲戚中,常居蓬莱龙山的只有我、老三嘲风、老七狴犴以及老八负屃。其余几个都不是安分的主儿,生性好动,都在各界疲于奔命。凑巧这几日,睚眦回蓬莱探亲,方才被诸位道友见着。”   “探亲?这么说,蓬莱仙山地界是你们的祖籍所在了?我尝在典籍里看到有关你们的记载,只知道你们逍遥世外,却不知贵祖上竟到这蓬莱仙山逍遥来了。”   三人中,无华对于九子的传说最为熟悉,当下开口道,言语间颇多敬语,也是想要弥补一番他此前屡屡出言不逊。   “无华道友客气了。”摇头哂笑,琴娘幽幽道:“与其说鄙祖是来逍遥的,倒不如老实说他们是被逼无奈来此避祸。”   “贵祖上也都是有身份的人,传说还是远古时期两大世&。迅速,但前面遁逃的身影也一点都不慢,不但脚下有电光浮动的机铁神鹰,沿途一路更有种种早已经布置好的陷阱与障碍阻挡埋伏。如果是有点智慧的修者早就从那头也不回的对手身上感到不对了,但金甲凶神战力强大,却是名副其实的无脑之辈,它只是被沿途的障碍与陷阱搞得怒吼连连,杀气暴涨,唯独没有想到前方可能的陷阱。   朱鹏站立在聚宝洞府原本的一处高台之上,他的双手平伸,正以牵丝傀儡引吃力操控着那具傀驭着机铁神鹰的傀儡跑路,它是朱鹏计划中的重要一环,若是出了差错,不说功亏一篑,也会浮现出很多的变数与麻烦。   终于,那具金甲凶神终于被朱鹏以傀儡引到了相应的位置,朱鹏信手一招直接便把远方的机铁神鹰招回,至于刚刚那具傀儡,则送给金甲凶神随意的宣泄糟蹋了,反正这样的灵阶傀儡机朱鹏手中还剩下足足九具,只要能够完成计划,便是再送它几具,朱鹏也不会稍皱一下眉头。   看到傀儡凶神已经到了与计划中相对应的位置,朱鹏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张法符,然后将之信手引燃,完成自身计划的最重要一步——送那个金甲凶神脱离聚宝洞府。 第508章 四阶紫魄,可怕天睛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随着巨大的爆响,八朵微型的蘑菇云在聚宝洞府八处极重要的灵气节点上升腾爆起。朱鹏将八张爆炎符包裹八颗一次性爆炸式法器雷丸跟一大堆火属性灵石放置在了一起,此时朱鹏一将用以远程引爆的爆符引燃,八张炎爆符自然火焚炎爆,然后被它们包裹雷丸也自然爆炸,在这种雷与火的双重爆发下,那一堆蕴含大量火属性能量的灵石还能有好?   能量结构再稳定也不行,自然是直接爆炸,在八处聚宝洞府极为重要的灵气节点上爆炸。   在朱鹏这个角度与高度,正可以看见八道微型蘑菇云将金甲凶神那一块范围笼罩,然后“喀吧、喀吧、喀吧”恍如折断饼干一般的脆响爆破不住的响起。   在剧烈的震荡当中,这块总面积达到了三万平米的巨大悬浮洞府发出了一声呻吟也似的哀鸣,巨大的裂缝开始顺着朱鹏所引爆的八处节点爆开,最后,这个悬浮分裂出一块八千平米左右大板块同时向着时空流两边的黑暗漂浮而去。这就是朱鹏的手段,我可能打不过你,但我可以把你送得远远的,“88吧,可爱的金甲傀儡,其实我挺喜欢你的型号与造型的。”   挥舞着手掌,朱鹏对着渐渐分裂离去的土地如是言语,然后回身,朱鹏蓦然出剑直刺身后四具已经被削伤到极致的金甲傀儡。   既然已经把老大弄走了,就没有必要再留下这些变数,谁知道那具脱离主体的悬浮残岛能够在时空乱流之中残存多久?谁又知道如果那头筑基顶峰的金甲凶神被时空流冲爆,它的力量会不会远距离传送到这四具被削成人棍的金甲傀儡身上,凭添变数?   所以干脆把这四具傀儡金甲人尽数砍死,把它们的力量传送到那边那具金甲凶神那边去,这样再大的变数也不是变数了,除非那具金甲凶神在接收这些力量之后直接提升到步虚境,然后再来找朱鹏麻烦,但这明显不可能的事,修行强度又不是股票,说涨就涨,说跌就跌的。   游龙剑穿透四具金甲傀儡的头颅,紧随而至的却是烈烈燃烧的紫色阴炎,吸收过两次阴寒煞气的朱鹏已经了解,这种傀儡能量就和杀气差不多,都是紫宵阴炎长于融合的异种能量,虽然并不能用于帮助自己提升修为,但却可以大大强化紫宵阴炎的杀伤威力,吸之无害,反而有益。   四具金甲傀儡人先是被凌锐剑力破体,然后再被紫宵阴炎焚躯,如此内外交击不过片刻的功夫,四具人棍式傀儡就已经破损不堪,再也束缚不住本身能量,被朱鹏的紫宵阴炎烈烈焚尽,最后甚至烧成了一片金白相间的恶心胶状物。   朱鹏包裹在有无数骷髅嚎哭嘶喊的紫焰之中,深深的吸气,只觉得一股股冰寒阴冷的力量从周身透入体内,却是一种不错的感觉,先是微微的不适,接着却是一股透入骨髓的冰爽快感。   四道淡红色的精芒从四具金甲傀儡的残骸胶质之中浮出,然后飙射向结界之外,朱鹏并不在意也并没有阻止,因为他尝试过,这种奇异的信号能量他根本就束缚不了,更何况大部分的能量都已经被他吞噬光了,便让它们传递一部分能量出去,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是这一次朱鹏可弄错了也大意了,他没想到那些红色的信号能量不但穿过了微黑的护罩结界,穿过了那有无数射线与能量激流的时空流,更找到了那具越漂越远的筑基顶峰金甲凶神,并且慢慢与它融于了一处,以裹挟而至的些微能量,开始让这具金甲凶神完成融合三室力量精华的极限进化。它当然不可能直接爆谷到可以在外域与时空流中生存的步虚境,但那不断攀升的力量,将它提升至腾空境却并不是什么问题。   金甲之内的白色增殖物都在不断的燃烧熔化,步入腾空境所需要的力量实在太多了,而三道血色精芒所带来的力量又实在太少了一些,若不以损伤自身为代价,这种进化根本就难以进行下去,就在自身的燃烧与恍如金焰般的纯净灵气中,金甲凶神缓缓的晋升强化,而这一次,它腥红的目光,投注到了那越离越远的聚宝洞府主体之上,那里才是它意识之中的指令守护对象,它,必须回去。   三年以来前所未有过的放松,朱鹏舒展着筋骨跃下高台,往此地的控制核心聚宝斋走去,现在最大的烦恼与困难都已经解决了,朱鹏只要找到控制系统,摸索出确定空间跳跃落点的方法,便可以回返地星了,这个过程也许并不容易,但难道会比搞定十二具金甲傀儡更难?   只是就在这时,“轰隆隆”朱鹏脚下的土地一阵的剧烈震动,朱鹏蓦然回头,眼内血色底紫魄流星转,透过微黑的防护罩,朱鹏看到一个巨大的金色巨人,击出一道炫目的金火,恍如巨船的钢锚一般,硬生生钉在朱鹏脚下这座聚宝洞府的主体之上,朱鹏缓缓的走动,一步一步靠了过去。   腥红的眼瞳之内,映着远方那一个三头六臂体形巨大的暗金色巨人,正缓缓催动着巨力与足足六支手臂,将自己与自己所在的区域一点一点往朱鹏这里拉。“这是腾空初境?应该不完全,灵气跃升虽大,但真元流转很不稳定,给人的原本就好像一个膨胀到极点的气球,再轻轻吹一口气,就会直接爆掉。”   抚着掌中游龙剑,朱鹏微眯眼眸如是轻语。   “纠缠不清的家伙最讨厌了,腾空初境又如何,真当我搞不死你区区一具傀儡?”低语着,语气却是转烈转厉,一股凶暴戾气在朱鹏身上慢慢现出,眼内的紫魄流星疯狂的转,慢慢的,居然变幻出内外三层深紫色的圈,这是朱鹏的紫魄天睛的第四形态,也是他将要爆大招的标志之一。 第509章 末日之瞳,灭世一击   若是让这个腾空境的金甲凶神安全登上主岛,朱鹏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三五招内便会被碾杀至渣。   但要说御敌人于国门之外,朱鹏又没有那个本事,眼前这具金甲凶神也不知道是真元够厚还是真元性质接近,反正它可以将自身融入脚下土地那残存的真元罩中,然后在这空间流内直接施法,朱鹏若是照着做,保证第一瞬间便被暴乱的空间流碾成飞灰。   只是朱鹏也可以肯定,眼前金甲凶神的如此施术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一点从它周身那不断破损与熄灭的金焰上,就可以看出一二,这种直接暴露于时空流的时间只要再稍长一点,它就必爆无疑。   可惜,已经腾空初境的金甲凶神拽进的速度并不慢,所以,在它自身承受能力的极限之前,它便已经凭借着拽进,慢慢将自身与脚下漂浮离去的残岛拽到了聚宝洞府的主体边缘,两个残岛自然而然的结界融合,它们本是一体,结界融合的排斥反应自然被降至了最低的程度。   可惜,在两岛结界刚刚开始融合的时候,还需要金甲凶神的使力维护,它若一个撒手,两个已经断裂的聚宝残岛还得接着两向漂飞,而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金甲凶神是难以做出任何动作的,也就是说是朱鹏的主攻时间。   “啪啪啪”一具又一具灵阶傀儡都发出阵阵的爆响声,然后倒在了地上,因为它们体内的力量核心:“极品灵石”,都被朱鹏通过牵丝傀儡引的气脉沟通给硬生生的搜刮走了。   而这个时候,朱鹏已经升腾到了结界最高处,他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也猜测不出金甲凶神上来后的具体情况变化,但他可以大体估算出金甲凶神上岛的那一瞬间,便是自己最好的攻击机会,若是不好好把握,便是道灭身殒,也是死不足惜。自然而然的,朱鹏所掌握的最强大招“灭世击”再次出炉,这一招大神通术,可谓他所有术道之中爆发力最强,也是他自身综合素质利用率最高的一记杀招。   并没有言语,但强烈的灵气激荡四周,形成一股股恍如梵音一般的低低言语:“我若为神化佛,则容不得人间有一点的不敬,我若为魔作恶,必要将地上亿万生灵的命运,尽数把握于自己掌中……所以,毁灭吧,人间界。鉴赏一下我的大神通术,神罚魔灭·灭世击。”   就恍如那一次在血魄城外的辉煌与灿烂,不,是更加的辉煌与灿烂,虽然在这缥缈的时空流中,除了朱鹏以外,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生灵都没有,但这依然不能稍减这记神罚魔灭·灭世击的精彩与强横,他周身的高空处,白色的真元中夹着紫色的阴火,在恐怖气海真元的汇聚下,慢慢呈现出旋涡状的聚拢,旋涡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广泛,片刻后,高空中所有白紫两色的劲气,已然完全随着旋涡高速转动起来。   “神罚魔灭·灭世一击。”   在那金甲凶神登上聚宝洞府主体的一瞬间,朱鹏蓄势已久的大招悍然出手,金甲凶神若是有一个正常修者的智力,它大可以拖久一会再登岛,用膝盖想也知道,朱鹏绝不可能控制这么一个大招蓄力太久。可惜,哪怕已经是腾空初境,它也并没有丝毫的智慧,它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本能完成意念之中深藏的指令。   巨大的紫焰中间包裹着一道纯白的惊虹轰杀而下,在真正轰在金甲凶神身前的前一瞬间,高空的朱鹏一双四阶的紫魄天目蓦然一瞪,瞬间,殷红眼瞳的四周崩裂出黑红色的血水,恍如泣血。   被朱鹏天目所瞪视的金甲凶神,背后突然弹射出一个虚幻的金甲凶神虚影,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轰”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无比的蘑菇云升腾而起,却是朱鹏的灭世击直击正中。   亮白色的真元爆裂冲击,幽紫色的阴火焚绝缠绵,在这物理、法攻两重力量双重重击之下,金甲凶神坚硬的金甲爆碎开裂,白色的肌肉增殖物寸寸焚烧灰化,刚刚朱鹏的那一眼并不是没有来历的,而是他紫魄天睛晋升第四阶后所固化的第四项大神通:“末日之瞳”。   在末日之瞳的正常注视下可以于无形中削减被注视存在百分十五左右的防御力,若是直接催动道术,更是可以通过特殊的力量,将对手的本源(修者是魂灵,但傀儡就不知道是什么了,所以就直接称为本源。)暂时性击出体外,在一定时间内(因受术者的综合实力而定),受末日之瞳影响者,所有气机流动与破绽都将映入施术者眼中。换句更明白点的话说,就是受术者的物抗与法抗双重削弱,与朱鹏同级者受术,基本上就等于自身防御归零,若是综合实力比朱鹏弱,被朱鹏瞪视一眼,防御削减到负好几百也不是不可能的。   真被削减到防御力负数的地步,哪怕只是被人轻轻碰一下,都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若是真被人狠狠打上一拳,那真是打哪爆哪,碰哪碎哪,随便摔一跤,恐怕都能摔出五马分尸的惨烈效果。   昔日朱鹏与毒龙子李哲的一战中,正式固化了紫魄天睛第四境,完成了末日之瞳,只是在了解这一招的恐怖效用之后,朱鹏立刻闭眼,实在怕把毒龙子李哲直接一招轰死,那就有违初衷了。   只是此时此刻,这一招“末日之瞳”终究还是跟“灭世击”配上了,两个本都非常强悍的术法,此时两相叠加,效果又岂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杀伤凶猛,可谓是几何式跳跃上升。   朱鹏与金甲凶神修为差距过大,末日之瞳一瞪,削减了对手多少防御力不知道,朱鹏的双眼倒是血泪狂飙,其中好像有锥子扎一般,钻心似的疼,只是这个时候朱鹏已经陷入了嗜战如狂的战痴状态。 第510章 强制跳跃,死的准备   越疼越狂,越狂越强,高空之中激昂狂吼,把自己体内的真元气脉好像挤海绵似的疯狂往外挤,扔几颗灵丹入喉,刚刚化出一丝灵气,便被朱鹏挤出去强化灭世击了。   那紫白相间的恐怖真元柱恍如天剑神罚一般怒斩而下,将金甲凶神的立身位置,都打出一个恍若世俗凡间陨石坠落一般的巨大深坑。   最后朱鹏是从高空中掉下来的,两眼血泪,只觉得四周一片的模糊,重重的摔砸于地,若不是炼体有成兼有护体真元罩缓冲,朱鹏没准就直接摔死在这里了。只是从自己砸出来的土坑之中挣命似的吃力爬起,咯血似的殷红血水从嘴里涌出,生生咽下,却带来内腑脏器火辣辣的抽搐。   只是哪怕都这样了,朱鹏依然迅速的从腰间抽出游龙剑器,然后当成拐杖一步一步往金甲凶神那个方向半爬而去,这种疯劲与杀红眼的狂意足够所有认识朱鹏的人为之咋舌。   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朱鹏是那种哪怕上断头台前,都会整理一下衣领的从容公子,一方魁首。只是他们却大都忘记或者说下意识的忘记了,朱鹏能够有今天的地位成就,是他从十三岁起,便执着剑器在修士战场的累累尸山骨骸中硬生生爬起来的,论起求生欲望与杀伐狂态,朱鹏不逊于幽冥地狱内的百战修罗。   驻着剑器,恍如一只拖刀残腿的螳螂妖一般急速的行,当朱鹏凭着记忆与方向感来到那个被“灭世击”打出来的巨大深坑时,他是十分狼狈的滚下去的,何时血魄一族的紫魄天睛拥有者会如此的狼狈,甚至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楚。但朱鹏并不在意,甚至在往下滚动的过程中他犹调整身形,然后冲着深坑的最深处急刺一剑,“噗”恍如刺入一滩稀泥一般,剑身之上几乎没有“滞”的感觉。   这种手感让朱鹏微微的放心了,只是他依然把自己已经模糊不清的双目对准身下,在已经完全融化的“金白胶质”之中足足半晌的翻找,最后,终于将最后一点坚硬物硬生生的拽了出来,朱鹏将已经被血水完全蒙蔽遮盖的双眼凑到那个发硬的东西之前,足足半晌,才确认这就是那腾空境金甲凶神的头颅。   只是此时这具凶悍傀儡,只剩下眼内的腥红还没有完全熄灭,其它身体部分,至脖颈以下全都没了,全都被朱鹏的一记灭世击打得化了。   “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抱着这个也半融化的金色傀儡头,朱鹏终于完全放心,然后便是抑制不住的狂笑出声。“你妹,这MB是腾空初境呀,以一身炼气顶峰的修为应付,没压力?不怕死?鬼才没压力不怕死呢。”更何况朱鹏这样已经死过一次的,更有压力,更怕死。   歇斯底里的狂笑着,朱鹏抱着金色头颅的双手之间又一次燃烧起紫色的火,他大力的按,红着眼睛榨取出自己体内最后一缕真元。然后便是“轰”那个头颅被朱鹏合实的双手生生压得爆了,然后四溢的阴魂与无尽的阴煞之力流溢而出,将朱鹏包裹,这些本来都是金甲凶神的驱动力,现在散溢出来,却被朱鹏身周的紫焰渐渐浸染成燃烧的紫色骷髅头。   大量的火焰呼啸,将朱鹏整个人都包裹化茧,慢慢在那巨大的坑中,把朱鹏包裹成了严丝合缝的巨大深紫骷髅头,海量的真元,在这一刻吞吐不息……   恍惚间,根本无法测定到底过了多久,直到一个机械式的冰冷声音在聚宝洞府的主体上空回荡:“警告,能源极度不足,无法再滞留于异空间中……警告,能源极度不足,无法再滞留于异空间中……警告,能源极度不足,无法再滞留于异空间中……”   “警告无正常回复……执行自主跳跃设置,选择最近时空落点,选择最近星域,选择最近座标……严重警告,能源极度不足,成功跳跃几率不到百分之十五……严重警告,能源极度不足,成功跳跃几率不到百分之十五……”又过了半晌之后,“严重警告无正常回复……强制执行自主跳跃设置,选择最近时空落点:‘仙道正领域73号时空’,选择最近星域:‘银河星域’选择座标:‘地星’。强制空间跳跃将在五分钟后执行,如无异议请稍后,由于跳跃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五十(实际成功率百分之十五),所以系统进行建议:‘请做好死得准备。’”   “空间跳跃,执行。”   “轰隆隆隆隆”随着那道冰冷的声音,聚宝洞府主体四周的漆黑真元罩燃烧起发黑的火,很明显在地星内进行空间跳跃与在时空流中进行空间跳跃是完全不同的,在地星之内进行空间跳跃要发挥大量灵气一次性燃烧,强行冲击出一道空间通道,让整个聚宝洞府钻进去,而在时空流内则不同了,在这里再大剂量的灵气也燃烧不出时空通道,至少聚宝洞府燃烧不出来,但如果在时空流中顺势而为,那么实际上进行空间跳跃《这就是大乱斗吧》《银神问鼎》《男主总想削了我》《皇后又变成猫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18电子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16890_414194.html
18电子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