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鸿博登录 目录共4773章

首页

鸿博登录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29 8:39

即将更新:第4871章 醒来后

鸿博登录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dalianfuhua.com

;,为啥阻拦?”   青墨眉头大皱:“这是凶险大事,过去容易,回来可不那么容易。”   柳亦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老三又不是傻小子,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风险,他自己觉得值得做,便让他去做呗,一是拦不住,二是……换了我、换了老二,有他的本事,也会去毁真大眼。”   青墨想了想,呼出口闷气,还是觉得有些担心:“那咱们就容他去?至少、至少也该跟他一起吧?”   她的声音虽轻,可天舟一共就三里方圆,大家又都聚在一起,说的话几乎人人都能听到,曲青石接过话题,应了句:“我们都不去,不添乱就是帮忙了。”   曲青石等人战力虽强,但放在那座巨岛上,几乎不值一提,别人跟梁辛一起去,只会成为累赘,反倒误事。最好的情形,是老叔能及时痊愈,虽梁辛同行。有他保驾护航,成算会大增。   这个时候,琅琊抱着羊角脆坐到了青墨身旁,妖女满脸神秘,声音压得极低:“青墨,有件事与你休戚相关,大大不妙。梁辛回到中土,就要入海召唤蟠螭,可大海广博,他怎么找对方?”   青墨懵了,不明白梁辛找蟠螭,自己怎么会大大不妙。   琅琊的声音更低了:“你不是还有两枚宝贝麒麟蛋么?照我看,梁辛多半会在海中打碎那两枚神卵,借以引诱蟠螭……”   青墨脸色骤变,梁辛则哈哈大笑,挥手对着琅琊虚击一记:“少来挑拨,找蟠螭也不用砸蛋。”   琅琊要是真心挑拨,也不会就那么明目张胆地把事情说出来,何况就凭两枚麒麟蛋,又哪挑拨得动梁老三和曲小四,她不过是去岔开话题,梁辛主意已定,无从更改,青墨再怎么说,也只是徒增大伙的担心和梁辛身上的压力罢了……   天舟远航,全无振动或异常感觉,除了天嬉笑之外,别人全不知道行程如何,又过了一阵,直到天嬉笑来到梁辛面前,恭声说了句‘天舟着陆’,大家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仙界!   天舟之内,轰得一声炸开了窝,人人发出一声欢呼,随着天嬉笑的手诀不停,众人都被送到陆地上。   大群日馋弟子的神情,都复杂到了极点,终于‘得偿所愿’,踏足仙界,可这座仙界之中,却没有一个神仙……名山秀水、蓝天白云、四隅祥和,但却寂静无声。到了这里,修仙的大梦既是圆满了,也是破灭了,这其中的感受,也实在没法能用几句话说清楚了。   远处有几个娃娃探头探脑,脸上并没太多恐惧,更多的是好奇,梁辛重新踏足故地,想起自己上次来时的情形,心里也还真有些感慨来着,笑呵呵地看着那几个土著娃娃,心里琢磨着,这次没人拿箭射我了……   天嬉笑随身带着和霸王的联络法器,落地后立刻施法传讯,等候了不长的功夫,远处风雷滚动,谢甲儿纵跃而至。   梁辛满心欢喜,快步迎了上去,伸手拉住师兄的胳膊:“中土已乱,我把亲眷送过来,另外那些修士,都是我的朋友,跟过来看仙界模样。”   谢甲儿还是原来那副样子,断掉的那条胳膊,左肩下空荡荡的。老魔头将岸所创功法自成一家,与修士不同,霸王在上次与罗刹恶战时断掉的那条胳膊无法再长出来,事后谢甲儿从五金奴才的残骸中,给自己‘拼凑’出一条胳膊,不过到现在还没完成炼化。   谢甲儿已经在天嬉笑的传讯中得知,这次来的是大队人马,对梁辛点了点头,神情里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低声问道:“师、师父也来了?”   梁辛还没来得及点头,老蝙蝠就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谢甲儿跟前,阴测测地笑了声:“大魔君说的师父,可是我么,不敢当,不敢当!”   一向豪迈,连菩提罗刹都不放在眼中的谢甲儿,神情居然窘迫了起来,口中呐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了半晌,忽然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恭、恭迎您老,谢甲儿来得迟了……”老蝙蝠桀桀一笑,不再多说什么,也没再刁难霸王,挥手唤过大小活佛,请他俩带着自己游览仙界去了。谢甲儿顾不得和旁人再说什么,急忙起身,想要陪同随行,结果被老爹轰了回来。   等老蝙蝠走得远了,梁辛又凑到师兄跟前,宽慰道:“老爹的性子就是如此,这件事他觉得吃亏了,所以总不肯放下,可心里也未必还怪你什么,否则他也根本不会来这里。”   谢甲儿一笑:“道理我懂,可一见到他,就直不起腰抬不起头。”随即转开话题,问起梁辛最近的经历。   一对师兄弟说说笑笑,融洽的很,但谢甲儿的性子还是老样子,除了老蝙蝠和梁辛之外,自始至终他懒得去看旁人一眼。直到梁辛说完了自己这边的事情,他才抬起眼皮,扫过从中土过来的众人,淡淡说了句:“随便去逛,做什么都行,但记得一事,我答应楚慈悲替他守护仙界,在我眼里,此间那些聋哑之人,比你们还要更娇贵一些,伤人者偿命、见死不救者,也一样偿命。”   随即他又对着梁辛点了点头:“走了,你自便。”说完转身便走。   可刚纵跃而去不久,谢甲儿又转了回来,对梁辛笑道:“忘了件事,你娘在哪里,还没拜见她。”   梁辛赶忙引见,让丑娘受宠若惊的是,谢甲儿全不去想自己比着她大出了千多岁,就以梁辛的辈分而论,对她行晚辈大礼。   霸王行事,便是如此吧。 第四一三章 与你无关   仙界与九座凡间相连,算上中土,鲁执等人已经先后抹去了其中八座世界的飞仙事,就只差最后一个恶鬼世界。   每有恶鬼飞升,之前四个月,仙界会显出预兆。上一次天嬉笑来到仙界时,这里刚刚显出越界征兆,随后天舟往返,等梁辛等人再过来时,距离恶鬼越界只差两个月了。   恶鬼越界的‘频率’并不固定,楚慈悲在世时,往往几百年也没有一个恶鬼过来,可是等到谢甲儿‘上任’,恶鬼几乎是‘一会儿来一趟’,梁辛离开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谢甲儿还杀过一个厉害夜叉。   归根结底,只能算谢甲儿‘运气太好’。   梁辛安顿好眷属,也并没急着离开,在仙界又逗留了两个多月,直到亲眼看着师兄又狙杀了最新的越界恶鬼后,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召集众多魔主,开始商量返程的事宜。   按照梁辛的意思,这一趟,只要天嬉笑送他自己回去就好了。现在中土上,最麻烦的事情,不是还没到来的浩劫,而是打定主意要和梁辛纠缠到底的贾添,大队人马回去,而梁辛又要出海,不能在中土坐镇,难保贾添不会找日馋的麻烦。   说到这里,梁辛显得愤愤不平:“贾添这个人混得很,浩劫将至,还非要对付我不可,和我斗得越凶,神仙相就越占便宜,这么明白的道理,他却根本不肯去想……”   正说着半截,不知是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有人领头,其他人也纷纷笑起来,梁辛被他们搞得一头雾水,纳闷道:“你们笑个啥?”   老蝙蝠怪笑着应道:“前面你把他打得狼狈不堪,几乎把他手下杀光,更坏了他不知多少件大事,现在又怪他不分轻重,小子,你可也有点混。”   梁辛想了想,也笑了。双方结仇要从三堂会审算起,到现在不知纠缠了多少事情。为干爹报仇,本来是件再单纯不过的事情,可偏偏就和‘浩劫东来’搅到了一起;而贾添的傀儡大计,几乎把梁辛的朋友、恩人都一网打尽,梁辛也自然要出力对付……其间没有对错之分,也没有道理可论,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天生的对头牌。   也许是阴错阳差,也许是造化使然,二十几年前,在罪户大街呱呱坠地的小梁辛,似乎就是带了天地气运,来给贾添找麻烦的。   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吧。   浩劫东来之前,日馋大队返回中土,很可能会和贾添的傀儡先拼起来,不想让神仙相得利,大家暂时留在仙界也的确是个好办法。梁辛要一个人返回中土,曲青石并没多说什么,而是上身微微前倾,与梁辛四目相对,很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再之后呢?”   梁辛摆出一副糊涂相:“什么再之后?”   这个时候柳亦嘿嘿低笑,三兄弟彼此之间再了解不过,曲青石一开口,柳亦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接口说道:“再之后,想办法把葫芦、铜头他们诳上天舟,命天嬉笑把他们丢到十界中的另一处太平世界避祸;完事之后,天嬉笑也不回仙界,多半会到另一个世界,静静等上几十年,再回中土探查情况……小魔头甩掉了所有人,咱们都被困在这里回不去,就他一个人留在中土,放手一搏,迎抗浩劫,大不了与中土共存亡,心里却没了牵挂。”   梁辛确有此意。这一趟独自回去的理由冠冕堂皇,而回去之后,他也不打算让天嬉笑再返回仙界了,至少在浩劫东来之前,不让义兄、小汐他们再回中土。   没想到自己的这点小心思,一下子就被两位义兄拆穿,梁辛愣在了原地,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目光游散左顾右盼,谁也不敢去看。   青墨的小脸都有些气得发白,可曲青石却一反常态,不再是往日那副阴森模样,相反,神情里还带了几分笑容,摇着头笑道:“老三,你想错了一件事。对付贾添也好,应付浩劫也罢,我们……至少我不是为了你。”   说完,微微停顿片刻,又继续道:“就算压根没有你这个人,我也会对付贾添,不容他把我的兄弟朋友变成傀儡;浩劫东来也是一样的。你我一同打杀,可是这其中还有个关键之处,我不是为了你才去做这件事,而是……你要做的事情,也是我想做的,有你一起做自然好得很,可没有你,我也会做。”   柳亦也望向梁辛,随声笑道:“我也一样,回去迎抗浩劫,不是冲着你的面子,更不是闲着没事给你帮忙。这件事本来我会做、要做,不过凑巧,你也要做,那大家就凑到一起做呗。不光是打贾添、打神仙相,就说当初开山破煞,算起来我的确是你半个恩人,可我是为了救你才陷入险境的么?我自己也要逃命,也要杀蛮子,大家是互相帮忙罢了。从你我结拜到现在,中间那么多的事情,大都如此,不是为你做的,而是我自己也要做。事情归事情,情分归情分,你别混到一起去。”   说着,柳亦自己也嫌自己有些罗嗦了,摆了摆手:“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我不觉得欠你的人情,你也别觉得自己会连累我们送死,你‘事事有趣’你的,我要护着中土,却是另外一份心情,与你无关。明白了?”   梁辛明白了,忽然想笑,打从心眼里轻松了许多。   不提其他的,只说浩劫东来,梁辛罪户出身,生命全无希望可言,他能有这一段大好人生,全是靠亲人所赐,由此也就更珍惜身边的亲人朋友,可是对中土世界本身,却并没太多的感情;而老蝙蝠、两位义兄等人,对世界的感情,比着梁辛要更深厚得多,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份骨性,坐拥大力,眼看着神仙相要来毁灭中土,岂肯袖手旁观?   大家是战友,朋友,可这一仗,他们却不是为了梁辛而打!根本就没有‘连累’一说。   曲青石又道:“你做的危险事,我们帮不上忙,但只要不是太离谱,也没人会去拦着你;反过来也一样,这一仗我要打,与你无关,你没有阻拦的道理。”   柳亦又接口:“这一趟我们不跟你回去没什么,可你要真存了把我们甩在仙界的念头,那就撅了这它们吧。”说着,他从去自己的乾坤袋中摸出了三支弩箭。   这下就连曲青石都愣了下,愕然道:“真的假的?你还保留下来了?”三支弩箭,箭簇锋锐,一看制式曲青石就认出这是寡妇弩上的配箭,当年三兄弟在苦乃山司所结拜时,插箭为香,后来变故连连,谁都没在意这三支箭,没想到柳亦把它们收了起来保留至今。   柳亦恩了一声:“猜到老三会不听话,随着带着箭镇他!”   梁辛哭笑不得,同时见到这三支箭,心里也着实有些感慨。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实在不用再啰嗦了,对着两位义兄、青墨小汐等人痛快点头,笑着应道:“天舟肯定会回来接你们,放心就是。”   说完后,他又笑了笑,转目望向长春天、弦子等人:“大家都随着自己心意行事好了,想回去打这一仗就回去,不想去裹进这场是非的,就留在此处,无妨的。”   断灭凡情之下,中土在修士眼中也不过是块个头大些的土疙瘩罢了……日馋众人都默不作声,只有琅琊脆生生地应道:“那你要记得,提前叮嘱好大魔君,免得他为难大家。”   老蝙蝠、小汐等一定会回去参战的这些人,并未多说什么,也实在没什么可说的,正统修士不想打就不打吧,何必强人所难。   曲青石转开了话题,开始计算时间:“毁掉真大眼,神仙相疯狂之下,会立刻起兵,搭乘最近的一次洋流而来。此刻中土已经入冬,每年潮汐大约会在秋季成形,浩劫东来,不过就大半年的功夫了,七月中旬之前,我们再返回中土,免得回去早了,又会惹来贾添。另外,你进入混沌大海之前,最好能试着联络下贾添,你要做的事情会引发大战,让他提前有个准。”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嘱托,梁辛都一一记下,之后也不再作赘言,跑去向师兄辞行,谢甲儿炼化那条新胳膊正在关键时刻,这次没法和梁辛一起回去,他也不去嘱咐什么,只是笑道:“放心去吧,万一要死了,我给你报仇!”   而后梁辛又陪了母亲几天,只带上羊角脆,就此启程返回中土。   一路顺畅,全无异常,仍是在南疆着陆,梁辛并未急着下海,而是赶往苦乃山。山中仍是老样子,猴儿谷更是一如既往地热闹非凡,全不受‘浩劫东来’的影响,小猴追打,大猿嬉闹,葫芦师父迈着四方步掉书袋。   梁辛说出他将赶赴巨岛,浩劫即将爆发,跟着旧话重提,想请师父和妖族蹬舟避难,可仍和以前一样,葫芦摇头拒绝,因为一时找不到适用的成语,师父这次没再掉书袋,它不肯离开的道理异常简单:这里是家,要有人来抢,他们宁死也要争、不退!   这里是家。   要是以前,梁辛或许会琢磨些花招,诳妖族蹬舟,但是在仙界与两位义兄那番‘我愿做,不是为你’的谈论之后,他的心境也变化了许多。实在……不用去勉强,每个人都在为了‘愿’而做,这样很好,很快乐。   在猴儿谷中逗留了一天,陪着师父谈天说地,其间常常会有天猿探子回报‘军情’,无非是东家的妖精偷了西家的果子;山上的鸟怪打了山下藤精,与其说是军情,倒不如说是‘八卦’,葫芦老爷神情郑重,每件事都要评论上一番,看样子,这些山中小事比着浩劫东来要重上一万倍……   日升月落,第二天破晓时分,梁辛辞别师父,正要上路,葫芦忽然喊住了他:“先别走,神碑是不是还在你身上带着?德艺双馨的那个。”   梁辛都把此事忘了,赑屃神碑一直在他须弥樟中,赶忙晃动指诀,把神碑又摆回原处,大小天猿同声欢呼,葫芦师父一连串地吩咐手下:“快去把铜头给我找来,让他回来守碑!”一边说着,一边围住赑屃来回踱步,看着神兽身上被轰击而出的道道伤害,葫芦满眼心疼。   梁辛摇头而笑,也不再去打扰,遥遥对着师父一揖,扛着羊角脆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葫芦忽然停下了脚步,望向梁辛离开的方向,喃喃念叨了句:小子,小心点!   离开苦乃山,再去离人谷,老叔仍在养伤,梁辛也就不再停留,一路向东,带着羊角脆一直入海。他不会飞,但是在海面上跑还不成问题……不过也不敢冲得太凶,他也没见过‘混沌海’的模样,万一那里和普通海水全无区别,自己稀里糊涂跑过界,死得未免有点太冤。   自己估算着,距离混沌之海应该不算太远了,这才停住了脚步,晃动手诀取出自己那几片戾蛊黑鳞,注入星魂后,心念转动不休,催动黑鳞入海。   甫一接触海水,五片黑鳞便同时炸起一声嘹亮长嗥!   每一片黑色木耳中都容纳了一只蟠螭残魂,早在上一次中秋恶战时,这些残魂便已苏醒,不用主人再去刻意催动,只要入水便惊!旋即只见一层层厚重煞气从木耳中飘散开来,转眼凝聚成形。黑色煞气化作金色光芒,虚幻成蟠螭真身,来回游弋。   大海立刻炸了锅,方圆数百里内,无论凶鱼还是小虾,都开始疯狂逃命,搅得海水浑浊不堪,直到半天之后才又归于平静……   梁辛召唤秃脑壳、一步阴阳的办法,就是调运黑鳞中的蟠螭元神了。   蟠螭重义而通灵,即便远隔万里也能感受到同类的元魂之力,一定会来查探端倪。不过大海广博,就算它们察觉到这里的气息,也不可能立刻赶到,梁辛倒也不着急,放出那五条元神凝化的蟠螭再附近游弋不休,自己顶着小猴子耐心等待。   一天之后,海面全无动静。   三天之后,还不见有蟠螭到来,梁辛有些待不住了,心里开始后悔,应该找青墨把麒麟蛋要来才对……等到第四天头上,海水陡然平静了下来,仿佛一只无形巨手,将海面彻底抹平,莫说海浪,就连微澜都不见一丝,堪比镜面光滑!   异状已现,可梁辛的灵觉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能查到。   只能用诡异形容的平静,只维持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大海陡然‘四分五裂’!是真的裂开了,若从天空鸟瞰,此刻的海水,就仿佛一块冻得梆硬的厚ज。x65e0;华也没想到,仅凭几句话,安伯尘便说走了两名世家子,这番本领可比念经讲禅还有用。   “你……”   广平县主咬牙切齿的盯着安伯尘,面颊通红,扫过周遭世家子,目光落到当中一人身上。   “冷公子,你可敢上前一试,听听这小子究竟说了什么妖邪之言。”   这位冷公子身世不算高崇,可在世家子中极有声望,却因他的胆子奇大,专做别人不敢做之事,世家子们纷纷称其为冷大胆。   哂笑一声,冷公子瞪向安伯尘,大摇大摆走了上去。   这一回,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心跳加疾。   然而,转眼后冷大胆也和前两位公子一样,脸色变得惨白,倒退两步,喃喃自语着:“妖怪,妖怪,此人是妖怪!”   甚至没再去看一眼广平,冷公子踉跄转身,耷拉着脑袋向学舍而去。   秋日的晨风甚凉,掠过溪水,转过假山,轻轻没入学子们的衣领,白狐书院的学子们再看安伯尘,目光中除了惊诧、古怪外,还多出一丝忌惮。   先吓跑了韩公子,又吓退了华公子,就连胆大包天的冷公子也口呼妖怪败退而去……他究竟说了什么?只言片语间便让三位身份远高他无数的世家公子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如此手段,或许真能称得上妖怪。   学子们无不苦思冥想,可就算他们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出此中缘故,也永远无法从冷公子三人口中打探出什么来。   世家中多龌龊事,安伯尘神游厉府,见着厉霖和他乳娘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便已了然。安伯尘心知他此行白狐定会受到为难或是报复,于是乎,早在数日前,安伯尘神游于夜,流转于琉京大小世家府邸,或是躲于暗处冷眼而看世家子们种种劣迹,或是神游入梦,窥探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私密之事。   地魂神游,防不胜防,夜夜得天雷煅炼,安伯尘神游时候已不惧金、火二物,且其速极快,赶得上风驰电掣,即便左相偶尔射来白火,也无法捕捉到安伯尘。   接连数夜,安伯尘穿梭于世家府邸间,所见所闻,或是伤风败俗,或是不可告人。就比如那位韩公子,和其父小妾偷情,且喜欢玩弄其母房中婢女,每每五六人同眠,丑态百出。而那名冷公子,两年前,曾和其嫂通奸,被其父察觉后,竟推脱其嫂引诱,其父兄大怒,将其嫂杖毙,隐瞒娘家人,对外宣称风寒而死。   如此这些,虽为世家通病,可倘若说出去,被置于明面,不单韩公子三人被万夫所指,连同他们身后的世家也会饱受责难,无法抬起头来。   韩公子三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秘密竟被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仆僮知晓,虽是只言片语,却不异于杀伐利器,弹指间便能令一个偌大的世家声名扫地,再难立足于琉京。   有这些秘密在手,安伯尘就等于掌握了世家子们的老底,只要他愿意,大可取代厉霖、马文长或是广平县主,无需动武,也无需花费钱财,便能一统琉京世家子,将他们拴于麻线,成为指间戏偶,任意操控。   只可惜眼下的安伯尘只想求个安稳,即便隐隐猜到这些秘密所蕴含的能量,他也不会肆意动用,吓退三两个世家子,唬住广平县主,保住李小官,得以入学白狐书院,足矣。   看向神色不住变换的广平,安伯尘并无丝毫得色,拱手道:“若是殿下还欲为难在下,恐怕他们都要跑光了……不知还有哪位想要借一步说话?”   安伯尘迈前一步,轻描淡写的说着。他刚一动身,对面的世家子不约而同的倒退一步,神色惊惶,只留广平县主直撄安伯尘。   “好一个神气的安娃子!”   眼见安伯尘三言两语喝退一众世家子,李小官低声喃喃道,眉飞色舞,狐假虎威的挺着肚皮站在安伯尘身后,不时轻蔑的瞟向乱了阵脚的世家子,心中大呼过瘾。   直到此时李小官终于知道,先前那些担心全都是多余的,自从一月前分别的那晚安伯尘毅然选择重返琉京起,他再也不是圆井村中的安娃子,也永远无法变回去。即便不能动用银枪,伯尘也无惧这些世家子,谈笑间退散,和戏文里那些羽扇纶巾的军师有的一比。   李小官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想着,而在另一边,之前打赌的两个少年则面露深思。   “花花和尚,今晚你又能白喝酒了。”   打赌输了,张布施也不忘损上两句,他抱起双臂枕着后脑,若有所思的望向青衫飘卷的安伯尘,目光闪烁。   拥有倾国容颜的秦国僧人并没理会,如剑的眉毛微蜷,盯着安伯尘,眸里闪过一丝异色。   “不对劲。”   好半晌,无华喃喃道,侧目瞟向一旁苦巴着脸的少年,低咳一声:“穿布鞋的?”   “的确有古怪。”   和无华交换了个眼神,张布施点了点头:“他有这等本领,称得上妖邪。那夜明明大局在握,所有人都已到场,却横空杀来一个妖道,好生突兀。若那道人真是双头蛇妖,为何这些天我们翻遍琉京上下,都未能找到那蛇妖。”   张布施虽是一副穷酸相,整日愁眉苦脸,可能被大匡皇叔遣至琉国寻查神师踪迹,足以说明匡皇叔对他十分看重,非文武双全、心思缜密者难肩此重任。想当初,穿着双布鞋,从关中一路走到中都,历经千辛万苦,终成神师关门弟子,且是四徒之中唯一非天生无底洞者,如此张布施又岂是等闲之辈。眼见安伯尘从容化解眼前危机,手段诡谲,张布施又岂会不心生怀疑。   “神师,秘术大家,蛇妖,长门中人……这琉京比想象中还要乱上许多。阿弥陀佛。”   无华口喧佛号,目光紧紧黏在安伯尘身上,笑了笑道:“穿布鞋的,这回你总该知道,那位安施主可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不如这样,等今日散学后,去墨云楼走一遭,说不定还能遇上有趣之事。”   白狐书院中,学子们默然看向广平县主。   转眼间,形势逆转,安伯尘负手而立,神色平静,广平县主虽倔强地抿着双唇,强作镇定,可俨然落入下风。   扫过一众世家子,到最后,目光落向广平,安伯尘笑了笑道:“不知殿下是现在就让我们过去,还是等伯尘和县主说完后,再放我们去学舍?”   广平的出现在安伯尘意料之外,他也没有神游入梦一探这位县主殿下的私密,适才那番话完全是虚张声势,可落入广平耳中,却让她花容失色,目光复杂。   “你……”   恨恨的指向安伯尘,广平胸脯起伏,紧咬下唇,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第087章 左相再出手 惊天绝秘现   广平知道,她若是退让,这一阵便输了,从此威严扫地,落得和厉霖一样的下场。可若是不退让,她也不知自己会不会像冷大胆三人那般落荒而逃,输的彻彻底底,颜面无存。   一时间,广平县主踟躇了起来,对面那个相貌普通的少年一下子变得面目可憎,要多可恶就有多可恶。   无数道火辣辣的目光扎得广平全身不适,面庞发烫,半晌,她深吸口气,强作平静道:“今日之事,本县主定会铭记在心。讲学时间快到了,如此,伯尘兄快去丁等学舍,免得耽误了第一堂课。”   “丁等学舍”四个字广平咬得极重,话音落下,她身后的学子们纷纷笑了起来,再看向安伯尘,眼里浮起几丝轻蔑。   白狐书院分甲乙丙丁四座学舍,甲等学舍中只有十数名学子,大多都是品学兼优来历不凡者,里面的学子连琉君都极为重视。而乙等学舍中的学子,或是才学出众,或是身世高崇,却远不如甲等学舍。丙等学舍中大多都是不务正业的世家子,仰仗祖上荫庇,得以入学。至于排名最末的丁等学舍,里面的学子有身份低微的富家子弟,也有寻常百姓家的子弟,历经重重选拔方才进入白狐书院。   安伯尘虽被琉君擢为士子,入学白狐书院,可无论从哪点来看,他也只配进入丁等书院。在外人眼中,白狐书院的学子都是天之骄子,可在世家中人眼里,人分三六九等,白狐书院里亦是如此,丁等书院中的学子们身份低微,平日里饱受白眼。   广平县主虽输了安伯尘一轮,此时突然道出丁等书院,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你再怎么有本事,也不过是一区区仆僮出身,在白狐书院中卑微如草芥。   安伯尘如何听不出,却也没往心里去,没再理会广平,拉上李小官往学舍走去。   就在这时,沓沓的脚步声从林荫尽头传来,传入安伯尘耳中,让他心头一跳。   那脚步声乍一听并无特殊之处,可细细听去,时而似流水,时而似风起,隐约中含着难以道明的韵律,暗合某种玄奥。安伯尘刚抬起脚,下一瞬就被脚步声震于当场,无法迈下。   墨袍蟒带,风度翩翩,容貌俊美的男子嘴角含笑,行于溪水假山间,足不沾尘,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广平殿下此言差矣,君上有旨,特擢安伯尘进入甲等学舍。”   这话若是出自别人之口,广平定会嗤之以鼻,可从眼前这人口里道出,广平县主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恭敬行礼,满脸委屈的瞪了眼安伯尘,随后带着一干噤若寒蝉的世家子,忿忿离去。   当今琉国朝野第一人,如日中天的左相亲自驾临白狐书院,且还是为了书院中身份最低微的安伯尘,一旁的学子们心头震惊,复杂的看向安伯尘,随后纷纷散去。   眼见左相笑吟吟的朝自己走来,安伯尘头皮发麻,心生寒意。   自从知道左相是隐伏琉京的大妖后,安伯尘已将左相视为最不可招惹之人,亦不愿再见到他。孰料刚走出墨云楼,来到白狐书院,左相便接踵而至,寻上了自己,表面上看是为自己解围,令世家子们不敢妄动,可实际上又岂会这么简单?   离公子和左相对弈琉京,偌大的霍国公说死便死,如同弃子,毫不可惜。而安伯尘阴差阳错踏足这场棋局,坐于墨云楼之巅,几经周折,巧计脱身,本以为能够逃离出两人间的纷争,谁曾想先是被离公子引到望君湖,如今又被左相寻上门。   “小官,你先回去。”   扭头看向不知所措的李小官,安伯尘无比郑重的说道。   李小官早已对安伯尘言听计从,也认得左相,只以为安娃子受到当朝左相垂青,当即满心欢喜的点头,暗中捶了安伯尘一拳,眨了眨眼:“伯尘,真有你的!”   说完,李小官转头而去,来时意气风发,去时也是一脸喜色,却没看见安伯尘眼里的无奈。   转向左相,安伯尘恭恭敬敬的行礼,未等他弯下腰,手臂就被一把托住。   “轰!”   安伯尘长发冲天倒飞,低垂着头,眸里闪过浓浓的惊骇。   从那只柔软的手中传来一股奇异的力道,不是文武火,也不是无形之水,竟似一道气流,钻入安伯尘双臂,游走周天经络,最后来到下丹田,绕着两轮经络流转片刻,旋即被收回。   “两重轮?”   双眼微眯,左相若有所思的看向安伯尘,渐渐的,嘴角浮起莫名的笑意。   安伯尘心头剧震,秋风清冷,他立于风中,汗流浃背,眸里浮起慌乱之色。   他辛苦施计,骗过琉京上下,君臣世家,却被左相一眼看穿,道破天机……妖怪,妖怪,果真是妖怪!   安伯尘能胜厉霖,能让广平县主无可奈何,然而,在左相这等智谋通天者眼里,这些把戏也只是小孩子的玩闹罢了,难登大雅之堂,也难祸国乱天下,只需一言,便将安伯尘打回原形,无处藏身。   “放心,今日本相来找你,并不想为难你。”   玩味地打量着安伯尘,左相笑意愈发浓烈:“今次也算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不如边走边聊。”   第三次?   安伯尘一怔,随即醒悟。   第一次是霍国公遇难的那一夜,第二次是在演武场……这么说来梦里那几次,以及自己神游琉京左相并不知道。   安伯尘心中稍安,眼前的男子,抑或说这头蛇妖,虽然深不可测,却并不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   深吸口气,安伯尘稳下心绪,不卑不亢的拱手道:“敢不从命。”   “他倒是挑了个好变数。”   眼见安伯尘很快便恢复自若,左相面露嘉许,语气莫名,随后向溪边走去,安伯尘自然紧随其后。   郎朗书声从学舍传来,学子们虽在念书,可明显心不在焉,不时张望向窗外,看向漫步溪水边的那两人,目光复杂,大多是嫉妒和艳羡。左相明显是看中了那个小仆僮,想来安伯尘平步青云指日可待,书院里的世家子们固然出身不俗,可都知道,如今琉国大权掌握于左相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绝非虚言。因此,即便是他们,也无比眼红安伯尘的际遇,却不知此时的安伯尘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杨柳岸,奇石嶙峋,假山堆叠。   左相看着脚下的潺潺流水,眸波轻漾,沉吟着开口道:“离公子其人,好算计,好阳谋,表面看去光明正大,实则每一步都是置人于死地,虽留后手,却是死手。”   闻言,安伯尘有些意外的看向左相,却是没想到他会开门见山的道出离公子。   想了想,安伯尘平静的问道:“不知大人为何要和伯尘讲这些?”   “为你解惑罢了。”   左相转头看向安伯尘,笑着道。   面对左相,安不尘若是再装作不知,反倒落入下乘。左相知道离公子就在京中,也知道这一局是从王馨儿开始,作为离公子的对手,他知道的定比自己要多得多,说不定也知道自己深埋心底的那个疑惑。   迎向左相含着笑的眸子,安伯尘拱手道:“如此,敢问大人,对于离公子而言,伯尘又算什么?”   “你是想知道你是他的弃子还是有用之子?”   左相并没有意外,嘴角浮起浅笑,深深看了眼安伯尘道:“对他而言,你的用途只有一个,那便是为王馨儿寻出藏有所谓仙人秘籍的九辰君。至于接下来,你是死是活便不在他考虑之内。”   闻言,安伯尘愣了愣,这些天来他已隐隐猜到,此时听得左相说出,心情难免有些复杂。   左相位高权重,神通广大,今日前来白狐书院固然有些蹊跷,却并无理由欺骗自己。   “既然如此,离公子如何料到我会从王馨儿手中逃脱性命?”   安伯尘又问道。   那夜他之所以能逃生,全因一场预见未来的梦,安伯尘隐约感觉到,他能神游入梦和那场梦也脱不了关系,倘若离公子算到了那场梦,那么自己的入梦之术说不定他也知道。   如此一来,自己对于离公子几无秘密可言。   光是这么想想,就令安伯尘毛骨悚然。   “离公子表面看上去全无修为,实则不然,他最拿手的是望气。所谓望气,便是察看人之气运,你的气运即便陷入王馨儿的杀局也未曾衰败,对他而言足矣。”   左相慢条斯理的答道。   “原来如此……”   安伯尘喃喃道,心中暗舒口气。   跟随离公子将近四年,原先只当他是一个喜好玩乐、性情古怪的商贾。然而从一个月前起,离公子在安伯尘心中的形象一变再变,到如今,已变得无比陌生。   只是没想到,左相对离公子竟如此熟悉,且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有几分难言之隐。   秋风扫落叶,飘入溪水,打碎了水中倒影。   目光微颤,陡然间,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从安伯尘心底生出。   他低垂着头,佯装在看水中落叶,强忍着心中的惊骇。   那个念头一经生出,再无法散去,随着溪中涟漪远远荡开,直蔓延到七年前的开平之初。 第088章 二蛇争雄 变数当除   安伯尘抬起头,看向左相道:“大人对离公子好生熟悉,莫非从前是知交故友?”   似乎没想到安伯尘会突然发问,左相蹙了蹙眉,转尔一笑道:“伯尘果然才思敏捷。的确,我和离公子相交已有多年,只可惜政见不合,反目成仇。从前把臂同游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当真令人唏嘘。”   把臂同游……   嘴角泛起浓浓的苦涩,安伯尘心情莫名,就听左相接着道。   “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想要提醒你,因你无意之中破局而出,离公子不得已重新布局。虽不会杀你,可那个让你脱离此前一局的根源,却不得不除,倘若留久了,恐又成为变数。”   说完,左相饱含深意的看了眼安伯尘,笑了笑,转身离去。   秋风萧瑟,透着一丝苦腥味儿,即便在这风景秀美的白狐书院也难免有些凄凉。   直到左相走远,安伯尘方才抬起头,眼中写满复杂。   左相毫不避讳的说出离公子和他的布局,倒有几分君子坦荡荡的风范,可安伯尘却知道,这头隐于琉京的大妖,绝非善辈。以蛇妖之身祸乱琉国,登阁拜相,权倾朝野,对待璃珠公主无情无义……或许也因为他是妖类的缘故,所以冷血无情。他前来找寻自己无非是想将自己这个变数拉拢到他手中,即便无法拉拢,也要对离公子心生怨恨。   蛇妖薄情寡义,只重己利。   两头大蛇争雄琉京,上至君王,下到庶民,无不成为他们指间戏偶,盘中棋子。琉京风云变幻,七十里之地杀局生出,王宫一夜血流成河,皆因二蛇争斗其间,视苍生为草芥蝼蚁,任意摆弄。   “左相是蛇妖,却是左边那颗蛇头。离公子亦是蛇妖,离别而去,当为右蛇。”   看向潺潺溪水,安伯尘喃喃自语道,虽无证据,可他已然笃定了七八分。   厉霖今年十七,在他五六岁时遇到双头蛇传授秘法,约莫十二年前。那时是承平&#《捉个狐妖当相公》《争霸朝野》《不偏不倚刚好是你》《快穿之拯救古早文》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鸿博登录》。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dalianfuhua.com/wapbook/24285_193634.html
鸿博登录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