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风雨列国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小叮当法则,2014元素使者之种子

新乐九国际

时间:21-04-19 来源: 富华小说网

新乐九国际

0b9;嘴皮子,还有什么好的,真不知道大姐怎么会这么顺着这家伙。   若烟和雨绮两人暗自嘀咕,目光几乎是带着幽怨和嫉妒,如刀子般在李培诚的身上来回打转。   白筠仙子双目看着李培诚向自己鞠躬,目中闪过一道异彩,连她自己也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样信任,甚至有些宠溺着眼前这位新认的弟弟。   该说的丹道说了,该谈的事情也已经谈妥,自己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办,再加上若烟和雨绮两个女人的目光不善,李培诚给白筠仙子鞠躬之后便告辞要离去。   白筠仙子没有挽留,送李培诚和方雨华到了出口。   “姐姐和两位仙子留步,等我把岛屿的事情办妥之后再来拜访你们。”李培诚向白筠仙子三人抱拳,道。   若烟和雨绮如今对李培诚是满肚子牢骚,就连方雨华也被祸及到,不时接收到雨绮的白眼。   若不是敬畏白筠仙子,她们哪里会亲自送李培诚二人。所以她们见李培诚要她们留步,便立刻面无表情地止步。白筠仙子暗自苦笑,知道今天自己这番作为引起了两位妹妹的不满,无奈对李培诚道:“你此去要小心崂山派,若能避开他们便尽量避开他们。购换集市择址之事若有不妥可来找姐姐,我们可以再商讨。”   白筠仙子长得端庄高贵,稳重贤淑,这番叮嘱让李培诚心里泛起一股很怪异的感动,但却似乎又是他渴望已久的感动。   “我知道了,姐姐也要保重。”李培诚说完,再向仍然对他有些不满的若烟和雨绮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方雨华飞身而去。   三道光芒,带着三缕不同的清香还有丝丝能量的波动,划过空中,射向正有些不舍,美眸似乎还闪着女性特有的母爱光芒的白筠仙子。   三道光芒是三块能量石,一块紫氲石,两块碧霞石,三缕清香是三粒丹药。一粒翠岚丹,两粒瑶青丹。   丹是好丹,尤其是瑶青丹是适合元婴期以上修士服用的丹药,一粒可抵数十年功力。   能量石更是好石,珍贵无比。尤其是紫氲石就连渡劫期的李轩庭也不过只收藏了二十二块,就算在他所来的月游星,不是有一定身份和修为的人也是绝不可能拥有此等上好能量石,至于元婴期的修士能拥有紫氲石那几乎可以说凤毛麟角。   当三块能量石,三粒丹药落入白筠仙子的手掌时,李培诚和方雨华却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内。   白筠仙子这样端庄稳重的人,红润的嘴唇此时也是颤抖个不停。   紫氲石,元婴期以上修士梦寐以求的能量石,就连白筠仙子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面。随便一小块流落修真界,恐怕都要引起一番激烈的争夺,而此时自己的手中就有一块,大如鹌鹑蛋,如何能叫她不激动。   本来白筠仙子还以为自己需要再经历一段漫长的岁月才能突破到元婴后期。如今看来,指日可待了,甚至出窍期都已经有了希望。   白筠仙子的目光有些困惑,有些迷离地眺望着早已经没有了人影,李培诚离去的方向,直到雨绮和若烟连唤两声,她才收回了目光。   “大姐,刚才云湖给了你什么东西?”雨绮好奇地问道。   白筠仙子淡然一笑,摊开了手掌。   紫氲石和碧霞石的光芒很柔和,丹药的光泽也很柔和,但却刺得雨绮和若烟两眼发痛,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我还是低估了这位弟弟!”白筠仙子感叹一声,也不知道是对若烟和雨绮说,还是自语。   若烟和雨绮闻言幡然清醒过来,一脸羞愧。自己两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此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白筠仙子突然脸色一变,凝重无比,然后转身朝自己的居所而去。   若烟手中多了一块碧霞石和一粒瑶青丹,雨绮手中却是一块碧霞石和一粒翠岚丹。   两人愣了一下,急忙跟了上去。   “崂山派究竟是怎么回事?”碧海龙舟上,方雨华一脸凝重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跟一位叫七彩仙子的起了点冲突。”李培诚不想方雨华担心,轻描淡写地回道。   只是方雨华闻言却是一脸苦笑,欲哭无泪。这还叫没什么,那七彩仙子虽然还没达元婴期境界,恐怕她的名声却远比某些元婴期修士还大。因为她是崂山派掌门邝虚真人最得宠的弟子,他老人家唯一的女弟子。 第二百九十七章 紧要关头   “你可知道那七彩仙子是崂山派掌门邝虚最得宠的弟子吗?你究竟跟她起了什么冲突?”方雨华并没有因为李培诚的轻描淡写而就此揭过,反倒追根起来。   原来七彩仙子是邝虚老儿最得宠的弟子,怪不得她这么嚣张。跟她打了一战,崂山派就立刻派出了元婴期高手,而且还带了那么厉害的法宝。李培诚闻言这才明白七彩仙子的真正身份。   “老弟,究竟起了什么冲突?”方雨华心里是急得要命,见李培诚还兀自在那里发愣,便又问道。   李培诚暗自苦笑,知道这事不讲个明白恐怕方雨华不会就此罢休。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与通明之战也略微提了一下。不过其中的凶险,自身的变化突破这些细节都没提起。不是不想提起,只是这事要细细道来甚是繁琐,而且也太过匪夷所思,就连李培诚自己一时也无法讲明白。   方雨华越听心里越是发惊,不过到了后来他反倒冷静下来。双目变得平静寒冷,甚至还透着股杀气。   跟崂山派最得宠的弟子战了一场,又跟崂山派未来的掌门大战了一场,这事怎么看怎么都成了定局。既然如此,发惊发怕有什么用,只有勇敢果断地面对崂山派这座看似永远无法攀越而过的高山才是正道,谁让方雨华是李培诚的兄弟呢,就算李培诚说他得罪了昆仑派,方雨华也是义不容辞。   “看来老弟在海外发展是准备暂时躲开崂山派,以求发展实力。”冷静下来的方雨华,脑袋瓜出奇的灵光,目光沉着地凝视着李培诚,分析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道:“大哥所言正是。海外修真界虽然厉害人物不少,但没有神州五大门派这等超级势力存在,以小弟目前的实力要在海外修真界开拓出一片天地并不难。而且大海珍藏不少天才地宝,正是我积蓄力量的最佳之地。”   “我反正孤身一人,如今托了你的福,修为也快逼近元婴期,量来为你在海外发展势力出点力应该是够格了。今日开始我便跟在你身边,给你效犬马之劳吧。”方雨华道。   李培诚看着方雨华坚定的目光,无奈苦笑:“大哥你这是何苦呢?我的事情我能……”   李培诚见方雨华双目隐现怒火,话讲了一半,只好一转道:“既然如此,只好把大哥你拖下水了,不过效犬马之劳这话讲得太过了,小弟受不起。”   方雨华见李培诚应下,这才放下了脸色,至于什么犬马不犬马无非是个说法,他却也懒得去计较。   “大哥,海外之事要等换购市集开办之后才需借重大哥。这事总要一年半载才能办妥。我这里有几粒丹药,不若大哥先回四明山洞天或者去段大哥的霍林山洞天炼化吸收这些丹药,等个一年半载大哥再来助我如何?”李培诚说道,手中已经多了一粒菡柏丹,一粒馨莲丹,一粒紫寒丹,一粒翠岚丹。这是李培诚目前手中唯一拥有的适合元婴期以下修士服用的丹药,除了菡柏丹药效差点,其他药效都还不错。以方雨华如今的修为境界有了这四粒丹药,再加上碧霞石相助,有所突破也说不定。   方雨华此时也不跟李培诚客气,伸手取了丹药,然后问道:“你不是还需在海外择一换购市集的岛屿吗?此事你准备如何?不需我帮忙寻找吗?”   李培诚笑道:“大哥莫非忘了我现在是混迹在世俗,在世俗中我还是有些势力和钱财,到时花点钱买下座风景秀丽的岛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世俗中,私人宅地的主人是有权拒绝任何人靠近的。到时我只需在外面布置下警戒线,再在岛上动些手脚,避人耳目却不是什么难事。”   方雨华听了虽然有些云里雾里,但他好歹为了寻徒,曾在世俗混迹了一小段时日,倒也知道如今的世道日新月异,有很多错综复杂的规矩,跟数百年前早大不一样了。所以闻言也没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只是感叹一声道:“却未想到在世俗混竟然也有此等便利之处。既然如此,我便去霍林山洞天静修一段时日,顺便看看段大哥出关了没?”   李培诚闻言眉毛一扬,问道:“莫非段大哥服了七叶紫彤果后一直闭关到如今吗?”   方雨华点了点头,道:“正是。”   李培诚心里一喜,七叶紫彤果虽然也算得上奇果,但段威本已是金丹后期的修士,比原来的方雨华境界还高了一层。如今方雨华都早早出关外出,段威却仍然闭关,可见此次服果,段威除了功力有所增进,恐怕在天道上也有所顿悟。   一个人的境界突破,就如人的成长一样。一个人的成熟不仅表现在身体的长大,还表现在心智的成熟,修炼境界的突破同样如此。不仅需要功力的增进,还需要心境的提升,也就是对天道的领悟程度的提升。只有两者都达到了一定程度,方能突破,一方没有达到,或者条件过于勉强,很有可能就会灰飞烟灭。当初李培诚体内蠢蠢欲动,便是因为他得天独厚的天赋和机缘,使得他的心境早就超越了金丹后期,功力也早就达到了破丹成婴的程度,所以稍有不慎便会破丹成婴。只是他结的是九转金丹,方才迟迟不敢催逼,反倒拼命压制。   不过两个条件的判断,没有经历过破丹成婴,谁也无法真正明白自己是否已经达到了突破的条件。破丹成婴乃修士苦苦追寻的目标,一旦金丹有突破迹象,沉浸其中的修士只会惊喜若狂,越发急于破丹成婴却不会想着去压制。李培诚若不是因为结九转金丹时差点丧了命,也不会那么谨慎,恐怕也早早便催逼着破丹成婴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差一点点就挂了。   一些大门派有元婴期,甚至更厉害的修士,所以他们往往知道警告门下弟子在这个关卡要小心谨慎,当然这个关卡主要还是要靠当事者自己把握。   李培诚以前对此还不甚了解,如今说起来也是九死一生的过来人,一想到段威很有可能有所突破,心中先是一喜,接着立刻便是一忧。万一段威不知轻重,急功冒进,恐怕事情就便有些糟糕了。   方雨华见李培诚先是一脸喜色,接着却隐现忧色,心中不禁一个咯噔,问道:“莫非你在担心段大哥?”   方雨华有此一问并不奇怪,修炼一途本就是凶险难测,能走到今日的修士都是幸运的。别看李培诚似乎一路顺风,要风便有风,要雨便有雨。但若仔细一回想,其实李培诚也是在鬼门关前打了好几个转。   “是的!段大哥若是要破丹成婴,恐怕便多了很多变数。”李培诚边说,边猛地把船桨一划,碧海龙舟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朝福建省霍林山洞天而去。   霍林山洞天在一悬崖深谷之中,林幽谷寒,浓云翻滚,人迹罕至。   今日山谷浓云翻滚的特别厉害,犹如滚滚浪潮,一股紊乱却又压抑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山谷。   一道碧光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穿过浓浓云雾,然后碧光一闪,两个年轻男子脸色凝重地飘落悬崖上一突出的巨大青石之上。   青石后面是一个山洞,洞门上刻着霍林山洞天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一位须发皆白的道士,手持拂尘正焦虑不安地在洞口来回打转,似乎天要塌下来似的。   老道士正焦虑间,见到两人飘落洞前,正准备呼喝来者是谁,定睛一看却是自家洞主的结义兄弟四明山洞天的方真人,只是另外一人却不认识。   那老道士也来不及过问另外一人是谁,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急忙奔向方雨华道:“方真人您来得正好,我家洞主前段时间在洞府里闭关,这洞府内外灵气平和,气氛安详。却不知为何,昨日却突生异变,灵气波动甚为厉害,这气氛也甚是怪异,小的却又不敢冒然叩关,真是急煞人也。”   老道士正说话间,洞府里又出来一中年男子。很显然他是查觉到外面有动静,方才急忙赶来。这男子一见到方雨华,立刻大喜,纳头便拜,嘴里急忙道:“方师叔您来了,您快快帮我们拿下主意,这气氛真是让弟子惶恐不安!”   “孙奎勿急,有你李师叔在,你师父必然无恙。”方雨华扶起孙奎,然后将目光转向李培诚。   孙奎很显然听说过李培诚,闻方雨华这么一说,立刻又向李培诚纳头拜下,道:“弟子拜见李师叔,还请李师叔指点迷津。”   那老道士也急忙上前拜见过李培诚,自然也少不了一番请求。   “不必多礼,我与段大哥乃生死之交,段大哥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说完李培诚便大步流星地向洞府内走去。   方雨华三人急忙跟了上去。   “老弟,你看这形势如何?”一边走,方雨华一边问道。他是逼近元婴期修为的修士,已经隐约猜到段威正在进行着一次生死攸关的突破。若是成功,他便一跃成为元婴期的高手,若不成功,恐怕等待他的将是万事成烟云。   此时方雨华心情可以说矛盾至极,既希望段威真的到了这个关口,却又极度担心这个关口他迈不过去。多少年来,神州大地三十六小洞天的修士就扑倒在这个关口,但这个关口却又是这么多年来三十六小洞天的修士苦苦想要去触及的关口。   李培诚的脸色深沉得犹如深不见底的潭水,此时他的心情也是紧张的要命。破丹成婴,看似简简单单一个过程,但却让多少修士饮恨终生。好在李培诚如今虽然只是元婴初期,但却结了九个元婴,说句通俗点的话,他经历了九次破丹成婴,比起别人一生只有一次这样的经历来,却硬生生多了八次,说来在这个阶段的经验他算是最老到了。   “此事目前难说。”李培诚沉声回道。   霍林山洞天比四明山大了不少,整个洞天温暖如春,灵气充盈,视野开阔。洞内有小桥流水,翠柳桃红。数座古朴精致的木屋坐落洞府之内,当中一座大气威严,前有广场,后有庭院,庭院内还种着一些人参灵芝等灵草仙药。   那座木屋周围灵气波动剧烈,四周的灵气向这边疯狂涌入,带起了更大的波动。   希望情况不要太糟糕,李培诚强大的神念伸展了开来,仔细观察着灵气的波动,神念结成的无形巨网悄无声息地随着灵气汇聚的方向探入密室之内。   突破之际,最忌打搅。就算李培诚艺高人胆大,也不敢轻易破关而入。除非段威出现了极大的危机,若不出手必然再无希望,李培诚才会选择最后一步,强行介入。而无奈介入,帮忙段威度过危关的概率自然很低。   李培诚的神念强大的近乎可怕,段威根本不知道密室里已经多了道神念在窥探着他。   木屋之外,李培诚一脸凝重地屹立大地之上,看不出他一点的神情波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方雨华静静地站在李培诚的身边,这个世界上他只绝对相信两个人,一个是段威,另外一个就是李培诚。段威的事情很显然以他目前的修为无法插手,所以他只能选择沉默,等待着李培诚的行动。   孙奎和那位看守洞府的道士见李培诚一动不动,既不说叩关,也不说些建议,好几次都想开口询问都被方雨华用凌厉的眼神给制住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的灵气波动得越发剧烈,气氛也出奇的让人烦躁不安。李培诚仍然一言不发,暗地里神念却继续关注着密室内的动静。   方雨华信得过李培诚,也知晓李培诚的本事厉害,但孙奎和那位忠心的老道士却对李培诚不是很放心。本以为方雨华如此尊重李培诚,他总该有所作为,却未想到却是在发呆。孙奎心系师父安危,再加上对李培诚不甚了解,年纪相对而言也尚小,终于忍不住抱怨道:“李师叔您到底说句话,别愣着呀!”   方雨华刚想出口训斥孙奎不懂分寸,李培诚却转过头,凌厉犹如实质的目光扫视了孙奎一下,孙奎顿时感觉胸口如被压巨石,全身血脉不畅,几乎要瘫软在地。   李培诚转过头,目光再次平视前方。孙奎这才感觉全身一松,浑身早就已经冷汗淋淋,这才知晓眼前这位看似平凡的李师叔恐怕一身修为到了骇人耸听的境地,遂不敢再有任何异举。   密室之内,段威神情极其痛苦,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上滚落而下。   原本乌黑发亮的发髻逐渐变得灰暗无光泽,细嫩如剥了壳的鸡蛋的皮肤逐渐枯干发黄。   李培诚脸色一变,这种情形跟自己当初破丹成婴,真元不足有些相似,看来必是段大哥心有所悟,然后急以求成,才有此一劫。   李培诚的身子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密室之内。   “段大哥张嘴!”李培诚低喝一声。只是这声音却是用上了无上法力,带着浩瀚的威严,既让段威清清楚楚听到他的话,又镇住段威的情绪波动。   段威张嘴,一粒馨莲丹入嘴,化为一道真元流经段威经脉。   又是一粒紫寒丹,接着是翠岚丹。   孙奎和那位老道士看得Ӣ

 
  • 富华小说网(dalianfuhua.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