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生之嫡女再归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荒芜记事,2014京门第一风月

真人金花现金游戏网址

时间:21-05-13 来源: 富华小说网

真人金花现金游戏网址

。”   裴文渊抚须沉吟:“万物兴衰皆有时令,百花本该应时而开,如此违背天时,恐怕不是什么祥瑞。”   主人道:“裴公慎言,文知府的奏章上,可是说此乃天贺太子登基。呵呵,我们两个耄耋村夫,何必妄论天时国事,赏花而已。”而后举杯。   裴文渊也笑着举杯相碰:“赏花而已。”心中忧虑却难消释,天子年幼,四方不安。若真是上天有灵,肯降下祥瑞,何不为降下些许云雨,以解江南燃眉之急。   主人放下酒杯,命家仆将牡丹移走,换来十余盆菊花:“若说时令,现在正当赏菊之时。说起菊花,裴公可曾闻那位诗仙大人的新句?你同他不是还有些交情?”   裴文渊悠然吟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而后失笑:“什么交情,手下败将而已,不过还多亏他医好我这把老骨头,才有闲心来与你相会。”   主人锤锤腰背:“我倒是也请他为我医上一医。不过也有人言,此句虽好,却算不上佳句。”   裴文渊不以为然的道:“此中意味,非吾辈中人,不足以知之,我倒奇怪他年纪轻轻,如何能有这般体会?再见之时定要仔细问上一问,不过他被派往岭南为官,前途叵测,不知还有没有机会。”   主人道:“不然何以称仙呢?不过他被派往岭南,走水路的话,应当是沿长江而上,到鄱阳湖再顺赣江而下,正好经过庐山脚下,你的白鹿书院,或许还能见上一面。”   裴文渊闻言一震:“言之有理,早知道我应该在庐山守株待兔才是,等下便乘船回书院去。”   主人:“裴公何必心急,你顺流而下,连半日功夫也用不了,你还是暂歇一夜,明日再出发吧!凭君之高名,说不定梦中会有神女自荐枕席,以成襄王之意。”   裴文渊失笑:“就凭我这老朽,纵然神女有意,襄王也只有无情了。”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而就在此时,人迹罕至的巫山深处。   那迷漫在烟雨和传说中的巫山神女,正大声喝道:“你们还要在我这里呆到什么时候?”但她的声音,淹没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没得到丝毫回应。   偌大的殿堂中,摆开几十张方桌,桌子上摆着点心茶水瓜子,每张桌子的四周都坐着四位仙子,一个一个都是聚精会神,摸牌出牌,间或一声娇呼:“碰!”亦或是“吃!”“胡了!”   但最为嘈杂的仍然是洗牌的声音,几双能让世上任何男子动心的玉手,哗啦啦的洗着牌!   这声音让巫山神女额头的青筋又跳动了一下,非常仇恨几天前那个因为见这么多姐妹来这里做客而高兴的自己!   百花仙子伸了个懒腰,从桌边起身,招呼了一声:“牡丹,你来替我。”走到大殿前:“咦,阿瑶,你怎么站在这里?”   巫山神女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这里是我家!”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怎么傻站在这里,怎么不去玩啊?”   巫山神女脸上挂上灿烂且虚假的笑容:“我不傻,也不喜欢玩。只想知道,你们到底还要呆多久?”   百花仙子大大咧咧的勾住巫山神女的肩膀:“谁知道许仙那个混蛋什么时候回来,按说应该早就到了啊,等我再算一算。”一边掐指算着。   片刻之后。   “还是算不出来,那家伙的命数太过古怪了!不过安拉,这里是他的必经之地,早晚会来的。我在这里布下百花缭乱阵法,只等他自投罗网就行了,难道你不想为小三报仇雪恨吗?”   正是在几天之前,瑶池大会之后。   百花仙子调查了许仙的讯息,知其将去青城山寻那翼火蛇白素贞,便率领百花来到这巫山之中,布下阵法。   但没料到许仙在黄山中耽搁了这许多时日,久等许仙不至,众仙纷纷向百花仙子抱怨,有的说不该在这里傻等,应当杀上门去!有的说应该回宫再做商议。   就在这人心不稳士气低迷的关键时刻,百花仙子拿出了一样大杀器——“雀牌!”   所谓雀牌,又称为骨牌博戏,即是后世所谓麻将。在那个围棋、书法、国画等众多国粹日渐消亡的时代里,以近乎无敌的生命力,顽强的生存下来,真乃为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之神物!   此物一出,群仙为之一振,而后搓之打之,吃之碰之,玩的不亦乐呼,再无异心。   然则此间主人巫山神女却非此道中人,而甚好幽静,便从忍之耐之,到恼之怒之。   “我当然也愿为小三报仇雪恨,但你们这样玩牌,跟小三有什么关系?我看你们都快把小三抛到脑后了吧!”   百花仙子笑容顿时有些不自然:“阿瑶,你怎么能这么说,即便是在玩牌的时候,我的心也在时时刻刻的替小三担忧。”脸上做出担忧的样子。   巫山神女正要反驳,百花仙子忽然道:“等等,小三的神印里,传出讯息了!”   华山之下,渔儿仰望峰顶:“华山也好高啊!”   薛碧道:“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我们还是快去找那位三圣母娘娘吧,想必会有人看守!”   渔儿道:“没问题。”瑶池大会之后,渔儿本欲立刻下山,但服用蟠桃之后,需得花费时间炼化,不然就浪费了其中神力。   待到炼化了蟠桃,便商议如何帮助许仙,在薛碧的解释下,渔儿勉强弄懂了始乱终弃的意思,却坚信许仙不会如此行事。   便定下计来,让晏紫去杭州通知许仙小心,她们到华山去找事件的主人公三圣母问个明白,便来到这华山之中。   就在二人准备进山的时候,一道紫影流星般划过天际,盘旋了一圈落在二人身旁,正是晏紫。   薛碧问道:“你通知许仙了吗?”   晏紫道:“许仙三天前已经出发了,我找不到他,我告诉了他的媳妇,一个叫小倩的妹妹!”   薛碧道:“真笨,他既然已经出发了,你通知他媳妇又有什么用?”   “这个……”晏紫嗫喏着抵着手指。   薛碧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渔儿道:“早知道不吃桃子就好了!”   而在华山之中,也正有“人”深深的烦恼着。   那人并非是三圣母,而是啸天犬。   “咳咳,我再给你读一段!”啸天犬直立着身子,把狼爪子放在嘴边清清嗓子。   “不听!”三圣母果断的道。   啸天犬已经读了起来:“你儿子沉香来到……”   “你才有儿子!”   “请不要打断我。”   “你不念我也知道你接下来会怎么写,无非就是……”三圣母做出一番准确的推断之后,冷笑着下定论:“陈词滥调,还想要流传千古,简直是笑话。”   在经历了非人的打击之后,她变得尖刻了很多。   “你儿子沉香来到……”啸天犬想要不顾这些尖刻言论继续读下去,读了开头两三次之后,“啪”的一声,将书稿摔在地上。   三圣母得意的笑了,心道:这就是报应。   啸天犬趴在地上,陷入苦闷之中,他的小说已经完成了一部分,但唯一的读者三圣母却根本不感兴趣,勉强听他读了内容也是大加冷嘲热讽,从来没有一句好话,身为一个小说的创作者,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烦恼呢!   啸天犬忽然心中一动:“能不能,把你的神印借给我用用?”   三圣母警惕:“你想干什么?当然不行!”   啸天犬话音刚落就已出手:“拿来吧!”   三圣母猝不及防,神印脱手。   啸天犬爪握神印,眼放光芒:“只要在这上面发讯息的话,就有很多人能够看到吧!”   三圣母终于明白它意欲何为,惊叫道:“不要!”   “已经发出去了。”啸天犬满意的点点头,我一定会找到更加有品位的读者的。   三圣母表情石化,眼神涣散,跪倒在石台上。   啸天犬劝解道:“别这样,我跟你二哥这么熟,又不是不还给你!”   “呵呵,我真傻,真的……”   “可怜,小三太可怜了!”百花仙子抹了一把眼泪,“原本只以为是春风一度,没想到孩子都有了,世上竟然有这么狠心的男人抛下她们母子!”   巫山神女读过讯息,替三圣母难过之余:“好像有点奇怪?感觉怎么像是编的!”   “这消息来自小三的神印,难道还有假?你有过这种经验,还不快好好劝劝她!”   “谁有过这种经验,那都是凡人胡编的,做梦也能赖在我身上!”巫山神女口中这么说着,终归还是拿出自己的巫山神印,发出劝解的讯息。   啸天犬惊喜的道:“这么快就有回音!大家好像都很感动,世上果然还是有品位的人多。”而后念道:“嗯,你别担心,沉香我们会帮你照顾的。”   “谁来救救我!!” 第三百三十四章 营救   “好像有什么声音!”鱼儿忽然侧耳倾听。   薛碧也倾听了一番,只闻得林鸟空鸣:“有吗?”   “快走啊,你们太慢了!”晏紫在前头,远远的向她们招呼,兴高采烈的像是登山郊游。   山道上间或亦有游人,为她们容颜所动,驻足观望。   薛碧道:“总之快走吧,见到小三,一切都明白了。”   便使了缩地成寸的法门,三两步间便来到了华山顶峰,西岳庙前。然则庙中除了几个游人之外,却无三圣母的踪影。   渔儿心中一动:“你们跟我来!”   薛碧知她有大功德大信仰护身,虽然未曾正经修行过,也不通太多术法。但行事之间,却能做到神而明之,无往不利。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   在渔儿的带领下,来到华山一处山崖之下。   忽闻一声喝问:“你们乃何人,胆敢擅闯华山?”   晏紫左顾右盼却不见人踪,唯见茂密的山林。   薛碧道:“请问可是二郎神麾下草头神?还请出来一见!”   山野间的古树幽草,走出一个个人形幻影来,漫山遍野竟有千人,为首神将乃是古柏所化,身高足有数丈,坐在一块巨石上,睨视三人道:“竟能知道我们,看来也是仙道中人。”   “我们乃是瑶池仙宫中人,特来寻三圣母,不知她现在在何处?”   “我家神君吩咐,三圣母娘娘近日不便见客,你们请回吧!”   “若我们非得见上她一面呢?”   神将一舞手中兵刃,“那就请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山林之间,立刻刀枪剑戟一起舞动,带起阵阵寒光。   薛碧敛眉,这草头神如此之得多,对付起来甚为麻烦,特别是这神将,修为更是不低。   渔儿身上忽然清光大放,双手合在嘴边做喇叭状:“小三,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在哪里,哪里……   声音滚滚在山间回荡,草头神听了神智一乱,都有些立足不稳。   神将大惊:“这……这是功德神光!”而后不可思议的道:“世上竟有如此功德在身之人,古之圣贤怕也远远不及,敢问尊神性命?”   薛碧先是一愣,而后笑道:“这是我们妈祖娘娘,还不快快让开。”   神将闪开身形,露出身后的洞窟来,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请三人入内。   “将军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她们进去,她虽然有些功德,但我们职责在身……”   神将挥手打断道:“你懂什么,有这般功德之人,纵有兵刃在手,亦不敢相加。若是妄自阻挠,或起加害之心,便为万民所怨,必有不幸降临!”   功德乃是万民所祝,能让人变得幸运,行事也会很顺利。相对的,若是功德远远不及的人妄加阻挠,那就定然不会顺利,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神将又诡秘一笑:“而且不用担心,这洞中有神君设下的乾坤八卦阵法,还有那位守候,她们这是自投罗网。”   言罢便又一屁股坐在巨石之上,不知是否是用的力气太大,巨石忽然破碎开来。神将脸色大变,先是苍白,接着涨的紫红,最后捂着屁股倒在地上。   “将军你怎么了?”草头神们纷纷围聚上来,奇怪的问道。   只见那巨石整体破碎,其中偏偏有一条锥子状的石笋竖在地上,尖端留下一抹刺眼血红。想必这石头是由不同的矿物凝结而成,在外力打击之下,较为松软的破碎了,留下其中坚固的部分。   草头神们这才明白事情的缘由,神将法力虽强,但在无意之间,薄弱部位受到这样惨烈的攻击,也难免抵受不住。   “将军你这算不算起了加害之心?”方才不满询问的那草头神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只是起了坏心尚且如此,若是真的与之为敌,还不知会遭到什么不幸,发自内心的喊道:“将军英明!”   其他草头神也捂着自己的屁股,纷纷道:“将军英明!”   “去你妈的!”神将咬着牙道。   “将军,你骂我可以,可千万别骂人家!”   神将连忙捂住嘴巴。   渔儿带着薛碧和晏紫走入洞窟之中,这是一条自然形成的溶洞,千沟万壑,其间道路也是幽暗曲折。   薛碧忽然停步:“等等,这里好像设下了什么阵法!”闭目推算了一阵,睁眼道:“是乾坤八卦阵,这阵共有八门,只有生门得出,若是一不小心走入了死门,就永远被困在这里了,难怪那神将会如此轻易放我们进来。”   晏紫掰着手指头:“八选一?”   薛碧道:“若是那样就好了,这八阵八门不断的循环变化,每走一步都是一次选择,不能有丝毫差错,等我好好推算一下。”   渔儿忽然拉住她们的手:“快走啦,时间不多哩!”便向着洞窟深处,大步跑去。   “等等……”薛碧来不及阻止就被拖着向里走,眼前的景象不断变幻,隐隐之间,她似看到八阵八门旋转不休。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这景象忽然停止,原来是渔儿停下脚步,眼前出现了一个石门。   薛碧惊魂未定的回望来路,灵力的剧烈波动还未曾彻底平息,竟然已出了那乾坤八卦阵。   再看晏紫正在懵懂的左顾右盼,渔儿敲敲眼前的石门:“有人在家吗?”   薛碧就觉得浑身无力,全凭运气破阵吗?渔儿啊渔儿,世上第一强运,真是非你莫属!不过跟着这样一位娘娘,倒是不让人觉得失望。   而在华山深处,啸天犬捧着神印嘿嘿直笑,“还有人催我快写呢!”而后深深的望了三圣母一眼,怜悯的摇摇头道:“多读点书吧!”   三圣母毫无形象的趴在石台上,少气无力的道:“闭嘴……”   你在哪里……   好像有什么声音,三圣母抬起头:“刚才,是不是有人在叫我?”   “嘿嘿,嘿嘿……”却见啸天犬捧着神印蹲坐在角落里,露出古怪的笑容。在这昏暗的洞窟中,神印放出的光芒照亮它狰狞的嘴脸,显得有几分诡异。   她就知道现在就是打雷,它也未必听的到。哪里会有什么人来,就在她放弃无谓的希望,又把脸蛋贴在冰冷的石台上时。   咚咚咚,有人在家吗?   三圣母猛地竖起耳朵,直到确信那声音并非是自己的幻听,惊喜的道:“有人来了!”   啸天犬不耐烦的对三圣母道:“那你还不快去开门。”眼睛不离神印。   三圣母吼道:“我出不了石台!”   “真没用!”啸天犬迅速站起身,打开门,立刻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盯着神印。   三圣母也不顾的反驳啸天犬,泣泪交加的望着来人,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薛碧望着这一人一犬,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她猜出啸天犬就是最后的守卫,她听过些传闻,这啸天犬本是来自异域的一条魔狼,有着吞灭一切的能力,实力非同小可!   但这个大难题,目前正着魔似地蹲在那里傻笑,不知道在干什么,但却是天助我也!唯今之计就是不惊动它,悄悄带走三圣母。咦,渔儿你在干嘛?   渔儿不知何时走到啸天犬的身旁,拍拍它的肩膀:“你是小三吗?”   薛碧呆住,三圣母也呆住了,像是精神再一次受到了打击!   晏紫嬉笑:“渔儿,你搞……呜呜!”薛碧急忙捂住她的嘴巴,传音给渔儿:“渔儿快回来!”   渔儿再问:“你是小三吗?”   洞中寂静如死。   啸天犬皱皱眉头,不耐烦的抬起右前爪,“崩”的弹起一根锋利的爪子,直指石台上的三圣母。   “哦,谢谢!”渔儿走向石台,敲敲石台周围的结界:“你是小三吗?”   三圣母呐呐的点了点头,薛碧在一旁低声道:“我们是来救你的,你别急,等我破开结界。”   “你跟我们走吧!”渔儿却已向三圣母伸出手去,指尖触到结界的瞬间,泛起七彩的光华,竟然就这么穿破了结界,抓住了三圣母的手腕。   在三圣母惊讶的目光中,渔儿猛地拖着三圣母向外跑去,拖到门口回头不满的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必须得快哩!”   薛碧深深的叹了口气,和晏紫跟了上去,来到了洞窟外。   一众草头神兵将正聚在门前,神将一见三圣母,脸色一变,竟连那位也没能拦住她们吗?但落在渔儿身上,却是神色一紧。   三圣母重见天光,心中激动之情难以言表,举起手中宝莲灯:“还不给我让开!”绝不肯再陷身此间。   薛碧亦取出碧水金晶罩,做好迎战的准备,若是在这里被拖住,洞中那啸天犬醒觉,或是杨戬到来,都有不小的麻烦。

 
  • 富华小说网(dalianfuhua.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